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诗与坦克]
井蛙文集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与坦克

   诗与坦克 井蛙
   199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谢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 )诗学论文集<<舌头的管辖>>(THE GOVERNMENT OF THE TONGUE )︰某种意义上,诗歌的功效等于零-----从来没有一首诗阻止过一辆坦克,但在另一种义上,它是无限的。
   
   一.
   

   我欣赏我仍是一朵天真的葵花
   面向东方开放荒废了多年的记忆
   不是已遗忘的
   都称不上消失
   
   周遭还有嫩绿得近乎甜蜜的咀嚼
   不要逻辑
   齿痕才是最忠诚的见证
   她以小草的年轻和柔韧告知你
   你的来临是一阵不小的风
   
   但与我们的生存无关
   与我们的歌唱
   与哭笑无关
   因为
   我们的隐退不似少女夜下沐浴的羞涩
   我们根本没有隐退
   
   嘹亮的赞美来自旷野粗线条的描述
   我知道描述的不是一个太阳心中的缺陷
   或额上发烫的标签
   那种
   绝非想靠近你的
   天真在行走,
   
   不在五岳不在陆地海洋
   
   南方柏桦北方白杨无畏的性格
   腰杆笔直自然的树立
   是姿态但不需星期一恋恋不舍的默念
   
   这儿看不见辽阔,因为障碍物太多
   视线失去了第一场雪
   梦里悄悄爬起时差
   匍匐在铲雪女人浮肿的眼皮底下
   白茫茫有黑色骚扰悬挂的素幡
   还有一两声长音搭在
   哭笑不得的队列上空
   
   不知那算是什么抽象主义
   任何光亮都照不见它
   匿藏的喉舌,背地里
   谋杀了多少个世纪
   
   
   二.
   
   你在搜集一座庄园的标本
   我挟起压扁了的蝴蝶还原干枯的花卉
   堆积语句准备复活
   断羽的寓言早被抄袭误传
   你撒下天罗地网捕捉飞不起来的沉痛
   一个角落碾过另一角落
   那里有我单薄而又厚重的年月
   爬上粗糙的手掌
   
   大小不一的森林养活了被圈点和蒐集的
   标本
   那叫另类的生态吗
   
   我们的时代滚动着齿轮(其实是你的特立独行背叛了时代的需求)
   毁灭了拒绝喧哗的宁静地带
   固执地
   给自己鼓掌,并慰藉一份孤芳自赏的迟钝
   在喧哗与掌声中安睡
   
   流水的速度制造了湍急的漩涡
   自从达摩祖师以一苇渡江的超世轻功上了岸
   许多思想和终极关怀都下沉
   没有水纹路向的臆断
   
   你在我们背后盖上了尴尬的图章
   零碎的,时钟无奈的敲击中
   我们摸索熟悉的形象
   在象形文字中只好重新拼凑
   散落在历史废墟的每一块骨骼
   又在骨骼堆复燃一座冷酷的太阳
   
   好让天真的葵花再次望见
   生命的续延
   不是简单的繁殖
   
   我不在乎你的喜怒哀乐
   但你为何惊恐于我的沉思
   是否有别样的形状伸入一条条潮涌的街道
   涂改了恶梦的夜色
   
   你将听不见谁的呻吟
   那升华了的吶喊一句长远悠扬的笛音
   穿越
   尖塔顶上痴呆的幻想
   
   一朵花依然天长地久
   望向古老的东方
   凋谢了的永远不是花絮
   
   而是季节的脆弱
   
   三.
   
   一次次碾过泥土
   对于万物的主体你不该陌生
   泞泥溅起雨泪笑着短暂的24小时
   结束了一天
   有没有罪过﹖
   
   爱的日子充满血迹
   因此没有丧礼告别生命的终结
   成熟的籽粒被误认为是你脸上的阴影
   使得喜欢咀嚼的人理解了分裂
   喜欢涂鸦的人理解了单调的色彩
   架不出斑斓的拱桥
   
   何况一管柔悍的笔喜欢坐在黄昏触摸人间烟火
   
   
   作于二00二年七月十六至十八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