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
井蛙文集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井蛙
   
    1.
   
   门栏边上五行竖立,我与你的相约相信是宿命

   紫外线
   环绕完整的今生不可结束的诺言
   一圈又一圈
   
   
   你激动
   跑向正在树一样平静的
   我的等待中
   
   
   扶起那个下午酒后的失望
   我愿意用最接近完美的梦境接近你
   因我确实找不到可以坦然面对你眼泪的
   一行又一行的记忆
   
   洛桑多吉,我勇敢走到你身边采取你纯洁的初恋
   你忘了吗
   我的烈焰
   红透地平线上没有人能够比拟或虚构的
   爱的天空
   
   
    2.
   
   布达拉的传闻使我
   突然流下
   万峦停止倾泻的雪水
   
   一切会回来的,堆积的记忆狂追你马背上的热潮
   每分每刻
   痛苦的河床激荡着你拥抱一雕塑像柔软的波澜
   
   洛桑,以夏日的冷抚摸心中的焦灼
   她
   穿不透结实而迷惑的网
   她只是喜欢哼唱你为了吻别才创造的歌曲
   她再也不去想死亡的问题
   
   过了一首诗的极限二十五或二十七岁的沧桑
   她懂得拉萨河安静睡眠的意思
   换了什么表情你都要去看海子的深远辽阔
   看厌此时的风景你还能去看别处的风景吗
   
   
   
    3.
   
   既然我的离开充满天葬的悲壮
   
   鹰会飞回来的,为了遥远的多吉宿命的多吉
   假设伟大的爱轻易被婚姻判刑
   
   你枪决自己的过去吧我也思考是否
   悄声
   告诫
   不要随便选择轮回哪怕
   彩虹的颜色鲜艳如涂
   
   金木水火土咒语般站立栏边
   围剿我们妥协了的爱
   我们,不要哭泣
   
   
   
   
    二00三年七月二十八夜
    香江
   
   
   今夜把我献给你洛桑多吉 井蛙
   
   
   开满油菜花的床上
   夜把我献给你
   
   洛桑多吉眼睛里的旷野书写着高原的秘密
   把佛献给你
   我们坐了无数个黄昏的甜茶馆的秘密
   
   那个叫央珍的姑娘是你的妹妹吗
   那个叫酒井的姑娘是你的情人吗
   那八廓街的步行者是你思念的远方吗
   
   洛桑多吉,俊美康巴汉的肤色粘贴在粗糙门窗
   两个世界的异端
   只想作简单的联想,你来到开满油菜花的床上
   现场镶嵌了藏银手镯亮闪闪的记忆五彩石
   
   现场,你国度里的战事冒烟了
   我是唯一与你吻合过现场可以找到痕迹
   逃逸了的士兵
   
   由于远征
   今夜,大颗大颗的星星落在你裸露的胸襟
   不必去收黑马的步调
   不必介意酥油灯的味道有暧昧故事点燃
   
   明日你会回到仓都见你的妹妹吗
   明日你会回到拉萨继续爱你的情人吗
   明日在哪儿
   我们的明日泛称爱情的坟墓躺在开满油菜花的床上了
   
   央珍的辫子扎紧飞翔的翅膀
   
   扎紧我握住离别的飘散
   洛桑,我心疼得流血今夜
   
   你在哪里
   今夜,我不想献给你
   
   二00三年七月二十九日
   香江
   
   
   
   
   
   
   
   
   为你塑造一百座囚困爱情的花园 井蛙
   ----给我高原上不灭的情人洛桑多吉
   
   1.
   
   我惊恐那么多的面孔在模糊的戏台变奏
   不同的形状
   戏台下的影有释放的哭喊
   
   太阳城的暮色格外亮丽
   亮在一百座走不出爱的花园里
   
   蜻蜓尖起舞步是空虚的想象
   蝴蝶放开歌喉也是空虚的想象
   
   我精心描述的空虚,其实是心疼之人对我沉默的判词
   
   他重复一万遍留住爱情的诺言
   传播一百次败北归来的消息
   酒过了
   还没回到原来囚困自由的时间上
   
   醉客扛不走一瓶青稞的浓度
   他把我美化成众人景仰的绿度母
   
   覆活的香灵
   
   2.
   
