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井蛙文集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一
   
   细细的
   坠落
   维吾尔的花翅哈萨克的足尖

   扭开半黄半绿
   火焰上的旋转
   
   艳红艳红的西天
   打著漏顶的阳伞来
   打著穿破的纱巾来
   
   巨龙的化身
   尸体妖娆
   飞腾的血
   新娘的盖头
   
   羞答答羞答答
   风呼啸而过
   又承载一盆仙子的泪
   洒下
   戈壁滩金子般闪耀
   吐鲁番
   明珠照亮方掀起复收的胭脂
   
   两掌
   攀缠了柔韧细腻的思路
   快速掠过眼门的魂魄
   一张张干黄的版画
   水分渗透
   经纬纵横
   陈展在
   地狱的乐园
   坎儿井是一部解剖前世今生的智泉
   
   乌孜别克的祖先
   厌倦了优美的流淌
   舞蹈沉默地进行
   崇高的繁荣生息
   
   恶鬼热烘烘的利剑
   烫伤你胆怯的梦
   阎罗殿前的烙印
   黑色的判词
   令牌写著飞不出魔指的山
   压抑啊压抑
   奔跑著就闯一关
   
   小花帽把一切惊险
   紧裹成
   俯瞰烦恼的蒙古包
   
   得到片刻的歇止
   又开始古丝绸漫长的征程
   
   二
   
   知道是谁
   搭救了瘦弱的季度
   苦诉承满
   
   绿色的歌调
   复又旋转
   小小的那片叶子
   使得敬畏伸臂
   热情莞尔
   
   终于
   谢绝高昌古城
   谢绝交河
   完美的睡姿
   
   记忆是盛暑80度的旱河
   是骆驼在旱河踌躇的印痕
   
   疑问倾注
   无止境的跳跃
   音符
   
   阳光下一朵竞长的绚丽
   埋藏不断高砌的沙堆
   只有影子
   理解沙漠
   放飞的沉重
   
   三
   
   又是谁将梦牵藤
   葡萄架下沉坠著的汉唐啊!
   是酸是涩
   哪由得你
   
   爱恨只不过是
   一夜黄土厚积的盐城
   
   生命告绝
   雨雪告绝
   干涩为牧人恐惧怅望的眼
   
   原来
   秃顶的上苍
   喜悦踩踏人间的
   绿风
   
   注定我们无缘
   明格达山和雀达尔格山都不愿
   留下你的眷顾
   236个石窟各有自己的活法
   别骚扰
   鸠摩罗什的顶礼
   胡旋 柘枝该如何导演
   繁荣与贫瘠的较量
   
   还是忘了吧!
   堆在龟兹古国喧闹舞步下的残砾败瓦
   风沙嘲弄过
   浪子的脚步唉叹过
   乌鲁木齐的牛羊摒弃过
   
   屋顶上煎饼烤肉
   太阳透明柔细的发丝
   嗅著诱人的香味
   啊惹来月亮这姐妹
   暗暗妒恨
   沸腾的泪水不是她夜夜的想念
   
   清真寺至神圣的居所
   也拒绝她纯洁的双足
   
   上哪儿觅食苍天的艳□
   
   克孜尔尕哈峰火台上的乡愁
   能否慰藉
   唐僧师徒的瘦马
   芭蕉扇扇去熔炉里的俗罪
   也扇不去折断的翅膀堕地的苦痛
   
   龟裂的理想
   张开绝望的巴掌
   试图承接点滴生命的恩宠
   
   延续一个没有彼岸的归程
   
   四
   
   乐意
   找到自己的星宿
   短距离的投奔
   
   锦缎仍在趾下燃烧
   受伤的灵
   酷爱欣赏虚空的重叠
   
   夹在不知度数的天堂之上
   一时遗忘
   代表使命的抛物线
   
   应在何处座落
   
   我毁灭了呼吸流动的规律
   毁了跃跃欲飞头上的
   花蝶
   毁了□息我身的任何
   物体
   毁了古回鹘浩荡的尘土
   其它杂混在空气中的元素
   
   乐意
   接受没有本原不能亮相
   不能传达的新生
   王母把最美的形象
   局限在瑶池一面小小的镜子
   而叶绿素风干
   也把最美的姿态收藏
   厌倦了节奏的舞步
   
   她渴望在未来的冬季恋上寒冷
   放弃了飞翔
   安琪儿的利箭射中了
   人马的蹄子
   爬不出情网的天□
   死死地纠缠
   
   那没有翅膀没有天梯的想念
   是巫婆编织的丝带吗?
   使得童话
   几乎折腰
   
   未知,重重叠叠的未知数
   挣扎著吐丝
   在无限大的空白里逐一
   挂上些许彩色的标记
   
   可是漏了一线
   与风蜜言的摇晃
   
   不可忽视的路向
   残酷地戏弄了命运一翻
   爱情的快乐
   关于追求
   跌伤在默默繁殖的无言
   
   五
   
   雪线
   窗隙连成死亡的祝福
   天堂失去了幻想
   
   头顶著黑夜
   棱织
   笼盖四野的帷幔
   玫瑰百合
   过于俗气的点缀
   未能永久植根
   人间喧哗
   难堪的送别
   
   你已不再忆记旋转
   因为风
   你已澹忘
   淑女的眼泉充满智能的苦涩
   你麻木了血承的奥秘
   
   梦
   是沙漠中的胡弦骆驼的背影
   浪子的咏叹
   熊熊不灭烈焰灼人的红炉
   
   去吧
   坎儿井地狱的乐园
   优美的牧埸你不配当个主角
   昊大的世界
   早该是一具珍藏在
   干燥土穴里的木乃伊
   
   去吧
   那儿才是悠远的再生
   才是古典渴望理解的幽深
   
   追求她
   繁华耳后至安宁的湍流
   从未出阁的新娘
   
   与之相伴
   冰水的温度适宜弯弯曲曲
   迷宫的神化
   
   荒漠渴盼一个未被完整过
   家族的诞辰
   
   二00一年十一月十二日至十六日作于图书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