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井蛙文集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作者:井蛙

   --------------------------------------------------------------------------------

   首先要感谢魏泉宝先生远在纽约接受我的电话采访。时间2004年11月15日。

   井:首先请您谈谈您的第1次入狱时间和地点。

   魏:1979年5月12日我第1次被上海公安局逮捕,罪名是“反革命罪”。原因是人民广场运动。我是77届的应届生,是“请愿团”的组织者。我们的理念是:要就业、要生活、要自由。我们这批毕业生与其他共100多人,从人民广场游行到上海劳动局,在劳动局大楼绝食3天3夜。但政府不予理会。他们说:“你们的事情国家会安排。”我们不相信他们说的话。

   5月12日我们“反革命集团”的6个人被公安局逮捕。地点是上海第一看守所。为何被称为“反革命集团”呢?我们组织了“上海人权理事协会”这个团体,纲领就是要以武力推翻中共政权。当时以我为首的地下刊物《黎明》创刊了。我们就在自己的刊物上写宣扬文章。我被抓的时候才18岁,当时我真的害怕:从来没进过派出所,何况是看守所。我被吓得痛哭流涕。他们哄骗我说:“如果你把人民广场的事坦白交代,我们就放你出去。”我相信了,就把事情的原委向他们说清楚了。但是,他们不但不放我,反而把我撵到关“四人帮”余党的牢里。那里尽是些打砸抢的犯人。那里的犯人跟我说,被关到这儿的人都要枪毙的,最少也得15年。我想这可惨了!不过,我想如判15年,我才33岁,出去还是一条好汉。没想到被关了19个月,胡耀邦上台“平反冤假错案”就放我了。

   井:当时您在看守所里健康如何?

   魏:我得了肺结核吐血,牢里每天都吃不饱。1980年11月23日保外就医,到提篮桥监狱看病。当他们准备起诉我时胡耀邦就上台了,但没有平反,说不予起诉就放人了。出去后我在虹口区一所小学当教师。公安局政保科经常找我,警告我不要跟民运人士来往。我说我早晚死在你们共产党手里,有什么好怕。

   井:你的第二次入狱是因为什么呢?

   魏:这段时间有一个叫沈忠良的人混在我们一帮小青年堆里,他比我们大20多岁。当时我就怀疑他是“线人”,因 我被抓了后,事情也牵涉到他,但他却安然无恙。他曾经在青海被劳教了很多年才回沪的。没有户口没有粮票。我们的“反革命集团”纲领也是他提出的,他跟我们说要暗杀共产党。一次,他和其中2个民运人士尝试偷越国境,2个被捕,而他却没事。后来他竟然诱惑我去劫持飞机。你知道劫机是要判死刑的,他们的目的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我假装接受他的安排。1983年8月30日他给我们买了机票和两把匕首,要我去组织人准备31日到虹桥机场。31早上我带了4个人,一起到人民政府控告黄埔分局沈忠良教唆我们劫机,我把机票匕首交上去给他们看。他们叫我们在外边等,区小时后,他们叫我们到上海市公安局去告。就把我们赶走了。于是我就写文章到《解放日报》、《民主与法制》揭露此事。没结果。最后到上海检察院,不到2小时,公安局就把我们逮捕了,罪名是“劫机罪”。把我送到上海虹口分局三河路的收容审查所。

   那里实在太恐怖了,关了3个月可以说天天受尽折磨。他们怂恿刑事犯人打我,不让睡也不让吃。等我饿得几乎昏倒时才给一点点东西吃。他们放我有三个要求:一、不准对外宣扬此案;二、出狱后不准教书。三、不准对劫机事件提出控告。我签了字就出去了。可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我还是不断地写信,给叶剑英、田纪云、胡耀邦,还有北京最高法院等。当时他们都有回信,说会处理。但是事隔3年也没有音讯。上海这边说他们内部已经处理了。我要求知道结果,但没有。后来见到沈忠良,他向我道歉,说是领导的意思。我愤怒地吼:“领导叫你去杀人放火你就去杀人放火吗?!”

   1988年我做生意,1992年他们说我偷税、漏税要罚款30万。我没有那么多钱,跟他们讨价还价后以“取保候审”出去被罚12万。他们提出:“有两条路你可以走,一、不跟民运来往;二、不做生意。”那时我是法人代表,就偷偷地申请了护照,通过美国的朋友,于1994年逃亡到美国。

   井:请您谈谈从香港闯关回中国的那段经历。

   魏:当时我与王炳章等人正组建中国正义党。1998年10月31日我和张林商量要以合法的手段回去中国。11月7日遭到深圳罗湖海关拒绝。又返回香港,我们就打算偷渡回去。到广州的第3天,突然街上出动了很多警察查人,我就在大街上被4、5个警察拘捕了。还戴上镣铐,把我送到广州黄华路的第二看守所,关了7个月。我在里头绝食抗议!我问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判决书上写我嫖妓。我愤怒了,我问我在大街上怎么嫖妓呀?!他们说要不给你个“贩卖毒品”或“走私”怎么样?!我说可以呀,那也比在大街上嫖妓好呀!他们见这个罪名过于牵强,就改判我没有嫖妓,但判我偷越国境罪。我问什么叫偷越国境?回家也叫偷越国境吗?他们说这不是他们定的。

   我在看守所里闹得鸡犬不宁,所长说不要我了。上海公安局来了,他们说广州人很野蛮,我们上海人比较文明,叫我回上海,他们会调查此事。于是我就被文明的上海公安局戴上镣铐送到静安区看守所关了3个月,他们并没有调查我的案子,就把我转到大丰集中营的二大队一中队,就是关王一梁、李国涛、杨勤恒、戴学武他们的地方关了两年多,与广州加起来共3年。

   刚到大丰的那天,所长在大门口恭候多时,我嘴上叼着押送我的警察送的香烟,他一上来就把我的烟拍掉,说:“魏泉宝啊魏泉宝,我们等你等到现在啊。”(我第一次到大丰)我也不客气地拽住他的衣领:“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推翻共产党的!”他一气之下就下令为我拍照,我就举起胜利的手势,他命令我放下手。我说,“把我的手砍了不就举不起来了嘛!”后来他们要我蹲下,我说,“把我的腿砍了我就站不了了!”

   那里的伙食太差了,尽是烂菜叶加又脏又肥的猪肉,连猪毛都有,看了想吐。连猪都咽不下去,别说人。我火了,就到操场上抗议:“抗议迫害人权!抗议克扣囚粮!打倒共产党!”早上叫,晚上他们就给我们吃鸡腿了。牢友们说已经很久没见鸡腿了。

   他们不让我上诉、不让我写信。2001年11月11日,我从大丰回上海。1月之后王若望病逝纽约。我与韩立法、杨勤民等因为开追悼会被抓。2002年2月1日我回美国的一段时间里,上海警方没有停止对我们的监控。

   井:谢谢您!

   -----转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