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
井蛙文集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

井蛙一

   對了,你就站在鏡子中間讓我為你攝影。別挪開步子,陽光正好落在你斑斑點點的毛髮上,閃著與眾不同的亮光。我找尋這樣的鏡頭很久了,自他的離去我站在同一個地方想你也很久了。為了演好一齣戲,那唯一的觀眾他逃走後,你便是我的唯一了,也是我唯一的主角。請配合我,共同走進一齣戲裡,我們要好好地淋一埸滲著紫外線的夏雨。街道此時悶熱得很,有灰塵散發的味道,直衝入那扇破舊的窗戶,講故事的能手突然沉默了,她說她改行去造詩,去很遠很遠的西藏寫詩了。就一個單身女子,背著簡單的行囊,背著不在行囊裡呼吸的情人,去抓回一些流失的日子,一些錯過的分秒,當然還有艷遇什麼的主題。你聽到我六月的心跳嗎﹖我們只好在沒有觀眾沒有故事的情況下繼續演戲,起碼還有我和你以及一部照相機,它似乎想把我們凝固在街上,久久不願工作。我知道照相機很孤獨,畢竟它過慣吵鬧喧嚷的生活。它把週遭環視了一遍,終於找到一個瘦小的身影,一位五六歲拉著一條紅色繩子的小女孩。她小跑著,後面跟著蹦蹦跳跳的你。她時而停下來撫摸你花斑的毛,時而嬌氣地跟你細語︰「旺旺乖,我們親親---唔---」你好像也湊前去,將濕濕的嘴在她小小的臉上印了一朵美麗的花兒,接著脖子、耳朵上也長滿了野卉,然後一條羊腸小道便通明了,整座夏日的公園熱鬧起來了。老太婆的腰腿酸得厲害,不斷地捶打。她那衰老的軀體,經不起絲毫動彈似的,就癱坐在一棵白玉蘭樹下望著白色花邊連衣裙的外孫女,她并沒有因為目睹了一幅動態十足的圖畫而感快樂。相反,她混濁的眼球漾起圈圈的漣漪,她真想把經不起多次縫補的灰色的童年那布條撕個稀爛。那年,她也五六歲光景,也和一隻可愛的狗在鄉村裡遊蕩。當時的狗不需要綁繩子,牠們可以通村子到處亂跑亂闖,過的是自由的生活。她是花斑狗的小主人,小村子也有滲著紫外線的夏雨……她的記憶就是一部照相機。她從不刻意去找一個傾訴的對象或者觀眾。因為她和她的狗是天生的一對,牠的毛髮就是她的毛髮,牠的一切就是她的一切。後來,牠在某個夏天離開了她的家,離開了童年的村子。沒等她長大牠就死了。這是她終生的遺憾。當她長大了,無意中遇見一位甘願成為她戲中主角的人時,她很感激。可是她們所表演的每一齣戲都跟她童年的狗扯不上關係。顯然,他不喜歡狗,也不知怎樣去喜歡一位喜歡狗喜歡到不知什麼程度的女子。演戲總令人想起舞台,擺放著不同道具或面譜的舞台。她們的大床就放在舞台的中央,似你此時站在鏡子中間一樣。他說要跟她天長地久地躺在一張床上,做同樣的夢。但她多年來做的每一個夢彷彿離不開她童年時死去的狗。甚至她覺得她們的大床有被狗咬過的痕蹟,大大的尖尖的牙齒印,一直留在她的心裡、床沿上。這老太婆邊想邊向前走了,也沒跟她的主角道別,就消失在公園裡了。五六歲拉著紅繩子的小女孩開始急了,她說她不能再跟你玩耍了,不,她要去找她的外婆。等她找回了外婆,就幫你洗個漂亮的澡,或帶你到她家屋外的水龍頭跟她一起痛痛快快地淋洒一遍。你無奈地答應著,此時我們的照相機也無奈地答應著。誰都知道她的外婆是去找那死在童年裡的狗了,而她去找她的外婆,它在找小女孩。我手握著一個幾乎崩潰的念想,為了你,長時間地忍受著,終於控制不住滿腔熱愛,像滲著紫外線的雨一樣,淚水也有灰塵的味道,洒在街上。我又思念起那位去西藏造詩拒絕講故事的詩人了。她現在高原還好嗎﹖離她遠去的情人偶爾也想他昔日喜愛過的女子嗎﹖他沒把她故事裡的主角---你放在心裡對她來說是莫大的傷害。但他并不曉得她的諸多想法,何況他已走了。他再不認識這位詩人了吧。他對西藏雖然十分熟悉,但卻無法把握詩人的背囊裡是否有他的影子。詩人豎立在街上破舊的窗戶此時暗淡了下來,夕陽從她以往的故事裡回到了黑夜。黑夜中的鏡子把你的身影完全吞食了,我看不見你白天的姿勢。我很擔心你的處境,你為何不像憤怒時或恐懼時拼命地吠呢﹖好讓我聽得見你的聲息。你每每找不到我或不情願與我分開都發出那樣的狂吠,使得我每次出門都心如刀絞。可知道你白日的形象一到晚上就化作一腔無法抑制的情感,佔領了我一整座記憶的堡壘。我試圖在虛無中伸出手去抓你的尾巴,去摸你花斑的毛髮,去拉小女孩那紅色的繩子。可是,這一切似乎不可能。它也寂寞得渾身顫抖,它好不容易找回來的模特,你和小女孩及她的外婆都在黑夜中消失了。它疲憊地忠誠地歪在我顫抖的手掌上,只有我的體溫才讓它知道失去的一切有可能重新出現。鏡頭望不見茫茫的夜海,夜中的我們。我在尋找你,你尋找我嗎﹖

