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
井蛙文集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1996年5月20日
   年轻人的精力是令人赞叹的。NLD(国家民主联盟)的THINGYAN(泼水节)于早晨八时开始,下午五时结束。来宾们离开后,忙碌了一整天的年轻助手们依然精神十足地坚持要我们这些老人家陪他们玩一回泼水战。因而我们站在原先年轻女子们的地方,与水船上的女孩、儿童一起向小伙子们奋力泼水。舀满一碗水要以最快速度泼向那些不知疲倦的小伙子并非易事。我们在各自的船上战了三回,最后都浑身湿透,精疲力竭。不管我们做了多大的努力,只有一个男子勉强地可以说是“投降”,因为他用帽子遮挡向他的脸上泼来的水。
   就我而言,这样一个泼水节已是尽善尽美了。当然,年轻人的想法与我们不同。甚至在他们收拾好当晚的残局前,就已计划好第二天在我花园对面的街上搭起一座小型的泼水站,因为明天是泼水节的最后一天,他们想尽兴度过。
   第二天一早,我们的水战队装备了大水桶、不同的容器、水管以及各种泼水节歌曲的卡式磁带,站在大门外静候。这场秀的明星是个七岁的小女孩:长发圆脸、瘦腿,嘴唇甜甜地撅起,看似弱不禁风,却比大多数男孩有着更大的毅力。从泼水节第一天起,她就几乎不中断地泼洒别人、同时也弄湿了自己。她不屈不挠地坚持到第四天,也就是最后一天,几乎比任何人都更有耐力。

   马路上传来轻柔的音乐和孩子们的喧嚷声,我为独自在屋里平静地工作深感满足。能够清理桌子上成堆的工作,知道年轻人正拥有快乐的时光,这使我感到双倍的满足。这些水战者有时会走进屋子里来吃点东西。他们脸上容光焕发,在地上留下一连串湿湿的脚印。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他们稍息片刻、为最后的冲刺做充电,随后又精力充沛地回去参加水战。
   最后一个下午,我们的泼水战士要我加盟他们。但我无法参与进去,因为前天运动后我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我出去观看。两个年轻人向装满水的汽车吹起口哨,示意那些继续战斗的人们应该停止了。汽车通常会停下来,心情愉快的乘客会允许我们的泼水战士嚎叫着清理他们潮湿的装备。我们中的几个年轻人开始慢下来,而那些最顽强的人,其中包括刚才说到的那个七岁小孩,他们的坚强意志与体力给了我深刻的印象。
   显然,许多跟着花车一起巡游的找乐的乘客们,他们身上泼到的泼水节的水并不少。喝醉了的嬉戏者经常说些煽动性的评论,或做些粗鲁的姿式,发生与传统新年时令精神完全相悖的争吵。但是,这种不体面的举止,在那些阻止我们泼水的人身上不十分明显。每个人都是愉快与友善的,甚至那些醉鬼,也保持着足够的礼貌。只有一个例外,一个男人手上拿着酒瓶,另一手上拿着他用来杀虫的罐子,摇摇晃晃地从一辆车上往下跳。当要求他保持克制的时候,他变得好斗起来。当然,在整个节日期间,不是处处都是温馨祥和的。
   当热情洋溢到沸点时,除了爆发不可避免的争吵外,每年都有一系列压死人与使人伤残的交通事故发生。今年的人员伤亡也不比往年少。在为庆祝我们成立十四周年出售帽子的地方,NLD(国家民主联盟)也发生了几桩不必要的事故。年轻人(戴着这种帽子),其中有些人甚至不是NLD(国家民主联盟)的成员,他们受到当局的骚扰。有个年轻人遭到殴打,随后被强行逮捕,而与此同时,袭击他的人却毫发未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