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姜福祯文集
·表哥──欲望时代落魄者的一个标本
·读书随笔录二题──官本位,民何在?
·真言如玉 掷地有声——读卢跃刚万言抗辩书札记
·语言霸权环境下的信息吊诡及其他
·布什主义面对中国的一次重要脉动——对布什与余杰等人会见的一点感想
·一个好人走了,一种精神留下了——沉痛哀悼张胜凯先生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读张铭山《北墅“同学录”》
·我与人民英雄纪念碑——兼以此文纪念“六.四”十七周年
·司法腐败严重蚕食百姓的基本权利
·老洪的灯——别一种纪念
·要工资、还是要道德,问题在此——再说张厚兴劳动争议案
·从“破船”现象到“口袋负责制”
·低收入群体真的涨过工资吗?
·权力与权利博奕的辩证法——关于陈光诚案的几点断想
·“以药养医”的潘多拉魔盒何时关闭?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
·在昝爱宗的言路上漫步
·关于一些人的一些白话
·“线上人格”与“权上人格”——从贪官刘俊卿看官场人格分裂
·读牟光华《六民主义论》
·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网民义愤填膺一片喊杀声
·自由圣火不死不灭——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疯狂——索性偏执一回
·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
·中国底层百姓的无奈选择:“活着就活着吧”
·权力淫威下媒体的深层堕落——从马六轿车杀人事件谈起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对经济清算问题的五点梳理
·王明视野里的文化大革命起源——读《中共50年》兼谈及“人民文革”
·圣诞“大礼”杜世成
○2006~2008○
福祯幽默文“煮”坊
·(之1)章子怡的“肉体”和我们的“国体”问题
·(之2)中华古今爱国大联盟正在紧急筹备中
·(之3)输出“革命”不如输出“种子”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之5)“吃唐僧肉主义”饮食传统探秘
·(之6)蚂蚁与宪法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四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个人有一个不算怎么理论化的思考,也就是以所谓“节约型社会”和“奢侈型社会”来取代“前福利国家”和“后福利国家”的提法。区分这个问题是为了给当下中国福利政策或者福利制度的设计提供一个正确的参照系,同时也企图给攻击福利制度的人在消费比较上留下一个道德空间。主要是想说明目前中国处在发展中国家状况下,类比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福利国家的宏伟建构还够不着边。换句话说现在最迫切的是开始建构一种能找得到“生存感觉”的福利制度,而不是找得到“幸福感觉”的高福利制度。要紧的是立即制止“劫贫济富”的反人道改革设置和制度安排,反贪均富,还财于民,从根本上将原本属于人民大众的钱通过一些福利措施返还给人民大众,同时以法律形式限制奢侈消费,刺激大众消费。我想,在这个基础上谈初步建立福利制度,就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为不为的问题了。

   在思考中国问题时,有两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权贵和富豪的非法收入和洗钱的问题,公款消费、奢侈消费问题。少数人的无形占有和奢侈无度,完全粉碎了既成的经济学模型,在这个立场上思考贫富悬殊、思考福利问题,就会觉得以西方新自由主义政治和经济学大师为圭臬的张五常、陈平等辈是多么滑稽可笑!

   据说中国的改革进入了深水区。而按照一些大内智囊的美好设计,深化改革的重要步骤就是“制造中产阶级”,今年公务员涨工资大概就是这个步骤中的一环。最近慕容雪村的小说《伊甸樱桃》被称为“名牌集中营”,可谓奢华观止。慕容雪村在每一个名牌的陈列过程中都做了比较。俗话说:“人比人要死,货比货要扔。”慕容雪村的本意肯定不是让劳苦大众去跳楼,在他愤慨的比较中大概经济学家们可以思考点什么了。

   请看:

   ◆一瓶香水──克里斯汀.迪奥香水。价格30,000英镑,合人民币40万元,可装40,000瓶纯净水,可买20万立方米家庭用水,够一个三口之家用300年。

   ◆万宝龙──名牌高档笔。有一款最高售价人民币120万元,可买40万只普通圆珠笔,30万个肉松面包。

   ◆宾利728──世界名车。售价888万元,仅车上的一副手动窗帘,人民币17万,可买普通窗帘17,000米,相当于两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如买棉衣可买4,000件。

