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京不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京不特文集]->[第一个为什么----献给小群(Joan)]
京不特文集
·京不特简介
·第一个为什么----献给小群(Joan)
·同驻光阴 (学林出版社出版) 序
·一、对大地的应许
·二、给南方的定义
·三、甘霖沐地
·四、霞光流水 夜色无边
·五、万花盛开 我心芬芳
·归远之辞
·
·向北:京不特小诗一集
·第二。冷冻季节
·第三。向北
·第四。夜色夹进书页
·第五。碎石刺破日子
·第六。十一月二十一日:京不特种种说(关于怎样建立人生秩序)
·第七。病症
·第八。劣质音乐及其它
·第九。春天聋了瞎了
·第十。在除夕所写下的
·我对六四的一点看法
·幼稚和罪行
·启蒙和《启蒙的辩证法》(一)
·启蒙和《启蒙的辩证法》(二)
2006年
·关于一部女性主义色情片的采访
·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
·天佑华人(话剧·下)
·京不特: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个为什么----献给小群(Joa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将又横穿另一条公路

   遍地金黄色的光辉
   脚步拂过
   背后已不再有人
   ——《不小心,想起“金黄”这个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Ⅰi
   你将到来,如同我的等待;你将从何方走来,如同我为你在哪里歌唱。天灰黑灰黑,地灰黑灰黑,树灰黑灰黑,屋子灰黑灰黑,你的肤色和我的肤色灰黑灰黑
   每只被扔在地上的啤酒瓶和每只破碗每根旧电线为我作证,我们的肤色灰黑灰黑,我们期待某种方式和场面的到来;你和我,我们自身本原的到来
   我们向远方伸出皱巴巴的手
   或许我们还不知道该怎样活着,怎样坐下或站起,怎样抽一支烟喝一口水,怎样把一串串玻璃葫芦砸得闪闪烁烁
   我们只是无聊地准备着。准备着灯一亮就切断全部电线,光线们已经象流行歌曲一样地蔓延四处
   凝视远方吧,凝视一眼见不到底的远方。我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自己会在这里,为什么会感到如此疲乏
   拿一只破碗,企望能乞讨到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存在、所有人性、所有意念并将之收藏于身边的旧皮箱之中;企图能占有神秘就象我已经拥有的一盒磁带
   翻来覆去呵,唱不完就是唱不完
   你将到来
   你将到来如同我的等待。这里的声音不是恐怖的颤动,我的脑袋也没有突然变大。然后
   然后你将到来。我要把所有的旋钮都转到最大值标,在喧嚣之中我们将发现一些什么或者一无所获,——所有神秘的可能仅仅是某只在雪野之中走动的公羊
   神秘是我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坐下,为什么站不起来;为什么如此长时间静止地凝视着灯光
   天一亮我就拿起热水瓶出门去泡开水,打开房门陌生的空气进入房间,这是恐怖;天一亮我就走过人们冰冷或者炙热的目光,这是恐怖
   不愿有真面目,于是常常戴上墨镜。随时准备上战场;如果没有战场,我们就随时准备着被世界暗算
   曾经有一天你发现眼前的每一张脸都是凶手。你抬头看天,拼命想找到一支动人的曲子
   音乐不会消失,即使是在它进入了神秘的深处,在那你所听不见的地方,它也不会消失
   音乐惨淡得没有痕迹
   在每张薄纸之下,在每块玻璃的边缘。音乐就在你的指甲与手指的缝隙间
   别去问我们是否寻找过。坐在公共汽车上我体会风是冷的人是冷的每一道目光是冷的手上的硬币和硬币之下的手是冷的;在迷途之中我告诉或者不告诉我自己:每一种想法冰冷冰冷
   今生今世你在什么地方,我在什么地方?
   我们辉煌在哪年哪月?
   我出生的那天有一棵纤小的野草在原野上随风摇动我不会知道。一粒灰尘被吹进了哪一个男孩的眼睛?
   黑漆漆一片烟囱在风中直立。我站在睫毛之上瑟瑟发抖
   我所站的位置是一个不应当存在的位置
   我们的脚在什么地方,手在什么地方?我们的前方和后方有些什么呢?
