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井蛙文集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1996年5月13日)
   今年的THINGYAN(泼水节)四月十二日恰逢缅甸阴历的除夕。那天,NLD(国家民主联盟)正计划庆祝成立14周年,中途遇到了一阵惊慌。我们准备了一个阿塔(罐子)。这是一个镶满各种象征花叶的土陶,一些人认为是欢迎萨克耶(SAKYA)来到泼水节。一些人则把它视为驱逐厄运,特别是那些在泼水节降临前一星期内诞生的人,这些人被认为在新年将近期间极易遭遇不幸。不管原始的意图如何,在房子中间吉祥的地方放置一只阿塔(陶罐),被认为是迎接泼水节必不可少的。
   特别适宜于泼水节的花是紫檀木(印度或马拉巴尔的吉纳紫檀),这种花朵呈嫩黄色、散发着非常甜蜜的淡淡的香气。通常在经历了一场春雨的洗礼后花朵绽开,而在四月的第二个星期就完全枯萎了。我们只好听天由命地度过一个没有迷人的、各种各样金色花朵点缀的新年。然而不管怎么说,在那天我们NLD(国家民主联盟)的泼水节上,有人带来了几株从有些古怪的树上摘下的紫檀木花朵,使我得以往头发插上幸福的花朵。在缅甸西海岸的阿拉干(ARAKAN),庆祝泼水节的方式特别优雅与迷人,因而,我们把泼水节安排在阿拉干人管理的稍微靠近海岸线的地方,尽管我们无法看到他们美丽的泼水节的全部传统习俗。三条长木船上都装满了水,年轻女子们拿着碗站在船后,舀水往一个排在竹帘后面、面对着她们的、站着的小伙子身上泼。小伙子不得不尽量挥舞着手,去抵挡年轻女子们泼来的水。轮到回敬她们的水是用小杯子装的。当然,整个活动安排显然有利于年轻女子,她们可以持续不断地泼出无情的大水。不管是谁,只要低下头或转开脸,擦水或用任何方法防卫都算是投降言败。必须承认,尽管小伙子们的杯子里几乎没水可以回击她们,但还是没有什么人投降。每场水战持续一分钟。口哨吹响时,表明时间到了,浑身湿透的水上勇士就得让位给下一位。那些不满足于一场水仗的人,可以毫不迟疑地排队继续下一轮的战斗。这些在下午最炎热的时候,只稍微休息片刻,在水船上花掉大半天的人,大多数都乐此不疲。

   与泼水同时进行的是几乎不间断的为那些需要坐下等身子晾干的人所表演的歌舞节目。大部分舞蹈都是由业余爱好者们临时排练出来的,无法跟完美的专业舞蹈相媲美,但却渗透着时令的慷慨精神,观众们无疑获得了极大的乐趣,即使是他们中最挑剔者,也能欣然地撇开其中的缺点。
   我们的THINGYAN(泼水节)庆祝主要目的是为政治犯们筹集资金。NLD(国家民主联盟)有出售纪念品的、卖热饮的摊位,出售薑茶,以及一顿货真价实的缅甸餐。缅甸膳食基本上包括日本人称之卡拉-莱酥(KARE-RAISU)的,虽然,我们的咖喱饭与日本的卡拉(KARE)相当不同。泼水节期间,许多缅甸人都以食素为德善之举,因此我们的摊位同时供应素食与荤食咖喱饭两种。这种烹调包括合适的碗、桶和竹管,以及恰当的火候,当煮到九十多度时,才是最吊住人胃口的时候。难怪我们的生意异常火爆,很快便告罄一空。
   众所周知,有趣的缅甸习俗是沙度地打(SATUDITHA)了。这是巴利语,表示四方。沙度地打就是指把食物或饮料奉献给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也就是说,给所有的来访者。为了庆祝我们的泼水节,我们来自仰光各个城镇的NLD(国家民主联盟)的成员都准备了时令糖果和凉饮作为沙度地打。看到沙度地打摊位上,交织着如此鲜明的愉快与满足的面孔是件令人欣慰的事。我们相信,沙度地打的效果从精神的受益上说,不仅是对施者,而且对接受馈赠者说来也是如此,因为通过接受这种行为,它们帮助别人学到了美德。此外,一般认为,在thingyan(泼水节)上,与人分享沙度地打赠品会给新年带来健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