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井蛙文集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井蛙
   

   --------------------------------------------------------------------------------
   
   时间:2004年12月12日星期日
     
   
   孟浪,中文独立笔会理事,1995年9月流亡美国,现居波士顿。
     
   
   井:请问国家安全局是什么时候盯上您的?
   
   
   孟:国家安全局不光在上海这个地方盯我,是在全国各地的每一个角
     落。据我所知,1984或1985年他们就盯上我了。包括我们上海的
     一帮从事文学创作和地下刊物出版的同行朋友们,他们也受到当
     局的监控,象王一梁、京不特、默默、阿钟、郭吟等人。一旦走
     进安全局的视野,我们就无法摆脱代表国家权力人士的监控、传
     讯、干扰。有段时间,我到深圳当记者,安全局也就跟踪到深
     圳,于是我就落入深圳警方的视野里;我走到北京,安全局就通
     报北京,于是我又落入北京警方的视野里,等等。我不希望任何
     人仅仅因为从事文学创作和出版而受到干预或迫害,因为言论自
     由是我们的天赋人权。我当时和朋友开始从事独立创作、出版和
     传播活动。渐渐地,上海警方于1992年4月17日将我秘密拘押了
     36天。他们未经司法程序就对我非法拘押。17日上午,上海公安
     局政保处一处的警察闯进我家进行拘传,说我必须被拘留性地传
     讯。如果不应讯的话,会被强制性拘留。他们出示了搜查令,将
     我家中的书籍、信件、电话本、作品以及私人财物等搜了个遍。
     他们搜查到100多种与我从事文学活动有关的地下刊物,于是就
     将我带到当地派出所。在那里,他们对我进行了初步的审讯。等
     到天黑才把我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儿突然出现很多便衣警
     察。他们窃窃私语,似乎在作交接仪式。接着,我就被送到了窗
     户上贴满了报纸的小楼,一间象是病房的房间里。我猜测那儿应
     该是上海的西郊。他们强迫我签监视居住通知书。我就在这样一
     个特定的监牢──20平方米左右的病房──里被监视居住了36
     天。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被关在公安局的康复医院。虽然,这
     期间他们没对我使用刑具,但这不代表我的身心没受到伤害。防
     暴特警三班制轮流监视我,24小时不关灯,还有,白天6、7名档
     案人员没完没了地对我审讯。主要盘问我关于从事独立文学创
     作、出版问题。这种过程对任何人都是莫大的伤害。
   
   
   井:您如实回答了吗?
   
   
   孟:当然。我认为我所从事的文学活动都是合法的,那是每一个公民
     的权利。
   
   
   井:那您作为一位诗人,您是怎样与这个政权相对抗的呢?
   
   
   孟:我不会因为他们对我监控、拘押和各种干预而妥协,我的继续自
     由地写作、表达和传播人文思想也不会受到影响。1992年那次迫
     害,上海警方对我审讯的主要目标是《现代汉诗》——一本由全
     国36名地下诗人、评论家共同创办的刊物。当时,上海是由我和
     默默主持编辑的。所以说,他们那次对我和默默所遭受的迫害绝
     对不是上海的孤立行动,甚至是高于上海地方政府的压力──国
     家的压力。他们对我们施行“又打又拉”的方式:一方面是拘留
     你,另一方面要让我们知道,把你拘留在病房里──而不是看守
     所,似乎要我们对他们感恩戴德,否则我们关的就是看守所了。
     在我1995年9月离开中国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没停止过对
     我的监控。他们的理由是:我是海外《倾向》杂志的国内协调
     人。甚至就以这个理由迫害我。所以,我就只好跟警察打交道
     了。他们频繁地盘问我的家人和朋友。当时我在大连工作。我跟
     他们说,你们可以询问我,我的一切活动都是正常而公开的,我
     并不是钻进深山老林或地洞里去了。哪怕2001年10月,我父母先
     后去世,我从美国回上海呆了21天,警察一连来“拜访”了3
     次。他们说我在海外的一切活动他们都了解,其实是要我知道:
     “你自己小心!”我不需要小心,我对得起我的良心,对得起我
     的国家(我还是爱国者)。何况言论自由是我的权利。
   
   
   井:您对共产党抱过幻想吗?
   