   二其實,我們不必急著要故事,也就是旅藏詩人留下的歲月來裝飾大家的憶記。相信她沒把世上任何一個人哪怕是一隻螞蟻忘卻。因為她是詩人啊,詩人的情感就是詩的靈魂。你得耐心地守住黑夜,我們白天的地點不變,待黎明來臨,你我又可以看見大街了,可以淋一場滲著紫外線的夏雨,看見詩人的舊窗了。日夜總得輪換,我不能鬆手。我捕捉到的鏡頭,你在陽光下閃著亮光的毛髮還來不及拍下,你站在鏡中累嗎﹖他走後,我深懂愛情的力量是薄弱的,因為彼此都沒想留住誰的意思。他是我們唯一的觀眾啊,他根本不了解一個女子與一隻狗的親密關係其實是世上最感人的戲劇。詩人旅藏之後,我也懂得故事不是最重要的。她選擇了詩歌,就意味著她不再把她的故事-----你和我一生至精彩的片段訴諸誰,把我們的一切訴諸誰。有了它之後,我明白它對我的忠實就是我對你你對我的忠實。但它時常感到寂寞這一點我不敢作太多的批評,它一直活在別人的注視裡,別人的渴盼裡,活在沙塵漫漫的鬧市裡,脫俗是不可能。很高興又捱到白天了。它努力找回了拉著紅繩子的小女孩了,小女孩也找回了她的外婆,她的外婆找回了童年裡死去的狗,狗恢復了鄉村自由自在的生活。而我又在鏡子裡見到你了,太陽很快升上高空,那破舊的窗戶又塑雕一般立在大街上,和著灰塵味的夏雨。我們依然立在街心,準備留下歷史性的一刻。怎麼了﹖你不耐煩了嗎﹖你使勁搖擺著尾巴,嗚嗚嗚地像受了委屈似的,但你沒哭出聲來。你站累了我是知道的,可是,我的手正哆嗦個不止呢,由於一切回歸了自然,我興奮呀。稍等一下便可以拍攝了。鏡頭失去了重心,照相機是個俗物,它快樂得把你真實的存在給忘了。別怪它,它愛你已付出了太多。那拉著紅繩子的小女孩準備幫你洗個漂亮的澡呢,她是多麼可愛的孩子啊!一想起她我的心就覺得你是實實在在地與我一塊兒生活。這完全是照相機的功勞啊。是它豐富了人世枯躁無味的日子,減輕了痛苦不堪的病患,安撫了滴血的傷口。她的外婆也很可愛,那童年鄉村的回憶,她死去的狗重新獲得了生命,你也該高興。自由的生命才是我們終生不懈追求的理想。有了自由,你我便能形影不離地到處遊玩,我不必聽你追出大門時不捨的狂吠了,要知道那狂吠讓我痛苦!有了自由,外婆就不需跟一位不愛狗的主角繼續演繹與狗無關的戲了。你看,詩人不是很好嗎,起碼她寫詩是她自己內心所渴求的。我們都希望她有空回來看看我們,我們還在她的窗下。破舊的窗戶每天都有新的陽光投射進去,也有我們新的關愛投射進去。她的離去是痛苦之後重獲的安寧,那是幸福。如果有了自由,你就能在冬天呼呼的冷風中爬上我溫暖的床舖,我每個夢想都充滿陽光,你就逍遙自在地躺在陽光裡做夢吧。莫吠!鏡子開始震動了。我的手也抖得厲害。

