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
井蛙文集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作 井蛙译
   
   --------------------------------------------------------------------------------

   
   ┌────────────────────────────┐
   │ 以下是昂山素姬接受《亚洲周刊》的多米尼克.霍德的访谈 │
   │ 记录。时间是在她被软禁前的19天,1989年7月1日。    │
   └────────────────────────────┘
   
   问:您如何描述当前的处境?
   答:显然,我是1个主要的标靶──1段时间以来都是,只是现在公开
     化了。国家民主联盟也一样。之所以把矛头对准我们,是因为我
     们拥有民众的强大支持。有些人认为,只要我们坐视不理,等待
     选举,我们就一定会当选。其实并不这么简单。日复一日,我们
     将失去越来越多的基本政治权力──无论我们具有哪一种政治权
     力。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丝毫不理会我们
     对于侵权与不公平的所有诉求──根本不予理睬。这就是我们不
     得不说的真相。
   
   问:您研究过新的选举规则吗?
   答:有。我非常仔细地审查过。他们对一切必须倾尽全力去关注的提
     议丝毫不关注。我们对那些完全被忽略的东西提出过1个庞大的
     数据,对政权移交也提出了特别的规定,但他们根本没触及到这
     些。
   
   问:假设有选举了,您认为将会发生什么?
   答:我们不知道;这是1个问题。不管谁当选,在政权移交之前,首
     先必须起草1部被采用的宪法。他们一直没说将怎样通过宪法。
     可以通过公民投票来决定,但是,那意味着需要很长的时间。这
     就是为什么规定政权移交很重要。除非我们知道将发生什么,否
     则我们确实不能相信(SLORC)会成立1个民选的政府。
   
   问:可是,反对派自身并没有达成草拟宪法的共识。
   答:对于超过200个政党来说,起草1份能使每个人都接受的宪法不是
     1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何SLORC首先不展开对话?这是
     解决政治问题的政治方式。我怀疑他们不会这样做,因为吴纳温
     还没有给他们开绿灯。他不会让SLORC开始与每个人对话
     的。因此,他们说不会跟那些攻击他们的政党们对话,只会与那
     些不反对他们的政党对话。那为何他们之前不说呢?这仅仅是1
     句推托之辞,我们认为:“SLORC什么都没去做。他们尝试
     过去做吗?”──可怜的SLORC根本没有做任何事情的威信
     了。
   
   问:可怜的SLORC?
   答:对,可怜的SLORC。任何机构当它完全受独裁者的控制时,
     都会被描述为可怜。他们不得不在独裁者的指令下行事。只要吴
     纳温还在掌权,我认为就不会有自由与公正的选举。
   
   问:您认为当局会行动起来针对您吗?
   答:我猜想他们会这么做。他们始终在用虚假的1套东西宣传我──
     各种各样的无稽之谈都有。比如说我有4个丈夫,3个丈夫,2个
     丈夫。还说我是个共产主义者──而在某些场合里,却说我是个
     美国中央情报人员。他们还试图在一些著名的僧人面前说我一直
     在诬蔑佛祖。他们可以说我嫁给了1个外国人──不过,我永远
     允许讲这种话的自由──我不想去隐藏这点。
   
   问:这会给人民支持你造成困难吗?
   答:不,人民需要自由。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已经习惯于恐惧。1989
     年6月19日,1个外国摄影师正给我拍照,但受到干预。和我一起
     的那些人对他的反击感到震惊。我说:“对那些来自自由社会的
     人来说,这是正常的。”恐惧,就如许多事情一样,都是1种习
     惯。你假如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就变得胆小。我想这就是为什
     么人们说我勇敢的原因。可能是我还没习惯于恐惧。
   
   问:您把政治改革放在经济发展之前。但是,关心物质生活是SLO
     RC赢得大选的重要前提之一。
   答:我要说的是,人民不能受制于这些所谓的经济改革而不为民主战
     斗。假如我们不改变政治体制,我们也就无法发展经济。1个不
     能保证基本人权的政府,当然也无法保证任何经济权利。
   
   问:如果联盟获选,您会有什么打算?
   答:我想我会在政府担任1个角色,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我可以告诉
     你,下1届政府不会有悠哉游哉的时间。遭受了26、7年沉默的民
     众将会发出声音来。没有1个政府能在极快的改革中满足每1个
     人。人民带给下1届政府的将是1个不舒服的时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