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井蛙文集
·梅朵梅朵7
·梅朵梅朵8
·梅朵梅朵9
·梅朵梅朵10
·玛儿的颜料1
·玛儿的颜料2
·玛儿的颜料3
·遗失的往事
·嵇康啊嵇康
·稻草人的思想
·秋天话语者1
·秋天话语2
·秋天话语3
·晚春的阳光
·宋朝的花灯
·梦中的音乐
·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致亲爱的方先生:八
老情人咖啡馆
·2002年2月诗
·尖塔上的时钟
·残缺的信仰 (长诗)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长诗)
·蓝月山谷(长诗)
·望穿苍穹 ----
·暮色中熟睡的猫
·没有时间悲伤
·生 死
·叫 魂
·释 然
·老 僧
·无 缘
·想念萧红
·想念艾米莉.狄金森
·
·阿弥陀佛
·山中
·粗 砺
·梦之梦
·蓝月山谷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防线
·扶起失落
·撞伤<<古拉格情歌>>
·浓妆
·幽蓝
·雪原上的暇思
·端午
·烟花--与君临同题诗
·断章--致贝岭
·因果缘由
·半夜??
·这样醉死很好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1.
   
   
   
   
    绕过那些名人的名字
   
    我只关注你
   
    麦加利银行遗址出来的那一刻
   
    忧郁的笑
   
   
   
    横过头顶的红色底裤
   
    也成为我们眼里的遗址
   
   
   
    繁华绕过去了
   
    我只爱慕你腰肢下相缠的
   
    麻花甜味
   
    咀嚼,从生至死。
   
   
   
    很多新闻与我没有瓜葛
   
    就像你家热炕下面的热
   
    镇上韩国人冷冰冰的小资产眼神
   
   
   
    我其实一辈子在乎的只有
   
    老天津卫的一根芦苇
   
   
   
   
   
   
   
    不开花我也会赞赏河塘
   
   
   
   
   
    2
   
   
   
    熄灭了,教堂上的灯
   
    不算古老
   
    可我曾经很用心地望过一眼
   
    所以他变得经典了
   
   
   
    绕过忙碌购物的肩膀
   
   
   
    那时我记得周遭很安静
   
    你的手指很安静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忧伤
   
   
   
    海河上漂浮的垃圾当然不能
   
    跟唐沽的鸟谈些什么
   
   
   
    它们绕过了
   
    这些无聊的谈话
   
   
   
    3.
   
   
   
   
   
    战争是真的结束了
   
    你不相信我说的
   
   
   
    日本人的邪恶
   
    我们原谅了他们
   
   
   
    你又不相信
   
   
   
    那算了吧
   
    反正我在乎的只是一根老天津卫的芦苇
   
   
   
    不开花也无所谓
   
   
   
    你生气了你哭泣
   
    你开始忧郁你
   
    不幸福了
   
   
   
    你否定了杨柳青
   
    你厌恶艺术
   
   
   
    你把港湾里的鱼虾蟹都赶跑了
   
   
   
    它们回去水里了
   
   
   
    你再也闻不到天津的腥味了
   
   
   
   
   
    4.
   
   
   
   
   
    可我们遇到一个水手
   
    他高大健壮
   
   
   
    他有着好玩的爱情故事
   
   
   
    其实他从来没遇上一个女孩儿
   
   
   
    因为他是水手
   
    所以他配拥有那么多的传闻
   
   
   
    水手肯定有个红杏出墙的老婆
   
    肯定的
   
    那些闲聊的人都这么说的
   
   
   
    你不相信
   
   
   
    我说那真的是传闻
   
    因为他是水手
   
   
   
    你拒绝听人嘴里说出来的声音
   
   
   
    包括真实的和虚假的
   
   
   
    你痛苦奔跑在酒吧的边缘
   
   
   
    你问我在乎你不
   
   
   
    我说我曾经说过我一辈子只在乎
   
    老天津卫里的一根芦苇
   
   
   
    即使不开花
   
    我也会赞赏河塘
   
    是整个河塘
   
   
   
    你没有
   
    像麦加利银行遗址那样的笑了
   
   
   
    5.
   
   
   
    我为什么会固执地赞美芦苇
   
    老天津卫也固执
   
   
   
    我不是赞美头顶上惹眼的红色底裤
   
    我喜欢民居的懒散
   
   
   
    你不相信我说的
   
    不相信
   
   
   
    6.
   
   
   
    水边上的东西
   
    唱着歌的
   
   
   
    那准是芦苇了
   
   
   
    我绕过了名人
   
    绕过了战争绕过了忙碌的行人
   
    可惜,教堂的灯熄灭了
   
   
   
    我怀念姜育恒的嗓音
   
   
   
    我只能在黑暗中回忆红色的底裤了
   
   
   
    一条老是横在我头顶上的国旗
   
   
   
    2005-2-26
   
    ALAMED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