   三

   外婆的主角現在怎樣了﹖他能很好地活在她的心裡嗎﹖她曾經不道一聲就去找童年的往事。他的感受無疑是悲不堪言的。外婆在外孫女的指引下找到了她的狗,她把牠帶到現實中來,共同生活。這妨礙他嗎﹖若妨礙他的話,他將會對她的狗施以什麼手段﹖殺害牠并把牠吃掉﹖把牠流放到荒無人煙的野地裡,任其自生自滅﹖大城市的居民都保留了善良的一面,大多數人會把他們失寵的動物交給某機構保護,以此來逃脫責任。他會分離他的女人跟一隻狗深沉的愛嗎﹖我猜想著一種悲劇即將降臨的可能。他也許并不知曉她已經尋回了記憶,這記憶比往昔更強有力地活在她的思想裡。也許她從未向他透露過她失落的童年,他不知一隻狗跟她的歷史。所以,牠對他來說根本是陌生的,他不認識牠,更不可能傷害牠。但他卻傷害了她!他對她的痛苦一無所知便是傷害,他對她的快樂一無所知也是傷害。也許是她有錯在先,她不刻意找一個傾訴的對象或觀眾就是錯誤,她懷疑床沿有被狗咬過的痕跡沒告知他也是造成他傷害她的錯誤。她把他隔離了,中間豎起一道玻璃屏障,兩人站在對立面沉默地活著,她若有所悟,他莫名其妙。但誰也沒有要將事情解釋清楚的衝動。它痴痴地向著一扇透明的玻璃發呆。外婆的主角在發呆。一棵夏日散放著幽香的白玉蘭樹也在公園的一角發呆。

   四

   那道玻璃屏障與你站立的鏡子矛盾地交叉在一起,因為夏日的陽光把兩個對立物體虛假的幻影和你的形象有機地揉合,使得它眼花瞭亂,無從下手。它再次望了望詩人的窗戶,不錯,那經過光線的揉合的新的形象與窗戶的對比,簡直堪稱是藝術家精心的傑作。它們既讓人覺得親切又讓人難以分析其中的奧妙所在。一個是實在的物,另一是幻化的物。它們都同時出現在夏日的街上。照相機欣喜若狂地把眼前的圖景握著,它不願意就這麼快讓它們消失在自己的私念裡。我也同意它的想法,盡量讓街上的一景一物活得長久些,特別是這一矛盾的組合。天氣真的悶熱極了,你也不耐煩地狂叫著。天那邊時而傳來一兩聲雷響,好像要把街道震聾似的。突然一道閃電闢過街心,它慌了,趕快在那幅畫未消失之前把它們拿下吧,我說。只見「喀嚓」一聲,我的手動了。但一切來得太晚,玻璃屏障與鏡子都給閃電闢碎了。這六月的情緒碎成滿街的血漬,只見鏡中的你與玻璃兩端的對立物也在一剎那間消失了,真是碎了麼﹖我漫街跑,彷彿混雜在雷聲中你的痛哭正向我奔來,向著沉悶的六月奔來。我伸開雙臂,希望向一堆破碎的玻璃片抱緊我們的過去、現在 、未來。它說,它又捕捉到一扇破舊的窗戶了,還有一面鏡子,鏡子裡有你和你的語言。那位去西藏造詩的女子回來了,她滿臉笑容倚在窗沿,用心地望著我們,也許今晚就把我們寫成一首感人肺腑的詩,不過她的情人始終沒有回來。她的故事也沒有回來。我們和她隔著一段不遠的距離。我對自己說,為何你不把牠釋放出來,牠在鏡子裡不難受嗎﹖為何你所喜歡的鏡頭都在易碎的玻璃裡﹖像街道那邊不是很好嗎,拉著紅色繩子的小女孩和她的花斑狗在水龍頭下痛快地淋浴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