   ◆佰伯利狗夹克──佰伯利世界名牌服饰。仅一件狗夹克,售价2,995元,一只名犬一个冬季至少需要四件,即11,980元,相当于四个失学儿童一年的学费,相当于一个中国农民的穿着。

   ◆劳力士──一款最廉价的,39,300元,可买一般表400块,尿素(化肥)26吨。

   ◆罗斯特眼镜──北京某店最便宜的一款,3,500元,相当于三台国产24英寸彩电,可以买700斤猪肉。

   ◆阿玛尼──意大利品牌服装。一件T恤衫售价7,900元,相当于一个内地蓝领全年的工资,如买铅笔,可让一个孩子用1,000年。

   ◆登喜路打火机──英国名牌。其中一款打火机,可售5,700元,可买鸡蛋2,000斤,让一个人吃上将近七年。

   ◆拉斐──极品法国红酒。一瓶1982年的葡萄酒,28,888元,相当于五个中国民工全年的工资收入,可买普通散装白酒15吨。

   ◆百达翡丽表──瑞士顶极品牌。较便宜的,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手上的那种一款60,000美元,合人民币50万元,相当于一个小学教师20年的工资。

   ◆吉凡克斯──英国男装品牌。一件衬衫3,000元;一条内裤1,100元,如买成廉价内裤,可买300多条,够一个民工穿20年。一个民工的两腿之间,深藏着本世纪最重要的价值观。

   在名牌和非名牌之间,我们看到有一个巨大的浪费空间和利益黑洞,同时我们也看到不同阶层的实际生存状况,而这两极不是在资本市场公平竞争和角逐过程中造成的,而是制度安排和制度本身造成的。

   好了,现在再看由福利制度引起的公平与效率的纠缠其实在现阶段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现阶段的问题是:

     公正、公正还是公正,“公正,哪怕天塌下来”!

   尽管如此,作为对一个问题的清理还是有必要从来龙去脉上作一些简单分析。

   以下以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章星球的《文化本位的社会主义高福利国家初探》为依据进行一些梳理。

福利制度和福利国家的公平和效率

   公平与效率的关系在西方福利国家理论研究中始终是一个核心课题。在西方“福利国家”时期,公平具有优先地位,但这一时期公平在整体上并没有妨碍效率,反而形成了西方经济的黄金增长期。“二战”以后,随着资本主义经济中的“滞胀”,西方社会保障经济理论关注的核心从“公平”转到了“效率”。

福利制度和福利国家的主要理念

   福利国家虽然强调公平至上,但并不排斥效率。凯恩斯把公平与效率视为最基本的社会哲学问题,其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曾专辟一章来阐述这一问题。著名的巴尔教授在其新作《福利国家经济学》一文中得出了如下结论:在不涉及意识形态的前提下,经济学理论可以证明福利国家的普遍观念;经济学理论的争论不仅使经济学家可以很好地理解福利国家存在的“公平”理由,同样也可以证明福利国家存在的“效率”根据;不管福利国家的分配目标是什么,“福利国家仍然具有其重要的效率功能”;福利国家能做到的事情,市场根本做不到,或者做得很糟糕。不仅仅是因为“公平”的原因,而且也是因为“效率”的缘故,这就是经济学对福利国家的存在所作的诠释。

新自由主义的两个出发点──实际上出自奢侈主义,而非节约型社会

   福利国家的主要反对者是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对福利国家的批评在两个方面:一是基于经济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的观点反对福利国家过多的国家干预与过高的国有企业比例;二是基于效率优先的观点认为福利国家的公平至上原则妨碍效率,如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弗里德曼“为了使自由市场有效运行,不应实现福利国家论者主张的‘平等’,而应当保持‘不平等’”。张五常之类的经济学家很有些“弗里德曼情结”,总是把费氏的理论看成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利器。

