[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昂山素姬(井蛙译)]
井蛙文集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井蛙译)

(井蛙译)
   昂山素姬,1945年6月19日星期二出生于缅甸首都仰光。她是民族领袖昂山将军与多兴姬大使的女儿。
   1960年母亲多兴姬被指定为缅甸驻印度的大使。昂山素姬陪伴母亲工作到德里。
   1964-1967年获牛津大学哲学、政治及经济学学士学位。(1990年获同类荣誉学位)
   1969-1971年在纽约联合国秘书处顾问委员会从事行政与预算问题的助理秘书。

   1972年任不丹外交部调查官;下嫁英国学者迈克 阿吕斯博士(Dr. Michael Aris)
   1973-1977年儿子亚力山大(ALEXANDER)于伦敦(1973)出生克姆(KIM)于牛津出生(1977)
   1985-1986年于东京大学东南亚洲研究中心为访问学者.
   1987年于印度西姆拉(Simla)印度高级学院研究中心为访问学者.
   1988年3月正当仰光爆发学生示威运动之际返回缅甸探望生病的母亲。
   1988年7月23日缅甸社会主义程序党(BSPP)主席(Gen. Ne Win)结束了26年的执政,触发正面的—民主运动。
   1988年8月8日著名的8-8-88群众起义在仰光爆发及起义遍布全国,数百万人民抗议反对BSPP党政府。政府军队镇压屠杀数千人。
   1988年8月15日被提议组成缅甸民主起义期间人民顾问委员会。
   1988年8月26日于仰光瑞达艮宝塔(Shwedagon Pagoda)前召集近百万群众高呼要求民主政府。
   1988年9月18日军事权力复位,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成立。
   1988年9月24日国家民主联盟(NLD)成立,昂山素姬为总书记。
   1988年12月27日昂山素姬母亲去世。出殡队伍中吸引大量民众支持者和平游行反对执政党的统治。
   1988年7月至1989年10月作为国家民主联盟(NLD)的领袖,在仰光、曼德拉、毛淡棉等城市广泛地活动,超过一百多次的公开演讲。
   1989年4月5日于依洛瓦底江三角洲(Irrawaddy Delta)昂山素姬独自面对军队的枪眼表示反抗,一个军队的少校出来干涉撤消命令预防她的暗杀。
   1989年6月21日昂山素姬出席悼念于1988年起义中被杀害死去的异见分子。军队拘留了数名学生。
   1989年7月19日为避免与额外数千名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军兵的冲突,国家民主联盟(NLD)的领导层撤离群众计划拟定烈士周年纪念日的仪式。
   1989年7月20日从1988年9月18日从人民手上夺取政权的军政府,根据戒严令将昂山素姬软禁在仰光,此令允许在没有指控与审判情况下拘留三年之久;她继续为了保护学生绝食后被转移到军队情报审讯中心;国际特赦确定为政治犯。
   1990年5月27日虽然昂山素姬持续被拘留,国家民主联盟(NLD)还是在全国大选中赢得了百分之八十二的票数。但军政府拒绝承认该选举的结果。
   1990年10月12日荣获1990年RAFTO 人权奖。
   1990年12月19日在联合国秘书长德奎利亚(de Cuellar)的强烈呼吁下, 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发出声明“按她的心愿与丈夫儿子一起,她将被允许在人道主义立场上离开缅甸。”
   1991年7月10日荣获1990年萨哈罗夫奖(Sakharov)(欧洲议会颁发的人权奖)。
   1991年8月10日据于昂山素姬的案情,军政府根据戒严令在没有指控与审判的情况下拘留一个人三年,现重新修订该法延长为五年。
   1991年10月14日荣获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
   1991年12月10日“昂山素姬恐惧的自由”(AUNG SAN SUU KYI’S FREEDOM FROM FEAR )及其他作品在伦敦出版。
   1992年据诺贝尔委员会透露昂山素姬将她的诺贝尔和平奖一百三十万奖金作为缅甸人民的健康与教育基金。
   1993年七位诺贝尔奖得主从泰国进入缅甸遭拒。他们呼吁释放昂山素姬,并参观了难民营以及提议支持缅甸的民主与种族异意分子。他们也向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呼吁。
   1994年1月21日军政府又以其他的借口继续拘留昂山素姬。他们声称该法令可以延长到六年。总体上说一个人可以被拘留五年时间,另外的刑期是由三个委员会决定的:外交、内务部和国防部。
   1994年2月14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驻地代表杰汉 拉鑫姆(Jehan Raheem), 美国国会议员比尔 里查德森(Bill Richardson)及纽约时报记者(NEW YOURK TIMES )