   不管藏红的脸贴过几回我胸间的热浪
   惊魂仍然未散
   那善变的面具张牙舞爪扑向伤痕累累的黑夜
   
   黑夜,弹唱拉萨厨房酒吧的乐章
   
   揉碎了矛盾的戏台
   一路有如此多的对白掉进自己挖掘的陷阱
   
   他站立音阶上继续沉默并将沉默到下个世纪
   
   
   开始我怀疑他手里根本就没有像样的花束
   我怀疑枯萎是被幻想荒废了的季节
   
   他才抱着我消瘦的回忆说
   "一百座囚困爱情的花园
   我死也愿意陪你作一只无羽之蝶"
   
   
   3.
   
   飞
   
   没有更美的动作
   
   情人的哭泣忍受着花园
   背后数百具成熟女人的尸体
   
   
   4.
   
   那是男人
   那是康巴汉慢了一个节拍的结局
   
   
   
   二00三年七月三十夜
   香江
   
   
   
   
   唯色,我找不到你的家 井蛙
   
   
   
   我找不到你拉萨的家
   北京中路顺时针走了几个绕圈子的下午
   你的诗栖栖屋脊耀眼的水流
   而成群的鸦鸟只能去守望行人落魄的黄昏
   
   我看了打阿嘎的少男一脸笑意迎向少女的格裙
   色拉寺伸出久违了的手诉说今天穷人节
   我祷告:
   唯色的家就在眼前神佛指引的地方
   
   你是平原攀上高原唯一要细读那关于父亲经书里的女神
   
   唯色,光明的孩子
   带着西藏崩溃的恋情走进酒馆
   我曾说过仓央嘉错的诗歌飞向女人的杯里就不出来
   我默默地等等了足足十天的时间
   
   你家被蓝色的月亮包裹
   我摇晃经筒
   
   从朵森格南路一直坎坷到北路
   
   
   穷人节我找不到你的家,唯色
   我拥吻街上合拍的脚步我打量黑暗以后所有的线条
   
   你是酒桌上笑谈风趣的旅人
   我在每个旅人背上写我自己的神话
   
   但我难过,因为失去了一次重要的约会
   你家被蓝色月亮包裹
   
   我摇晃脑袋
   
   从思忆的疼痛一直恢复到无人问津的死寂
   
   二00三年七月三十夜
   香江
   
   
   
   
   
   
   
   那一堆文字都是写给你的,但我发现一个错误
   井蛙
   
   老鹰立于山崖哭诉,他无法抵抗生活的孤独孤独孤独
   罗布尔卡门口他梦见自己多次被弗洛依德驳斥
   恶梦的发原地
   
   那本能的雄性占领了广漠的苍穷
   回到这没什么意义但又摆脱不了的名词面前
   他苦于飞行
   
   苍天降下雪白的怜悯他感激一只小猪的命运
   与他相关
   他抱起小猪亲怩地说﹕
   "上帝赐予我你的一切我很感激
   以后你的命运就是我的命运"
   
   小猪挥动亮光闪闪的刀子插入防不胜防的肉体上
   鹰在梦中受伤
   
   "我不跟随你,我只是一只受人鄙视的动物等待宰杀"
   鹰抚着染红的翅膀对猪冷笑
   "不怪罪谁
   你走你的吧,我还是一只喜爱蓝天的鹰"
   
   他想象鸡的翅膀是否嵌了孔雀的标志此时
   
   
   想象的文字都是写给你的
   但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我是形单影只的沉思者没那么多荒谬的对白
   
   
   二00三年八月一夜
   香江
   
   
   顿珠家堆满了干牛粪 井蛙
   
   漫街的游客嘴里吃着糌粑
   攥着干牛粪发呆的日子
   喝了一杯热的酥油茶喝的是幻像中冰凉的雪水
   阳光阳光,屋里的情人出走了
   
   我要感激顿珠家的窗户对面是洛桑的记忆
   我介意马新阶的画里只是灰尘飞扬拉萨的猜测
   他笑说:
   你是分裂的燕麦疯狂的青稞凑合几条颓废的街道
   
   这样来到圣土
   头也不抬就走了
   
   那燕麦的分裂青稞的疯狂街道的颓废
   还有情人的眼泪
   
   他们需要什么
   
   我想念顿珠一个浑身牛粪味的男人
   我想起洛桑唇上的痕印
   
   拉萨的阳光是分裂的阳光是疯狂的阳光
   拉萨的记忆是颓废的记忆是马新阶的记忆
   
   
   
   二00三年八月二日
   
   香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