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格勒巴桑的外祖母]
井蛙文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

   
   
   西藏沦陷之前,格勒巴桑的外祖母,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从故乡甘孜,一步一个磕头朝圣到了拉萨。当时她还很年轻,美丽。她在拉萨与神一起,与熙熙攘攘的人烟一起度过了虔诚的二十年。之后,可怕的文革来了,她又朝圣去了印度,在德兰萨拉又度过了平静的二十年。
   格勒巴桑说,是他的父亲到印度看望爷爷时把外祖母带回来甘孜的。外祖母回来后,还是每天不停地颂念经文。她虽然不识字,可是,每每见到写着藏文的纸张,她都会捡起来放在干净的地方,实在没用的才把它烧掉。最让巴桑难忘的是,外祖母哪怕在路边看见写着藏文的纸,也绕道而行,从不踩着它。她对藏文的崇敬,好像她对天上的神一样。
   格勒巴桑有三个兄弟,可是,外祖母最疼爱的是巴桑,他的整个童年都是跟外祖母一起的,她每天念经文给他听,也严格要求这个长得俊美可爱的小孩每天学习经文,希望他长大以后像大舅舅一样成为僧人。不知道长大以后的格勒巴桑是否还希望自己成为一名僧人。但在他五六岁时,家里人就称呼他“ME BA”了,意为尊敬的僧人。由于格勒巴桑小时候被家人叫“ME BA”,村里的其他立志要当僧人的孩子也都被唤“ME BA”。ME BA是个可爱的孩子,外祖母无比疼爱地陪伴着他长大。

   天没亮外祖母就起来梳洗,格勒巴桑也跟着起来念经。睡前、梳洗毕她都会给佛像不停地磕头,早上将供奉在佛像前的水换上干净的。天天如此。年年如此。直到巴桑读初三那年,有一天他的美丽而虔诚的外祖母离他而去了。那时尚未懂事的格勒巴桑并不怎么觉得悲伤。可是,现在,他多么希望外祖母仍在人世。她慈祥的面容,她那动听的念经声仍然萦绕耳旁;像童年时代睡在外祖母的身边听故事……往事犹如昨日般变得清晰起来,而他的伤痛也在此时此刻变得更加真实。
   对于一个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来说,他也许弄不懂为什么家族里一大半亲人都流亡到了印度德兰萨拉。首先是外祖母、爷爷、还有伯父等等。可是,外祖母从小就告诉他,长大了要为民族做事情,千万别忘记自己的语言文字。他没忘记外祖母的教诲,格勒巴桑说,西藏是西藏人的西藏。我们的民族虽然失去了独立的权力,可是,我们要保留和发扬自己的文化。就像外祖母年轻时历尽艰辛到印度朝圣那样,她终于把她心中的神带回了美丽的康区。 不管在神或巴桑的眼里,外祖母的一生都是圣洁的。
   虽然,这个夏天格勒巴桑没回去甘孜度假,但他知道,不管他走到哪里,他依旧是那个喜欢在草原上策马扬鞭的康巴人。
   2005-8-15
   ALAMED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