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梦之梦]
井蛙文集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梦之梦

   有一座富丽堂皇的别院
   住著穿破衣裳
   的丫头
   她们从遥远的乡村
   被贩卖到此

   有的清扫橱窗
   有的裁衣缝裳
   有的植种花草
   打水烹煮
   默默劳作
   彼此不寒暄也
   不争吵
   附近树林里群鸟争鸣
   河水流淌
   百花斗艳
   夜晚雪白的月娘下凡
   悄悄打开
   一张张熟睡的梦之门
   清扫橱窗的寻梦者
   月空下
   长了一对安琪儿的翅膀
   她多么想飞啊
   飞出巴掌大的国土
   山峰上长短不一的忧郁
   纺织娘伴著微弱的
   青灯吟哦
   逃亡的歌
   向夜倾吐
   长不出花草的路
   坎坎坷坷
   新绿的柳树
   冒出了嫩芽
   原野上锦绣的
   缎子也在
   地狱的最高处
   里覆一种绿色
   人间还有什么生活
   安逸平静的
   白色的炊烟像神底
   预言,露出半边脸
   另一半留给
   窗去思考
   不是所有的
   不可解析的事情
   都是隐瞒
   有些梦以外的梦境
   会残害沉默
   在沉默中生长
   让一切在
   黎明来临之前复苏吧
   梦外的梦该醒来
   她们该醒来
   主宰睡眠的月娘
   也该醒来
   醒来的太阳神
   以火般的热情
   烤著别院里
   丫头们的破衣
   语言在无声的时空中
   散发著焦味
   可是窗口隔著窗口
   梦隔著梦之门
   裸体的女儿也相隔著
   原来,她们的一切
   梦幻与苏醒都
   各不关连
   没有一道出口是
   她们共同拥有的财富
   是的,她们根本互不相识
   人贩子带著一个个不同的
   梦,从各自的来处到此地
   而他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别院的主人无人知晓
   他的去向
   黑暗中雄伟的建筑
   虽说富丽堂皇
   可伶的女子
   不曾目睹其异彩华光
   没有任何一个
   掌管职权的官员
   或者凶神恶煞的管家
   压迫她们
   可是啊,女儿们仍过著
   悲惨的生活
   她们连破衣裳也被
   太阳这热情之神剥夺
   一丝不挂该是洁净的吧
   为何洁净在此成了盲目的崇尚
   而盲目就是眼睛
   要找的那种颜色
   月娘和太阳神是
   天生的一对死敌
   热情烧焦了之后
   往往是冷漠,是黑暗的
   降临
   睡眠也就乖乖地躺下了
   这一对死敌在自己的
   梦以外的梦中醒来
   还剩多少个梦可以掌管
   别院的丫头啊
   也许终有一朝你们或者
   其中一个会苏醒
   可是,你可知道
   那是第几个醒来的
   梦啊
   人贩子这可恶的贼
   逃跑了
   你还记得那最初来的路吗?
   
   二000年十二月二十五至二十七日作于梦归小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