公平和效率的二律背反──西方和东方的两个有力例证

   由于新自由主义认为公平妨碍效率的观点更多基于经验理性,所以它无法解释如下事实:在西方,福利国家时期公平至上,结果导致了西方经济前所未有的黄金增长期,反之,后福利国家阶段采纳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大幅降低福利,强调效率至上,同样实现了经济增长;反观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强调公平,结果却是大锅饭,效率极其低下,市场经济时代强调效率至上,结果却导致了贫富两极化,经济增长的成就与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互相冲抵。

   福利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有两个最基本的功能:一是社会财富再分配的功能,相当于全民对国家利润的公平分红,体现为公平主义;二是保护弱势阶层、缓解社会矛盾的功能,体现为人道主义。

   人道主义是针对部分弱势阶层的,具有劫富济贫的性质,因此福利政策中的人道主义比例越大,就会伤害富人的投资积极性;相反,反人道主义的劫贫济富(剥削)伤害的是穷人的生存之本,可以导致社会问题产生进而促使效率下降。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人道主义和反人道主义分别会从两个方面影响效率。这才是客观中肯的分析。

是公平妨害效率还是不公平导致效率下降?

   福利政策中的公平主义成份和人道主义成份都可以促进效率提高,公平的作用在于直接垒高竞争平台,而人道主义的社会救济主要是通过避免社会危机、增进社会融洽间接促进效率。前者对效率的作用基本是个正值,而后者对效率的促进作用可正可负,因为过度的劫富济贫会抑制富人的投资积极性和滋生穷人的大锅饭心理,人道原则与公平原则有时会产生矛盾,人道可能伤及公平。理解了这层原理,在体现公平的社会福利与体现人道的社会救济之间建立一个调节机制,就可以令福利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实现对效率的有效控制。根据以上原则再来分析西方福利国家滞胀现象,我们就不难发现,其实质并非公平妨碍效率,恰恰相反,是不公平导致了效率下降,因为当福利国家的人道因素超过某个限度后,就造成了穷人对富人的剥夺,导致了大锅饭,人道原则伤害了公平原则。

两种不同公平的问题

   自由是政治权利上的公平,而福利则是全民在分享经济成果时的公平,两者都是公平必不可少的内容,福利国家是同时追求两种公平的。巴尔《福利国家经济学》一书中曾提到,自由主义是福利国家的主要支持者──“他们在政治哲学家罗尔斯(Rawls)那里找到了他们的哲学;他们的政策在贝弗里奇、凯恩斯和加尔布雷思等人中得到了拥护。”所以自由主义与新自由主义(中国语义环境下的,其实巴尔称之为“自由意志论者”)的区别仅仅是,新自由主义“极其重视个人自由主义,强烈支持私有财产和市场机制”,主张严厉限制税收和再分配的作用,而“自由主义的理论包含‘一条分配原则:平等’”,强调收入再分配是国家的重要职能。因此,自由主义与新自由主义(自由意志论者)在追求机会公平上是一致的,在是否以税收和再分配手段让国民分享更多经济成果上存在分岐,而在反对中央计划经济社会的机会不公与起点不公时也是一致的。

储富效率与创富效率

   这是章星球提出的两个很有实际意义和操作可行性的新概念。

   创富要有效率,储富也要有,我们称之为“储富效率”,创富效率与储富效率共同构成了经济效率。由于高层次消费的储富效率远远大于低层次消费,如果一个国家和地区高层次消费动力越充足,那么在同样条件的福利供应下,积累的社会软财富将大大高于高消费动力疲软的地区。

目前中国最大的不公平

   我国目前的医疗、养老、住房制度实际上具有明显的特权性质,是一种只有官僚系统和国企职工有权享有的福利,这种虚假的公平正是建立在对九亿农民的不公平之基础上,因而也是我们这个国家最大的不公平。和某些学者认为公平妨碍效率相反,我们认为真正的公平是效率之母,反过来不公平则带来低效。我国政府和国企的低效,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存在以上巨大的不公平,如果能废除干部和国企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把社会公平扩展到令全民享有真正的义务教育,由此建立的高教育福利社会就会产生最佳效率。

中国有钱建设福利国家吗?

   一些人会怀疑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还不足以建设福利国家。

   其实,如果一个国家不论什么有利于老百姓的好事都要等到钱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去做,那就什么也做不成。“钱不够”是逃避责任最简单、也最拙劣的借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