   非利普 深南(Philip Shenon)第一次探望昂山素姬,她与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对话。
   1994年9月20日昂山素姬在被软禁期间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的艮.丹瑞(Gen. Than Shwe )与艮.鑫尼云特( Gen. Khin Nyunt)两位官员第一次会见她。
   1994年10月28日同上两位官员第二次接见昂山素姬地点转移到国宾馆(State Guest House)。
   1995年7月10日释放
   1995年7月11日她告诉记者她将继续为缅甸的民主政治改革献身并与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对话。
   1996年3月昂山素姬被迫取消到曼德拉参加支持者的审讯,她告诉记者SLORC防止她与其他人见面。
   1996年3月25日国家民主联盟(NLD)主席昂瑞(AUNG SHWE)呼吁SLORC召集1990年选举出来的国议会。
   1998年7月23日在警察封锁之后昂山素姬两次想离开仰光去见国家民主联盟(NLD)的成员。军队查封她的车强制地把她的车驾回家里。
   1998年8月12日昂山素姬离开家前往勃生(Bassein)仰光以西距离160公里的地方去见她的政党成员,但她还是遇到同样的阻拦,在距离仰光27公里的安亚苏(Anyarsu)的小村子里停了下来,他们拒绝让她买新鲜的食物也防止政党成员及医生给她水和食物。
   1999年3月27日昂山素姬与丈夫迈克尔 阿吕斯博士(Dr Michael Aris)自1995年以来就没见过面,他得了前列腺癌症即将死去,军政府声称如果她要见她的丈夫意味着她将不能回国,他们也不批准她的丈夫签证申请,在1999年3月27日他病逝伦敦,昂山素姬再也见不到她的丈夫了。
   1999年6月21日昂山素姬54岁生日典礼上发表声明迫切要求缅甸妇女要争取和平和为国家的进步而努力。
   2000年3月12日周六晚上昂山素姬荣获“城市的自由”(the Freedom of the City)奖,被公认为东南亚的激进主义者。昂山素姬没有出席颁奖典礼,由她的儿子克姆(KIM)去爱尔兰都柏林领奖。
   2000年9月3日军政府搜捕昂山素姬的总部,扣押文件及几个成员。
   2000年9月23日昂山素姬和其他几个政党领袖被暂时软禁在家里。
   2001年1月24日二十名民主激进分子获释。昂山素姬仍然被软禁在她的居所,欧盟代表团将在01/28/2001至01/30/2001访问缅甸。
   2001年1月9日昂山素姬会见国家法律与重建委员会(SLORC)最高级官员。
   2001年1月30日欧盟代表在仰光(居所)花了两个小时会见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姬。
   2001年2月27日美国官员会见缅甸异见领袖昂山素姬,军政府首次在布什总统上任之后接见美国外交官员。
   2001年4月5日联合国人权专员会见昂山素姬。
   2001年5月27日昂山素姬和其他民主运动领袖缺席参加第11周年选举胜利庆典。
   2001年7月2日军政府释放昂山素姬的堂兄弟。
   2001年8月26日军政府昨晚释放两名国家民主联盟(NLD)的杰出领袖。
   2001年9月9日挪威邮政局发行一套七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邮票,其中一个是昂山素姬(1991年得主)。
   2002年1月30日昂山素姬首次秘密会见缅甸高层领导。
   2002年2月18日联合国人权调查员波罗(Paulo Sergio Pinheiro)在仰光总监狱会见政治犯之后会见昂山素姬,他称在4月4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演讲中他会报告此事。
   2002年5月1日昂山素姬与政府领导私底下见面,仰光外交官称她将获得自由(软禁),国家民主联盟高层(NLD)随后召开会议。
   2002年5月6日昂山素姬获得自由,结束了19个月的软禁。军政府声称即将结束国家的政治僵局。
   2002年12月25日昂山素姬在去缅甸西北部的时候,军队在马路上放置了石头等障碍物阻止她的车,还警告人民不要加入她的队伍。
   2003年5月30日发生暴力冲突事件,在野民主领袖昂山素姬在暴力冲突后遭到拘禁。
   2003年6月5日昂山素姬有可能在遭到拘捕时头部和肩部受伤。
   2003年6月7日联合国特使6日向缅甸官员施压,要求释放遭软禁的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美国方面称该次伏击可能是由缅国军政府教划的。
   2003年6月9日澳大利亚伊斯梅尔特使9日上午会晤了缅甸军事执政团最主要的两名将军,要求准许他会见昂山素姬并敦促当局释放这位民主派领袖
   2003年6月11日美国总统布什呼吁“立即释放昂山素季”和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成员。

