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井蛙文集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1.
   
   
   
   
    绕过那些名人的名字
   
    我只关注你
   
    麦加利银行遗址出来的那一刻
   
    忧郁的笑
   
   
   
    横过头顶的红色底裤
   
    也成为我们眼里的遗址
   
   
   
    繁华绕过去了
   
    我只爱慕你腰肢下相缠的
   
    麻花甜味
   
    咀嚼,从生至死。
   
   
   
    很多新闻与我没有瓜葛
   
    就像你家热炕下面的热
   
    镇上韩国人冷冰冰的小资产眼神
   
   
   
    我其实一辈子在乎的只有
   
    老天津卫的一根芦苇
   
   
   
   
   
   
   
    不开花我也会赞赏河塘
   
   
   
   
   
    2
   
   
   
    熄灭了,教堂上的灯
   
    不算古老
   
    可我曾经很用心地望过一眼
   
    所以他变得经典了
   
   
   
    绕过忙碌购物的肩膀
   
   
   
    那时我记得周遭很安静
   
    你的手指很安静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忧伤
   
   
   
    海河上漂浮的垃圾当然不能
   
    跟唐沽的鸟谈些什么
   
   
   
    它们绕过了
   
    这些无聊的谈话
   
   
   
    3.
   
   
   
   
   
    战争是真的结束了
   
    你不相信我说的
   
   
   
    日本人的邪恶
   
    我们原谅了他们
   
   
   
    你又不相信
   
   
   
    那算了吧
   
    反正我在乎的只是一根老天津卫的芦苇
   
   
   
    不开花也无所谓
   
   
   
    你生气了你哭泣
   
    你开始忧郁你
   
    不幸福了
   
   
   
    你否定了杨柳青
   
    你厌恶艺术
   
   
   
    你把港湾里的鱼虾蟹都赶跑了
   
   
   
    它们回去水里了
   
   
   
    你再也闻不到天津的腥味了
   
   
   
   
   
    4.
   
   
   
   
   
    可我们遇到一个水手
   
    他高大健壮
   
   
   
    他有着好玩的爱情故事
   
   
   
    其实他从来没遇上一个女孩儿
   
   
   
    因为他是水手
   
    所以他配拥有那么多的传闻
   
   
   
    水手肯定有个红杏出墙的老婆
   
    肯定的
   
    那些闲聊的人都这么说的
   
   
   
    你不相信
   
   
   
    我说那真的是传闻
   
    因为他是水手
   
   
   
    你拒绝听人嘴里说出来的声音
   
   
   
    包括真实的和虚假的
   
   
   
    你痛苦奔跑在酒吧的边缘
   
   
   
    你问我在乎你不
   
   
   
    我说我曾经说过我一辈子只在乎
   
    老天津卫里的一根芦苇
   
   
   
    即使不开花
   
    我也会赞赏河塘
   
    是整个河塘
   
   
   
    你没有
   
    像麦加利银行遗址那样的笑了
   
   
   
    5.
   
   
   
    我为什么会固执地赞美芦苇
   
    老天津卫也固执
   
   
   
    我不是赞美头顶上惹眼的红色底裤
   
    我喜欢民居的懒散
   
   
   
    你不相信我说的
   
    不相信
   
   
   
    6.
   
   
   
    水边上的东西
   
    唱着歌的
   
   
   
    那准是芦苇了
   
   
   
    我绕过了名人
   
    绕过了战争绕过了忙碌的行人
   
    可惜,教堂的灯熄灭了
   
   
   
    我怀念姜育恒的嗓音
   
   
   
    我只能在黑暗中回忆红色的底裤了
   
   
   
    一条老是横在我头顶上的国旗
   
   
   
    2005-2-26
   
    ALAMED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