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北京的风暴]
井蛙文集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的风暴

   北京的风暴 井蛙
   
   
   我把嘴里含了一百年的糖
   传递到你的嘴里

   唇边刮了一阵巨大的风,所有的味道加重
   北京的沙尘扑面而来
   
   一幅动乱中的画,夜晚的时候浓缩着自己的线条
   笑容逐渐变得清淡
   身躯瘦小
   
   你凑近看了一眼
   回过头去
   
   就似一些飞扬的尘埃落在书桌上
   虔诚地度过了它的朝代
   
   于是街上的声音都同时响起
   我嘴里的糖愈来愈甜
   风暴愈来愈烈
   
   你端详了一番天空
   发现灰色的云朵与你的目光恰好相遇
   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靠近你的手指
   你用一颗糖的浓度弹拔
   
   上个月剩下的光亮
   融化成点滴的抒情
   一首老旧的音乐终于在指缝中被轻轻歌唱
   冈拉梅朵的泪水滑落
   微笑开在大雪来临之前
   
   你转身而去
   捡起不小心丢失的花瓣
   为我们的第一次接触而感动
   
   我们来到空旷的野外
   一颗糖纸晾在挂满雪的树枝上
   没有行人看见它裸体的年龄
   
   但是
   糖已经耗掉一个冬季的能量
   在我们的体内
   
   风又扬起了沙子
   连八十岁老人不惧怕的沙子
   我们神色慌张各自逃跑
   寻求黑暗的庇护
   我们无力支撑这一片黑色
   
   北京每年都有风暴
   落在你的窗边
   此时,我是个体弱潦倒的人
   喝得醉醺醺的女人
   我祈求佛
   再给我一粒糖吧
   比上个月小一点儿也无所谓
   风暴,比上个月的大点儿也无所谓
   
   我是个潦倒喝醉酒的人
   每晚爬上梦里那棵很大很大的雪树
   等待结冰
   我终于从高处发现那张糖纸的年龄
   我收藏了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来自哪个村庄
   你的记忆是什么颜色的
   都写在糖纸上
   
   你的心是否在跳动
   
   我已经触摸到静止的尘埃沾了你的指尖
   你沉默地走路
   经过那么多的雪景
   不回头。你尝试舔了舔脸上的一点点雪花
   淡淡的味道
   
   你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
   继续走路
   还是经过那么多的雪景不回头
   等雪下完了
   你裸露在太阳底下
   无奈地看了看天
   
   一个人正在雪树上渐渐融化
   一些树枝掉落着水滴
   当你抱住她时,你是否发现
   那种冰凉不是来自风暴
   
   
   2005-11-19凌晨1:1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