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陈大胡子别传]
姜福祯文集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网上议政”神话的破灭——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2)
·中国网络“半瘫痪”——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3)
微观生活(三题)
·横扫一切丰乳肥臀
·樱花一颗色三种
·高树原来斩千刀
世象短语
·“国情依赖症”可以休矣!
·“扒裤权”的诞生说明了什么?
·对外花枝乱颤,对内剑戟斧钺
·热闹大了:所有的狗都在狂吠
·且看樊纲鬼话一箩筐——世象短语
·官人、名人移民与“硕鼠”定律——世象短语
·“馨吻脸脖”又如何?
·“考霸”还是考奴?
******
·编辑和写手的二重奏
·纸船渡忠魂
·2005年最撼动人心的一本书:《束星北档案》
·政治童工刘胡兰事迹愚弄国人半个多世纪
·2005年网络怪谭录
·陈大胡子别传
·布衣夜行者的精神资源
·表哥──欲望时代落魄者的一个标本
·读书随笔录二题──官本位,民何在?
·真言如玉 掷地有声——读卢跃刚万言抗辩书札记
·语言霸权环境下的信息吊诡及其他
·布什主义面对中国的一次重要脉动——对布什与余杰等人会见的一点感想
·一个好人走了,一种精神留下了——沉痛哀悼张胜凯先生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读张铭山《北墅“同学录”》
·我与人民英雄纪念碑——兼以此文纪念“六.四”十七周年
·司法腐败严重蚕食百姓的基本权利
·老洪的灯——别一种纪念
·要工资、还是要道德,问题在此——再说张厚兴劳动争议案
·从“破船”现象到“口袋负责制”
·低收入群体真的涨过工资吗?
·权力与权利博奕的辩证法——关于陈光诚案的几点断想
·“以药养医”的潘多拉魔盒何时关闭?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
·在昝爱宗的言路上漫步
·关于一些人的一些白话
·“线上人格”与“权上人格”——从贪官刘俊卿看官场人格分裂
·读牟光华《六民主义论》
·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网民义愤填膺一片喊杀声
·自由圣火不死不灭——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疯狂——索性偏执一回
·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
·中国底层百姓的无奈选择:“活着就活着吧”
·权力淫威下媒体的深层堕落——从马六轿车杀人事件谈起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对经济清算问题的五点梳理
·王明视野里的文化大革命起源——读《中共50年》兼谈及“人民文革”
·圣诞“大礼”杜世成
○2006~200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大胡子别传

   
   
   
   
   

   
   
   
   
   
   
   
   
   
   
   
          你的胡子好浓好黑
          猖狂地爬满腮络耳际
          于是你的胡子被太多小男孩小女孩
          贮存于记忆
          你的名字太他妈的娘们气
          没有几个轰轰烈烈的男人会去注意
          可你好几次代表全校师生发言
          于是我知道你肯定有些来历
          你的声音奶声奶气
          你的文章并不犀利
          你的文采并不奇异
          记得那时你很让我不屑
          后来听说你是一个纨绔子弟
          会抽烟 嚼泡泡糖 轧老迷
          我不懂老师们怎么会稀罕这样的红崽子
   
          那时你很风光 很阔气
          黑皮靴又厚又亮
          兰呢子中山服招摇过市
          碰面时
          黑眸子常对流不恭和怀疑
   
          七四年过“五.一”节时
          你写了一首长诗──太奔放、太壮丽 太盖帽了
          于是我的心象紫薇树般战栗
          我不懂
          这么多复杂的东西怎么会烩在一只炒锅里
          (搞不懂你到底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
          从此,见到你我就不再不屑了
          后来我就觉得不去啃你的才气太损失
          再后来
          我看到的都顺眼
          听到的也都入耳
          再后来
          我相信你一定不是个坏孩子
   
          这样
          在一个月淡星疏的夏夜
          我们便圪蹲在你家的矮墙上喝茶
          谈一些长胡子们谈的话题
          也偶尔谈谈诗
          谈诗时你的口气好淡
          可是你的口气越淡
           我的心就越咸
          我不懂 你怎么胡乱一写
          我却苦苦经营好几年
          那一夜 我好高兴 好激动 好辛酸
          那一夜 我开始思考眉毛、腋毛和胡子的故事
          后来我们常在一起谈天说地
           你谈锋很健
           文学历史政治
          我们都乐此不疲
          后来我们都去农村插队了
          我们的信很罗嗦
           很扯皮
           很罗曼蒂
           很让一些人不屑
          有一次你还写了一首长诗
          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幻想社会主义的红旗插遍
           纽约伦敦巴黎
          尔后 我们手握冲锋枪建功立业
          笑洒满腔青春血
          喜迎全球幸福来
          尔后 我们就不大谈
           五州处处桑梓地
           何须马革裹尸还了
          再往后
          我写诗问你“人是什么?”
          你做诗答我“什么是人?”
          再往后
          我们都有些困惑和迷离
          我们开始思考我在世界中的
           价值
           位置
          以及如何面对自己
          再往后
          “四人帮”被一举粉碎
          我们不再信许多东西
          我们不再谈扎根的话题
          再后来
           我们都回到青岛
           我们都有一种失落感
          于是
           我们都拚命思考
            拼命读书
            拼命侃山
            拼命写字
           我们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
            不知天高地厚
            粪土文坛“暴发户”
          再后来
           我参加了一个非法刊物
           稀里糊涂写一些东西
           倒霉的是你也跟着喝了一壶
          再后来
           你自己跟自己过意不去
           卷入一个什么“新共产党”的地下团体
          于是
           我们都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再后来
           我们都到了讨老婆年龄
           我们都有些苦闷 有些累了
          再后来
           你老婆说你虚无主义者
           你和酒杯交上了朋友
           只是我总掉不进去
           坐在一边陪你
          再往后 人们都忙着寻找自己
          于是,你也弄了几顶小乌纱帽
           东征西讨
           春风得意
          再往后我就死不改悔 不懂事
          自己关进了劳改队面壁
          再往后 听说你考进一个大机关混饭吃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一日
          妻来信告诉我你早在四月酒后坠楼而死
          关于陈大胡子的故事也就坠楼随风而去
           坠入滚滚风尘里
           永垂不朽
           天人合一
          没有人开追悼会
          也不会有人书写生得如何死得如何的题词
          没有人想到出版你的文集
          也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抷黄土
           还是一把梳子
          在我写这些字的时候
          听说坚冰还在拷打着你的身子
          我担心
          海里的鱼正盼着咀嚼你的灰烬
          我不知人们将如何看待你的早逝
          我也不知你与马大胡子究竟谁更可爱
          三毛爱荷大胡子都给爱死了
          马大胡子
          弗大胡子
          陈大胡子
          也能爱死人吗?
          我不懂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1-22] 修订:[2006-01-22]http://www.asiademo.org/read.php?charcode=GB2312&id=46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