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京不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京不特文集]->[第五。碎石刺破日子]
京不特文集
·京不特简介
·第一个为什么----献给小群(Joan)
·同驻光阴 (学林出版社出版) 序
·一、对大地的应许
·二、给南方的定义
·三、甘霖沐地
·四、霞光流水 夜色无边
·五、万花盛开 我心芬芳
·归远之辞
·
·向北:京不特小诗一集
·第二。冷冻季节
·第三。向北
·第四。夜色夹进书页
·第五。碎石刺破日子
·第六。十一月二十一日:京不特种种说(关于怎样建立人生秩序)
·第七。病症
·第八。劣质音乐及其它
·第九。春天聋了瞎了
·第十。在除夕所写下的
·我对六四的一点看法
·幼稚和罪行
·启蒙和《启蒙的辩证法》(一)
·启蒙和《启蒙的辩证法》(二)
2006年
·关于一部女性主义色情片的采访
·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
·天佑华人(话剧·下)
·京不特: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五。碎石刺破日子

   向北:京不特小诗一集
   
   
   第五。碎石刺破日子
   (五首。写于一九八六年十二月)

   
   之一。
   
   
   感情充沛所带来的不止是一个夜晚的孤独
   在阳光一地的时刻我也向往着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件出现
   比如突然眼前焚烧着的这支香烛成为一只蓝色的玻璃匣子
   或者看见墙的背后有一只兔子
   
   欲悲无泪。不仅仅是某一个场景
   假设本身就足以渲染我
   
   我一直期待着
   如果它是一只蓝色的玻璃匣子
   无论大小,只要它是方的
   它们也能打动我
   
   如果稍不小心就又会把话题引向早年
   怀旧已有过很多
   我们依旧如此不满足
   背对窗户向你谈我们的想象是否可靠
   窗外湿漉漉的一地闪烁不定
   
   我们也能掩饰自己颤抖的手
   和另一种情绪
   更想温情脉脉一些
   
   成人之后我们不得不承担太多的责任
   我们自身也过于沉重
   无法再玲珑剔透地雕琢
   就象今夜
   今夜那些人的梦多么金碧辉煌
   
   只有今夜。夜色好像是刀刃
   在我的逻辑思维上划开一个小小的口子
   
   等这些想象飞出了额角
   我还想抓住自己,抓住某种感情
   走出门以后再想这些
   已经太不可靠
   
   大街上是一团孤独将我罩住
   闭上眼睛
   也无法再重温前一天
   
   
   之二。节目
   
   
   她又唱了一支歌
   眼睛们因此都去了屋外
   绕一个圈我叫出一只猫的名字
   --畦倒芈卡史晡
   
   对字符我已经无法理解
   
   那么谈一谈动作
   抚摸了白天的一双手
   让我难受极了
   “他的手的晚期风格是腻滑”
   它能在逻辑的反面吸引我
   
   唱老歌
   描述一阵阳光没有皱纹
   说起来就痒痒
   再来些字符
   会有同样的效果
   
   人群象火。之后
   扑灭这些火
   
   “--畦倒芈卡史晡”是一个人名的话呢
   我们就靠的更近一些
   
   更晦涩
   
   
   
   之三
   
   
   那么谈夜晚就是老生常谈
   某个夜晚长出一把草
   天空绿茵茵。我们无法理解入夜
   等更多的人叙述更多不具备意义的词
   
   --人象草一样地活着
   --餐厅顶上有一盏灯
   --看得见一张嘴巴
   --说
   --白色的词语
   
   滔滔不绝的时刻
   人拿人没办法
   后来才回头,看见许多尸体
   和一个夜晚
   
   
   
   之四
   
   
   无法收场
   就去大街吧轰动一时
   人们都会这样动作动作
   一切都是精致的风景
   泪流得空空荡荡
   
   我就再等
   它们不止一次地袭击过
   温柔地和凶恶地。我就等待
   
   结束之后
   这是一片好风景。不管
   它的主人是不是好人,不管
   人们怎样谈及它
   
   再去大街
   道具们已被清除和消灭
   我转过身来
   摸到一个瞎子
   一块尖石头
   
   一个公民决议
   
   
   
   之五。不小心,想起“金黄”这个词
   
   
   尘土在身上堆积的时候
   正是黄昏
   我已经走过了一爿商店和三岔路
   处处施工场面让我疲乏
   地上的阳光象灰尘
   
   不愿提及金色
   就象进入迟暮之年
   等看见走过的弯口
   汽车已从身边开过数次
   
   正是黄昏,有一只红色的生物在楼的另一边坠落
   静下心看一看
   手已经颤动了很久
   
   我对自己象一个歌迷对歌
   黄昏在我的心中随时都会被切开
   里面有一条河
   流得很满,也没有灰尘覆盖
   
   我又将横穿另一条马路
   遍地金黄色的光辉
   脚步拂过
   背后已不再有人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