   我所要找的我出生的一天已经无影无踪
   一九六五如同钟声已经敲过。再次响起的,是另一个时辰
   喝茶的时候我不再有闲恬的心情。坐在公共汽车上的我们也不愿再去分辨什么新公房什么棚户区
   你总是拔不出被钉在了墙上的我。人就是这样陷进世界的
   做人就是拔不出自己或者头破血流
   这里的一把钥匙是否能打得开你家的门?我不就此在赌局之中下注
   我是一个已经被安排定了的我,就象地球是一个已经被安排定了的地球。在一个被安排定下的宇宙中,我和你相撞
   要相信宿命,要相信我们相距一寸或者八万公里。我们是同一个人么?也许你在另一种意义上从来不存在
   注视前方,你看不见世界
   如果你因此看见了另一个世界,之后你就不再愿意动一动
   你将平心静气,不会被不安的情绪打扰。骚动在你的心中已经停留了一天
   或者,已经停留了几万年
   光阴十年短暂,已不复存在;光阴百年短暂,已不复存在。我二十一岁;二十一岁短暂,已经离我而去
   望着似水的流年,你说应当心平如镜。墙后无风。此刻你站在流年之上象一个徒手的舟子
   水往低处流,我该向何处去?
   你随波流转,我该向何处去?
   你打远方湍湍而来,我找不到你;挣扎至死,也无法拦住水流迎面而来离开我
   你成为概念却不能笔录。情欲四溢的时候,我想点住自己的每一处穴道
   那恒温的容器装不下我,我该向何处去?
   你手中的提包比我更辉煌。或许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如此喋喋不休是一个坏习惯,正如我并不知道自己曾在某一个冬天为一个胖女人的浑身热气而感到嫉妒
   我终于平静,在思考之后学会了拒绝思考
   一年两年百年千年,总会有人静静地坐在一张椅子上。黄昏辉煌
   黄昏不辉煌
   总是有那无数个谜,在过去和将来,斯芬克斯总会站在你的面前
   向前走多少步,是冬天或者夏天
   无数年男人女人繁殖着男人女人。如今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是不是应当这样,男人和女人呵?
   男人女人都是季节里的风季节里的河流周期性地吹拂流淌
   眼前有草,就是春天,就是牧马,就是一种人和另一种人不一样
   你曾经认识过我吗?或许你已经在某时某地遇上过我
   或许你知道我的右腕之上有一颗褐痣,或许你已经知道我一直想对你说这些令我自己也困惑的事情
   我曾在四川的盆地里看雨天天落,我曾在西安的古城墙上抚摸阳光和风沙。然而如果你不在上海的话我将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我是怎样回到上海的?
   那天上海的雨正大着,火车在黑暗里开进上海站。到了今天为什么总会想到那火车还会开走,在那火车之上还会有人看见那片黄土坡
   对你说直到现在我还是向往看见传说中的游侠,向往同已经死去的人和从未曾经存在过的人们共处,向往把自己编进一个美丽的童话里去做主人公
   但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站着或者坐着,我活生生地呼吸。我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中的主人公了
   你不要这样看我,好象是在观赏一堵旧墙,一座花园,浏览一张纸。或许我早就应当心灰意懒
   去请求人们原谅每一种冲动和骚乱
   为什么激愤?为什么常常有一时的慷慨?
   为什么我至今还活着?
   为什么站在门口一声不吭地看着你走过我如同走过这块门板本身?
   为什么问为什么?
   为什么无法知道自己将写下怎样的诗句,无法说出我所认识的人中谁将疯狂?
   或许人们的小心翼翼只是出于本能
   世界有着这一种或者那一种美丽的装点,我们没有被迷惑,只是我们将以怎样的方式活过今天和明天呢?
   好象要吞下一口饭都艰难。我们知道做人就得吃饭和嫉妒
   抓住我的手掌你将发现我有九条很粗的掌纹。那是我逃不出的命相
   命相之中有一个女孩,她的确实名字叫岚;命相之中有另一个女孩,她总是羞涩地嫉妒着世界
   我所有的,我将有的,都在命相之中。我无法推算
   我在某个地方遇上你,然后好象跑去了另一个地方安慰那失恋的人
   我已经无法记得我喝下了多少酒,有谁在我的身边陪着我。我告诉了那人怎样使用黑色墨水纹身
   我的手离开你的手,我让目光落在另一个地方
   雷锋死去,红旗坠落,在心灵中进行大扫除——这样我长大成为少年
   一次又一次对你说我不愿为你办一件事,一次又一次我事后在心里对自己闷闷不乐。我的手离开了你的手
   看日光灯在我的头上跳闪,我突然发现自己黯然无光
   于是让我回到幼年
   会有人对我说男孩子要当心触电,对你说女孩子不该嚎啕大哭
   那样我们也许能够牵着手走路,一边想象我们将光芒四射地走进今天。今天幼年终于被我们走得无影无踪,只是我发现了自己黯然无光
   你依旧在阳光之下。我的手离开了你的手
   之后会有什么东西来将我们隔开
   “哪年哪月的哪一天我将来看你?