在宁静的土地上

   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在这宁静的土地上,无人能够说话
   如果有人正在窃听
   为他们可出卖的秘密
   告密者得到的报酬不过是使土地血流成河
   没人胆敢说穿暴君的虚弱
   在缅甸这块宁静的土地上,
   没有笑声没人宣扬思想
   在缅甸这块宁静的土地上,
   沉默人群中你可以听到这一切
   在宁静的土地上,无人可以说话
   士兵一旦来到
   会把他们带走
   中国人需要路;法国人需要油;
   泰国人拿走木料;斯洛克*封官晋爵…
   在宁静的土地上…
   在这宁静的土地上,没人能够听到
   无声的杀戮
   和惊恐的隐瞒
   但迫害之下,仍有自由的声音
   撒谎者欺骗不了谁没有呐喊会被淹盖。
   *斯洛克:SLORC:(STATE LAW AND ORDER RESTORATION COUNCIL)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

自由鸟飞向自由的缅甸

   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我的家…
   生我养我
   以往温暖可爱的家
   如今充满了黑暗和恐怖
   我的亲人…
   伴我成长
   以往愉悦快活
   如今处于惊慌与恐惧的亲人
   我的朋友…
   与我同甘共苦
   以往单纯欢乐
   如今心灵破碎的朋友
   一只自由鸟…
   刚刚获得了自由
   以往囚于牢笼
   如今飞翔橄榄树丛
   选择心爱的地方
   自由鸟飞向自由的缅甸

为什么我必须战斗???

   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一年前他们杀害我父亲,
   又燃烧了我的屋子
   我问城里人“为何是我?”没人理睬
   “不知道,与我无关,”这人说。
   放学回家的那天,
   看到姐姐停止了呼吸,倒在血泊中。
   我到处问人发生什么事,是否有人知道,
   无人应答家像被洪水淹没,
   乡村路上我盲目奔跑,
   失去方向奔向我的老师
   以为她是我唯一能够倾诉的人
   但她什么也没说,恐惧中只告诉我奇怪的事情
   为何,老师,为何…为何…为何?
   我没有父亲了姐姐也舍我而去,
   你说过要教育我关怀我,那是谎言吗?
   此时她泪眼婆娑,再次,说道…
   “成长吧,年轻人,
   你不见我们也即将死去?
   尽快结束你所谓的良愿吧,
   因为我们都在受苦。”
   (原载《民主论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