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
井蛙文集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左晃右晃 2005-01-25 11:46:50 发表于搜狐焦点天津房地产网-谈房论市-天津业内论坛
   
   
   

   
     以为习惯了流浪,便习惯了所有的生活方式,习惯将地球的镜头缩小,在里面观看自己的文化和风景。其实不然。很多时候,我会为看不见留在记忆中最原本的风景而伤感。
   
     而这个时候就是被自己的文化流放到遥远的地方,回不去那个一直无法拷贝的风景的时候。对于流浪在外的人来说,不管是本意的流浪还是被迫的流浪,离开自己的文化语境就等于被流放,有的是自我的流放,有的是逃离古拉格式的流放;不管怎么说,我们的记忆始终被这个原本的风景占据了。尤其是凝固在童年时代的风景。对于很多人的童年往事,几乎都有一段关于春节的描述。穿新衣服,大声读家门口的挥春对联,大年三十开始父母、三姑六婆给的压岁钱,村中或城里每街每巷挨家挨户参拜的舞龙舞狮,北方人一家围桌包饺子等等。这些记忆其实是属于我们大家的共同记忆。因为这些共同记忆使得我们不会因为客居他乡而忘故乡。
   
     记得十四五岁那个愤青年龄,有点儿恶作剧性质地讨厌春节,长大之后,几乎每一个新年我都过得很落寞,由于很在乎这个节日,由于漂泊。尽管从北京、西藏、上海、香港,现在还没完没了,飞到了北半球,所列举的那些地方都有春节,中国味道很浓的春节,香港有舞龙舞狮,有烟花、有亲朋好友互相串门拜访;见了面就“恭喜发财”。美国唐人街里的唐人也不缺少这些传统的礼节。但是,那幅童年等待过年的风景画始终无法还原到现在。对我来说,在哪里过年都是遗憾,有些落寞。因为人已经长大了,我不再会为父母亲准备过年的糖果而兴喜了,不再为一套难得的新衣服而整夜失眠了,现代人不缺少糖果和衣服,所以,在成长的路途中我们丢失了最珍贵的东西,那才是最最最中国式的。我害怕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漂泊到北极圈,或者更遥远的地方,在那儿度过更乏味的节日。
   
     小时候从农历12月开始,就开始等过年,盼望穿新衣服,盼望父母亲准备的糖果食品。但如今是大人了,也开始盼望过年,可盼的却是,过年前能给家人寄点东西,钱或者别的礼物,希望不要让家人知道远在异乡的你此时囊中羞涩。不要让他们知道今年不回家过年是因为旅途遥远,经费不起。在小孩儿的眼里,过年是个无比神圣的日子,是举村欢庆的日子,是快乐的日子,是焕然一新的日子。结合了那么多的因素,使得这个传统大节日变得更加令人憧憬和向往。大人则不一样,过年除了是休假,还要顾虑荷包的大小。荷包就等于是面子,决定了过年的形式。没很多的钱就不回家,过年还自己跟自己过,弄些乱七八糟的食物打发这么神圣的时日。没钱还不敢过年,躲着亲朋戚友,躲他们的孩子,躲过了就成功,身在美国也不例外。
   
     小时候等到十只手指十只脚趾数完,春节终于也给盼来了。我们的吉祥色调永远是红色的,新衣服、围巾、鞋子、挥春、压岁钱统统都是一味的红。这些传统的习俗从大陆走到香港再到美国,从经济落后的中国农村到繁华的香港,再到异国他乡美国,保留它们的始终是那些可爱幼稚的孩童,他们身上红色的唐装,他们脸上节日的喜悦,他们的嘻哈笑语,他们不会像大人一样心中有遗憾有经济上的担忧或惭愧的表情,春节不再是我们小时候的春节了,也不再是中国过的那个难忘的春节。
   
     2004年的11月8日惊闻,纽约官方将中国的春节定为法定节日,这个英明的立法令全美国的华人感到由衷的欣慰,我也为纽约华人感到高兴。可惜这个年我不可能在纽约过。也不能和那么多的中国人共同分享那一份难得的欣喜。不过,我们要为他们祝福,像为在国内过年的所有国人一样。因为虽然旅途中充满了思乡的愁绪,毕竟我们,始终不会因为客居他乡而不忆故乡。
   
   井蛙
   流亡诗人
   著有长篇儿童小说
   《妈不要我了》
   诗集
   《井蛙中英对照短诗选》
   《社评集》
   西藏长篇爱情小说
   《回来,卓玛》即将付梓
   诗文作品发表于海内外
   各大报刊杂志
   现居美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