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拉萨的阿里巴巴 ]
井蛙文集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法朵,理查德
·理查德, 火车晚点
·让K遇上理查德
天才的黄房子
·纳斯瑟斯精神分裂症与疗法
·天才的脑袋与妄想症精神分裂
·尼采的偏头痛与精神病
· 一只苹果和一只卑梨
· 黑白素描
· 叼烟斗的农夫肖像画
·尼采自画像
·儿童节献礼: 童诗 《阿胖的爷爷》和《苹果树乐园》
·两个吸烟的人
· 蝴蝶蝴蝶蝴蝶啊蝴蝶这么多蝴蝶
· 蝉,树叶,花开甲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拉萨的阿里巴巴

   
   
   在八廓街的阿里巴巴吃了饭,浑身难受。可以说我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吃的午餐。店里客人不少,吃面食的居多。
   这么多天来的舟车劳顿,使我这个小广东终于受不了没有汤水的生活了。
   我从菜单上随便点了个鱼汤,一盘牛肉,一碟清炒蔬菜,然后一碗饭。我兴奋地坐在一个角落里观看旁边的食客,穆斯林占了百分之九十九,而我是唯一一个汉人。他们好奇地瞧着我,而且是目光全聚焦在我的身上。我慌了,细细查看了自己的衣着,比如T-SHIRT领子是否太开了,露出肩膀之类的,接着又查看了牛仔裤,该不会忘了拉链吧?我羞愧地低下头,将自己好好检查一遍。好了,没事了,我这才放心地举起筷子。

   不对路,那些目光还聚焦在我身上,而且有几个像乡下人装扮的年轻姑娘也老盯着我看,实在难过,像被监视一样。没辙,最后我也大胆地抬起头来看她们,天啊,其实没有人对我感兴趣,而是他们对我桌上的菜感到好奇。我扫视全场,才发现没有一张桌子有那么多盘子汤碗。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个装面条的大碗,像北方人平时吃的大碗那样,里头也只有素菜,些许肉,多面。连大汉也不例外。店里的穆斯林都衣着褴褛,灰尘扑扑的样子。我羞愧极了,我从他们眼里看出什么是“贫富差距”。其实,我想跟他们的目光解释,到了这个时候,我只是饿鬼一个。就是捱了多日的饥渴,样子变得像鬼一样的人。没办法,我希望尽快结束这种不平等的午餐。
   阿里巴巴小食店里,地上扔满了垃圾,桌椅很陈旧。也许这家店已经经营多年了。老板和伙计的服务态度算令我满意。
   我可怜兮兮地扒着碗里的东北大米饭,饭粒圆乎乎的,令人难以下咽。不过,我并不渴望此时此刻能吃上一碗丝苗米或泰国香米饭,因为在北京混了那么长时间,那里也是个没东西吃的地方,一只烤鸭整个北京城都在抢着吃。我多年的生活习惯被异乡文化侵略得七七八八了。而况,现在是在吃穆斯林菜。我为什么会跑进这家店里来,还不是“阿里巴巴”四个字惹的祸!
   我在他们脸上,似乎想找出一丝与汉人相近的痕迹,比如鼻子,比如眼睛,比如皮肤。看来看去,我看到的只是百分之一百的阿拉伯人种,鼻子比我们翘,皮肤比我们白。但是,他们的祖先曾经也在战马上生生死死,跟吐蕃人一样,跟蒙古人一样,跟汉人一样。不过,不管世界如何变迁,时间如何流转,文字也许会流失,文化也许会被同化,习惯也会随之改变,可是他们的鼻子他们的眼睛还是千年不变的。就像阿里巴巴的故事,她只属于她们自己。
   伙计端来的鱼汤、牛肉、炒蔬菜。我都放下了。让我无法下咽,鱼太腥了,不懂放点姜丝或者青葱来散腥;牛肉则太辣,这厨师大概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四川人,因为在这周围他们只能看到四川人。其他的游客不会陪伴他们太久,三几天就离开了。一盘蔬菜炒得像干枯的稻草。我喝了一口桌上的酥油茶,准备离开。他们竟然也像藏人那样用酥油茶招待我,算是给我一点点补偿。这顿午餐唯一让我不感到遗憾的就是它了。
   我掏出五十大洋,找回两块。感觉像回到香港吃饭。可惜,只是价格上的相似。
   我匆匆离开阿里巴巴,再不走,很快我就成了四十大盗了。因为那些目光还好奇地在我身上转来转去。
   八廓街容纳了那么多来自不同民族不同地方的人,他们把自己的文化带到这里,他们的喜怒哀乐在这里,他们不同的神也被供养在这里。这就是西藏。西藏的神不像基督教里的上帝那么野蛮。
   阿里巴巴的菜也许做法跟我们不一样,可是,我还是非常怀念那个芝麻会开门的童年。
   
   2005-4-27
   ALAMED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