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我的旅行者酒吧 ]
井蛙文集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法朵,理查德
·理查德, 火车晚点
·让K遇上理查德
天才的黄房子
·纳斯瑟斯精神分裂症与疗法
·天才的脑袋与妄想症精神分裂
·尼采的偏头痛与精神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旅行者酒吧

   
   
   在杜惠妈妈家住的那段时日是我人生中比较幸福的一个插曲。她照顾我,爱护我,当然这不排除我的可爱之处。我感激她,讲那么多关于她和郭小川的恋爱故事。她还支持我到西藏义务教育。为什么她会建议我到西藏作“义务”教育,也许她以为我在物质上的需要不很缺欠吧。抑或是她认为光靠几篇海外的文章就够养活一个在西藏生活的作家。
   更重要的是,我那时候的亲密友人也是她家的客人。她的朋友。
   但是,我因此在情感上受了很多折磨也是拜她所赐。因为她如果不认识那么一个比我还小的朋友,我就没那么苦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无端端的在饭店里认识了一个年轻人就立刻成为朋友了,而且很快就把他带回家,很快也成为我的密友。莫名其妙。我跟她是同一类的怪物吗。她要求我叫她杜妈妈,而他却称她“奶奶”。弄不懂,我们三个属于什么关系。

   北京的书房堆满了郭小川生前收藏的书籍,我就在那堆书旁边的沙发床上睡了几个月,诗歌、啤酒、恋爱。书房的窗口上有一棵让我产生无限幻想的香春树。而且隔壁还住着杜惠妈妈的孙女,喜欢画画,性格怪异的女孩。我的另类红颜知己。涓涓本来要随我去西藏的,因为她比我穷,就乖乖地蹲在城墙下喝燕京啤酒了。我本来打算一个人完成整个旅程的,没办法,因为太有魅力的缘故。
   杜老惠的朋友追我追到拉萨去了。我感动得在北京中路上仰天长哭,长哭完便长笑。那时候我相信神是眷顾我的。是神派他来照顾我的,来陪伴我这个孤独的,充满了危险但见证了生命意义的旅程。
   在拉萨街头,穷人节的那几天,不论是谁向我要钱,我都开心地一一分发给他们。尤其是小孩。我太爱这里了,爱每一个人。爱每一个只会说“给我一毛钱”的拉萨小朋友。
   我喝酒的时候便是我最幸福的时候。我们泡在冈拉梅朵酒吧就是一个晚上,从太阳没下山一直喝到深夜。我们有无数的话要谈,有无数的让彼此心跳心疼的甜言蜜语,好像男人跟女人一长大就为了谈恋爱似的。冈拉梅朵喝多了就跑到旅行者酒吧继续喝,我喜欢自己喝多了胡说八道的样子。我对着天上的星星说我曾经是仓央嘉措的情人;我为我曾经是仓央嘉措的情人而多喝了几瓶拉萨啤酒。我的心里完全没有地平线下的危机感了。我不去思考任何俗世的事情。
   “我厌恶平常人的生存方式。”我坦白地说。在旅行者酒吧里。
   他说:“你这种想法不会持续很久的,我们玩完了就回天津。”
   “去天津?好啊!可以玩的地方我都愿意去,但必须是我没去过的。”
   “我是严肃的。”他说。
   我也是严肃的。好了,我还是不去的好。
   我不知道是我不愿意被俗世生活拘束,还是我想永远留在西藏。我拒绝了他的严肃。因为我觉得我的选择比他的严肃更好。
   旅行者酒吧墙上有一件白色的签满了人名的T恤。我也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了。表示我对这个地方的热爱。表示我对酒精的热爱。
   弄不懂会有那么多人向往八廓街。那只是一条被可恶的四川贩子弄得肮脏杂乱的小街道。可是,她却那么幸运,所有的酒吧、甜茶馆都围绕着她转。所有的虔诚的信仰者都从她身边经过。那是一条每天被转经铜祝福的街道。我们不得不在她身边东挑西拣,街上摆满了工艺品,服饰和一切可以供日常使用的物品。况且,我们的旅行者酒吧就坐落在这里。
   看见旅行者酒吧,我知道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只是个旅行者而已。在哪个国家哪个省市哪个乡村睡在哪家旅馆,一点儿都不重要。我们需要的是自由和安宁。当然,这么神圣的日子,我希望一个爱我的人会给我点自由和安宁。
   可是,并不如我所愿。
   我喝得更多。我的胡说八道却少了。可我内心深处却相信我仍然是诗人仓央嘉错的情人。其实,我只愿意成为仓央嘉措的情人。
   有一天下午,从纳木措回来。
   我安静地躲在旅行者酒吧里。喝了十三瓶拉萨啤酒。我知道我醉了,我把所有合影的照片都撕掉了,我幸福地自己跟自己过了一天。
   对面甜茶馆里坐着一个人,他依然英俊。在抽烟,在沉思。痛苦的是我仍在看他。
   我不想思考那些跟我没关系的东西。我克制着自己漫无边际的想象力。
   他跑到旅行者酒吧里来,说他会为我去死。
   我最厌恶失恋去死的人了。我说好,我会感动的。
   第二天,我正常起来,翻开记事本,找胡东东托玛儿给我的唯色的电话。
   几次都找不到唯色。不知道她跑到哪儿去了,想找个人喝酒都不行,不喝酒说说话也可以嘛。我绝望地坐在路边,看路过的行人。
   我发觉我那时候是生理上需要酒。我走路到北京中路的牦牛宾馆,我讨厌他们将YAK翻译成亚克,多没文化。那条路真真真真够长,我记得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到拉萨厨房吃了午饭。接着,酒帮我打发了一个下午。吧台的老板问我怎么了,我说你不欢迎我吗?他连忙道歉说看到你来高兴都来不及呢。我相信他说的每个字。他问我来自哪里?
   我说我是仓央嘉措的情人。
   他听不懂。我也懒得跟他解释仓央嘉措是哪号人物。
   他递给我一碟花生米。对我有一个那么好的情人,一点点羡慕吧。我高兴地一粒一粒地嚼着,迷迷糊糊的墙壁上就出现了很多菩萨。我对着菩萨笑,后来一大群菩萨跑过来和我干杯,再后来那群菩萨就把我扛回了牦牛宾馆。
   我去日喀则之前还特地跑去旅行者酒吧瞻仰了一番。因为从此以后,我就得一个人活着了。
   
   2005-4-22
   ALAMED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