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
井蛙文集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写给仍在波密监狱的政治犯--洛桑丹增

   
    一个拉萨的老人说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洛桑丹增是西藏大学藏语系二年级的班长。一个生在拉萨,长在拉萨的孩子。他有个淳朴的妹妹卓尕,一个善良的母亲,他们一直过着简单的牧民生活。

    拉萨市罗布林卡南路一号,他在读的西藏大学门口,洛桑丹增本来一脸兴奋地准备去上课。但是,他发现校门口聚集了很多人。他们正在争吵着、喧闹着。还有穿警服的维持治安的警察。洛桑丹增一时间傻掉了,他迫不及待走上前去看个究竟。时值春天三月,拉萨的天气还很冷。他把头探进人群中,他们说什么他根本听不见。
   老人说,这些细节只是她听另一些人说的。拉萨街头到处都在流传着这个故事。我真怀疑,那个年代拉萨根本没有真实的故事发生过。
   他的母亲,也说这些细节是听说的。谁也不知道洛桑丹增究竟有没听见人群中说了些什么。不管他听见了什么,那时候拉萨戒严了。所有的拉萨居民都处于极度恐惧之中。人们也纷纷传播着那两天发生在街上的事情。但,谁也不敢正儿八经地描述出来。所以,老人说的这些话也说是听来的,她说她并没有亲眼目睹过洛桑丹增是怎样杀死一个巡警的。
   一个大二的学生用石头杀死一个巡警。
   拉萨人都不敢相信,但他们都相信这些个传说是传说来的。是一张张嘴巴像亲吻一样传到另一些嘴巴里。天真的很冷,对于洛桑丹增的母亲来说。她的儿子被传说杀死了一名巡警了。她吓得不敢相信那些传说。他的妹妹卓尕也是。
   洛桑丹增被抓起来了。因为他杀人了。
   戒严的两天,没人敢出去,所以没有人清楚街道上发生的事情。戒严的前两天,因为人群汹涌,街上乱成套了,所以,拉萨的居民都说自己什么也没看见。也不敢看见。所以,关于这些,老人说都是真的,也都不是真的。
   洛桑丹增,被逮捕了。送到波密扎木监狱。一个非常著名的监狱。老人说,洛桑丹增因为在学校里是领袖,在家里是长子,他杀死了一个巡警,所以被送到这么著名的监狱里了。他母亲也说,那里是个著名的监狱。洛桑丹增被判死刑,缓刑两年。他妈妈说到这里眼泪都流出来了。但那个说故事的老人却没有,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也无法辨别这个故事的真假。
   毕竟洛桑丹增不是名人,不像一个诗人的名字那么响,也不像一个政客的脸那么诱惑人。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不久会被枪决,除了他的母亲、妹妹卓尕,还有老人。但,嘴巴是封不住的,最后还是有人将他被判死刑的事情传得到处是。拉萨八廓街四周,连商贩子们的脸也变得有些严肃了。
   老人说,洛桑丹增被送进监狱之后,由于不听话,他被狱警打得死去活来。我问老人,你亲眼看见的?她说不是,她这次说真话了,是洛桑丹增的母亲告诉她的。
   洛桑丹增家里并不富有,所以,自那次以后,她母亲只允许三个月去探监一次。由于从拉萨到波密县要坐两天的长途汽车。要花很多的路费,或者别的探监的费用。最后,拉萨街头,又传说洛桑丹增的事情被闹大了。很多人都相信他没有用石头杀死一名巡警。所以,他被改判了,老人说他被重判无期徒刑。
   洛桑丹增的母亲现在一年才去探监一次。不知道是监狱不允许她常去探监,还是,这个可怜的母亲受不了路途的劳顿。
   因为洛桑丹增在狱中不听话被打得死去活来,所以,拉萨人又传说他的眼睛失明了。也有的说是几乎失明。不知道,除了他母亲之外没有人看过狱中的洛桑丹增。所有的故事都在传来传去。他母亲对老人说,老人又在某个黄昏或某个早晨对别的人说。
   八廓街的商贩们每天都竖起两只耳朵,希望知道洛桑丹增的最新情况。一天一天过去了,没有最新的消息可以传。洛桑丹增暂时被人们忘记了。
   但,旱天终于等到甘霖,拉萨的大街小巷里突然活了起来。连灰尘也变得令人感动。
   老人说,外面的人还是不相信洛桑丹增1988年用石头杀死一名巡警。终于,他又被改判了。现在他不是一个在监狱里只等待死亡的犯人了。他还有机会重新回到拉萨,回到母亲身边,回到卓尕身边。
   洛桑丹增的母亲对老人说,她知道神会保佑洛桑丹增的。保佑一个没有杀人的杀人犯平安。拉萨人不在乎他是否真的杀人,但是,对于他被改判是感激的。感激监狱长的仁慈,从死刑到无期再到18年。他们也感激神感激蓝天感激牦牛感激绵羊,甚至连灰尘也感激。
   老人告诉我,他的母亲最担心的是他的健康。现在的拉萨人,只关心洛桑丹增会不会死在监狱里。他们都听说过他的眼睛失明了或者几乎失明。一个年轻人的眼睛若失明了,即使释放了也痛苦不堪。他们不无惋惜地说来说去。可是,对于他的母亲和妹妹卓尕,即使失明,18年也比无期好,无期比死刑好。
   我明显看到这个无法辨别真假的老人有些难过。她说,洛桑丹增是在她的眼里长大的。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好学的孩子。可是,她感到失落的是,为什么年轻人要用石头杀死一个巡警呢?这是她对这个故事的相信,她又困惑了,如果他没用石头杀死一个巡警,那18年的监狱实在太长了。这是她对这个故事的怀疑。老人像一个读者,故事可以是真的,也可以是虚构的。所以,她那布满皱纹的额头永远也无法读懂一篇像小说一样的故事。她清楚的记得,有个晚上,她做梦了。梦见洛桑丹增在哭诉。他把消瘦的手长长地伸出铁窗之外,在哭喊着,高叫着。老人什么也没听见。就像当年拉萨大街上发生的事情一样,没有人听清楚究竟谁说了什么。
   我问老人,你相信那个狱中的洛桑丹增吗?他好像向你说,他没有杀人。
   我只是人,不是神。老人回答。
   我问同样年轻的妹妹卓尕,你相信你哥哥是冤枉的吗?她一脸恐惧地说她不知道。
   不错,洛桑丹增的母亲说了同样的话,只有神才能证明洛桑丹增没有杀人,没用石头杀死一名持枪的巡警。
   另一个晚上,我梦见了洛桑丹增,我像去见一个深深爱着的恋人一样去见他,我想看看他的眼睛,他看见我了吗?我喊着他的名字,他焦虑地从班房里站到窗口,我把手伸进去,想与他握手,可是,一名狱警在黑暗中用枪指着我。
   “如果你敢跟他说话,看我不把你也逮起来!”
   我恐惧地看着狱警,看着枪。看着洛桑丹增的个子越来越小,小得几乎看不见。
   
   
   2005-8-22
   ALAMED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