   
   孟:毛、邓、江、胡都是制度问题,不是个人问题。只要一党执政,
     不光是中国,任何一个国家都有问题。不仅是中国,越南、北韩
     和古巴,凡是对人民言论自由严控的国家几乎都是民不聊生的。
     中国的经济似乎在增长,但共产党却牺牲了他们当初的阶级基础
     ──民众的利益。从他们剥夺民众的权利上看,毛、邓、江、胡
     手段和方式有所调整,但本质是不变的。党控制一切包括文化、
     行政等等资源。这个政权不让人民表达意见,不清醒地考虑自身
     的改革,这个国家机器不会给我们带来更光明的前景。我们还是
     生活在林昭时代的毛泽东极权主义──中世纪遗址之中。
   
   
   井:很多流亡作家诗人都有面对一个陌生的语境难以创作的问题,您
     有吗?
   
   
   孟:我没有。但我更愿意回到自己的祖国。用自己的母语,和平地、
     安全地从事我的文学事业。9年的流亡生活,前半部分是被迫
     的,我在中国因为追求自由,希望看到自由的天空,呼吸自由的
     空气,所以才受迫害;后半部分是自觉的,我终于看到自由的天
     空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了。我在海外参与推动华文发展的工作,比
     如在独立笔会的工作等。我希望所有流亡作家诗人们,不管他们
     是自愿选择流亡或被迫流亡,我都希望大家可以更早、更快地回
     到一个安全的、自由的、民主的祖国继续和平地宁静地写作和出
     版。但现在看,似乎要流亡更长的时间。因为中国还是以前那个
     中国,而我还是以前那个孟浪。
   
   
   井:您对中国现在的知识分子有何看法?
   
   
   孟:中国的文化群体可以分三类:其一,少数有勇气、道德感、广阔
     国际视野的比如刘晓波、余杰、廖亦武等人。“6.4”以后他们
     一直在说话。他们始终真实、勇敢地表达自己的言论。这些都是
     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但是他们表达自由的空间只局限在海外的互
     联网,所以,生活在国内的普通大众是看不到的。其二,大部分
     知识分子都在沉默。但是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看到了这个
     政权的残酷。无疑,他们始终存在对光明的追求,渴望生活在民
     主、自由的社会。但他们没敢站起来说话,是可以理解的:谁都
     恐惧失去自由。罗斯福说过一句话:“人民应有免于恐惧的自
     由。”这些大多数人因为没有可以自由表达言论的地方,所以他
     们仍在恐惧。其三,一些知识分子附庸于共产党,堕落成为共产
     党的帮凶、帮忙、帮闲。他们如鱼得水,但,他们更没有自由。
   
   
   井:您认为香港的前景乐观吗?
   
   
   孟:纳粹和极权共产党都是被20世纪历史唾弃的两大毒瘤。少部分当
     权者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他们才是真正的唯心主义。不正视历
     史现实──人类普适的价值。共产党法西斯是要不得的。他们在
     香港问题上是垂死挣扎。2003年50万人的“7.1”大游行,不是
     向董建华say“no”,而是向中共say“no”!香港的市民是全中
     国民众的榜样。可惜,他们不知道香港有那么一件伟大的事情发
     生。中国的改变首先在于言论自由的改变,从普通民众开始。中
     国除了需要象《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那样的新闻工作
     者,我们还希望继续保持国际压力。我认同人权大于主权。
   
   
   井:您支持台湾独立吗?
   
   
   孟:台湾独立已经不是内政问题,它是个国际问题,是中、美、台三
     角甚至超过三角复杂的关系。三方需要有更高的智慧和胸怀去解
     决这个问题。我希望台湾维持现状。台湾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
     阿扁政府也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但是,政府行为要谨慎。
   
   
   井:谢谢侬!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