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京不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京不特文集]->[第九。春天聋了瞎了]
京不特文集
·京不特简介
·第一个为什么----献给小群(Joan)
·同驻光阴 (学林出版社出版) 序
·一、对大地的应许
·二、给南方的定义
·三、甘霖沐地
·四、霞光流水 夜色无边
·五、万花盛开 我心芬芳
·归远之辞
·
·向北:京不特小诗一集
·第二。冷冻季节
·第三。向北
·第四。夜色夹进书页
·第五。碎石刺破日子
·第六。十一月二十一日:京不特种种说(关于怎样建立人生秩序)
·第七。病症
·第八。劣质音乐及其它
·第九。春天聋了瞎了
·第十。在除夕所写下的
·我对六四的一点看法
·幼稚和罪行
·启蒙和《启蒙的辩证法》(一)
·启蒙和《启蒙的辩证法》(二)
2006年
·关于一部女性主义色情片的采访
·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
·天佑华人(话剧·下)
·京不特: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九。春天聋了瞎了

   向北:京不特小诗一集
   
   
   第九。春天聋了瞎了
   (七首。写于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一日)

   
   
   之一。夜色走进手掌
   
   
   夜色走进手掌
   在草石之间,在一抹月光的背后
   我们的思想开裂。我
   无法念出二十二年前的另一种寂静
   夜色
   
   和十里之外的楼房融为一体
   也和一只鸟的骨骼融为一体
   
   那里又有一片树叶落进水中
   你的头影在之上晃动
   我们似乎都已倒下
   遥远的地方有一块碑
   也倒下
   
   这种夜色呼吸我
   也将每一种慵怠的骚动倾注于我
   我们都在河中并将流去
   我们的手掌
   在春意盎然的河口沉落。这种夜色
   深远而黯淡的河水流过眉心
   
   我已经遗忘了二十二年前的夜色
   
   我们已经遗忘
   我们的手掌埋进泥沙
   夜色已被我们推走
   
   那地方遥远
   那地方只有一片树叶浮起
   我们的眉心发亮。我们
   
   又一次摸到夜色。冻住的夜色
   更遥远
   
   
   
   之二。你不是弯弯的河岸
   
   
   思想插入额角, 也插入
   陈年的泥淖
   虽然我们已经不再让自己沉溺于风景
   风扫过我们的肩头。风景
   依旧
   
   我们在岸上行走
   我们空旷而且平坦
   河水流过
   我们终于不是山和石坝
   
   那么为什么远离着那棵树呢
   我们善良了几千年
   也没有听见风声
   也没有肩头沉重
   为什么要将石头埋入地下呢
   
   白天也在我们的额角上盛开
   对你说了吧到了春季你就这样盛开
   到了春季
   你就是一片泥淖
   
   白天没有思想
   
   我们就得恍忽
   我们站立的地方长出了草
   白天不是一条弯弯的河
   圣者对你这样说
   从战场上归来的人们对你这样说。我们
   不是弯弯的河岸
   
   
   
   之三。夜色背后第七朵花
   
   
   我将手贴近灯
   
   我在这地带之中
   越过界限
   就不再有让人洗思想的地方
   也不再有让你感到是界限的
   沙尘
   
   这是第七朵花
   我的手指抓住花瓣
   和碎碎的光
   在这空旷之上,还会有先知走过
   我的手张开着并且等着
   抓住他们的呼吸
   
   “这是巫术的地带吧……
   
   我的白衣
   我的白发如雪
   我向前伸出的手掌是黑夜的历史
   
   就只有一盏灯
   进入了黑夜就是无数碎碎的光斑
   所有界限在我的左边
   我难以呼吸。我的头发
   我的手覆盖我
   
   “这里是祭坛么……
   那第七个是圣者么
   
   
   
   之四。春天聋了瞎了
   
   
   好些年都没有看见装模作样的孔子了
   小风小雨也吹呀飘呀
   我们退到了很远的地方
   好些年没有听见笙竽之音了
   
   我们乾巴巴地枯萎
   不懂礼仪
   
   不能再去弄明白什么人应该出生
   这个季节我们只知道漫山遍野
   都是我们
   已经不能令自己吃惊了
   
   茶水一样淡淡的我们。火一样热烈的我们的日子
   我们的踪迹被抛洒在什么地方呢
   好些年了。天依旧蓝得让我们够不着
   谁还来让我们燃烧呢 这个季节有生物的尸体
   以及理性一样的忧郁症
   我们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说
   
   好些年了
   没有听见凤凰的消息
   
   在这个季节不懂礼仪
   南方在我们的注视之下更向南
   景色成为我们的界限
   绕过一片林子
   我们才辽阔
   
   我们依旧流淌在季节和季节之间
   
   
   之五。谁的耶路撒冷
   
   
   为了耶路撒冷而成为一只羊
   朝圣者们没有停止过。他们更疲劳了
   恬淡的云彩
   
   今天我们宁静地坐在上海的北面
   今天
   
   我们无法宁静下来怎么办呢
   牧羊者也放牧思想
   我们的脑海浩淼辽阔
   先知们到来的时候聪明人总是不怀好意
   宗教开始了不仁不义的游牧
   
   一千年之后就更危险
   耶路撒冷温顺了么?为了祭祀你
   你的手掌破了
   你手掌之上绿油油一片。你手掌的中心
   来了更多居民
   
   恬淡的云彩在什么地方
   朝圣者宁静地坐在耶路撒冷
   之北是罗马衰亡的故事
   我们还会听见那里铮铮作响的呼吸声
   战舰驶入脑海之后
   先知疏落了
   
   谁真正是那只羊
   谁的灵魂疲劳谁的手掌
   枯裂
   
   
   
   之六。
   
   
   被冥想挤碎的玻璃没有散开
   一时的气候放荡。我
   也没有成为沙漠下的一条河
   
   要顾及的地方有很多
   我总被某种具象打动
   数年之后你将走过我
   数年之后
   
   你也是具象。一种声音
   一种在季节里流行的感伤将你渲染
   “法国还能有些什么逸闻
   数年之后我在你背后
   一棵草或者一条爬藤
   在你的背后疯长
   
   这就是关于每个人都该提防些什么
   蓝天荡荡
   提防的想法如同冰棱薄而且利
   划断我的思索
   夜色也是某种玄机
   夜色也在你的顶骨上弥漫
   
   这就是关于每个人都该有怎样的操守
   我越过了风
   也越过了此刻的气候
   
   我也没有在你的背后逗留。我也没有
   看见你向一棵树招手
   
   
   
   之七。面对耶稣·基督我们能做什么
   
   
   面对白墙能做什么
   坐在井边能做什么
   我们随风而过,就只留下一大把头发一样的影子
   黑黑地流向我们
   仿佛我们自己就是河。我们抚摸到的
   也是河
   面对蓝天能做什么
   
   一大片影子
   随风而过的也不只是我们
   甚至耶稣·基督
   
   他有一张黑铁一样的脸
   也沉重得没有抬起
   死亡的日子到来,我们就在身上种遍鲜花
   黑铁一样的皮肤
   告诉上帝我们能做什么。黑铁一样的头发
   在我们的额上流成河水
   先知们随波逐流
   留下的只是风。我们说
   风。耶稣·基督在我们之外
   
   他是一条河
   他波光粼粼的长发覆盖我们
   也覆盖延伸向我们的目光
   
   他那黑铁一样的脸
   在风的背后
   
   面对他能做什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