   我将从什么地方走来看你?
   或许日子会让我变成白痴——我笑呵呵地一拍大腿骂你可恶。人们会不会象看一幕悲剧一样看着我流下眼泪?
   也许人们从来不会因此自怜
   你要多保重自己呵……”
   你曾让我等待,你曾教会我吟咏时光
   你曾走过一片又一片沙地,你曾在一条又一条河溪里洗涤手足
   你曾看见狮子在山脚之下长吼,几对青绿色的鸟在你的院子里交配
   你是火将熄灭,你是生命将结束
   你具有怎样的形象你自己无法知道
   那么谁将知道自己,谁将知道天和地?人的心脏不会停止跳动一直到他死去
   同样,白天之后是黑夜直至灰飞烟灭
   风不停云不停流星不停。我将怎样追赶?而在我的脚步启动之后,我又将怎样停止追赶?
   你将静止在世界之中
   你将窒息在世界之中
   你将看着我喘不过气来
   你好象就是那嗡嗡响的恒温的容器无法装下我
   在你的心中沙漠是宇宙,灰尘是宇宙。你的宇宙常常出毛病
   是的,宇宙常常出毛病
   最终宇宙就是这样和那样的许许多多宇宙
   宇宙是狮子在笼子之中焦躁不安;宇宙是总统先生不知道自己究竟比别人快活在什么地方可是他最终还是吵着要当总统;宇宙是我们脱去枷锁就是为了戴枷锁
   芸芸众生成为宇宙,流年似水成为宇宙
   拥挤和不拥挤的城市乡村,荒无人烟的地带成为宇宙
   云涌过我如同运动中的激烈群众,闪电划过我如同在百年之前和之后安居乐业的平和百姓
   我只是关心着你这样走过我
   你走过我的童年,走过那些可口的小点心
   望着时光在你的前面和后面,你也同样无可奈何。你的躯体和我的躯体将在明天裂成砂砾飞散在树和树之间,在人们挥动的手指之间
   晨光惨淡,我们最终象林中的烟霭一样被土地吞噬
   是你写下的童话,在之中你是妈妈
   在之中妈妈说:要小心狼,更要小心猎人
   陷阱就在屋子四周而屋子可能将倒塌
   或许碗里的蘑菇没有毒
   “是的,妈妈,是的
   小弄堂里有两个人走出来,地上已经长出丛丛牙齿洁白铮亮地守住了路口。”
   应当闭上眼睛与你同行
   应当停止正常的呼吸去继续一千种古老的讨论
   在你的怀抱中沉湎于酒和幻想,我将领悟人生一场不空。此生此世你象是在丝绸之上流浪
   男男女女延续的世界里翻滚着无数真话假话,你总是关注着,好象是被某种悬念牵住
   你被那理所应当的和在所应当的牢牢吸引
   然而多少年下来你见过些什么人?多少年下来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过谁?
   ……天地悠悠……
   ……天地悠悠……
   世界上的人们将去何方。我们习惯于追循先人留下的痕迹却不知道它将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
   我们因此在自己的脚步上失踪
   然后以后来的人们又在我们虚假的痕迹上失踪
   谁能看见这一片野地里的末日呢?
   在我们把这一片荒芜称作文明的时候,又有谁感觉到世界的瞳孔正在放大呢?
   人们期待着看见神
   我期待着看见你。我愿走近你
   在我走过人众的时候我知道自己不是游侠不是神话里的救世者。我在等待那游侠来帮助我,我在寻找救世者和那神话本身
   在原野之间,在地平线上,在玻璃窗的里里外外,在有阳光和没有阳光的凉风中,在神像的背后和神座的底下,在某一叶浮于水面的浮萍里,在伸手可及和不可及的地方,谁是那被等待的?
   谁是救世者?
   人们想拯救然后发现无法拯救自己
   既然那时候呱呱坠地,轻松愉快地进入了这个世界,就不要再想是否一路平安地走向别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