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乌蓬船 鬼话 ]
井蛙文集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蓬船 鬼话

   1.
   
   天窗透露一个夜鬼的秘密
   他道鲁迅外婆家没有乌蓬船
   凌晨一时

   梅艳芳的故人来了
   撑着绍兴的雨巷油纸伞
   
   杭州青年旅社似是鬼出没的地方
   西湖寒烟袅袅
   
   凌晨三时
   远处梅兰芳在唱戏
   
   离三月雨天尚有段时日
   阿Q的帽子惦记着船里足不出户的娇娘
   又梦见
   吴妈吃梅干菜
   
   可是看不见划水的, 一只脚在飞
   他说绍兴只是个知府
   不必留恋老客栈桌上的冷茶
   
   还是去尝尝孔老大的茴香豆
   还是去看看
   东湖的涟漪或者三味书屋的蟋蟀
   
   完了,一切都完了
   门自己打开
   
   
   
   
   2.
   
   不要听梅兰芳,凌晨四时去广州听粤剧
   红线女的尾指比较
   好看
   
   不要听梅艳芳,去河北听常香玉
   阿Q成了阿克
   
   吴妈怎还吃梅干菜
   吴妈的牙齿全脱光了
   
   在笑
   
   
   3.
   
   杭州到绍兴只需一阵风的速度
   不必坐乌蓬船
   
   他说我们还是三十六计,走
   
   
   
   4.
   
   狭长的水道悠闲起来
   船夫的帽子悠闲起来
   鲁迅的外婆就是我们的外婆
   
   头上灰暗的天
   我们哗啦啦地去看社戏
   
   凌晨五时戏台搭好
   
   梅艳芳哭泣
   梅兰芳哭泣
   
   只有祥林嫂蹬蹬蹬出场
   看她的兰花指:阿毛回来---了
   
   
   
   二00四年一月十三日
   上海(杭州绍兴归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