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姜福祯文集
重涉旧尘
·我的一九八一
·一创刊就终刊的《人》
●2002●
·警匪一家:张铭山小吃店遭劫
·从查禁“口袋书”想到中国人的精神
·劣质焦炭与三个代表
·封堵两亿手机 违宪不商量——浅析与天下万众为敌的手机实名制
·反贪均富,还财于民
·谁敢动我的奶酪?(诗三首)
·李昌平说法实录
·返本归真解放中国──我读李昌平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一些思考──献给杨建利先生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90年代中期,当顾准声誉鹊起的时候,有一位与顾准经历相同而命运更加坎坷的民间学者汤戈旦先生的灵前却十分落寞。

   1995年1月8日,汤戈旦3年忌日的时候,站在皑皑白雪里祭奠的,除汤的妻子、女儿外,仅有我和邓焕武等少数几位外地朋友。徐文立、吕宏来等京津朋友因故没能如约而至,但分别打电话和登门探望汤的家属。

   在时代的坐标上,汤戈旦与顾准有太多的相似。

   两个人都是幼年参加革命,都是共产党的老干部,都先后从事过地下工作和经济工作。汤参加过武装起义和长征,资历似比顾准更老。两个人都是思想者、探索者:汤咬住劳动和资本的硬骨头不放,企图拨乱反正,还原马克思主义的本意;顾则在古希腊的废墟上遐思,苦苦思考革命和革命后如何走出“革命童话”的问题。两人都是共产党人的反叛者,都拒绝把革命设定为“终极价值”和“终极目的”:汤从否定列宁主义实践和斯大林专制主义入手,全面批判命令经济和一党专制,50年代就被排斥在体制外,长年受迫害,80年代初被判刑;顾则避开社会主义实践正误这个敏感的话题,企图打破从革命党到执政党嬗变的锈锁(顺便提一下:小康主义不会完成这个转变),遂仍旧留在体制内自我改造,郁郁而终。可贵的是:两个人都不是“华夏中心主义”者,都持求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汤着眼于解决资本社会化,并由此切入,提出一条人民资本主义的路径;顾则从古代市民社会形成入手,更强调完善公民政治权利,以与专制抗衡。汤源于现实,从不讳言现实诟病,参照马克思经济学思想,企图改造现实,其理论有破有立、有枝有叶、有因有果;顾也源于现实、反思现实,参照古希腊城邦制度和会计核算理论,但只有“那拉走后”疑问,没有掷地有声的建树和方略。当然,这主要和体制内外不同语境和语言符号的调遣有关。

   在当下一党专制和金钱至上的社会氛围里,有多少人能够不被恐惧和利益击中、清醒地发出独立的声音?顾准、汤戈旦独立特行的探索精神和高瞻远瞩的文化视野,是我们反思自己最好的镜子。正如李慎之所言:他们“不愧为我们的时代英雄。”

   汤戈旦去世后的10年,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中国依旧言必称马列、必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使我想起汤戈旦的言必称“原旨马克思主义”的真义,恰恰是百分之百否定社会主义实践,尤其是斯大林模式的中国社会主义实践。在汤戈旦看来,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不仅超越了历史发展阶段,在资本运做上也都背离了《资本论》的本意,夸大了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恶化了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这就必然导致“意识形态决定论”下的权力泛滥和命令主义,也必然导致贪污、腐败、短缺、浪费和严重不公。

   汤戈旦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资本论》和经济决定论,而《资本论》的精髓不是剩余劳动、而是资本的人格化,也就是说,不是剩余价值、而是资本最大限度社会化所能达成的“人的解放’的目的──即“自由人的联合体”。研究剩余价值只是揭示资本的不合理性和人的异化。显然,这是列宁主义旗帜下所有实践的“社会主义”所没有、也不能达成的,也是初期资本主义和现代资本主义之后才能达成的。也许,人们不再愿意称它为社会主义,但它确实是一种资本最大限度被最广大人民占有的制度,在那里,货币最大限度被削弱。资本将以爱和互助的形式呈现,并以此拯救全面物欲化的人类。这就是汤戈旦始终不放弃还原资本、还原马克思主义的原因。

   汤戈旦的研究是认真的,尽管也有与专制制度争夺话语权的色彩,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新的乌托邦,只是这种艰难的求索深深地感动着我、鞭策着我。

汤戈旦简介

   汤戈旦,又名汤可桑,笔名黄石,民间学者,天津人,祖籍四川。20年代参加革命,30年代参加长征,先后在敌战区、国统区、解放区从事过抗战工作、地下工作、文化工作,并参加过重庆谈判。解放后在天津从事过经济工作。50年代受排挤去职在家,专事理论研究,此后屡受迫害,被放逐多年。1979年至1981年期间借助民刊《四五论坛》、《海浪花》、《人》等,大声疾呼市场经济,揭露计划经济的实质,是79民运期间年龄最大、理论功底最深、最具影响力的民运人士。

   81年之后,汤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出狱后,汤矢志不渝,继续抨击时弊,高扬市场经济的大旗。1992年1月8日在天津病逝,享年82岁。

   3、40年代,汤在《生活周刊》等进步刊物发表文章若干篇;50年代,在天津财贸内部刊物发表文章,最先质疑计划经济;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民刊发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论的实质探讨》、《建立人民资本主义──通向社会主义》、《高举共产党宣言》等长篇文章;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写出《新明夷待访录》、《短缺经济学提纲》等书。87~89年与改革同步,他还以独特的视角撰写了《漫谈经济》等一些观点新颖的文章。

民主论坛200301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