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 ]
井蛙文集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 井蛙
   
   
   
   

   
   洛桑多吉没有想到,冈拉梅朵会相信是那两个“感叹号”改变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一天,洛桑多吉放假,没出去,他躲在房里上网。打开电子邮箱,是冈拉梅朵从美国发来的海外西藏信息。他高兴地回了信。
   
   过了一天,冈拉梅朵从郊外旅游回来。发现北京的洛桑多吉的信,她兴奋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苹果汁,酸酸的,凉冰冰的感觉就像那年暑假她回去西藏时看到的雪山一样舒服。她说,她太想念西藏了。读到你的信就像回到草原上一样,她顺便问了一句:
   
   “你好,洛桑多吉,你是康巴人吗?”她微微笑了一下,她深知道自己的毛病。而且这个毛病也许一生一世也改变不了。
   
   再过一天,洛桑多吉回信了。他说:
   
   “是的,我是康巴人,冈拉梅朵。我的故乡在甘孜。”
   
   冈拉梅朵被一天的工作弄得晕头转向。可是,她花了整整十分钟来读这两句对洛桑多吉来说再简单不过的话。由于兴奋,冈拉梅朵没有即时回信给洛桑多吉。她的脑子里浮现着漫无边际的草原,成群成群的牦牛,她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他躺在长满黄色小花的草野上,说着各自的童年往事。此时正是夕阳西斜的夏天。苹果汁一样的风凉飕飕的,吹着冈拉梅朵的格子裙。她从小就喜欢穿格子裙。而且是长到脚跟的那种。洛桑多吉是个老喜欢笑的康巴汉子。而冈拉梅朵自己,她也是,但因为洛桑多吉的笑声,她更爱笑了。
   
   冈拉梅朵的苹果汁不小心倒在咖啡色的地毯上了。她惊醒过来,马上给洛桑多吉回信:“洛桑,这个暑假你回去甘孜了吗?”还想往下写,可是,她害怕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以后没谈资了怎么办。
   
   半天之后,洛桑回信了,他说:“梅朵,这个夏天我没回去甘孜,我去了湘西做社会调查了。我发现那里的瑶族人和土族人都很汉化……”梅朵很仔细很仔细地读着每一行字,当然,这个话题是她最感兴趣的。她也希望洛桑在湘西的社会调查与她的工作有关系。
   
   半天之后,梅朵放下手中的工作,重新读洛桑半天之前写来的信。
   
   终于挨到了周末,她还是不愿意立刻写信给洛桑,因为她害怕把今天的话题说完了,明天会没事情可谈。她故意让自己在周末里忙碌起来,证明给自己看,没立刻给洛桑回信是因为忙。但是,时间过得真快,她坐长途汽车到加州一个闻名世界的葡萄园去,她挨家挨户地到酒铺里去试酒。他们让每个来买葡萄酒的客人免费品试三杯。所以,兜一圈下来,梅朵喝得醉醺醺的了。但,她还是在天黑前坐车回来。来回共花去她十个小时。她感到很满足,因为她今天确实忙得没时间给洛桑回信。她疲倦地倒在家里的地板上,喝着刚买回来的葡萄酒。
   
   “洛桑,我们都不希望西藏因为汉人文化而日后成为失落的埃及。”梅朵接着说了些什么自己也忘记了。她,迷迷糊糊的写了好些好些字,跟着迷迷糊糊地寄给了正在清华大学度假的洛桑。
   
   她在凉飕飕的地板上睡着了。梦里,她看见洛桑拉着她的手在草原上狂奔。梅朵开心极了。洛桑也是。洛桑含情脉脉地看着穿格子裙的梅朵发楞,他说,你很快就得回美国上班了。你不要乘飞机了,我骑马送你吧。洛桑的骑马技术太棒了,她坐在马背上,双手搂着洛桑健美的腰,他们,在草原上开心地奔跑起来。可是,洛桑迷路了,梅朵再也回不去美国了。梅朵既焦虑又兴奋。梅朵的焦虑,洛桑并不理解,因为她没告诉他,如果她不回美国,她也许永远被安全局拘禁起来。如果她回去美国,她再也见不着洛桑了。
   
   梅朵第二天很早就醒了。加州的早晨也是苹果汁一样凉飕飕的。她昨晚没盖被子,着了凉,腰有点酸。
   
   梅朵睡眼惺忪地打开电脑,手脚忙乱地读了洛桑发来的信:
   
