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京不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京不特文集]->[第八。劣质音乐及其它]
京不特文集
·京不特简介
·第一个为什么----献给小群(Joan)
·同驻光阴 (学林出版社出版) 序
·一、对大地的应许
·二、给南方的定义
·三、甘霖沐地
·四、霞光流水 夜色无边
·五、万花盛开 我心芬芳
·归远之辞
·
·向北:京不特小诗一集
·第二。冷冻季节
·第三。向北
·第四。夜色夹进书页
·第五。碎石刺破日子
·第六。十一月二十一日:京不特种种说(关于怎样建立人生秩序)
·第七。病症
·第八。劣质音乐及其它
·第九。春天聋了瞎了
·第十。在除夕所写下的
·我对六四的一点看法
·幼稚和罪行
·启蒙和《启蒙的辩证法》(一)
·启蒙和《启蒙的辩证法》(二)
2006年
·关于一部女性主义色情片的采访
·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
·天佑华人(话剧·下)
·京不特: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八。劣质音乐及其它

   向北:京不特小诗一集
   
   
   第八。劣质音乐及其它
   (五首。写于一九八六年十一月)

   
   
   之一。夜色
   
   
   墙的边缘迷朦。雨点
   在额角上撞碎
   
   这一个夜晚已经不再有人能回头
   不再能跨过一道沟堑
   绿色的草叶湿润
   静物的后面更多静物林立
   一侧。只有雨点
   
   只有雨点沾上眼球
   这一个夜晚已经不再有人能回头
   手掌悬垂在墙的一侧
   无声无息成为一种声息
   有多少人
   已经将他们忘记
   
   我们多次身处这样一个夜晚
   发生过一些什么呢
   我们的悠闲观点一如往昔。我们
   从来不是很冲动
   
   雨点
   在背上然后淌下
   等到我们想起它
   这个夜晚已经面目皆非
   
   
   
   之二。再具备一种想法
   
   
   让我再具备一种想法
   然后走过大街
   让我象灰尘一样被风吹起
   让我理智些
   也喝阳光饮料
   
   再具备一种想法也好
   我再出门去
   不让门再关上也好
   世界就在这里和那里
   我能不再有所顾及
   
   我捧着一首诗写另一首诗
   多一种蹩脚的想法也心满意足
   马路离我太远
   我就只好一事无成
   让我死去之后又活转
   看一看也好
   
   让我再具备一种想法
   让沉思突然中断
   立刻洒脱地在瓦上行走
   风吹和不吹我都懒洋洋
   初恋也不要只有一次
   多么宁静。如果再具备一种想法
   
   让我再死一次也好
   大街顷刻塌陷和飞机失事多么不同
   让我再知道一丁点也好
   
   
   
   之三。劣质音乐
   
   
   劣质音乐象清教徒
   对你彬彬有礼
   等你拐一个弯走得很远
   你还会看见它慈善家的笑容向你追来
   它要让你难忘
   
   在中国会有更多的劣质音乐
   源自传统和现行政治
   一不小心
   就被它团团围住
   
   在另一个地方,它也使你无法多待一刻
   回到家里,丑陋的妻子是劣质音乐
   也来打动你
   如果你是光棍,那么一闭眼劣质音乐涌上心头
   做的梦也腥恶不堪
   
   劣质音乐时时教育我们
   许多我不敢想起的名字都在等待流芳
   其实他们死后还会有劣质音乐
   趁我们不留言它就来绊一腿
   重新站起来以后
   我们已经不一样
   
   再过几年我们自己
   成为了劣质音乐。在马路上空
   我们拙劣地荡漾
   
   
   
   之四
   
   
   喜悦也使我们无可奈何
   拨开它
   总是一片空白
   往往返返总是这些使我们高兴
   
   之后我们篡改自身
   
   知道了这过程使人害怕
   谁都不该轻易流露
   低一低头得意
   幸灾乐祸也出于本性
   谁来否决我们呢
   
   打通道路的人是殉道者
   碎碎的几句话附耳不落
   就叫人无地自容
   殉道者就是这样死的
   碑文总是假惺惺
   
   喜悦其实就这么一点
   太辉煌会开罪人民
   再深刻一些
   深到可以通向典雅的墓穴,然后
   听祝贺词
   
   
   
   之五。想走就走另一种
   
   
   转身他去也是在决定之后
   外面再有一块冰就是冬天
   冬至已过我们还会这样去想
   我的时间如何走失
   至今不明不白
   
   要对每一句话都负责
   做事就太难
   此刻听见一种节奏缓慢
   或者一个人的名字叫伊丽莎白不是女王
   谁都别去干涉
   
   就一点点抒情
   人类已经足够
   不去说抒情的背后有一个人穿黑夜礼服
   也不说昨天是一个烹调过程
   只看一看
   --“我多么忧伤………
   
   这就转身他去
   这就让更多诗句压在身上
   我们死去活来地张开嘴
   也还要抒情,也还要把在空气中冻住的彩蝶
   一只只地打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