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残缺的信仰 ]
井蛙文集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残缺的信仰

   
   作者简介
   
   上 篇
   

   谁丈量过
   十个世纪有多长
   丝绸铺成的路
   
   那响铃的队伍啊
   骆驼疲倦了歌姬的琵琶
   断弦
   潮流投向大海的怀抱
   去找寻另类的交易
   
   大月氏的故人啊
   逃向伊犁河上游了
   从此没有饮水思源
   也没能吻你足下的黄沙
   北方匈奴的兵戈
   树起好勇善斗的旗帜
   
   古希□罗马人眼中的赛里斯国
   精美的丝巾裹覆著吁
   铁蹄战马饮血的夕阳
   
   汉武帝这雄才大略的君主
   也发起了河西战役
   张骞手中的汉节不辱使命
   年方二十的霍去病
   率领骑兵万余出征陇西
   敦煌四郡在帝皇的
   掌心暂且安居
   
   听闻失去祁连山那天然的牧场
   胡人的牲畜不肯繁衍
   失去盛产胭脂的焉支山
   胡女娇美的脸儿
   不知以甚么来上妆?
   我们读懂了前凉后凉南凉北凉西凉
   却未能读通你血液深处
   剩存宗教的虔诚
   是突厥人仰马翻
   吐谷浑鲜卑人的野蛮侵占
   使你把心中的苦痛
   人类文化的创伤
   藏进莫高窟为人所不知的神龛
   抑或曾经
   千里跋涉的僧人的智慧
   吸引许许多多的神灵
   来此相聚
   一聚就不愿离去
   千佛洞里儒释道景教摩尼
   汉梵栗特藏文于真和回鹘
   思想信仰文化语言习俗不同的民族
   在特殊的时空里
   相容共生
   唯有野性贪婪的刀枪挥杀成一片
   历史的红河
   
   乐□佛僧的芒鞋万水千山
   从西域执持锡杖游方
   至鸣沙山
   宕泉边落日的余辉
   是佛陀的启示么
   石窟开凿了
   法良禅师也从河西走廊跟来
   佛的笑在此盛放了
   
   青藏高原不够吐蕃人
   君临天下么
   何苦也来豪饮祁连山下的
   雪水
   它的甘美只够供养鲜甜的花果
   因为系勒河党河是奉了神的意旨
   把沙洲灌溉成灵奇的绿洲
   不知那固守城池的十一年
   还有攀高的士女
   去听山上流沙的雷鸣
   周鼎的头缢死在阎朝的手下
   城门终也让尚绮心儿推开
   清水筑坛会盟其实
   只是大唐王朝内心的隐痛
   
   世纪的车轮滚过太阳碾过月亮
   古长城烽燧坍塌的哨楼士兵的孤影
   多少催人泪下的敦煌曲
   皆被漫漫的风沙吹远了
   埋没了
   唯能在神佛的聚居地
   去解读遗失久远的谜底
   
   不管历史的烛火熄燃多少回
   不管张义潮的勇敢曹氏家族的功勋如何了得
   不管西夏党项人的兵马一来就二百年
   不管元人版图内的唐古忒尚存佛教的文明
   敦煌啊敦煌
   汉帝经营河西的业绩如今在哪里?
   赵破奴筑的敦煌城
   大唐时期的开元寺
   归义军都督府如今在哪里?
   民族间征伐掳掠的金戈铁骑
   究竟消散在何方?
   
   下 篇
   
   不停地轮转
   日月和佛
   挂在墙上贴在心壁
   佛本生的、净土的故事
   出游四门、尼连禅河中洗浴
   东西南北四大天王踏鬼而立
   白马犍陡迦足下的女子是否代表该亚
   骑狮的文殊骑象的普贤
   呈沙门相的地藏王
   佛于故事中沉思
   外界哗然
   
   五胡的战马消瘦了
   西方的探险队又不停蹄
   敦煌的梦啊接连著
   一个个天堂的圣境
   被打扰惊醒了
   怒目而睁的金刚
   也被强行剥走了
   小小的王道士又何知
   谎言的底价
   难以估计
   
   他是西风孕育的巨子
   却在亚洲的腹地走出
   几许黄沙埋葬的印迹
   在他掌中重建破碎的美梦
   几许沉沦烽烟战火的
   夕阳的背影
   在他足下踏成一片憔悴的骄艳
   几许古楼戍垒下风蚀的容颜
   又长成一道茫茫无际公主的泪痕
   它是宁静的挣扎生死的搏杀
   它是一颗滚烫的沙粒一部滚烫的诗史
   是它跟著风沙的记忆
   把岁月的残片一一镶接
   
   于是,我们才有敦煌梦醒的哭笑无声
   千年的禅坐一夜倒下了
   千年的沉默一夜化成国人的遗喟
   廿四大箱巨卷不仅是中华欲挥无泪的相思
   那五百卢比换成的马蹄银
   却购下佛人难以诠释的姻缘
   敦煌啊敦煌
   你的灵魂感知了国患家难的残破吗?
   风雨飘摇的命途谁顾得了
   任由蒋师爷甜言蜜语去诱骗王道士的虔诚
   西去的车上捆绑吁
   等待注解等待剖析的符号
   那深深的轮印迅速又熨平了黄沙路上的呼唤
   回来啊
   斯坦因!
   大英博物馆里不安的神只
   正等待你把他们归类还原
   
   流失了流失了
   时代的潮水
   那响在飞沙大漠上的呼唤流失了
   响在铮铮铁蹄下
   民族的语言流失了
   巴黎博物馆囚禁了佛与
   伯希和的智慧
   神的笑在黄沙的流失中枯萎
   
   响在古墓里挖掘的
   中国沉睡的梦流失了
   那一批批漂泊的美女
   异井他乡独饮忧郁的葡萄酒
   让酸涩在细细的绢丝里渗透
   
   艾尔米塔什是奥登堡创造的奇迹吗?
   人们欲从他眼中的巨门走入天堂
   而他却自私地闭上了
   
   桔瑞超挟持了前凉的李柏
   他可是西域的长史啊
   你把那些文书押回扶桑
   焉耆王们今夜在灯下读
   罗布淖尔湖畔有孤影下沉
   
   响在洋枪洋炮奔命的
   时代的诉求流失了
   华尔纳的胶布剥离了洞壁之魂
   
   我们站在风中
   聆听神僧归来的脚步
   古长城已没有兵戎相见的场面
   唯有敦煌的飞沙走石
   继续去朝拜
   丝绸路上
   残缺的信仰
   
   二00一年七月二十六至三十日作于梦归小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