   “梅朵,你喝多了也能写这么清醒的文字,实在令小弟佩服。有机会我请你喝酒。”梅朵跟几天前一样很仔细很仔细地读着每一行字。她觉得脸有点发热,不知道是昨晚的酒喝得太多还是别的原因,她打开了西藏音乐,那首动听的《妈妈的羊皮袄》洋溢在小小的房间里。
   
   梅朵梳洗回来,大约十分钟。她给洛桑回信:
   
   “洛桑,我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机会与你喝酒。我是个流亡者。你上次说要去机场接那个从美国回去的藏族老人,你跟他的相处和谐吗?另外,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的童年往事?”其实,他们的童年往事早在梦中说过了。但是,她要证实,洛桑是不是梦中的那个洛桑。
   
   洛桑十分钟回了信:“梅朵,那个流亡美国的藏族老人,与他谈话犹如看见了鲜活的历史。他的女儿是我的好朋友,在中国留学。那天,他的女儿要考试,没时间接她父亲,所以,我代她到机场了。我在机场,用藏文写着老人的名字,周围的人都向我投来惊奇的目光。我们三人在一起聚了三天,然后,他们回去甘孜,接着到拉萨,再到尼泊尔,最后回美国。你要我谈我的童年往事,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啊?(开玩笑的)……”
   
   梅朵激动地读着洛桑的童年往事,他的家人,他的游戏,他的调皮……她感激地把音乐关掉。她想,此时此刻,她不需要任何别的东西,这些文字对她来说太珍贵了。
   
   她不像以前那样,故意等很久才给洛桑回信。她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你有个美国的藏族好朋友,我想我们不会没机会喝酒了。我为你有个在美国的好朋友而高兴。”其实,她并不高兴,她知道那个所谓的好朋友也许就是女朋友。但比起没有这样一个好朋友来又逊色很多,因为那意味着他们真的永远没机会在一起喝酒。但是,这封信梅朵没发出去。
   
   她只是说:“洛桑,我现在很忙,先谢谢你并拥抱那段美好的童年往事。”梅朵强压住内心的激情。
   
   五分钟之后,洛桑回信了:
   
   “梅朵,我是个工科生,也许表达得不够好,我这样对童年的述说你满意么?”
   
   梅朵真的很快乐。此时,她像被一层云雾遮住了眼睛,房间里一片迷茫。
   
   梅朵也在五分钟之后,回信给洛桑,但是她想了想,她要设法让他的童年永恒地留在自己的记忆里。哪怕日后他们不再像现在这样往来,她也可以像回忆两年前在拉萨失去的那个恋人格勒巴桑。时间是怎么溜走的,梅朵一点知觉都没有。她麻木在自己整理的文字中。房间里重新洋溢起《妈妈的羊皮袄》,她被这感人的歌声弄得激动万分,眼眶顿时湿润起来。
   
   她把整理好的洛桑的童年故事寄给他。她希望他们一起分享这份快乐和幸福。
   
   但是,两分钟之后,她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洛桑的回信没有内容,只有两个看似愤怒的“!!”。梅朵敏感地觉得,他在生气。
   
   过了两分钟,梅朵绝望地回信了,她说,没想到我精心为你写的文字你会生气,你不愿意我把你的童年留住吗?但是,梅朵后来将这行字删除了,因为她觉得他们的关系还没到这一步。她换了一种谦和的语气向洛桑道歉。
   
   “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写你的童年,如果你希望我把它虚构、或删掉都可以。请你回信。”
   
   此时的梅朵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泪情不自禁地掉了下来。她回想起格勒巴桑,他们两年前也是因为一场误会导致分手收场。当时,梅朵在拉萨哭了好些天才平静地离开,不过,现在她的心还有点儿疼。那是地震后的余波。
   
    洛桑隔了一分钟就回信了:“今天是新生报道,我也很忙,再聊!”
   
   梅朵彻底绝望了。他们几天前的融合和激情全被这两个感叹号夺走了。他带给她的快乐被夺走了,被两个感叹号夺走了,多么荒谬啊!
   
   梅朵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喝着葡萄园买回来的酒。她两年前也是躲在一个酒吧的角落里喝着酒。那个格勒巴桑像疯子一样在拉萨,哭泣。
   
   梅朵的心疼极了,为了那个该死的格勒巴桑。也为了这个该死的洛桑多吉。
   
   格勒巴桑和洛桑多吉都是康巴人。但是,梅朵清楚地知道,他们谁也代替不了谁。谁也医治不好她心里那处老是发作的伤口。梅朵本来希望洛桑可以为她抚平伤口,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又增添了一处,而且比以前更疼。
   
   
   
   2005-8-16
   
   AMAMED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