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姜福祯文集
·我与人民英雄纪念碑——兼以此文纪念“六.四”十七周年
·司法腐败严重蚕食百姓的基本权利
·老洪的灯——别一种纪念
·要工资、还是要道德,问题在此——再说张厚兴劳动争议案
·从“破船”现象到“口袋负责制”
·低收入群体真的涨过工资吗?
·权力与权利博奕的辩证法——关于陈光诚案的几点断想
·“以药养医”的潘多拉魔盒何时关闭?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
·在昝爱宗的言路上漫步
·关于一些人的一些白话
·“线上人格”与“权上人格”——从贪官刘俊卿看官场人格分裂
·读牟光华《六民主义论》
·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网民义愤填膺一片喊杀声
·自由圣火不死不灭——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疯狂——索性偏执一回
·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
·中国底层百姓的无奈选择:“活着就活着吧”
·权力淫威下媒体的深层堕落——从马六轿车杀人事件谈起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对经济清算问题的五点梳理
·王明视野里的文化大革命起源——读《中共50年》兼谈及“人民文革”
·圣诞“大礼”杜世成
○2006~2008○
福祯幽默文“煮”坊
·(之1)章子怡的“肉体”和我们的“国体”问题
·(之2)中华古今爱国大联盟正在紧急筹备中
·(之3)输出“革命”不如输出“种子”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之5)“吃唐僧肉主义”饮食传统探秘
·(之6)蚂蚁与宪法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力虹三辩:无罪、无错、有徳——兼写给严正学、池建伟
·但愿“米住论坛”不是梦!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
·罚网恢恢,独“尊”小贩——点击城管若干执法权
·城管跋扈录:综合执法与综合侵权
·“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关于白教授被白打的几点乱侃
·言说者的灵与肉——马力闲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郎、顾之争的硝烟之后,我们看不到官方对此的具体态度,显得郎、顾之争真的是一场学术之争。尽管郎咸平赢得了道义资源和民间资源,但所谓“国退民进”的劫掠过程并没有受到来自高层的质疑。
   
   在“主流”经济学家的另一面,郎显平是寂寞的。
   
   且看,10月20日顾维钧借科龙公司成立20周年时,官僚、寡头、主流经济学家们名谱: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陈小洪所长
   ◆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军扩
   ◆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助理巡视员贾小梁
   ◆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
   ◆国务院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宁向东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副所长黄速建
   ◆社科文献出版社总编邹东涛等15人。
   
   就在各路刮民英雄弹冠相庆之际,《财经时报》报导了长春半导体厂的改制路径。“一家多年承担国家重点计划的国有骨干企业,7年间,在由国有到民营再到国有的曲折改制过程中,4.2亿元国有资产流失殆尽,主要涉案人携款蒸发”。其罪恶改制,“曲径通幽”的过程如下:
   
   ◆第一环──选准目标
   
   长春半导体厂始建于1964年,在当时由中国半导体事业创建者、中国工程院院士高鼎三先生提出创办并参与筹建。该厂在中国早期光电信息产业发展过程中,作用很大。但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企业经营渐不景气。……作用如此重要的高科技企业,所谓“渐不景气”,可能是在“主流”们“国企必死”论启发下,在周围贱卖国企氛围的影响下,内贼萌生的“转制”借口。正是“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
   
   ◆第二环──民企登场
   
   “恒河集团以承担半导体厂3,410万元银行债务,外加2,000万元现金的方式,合计出资5,410万元,占新成立公司股份的80.6%,成为第1大股东。长春半导体厂出资1,300万元,占股份的19.4%。……1998年3月17日,长春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在工商局注册成立,资产性质从国有变为民营控股、国有资产参股”,一纸协议,民企控制,为掏空国资埋下伏笔。见证过国企改制的人都知道,民企拿出来多少钱、民企有没有这么多钱、甚至民企有没有钱,都是一概糊涂。
   
   ◆第三环──空手套白狼
   
   “长春半导体厂1998年初账面资产合计2.2亿元,总负债1.6亿元,净资产6,000万元。……‘半导体厂的土地、厂房,均没有进行评估,根本没记入固定资产’。按照后来相关中介机构的认定,半导体厂土地当时价值1.5亿元,厂房估值5,000万元,总计2亿元。……如果把账面的2.2亿元资产加上漏评的2亿元资产,长春半导体厂的总资产应该是4.2亿元。……5,410万仅相当于4.2亿元的13%,折价近90%!……合资公司成立3天后的1998年3月20日,恒河集团忽然从合资公司抽走入股的2,000万元现金。……恒河集团仅以承债3,410万元的方式,全面控制4.2亿国有资产。但即使是这3,410万元债务,直至半导体厂再次转让,恒河集团也一分钱未予偿还。……也就是说,恒河集团从始至终未出分文,即空手套得4.2亿元国有资产。”
   
   低估贱卖于先,抽逃资金于后,在原败家经营者与民企盗贼的连手之下,民企分文不出,套得4.2亿元资产。如此罪恶就在阳光下,半折半掩的发生了。
   
   在历经了上述三环“改制”之后,恒河集团徒手取得了掠夺权。
   

民主论坛200412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