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鸦片烟瘾 ]
井蛙文集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鸦片烟瘾

   鸦片烟瘾 井蛙
   
   我只迷恋方格子
   一张叼着鸦片烟管的长脸
   

   他们看猴子那样看我的醉态
   
   半分钟快乐被他或她剥夺了
   
   剩下我们俩
   躺在一处吸着清朝末年的大烟
   
   她流泪每天怨恨你
   他去干涉一缕烟雾的自由
   
   我们便有了一妙钟的玩笑
   
   你曾经是深宅大院里的秀才
   偶尔与合肥的大妈碰了一次肩膀
   
   就被逮捕起来
   一个人的眼泪就是一座春天的监牢
   
   你回到自己的花园
   那么多的树木枯萎了
   
   他们转过身
   目光里有了我的幽默
   
   我幽默地变成皮影戏
   隔着黑布,略带光亮
   我举起兰花指,我的前生是鸦片
   现在是吸烟人
   
   我吸自己而已
   
   你认真吸烟,吸我
   任由雾气缭绕
   江南模糊了,中毒的坟墓模糊了
   庆幸,我们在戏里过了把瘾
   
   他们看猴子那样看人死去
   
   
   你的烟管掉落民国十年
   中间没有中间,没有纵横交错
   
   江南把别人模糊了
   
   我们从来没见过化蝶
   看清楚,你的身体不是标本
   我触摸到你的肌肤
   那是翻箱倒柜之后的东晋
   
   我们吸烟吧
   从地狱吸到天堂
   
   2006-1-14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