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志伟文集]->[好男兒名揚異域 飛將軍血灑長空——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
胡志伟文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男兒名揚異域 飛將軍血灑長空——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過去幾年中,華航陸續傳出名古屋、大園、香港、東海空難事故,外界指責紛陳,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讀了華航創辦人衣復思將軍卅萬言鉅著《我的回憶》後,方才知道,原來華航是在我國政府與美國協力催生之下成立的——一九五九年,中南半島戰火熾烈,使華航有機會肩負起越柬寮三國的特種軍事與民生空運任務,由空軍副參謀長衣復恩中將聚合廿六位空地勤精英飛行永珍與朗勃拉邦間三日,從美國人手裏賺到第一筆錢五萬美元作為創業基金,奠定了華航的經濟基礎。但這是用中國軍人寶貴的生命換來的,他們在越共無情炮火下,無所畏懼,前仆後繼,血灑長空,埋骨異鄉,寫下了血的史章。去年在報上得悉衣將軍這部誠實的回憶錄引起蔣家第三代纏訟,所幸吉人天相,明鏡高懸,很快就雲消霧散了。否則,我們這些寫傳記的作者都只能走隱惡揚善、歌功頌德的末路了。
   衣復恩將軍是個神秘的傳奇人物,他是第一個駕駛C-47大型運輸機指揮美籍機員的中國籍機長,也是第一個單機飛越大西洋(歷九十九小時)的中國空軍軍官。他從航校畢業才廿歲,就遇到西廣事變,旋即為營救蔣委員長而單飛西安從事空中偵察,七七事變後駕機轟炸上海虹口的日寇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和停泊在黃浦江的日本侵華海軍旗艦「出雲號」以及侵入我內河馬當沿線的敵艦;崑崙關大戰時,他隨蘇俄援華轟炸中隊對十萬大山沿線日軍發動空中攻勢。他廿八歲就接掌空運中隊隊長,一年內就帶出四十名C-47運輸機機長,不滿三十歲便升任統率一百架大型運輸機的大隊長。自一九四二至五二年,他榮任蔣委員長座機機長,期間曾奉命空投重要手諭給被共軍圍困在長春的國軍東北剿匪總部中將副總司令鄭洞國和被圍困在錦州的中將副總司令范漢杰;接載下野的蔣公從南京退隱奉化,在炮聲隆隆中從舟山撤至澎湖、從重慶撤至成都、從成都飛向臺北。一九四四年六月美國副總統華萊士訪華時,他奉派充當華萊士專機的領航員,同年還駕機護送中共駐渝代表周恩來與中央補助八路軍軍餉法幣卅萬回延安,由中共中央北方局書記鄧小平親臨機場指揮降落,回程起飛前會晤毛澤東並由朱德送往機場;六十年代後期,他因向美國中央情報局駐臺北官員林克斯談及「反攻無望論」而在軍法處看守所禁閉幾乎三年。再回顧轟炸出雲艦時日軍高射炮彈片曾透過機艙穿越褲管以及桂南會戰整個機隊九架SB-2轟炸機只留下他的座機,他的一生真可說是九死一生。
   衣復恩的一生,見證與主導了中華民國空軍戰史與中國民航發展史,其一身是膽、智勇雙全可見於以下事跡:
   一、在三年戡亂戰事初期,他率領十架C-46機空運三千多名步兵與裝備從山西運城至陝西榆林,前後十多日出動上百架次,連一點小毛病都未發生。一九四七年五月四平戰役時,擔負夜間偵炸任務,率部不眠不休出動百多架次,投擲炸彈逾百噸。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七日奉命送三千套防毒面具給被圍的第二兵團司令官邱清泉部,在槍林彈雨中降落徐州,旋即迅速脫離火網返回南京。
   二、他擔任空軍情報署署長時,督導第卅三中隊向中南半島泰緬寮邊界的國軍遊擊隊空投特種部隊與武器彈藥,自一九五九至六一年每次留空時間都在十七小時半左右。自一九五二至七四年,受命於蔣夫人,與美方組織特種部隊,執行大陸西北、西南包括川康一帶的空投任務,還協助友邦執行對北越共軍的特種作戰任務。一九五七年曾悄然送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蔣經國去金三角視察柳元麟將軍的遊擊隊總部。最重要的是與美國海軍通信中心合作成立偵測單位——第卅四中隊,接收原「西方企業公司」的全部人員與裝備,以精密電子儀器偵察中共的防空電子系統,記錄下共軍防空雷達的性能、波段、方位等,提供美國空軍用以干擾共軍雷達電波、癱瘓共軍防空系統,以致美國戰略空軍B52轟炸機所持的針對中共主要軍事設施的資料,大都是卅四中隊機師駕U2偵察機所拍下的大陸重要軍事目標照片以及防空電子資訊。六十年代的美國戰略空軍情報處處長史密司少將曾擔承,若無這些資料,美軍轟炸機與攻擊性飛彈根本無目標可尋,亦無法進入大陸領空。自六二年十月開始,第卅四中隊還兼行核子爆炸偵察,以監視中共發展核子武器的進程。單是一九五三至六七年,就執行了特種任務八三八架次,頭三任中隊長均在空中殉職,先後損失了美製P2V偵察機五架、B17機三架,B26機兩架,前二種都是配備十四人的大型偵察機。一九六O年與美國中情局合作組成第卅五中隊,即黑貓中隊,駕駛U2高空偵察機深入大陸寧夏、甘肅等地拍攝飛彈試驗場、軍用機場、煉油廠等軍事目標。這項由中美兩國最高領袖直接指揮,美方授權中情局執行,中方由蔣公授權蔣經國為代表、衣復恩為執行負責人的絕密偵察計劃(連空軍總司令陳嘉尚都未與聞),自一九六二至七四年,共執行大陸偵照任務二二O次,涵蓋面積一千多平方公里,遍及大陸卅餘省,發現中共原子能試驗所、飛彈試驗場與發射陣地、陸海空軍事基地以及工業交通等多項重要目標,獲得極為珍貴之情報資料,寫下了中華民國空軍最輝煌的史頁。後來美國空軍F4與F105戰機在越戰中以電子戰反制北越的蘇製薩姆飛彈,就是中華民國空軍十三年冒險犯難的努力成果。

   三、以民航飛機執行敵後任務。例如一九六O年應寮國國會議長沙旺那之請,執行北辰計劃,自台灣運送軍品、武器到寮國,還在寮國重鎮永珍、琅勃拉邦,巴色之間空運物資,以突破寮共的地面封鎖。一九六二年起,應美國與南越要求,執行南星計劃,訓練南越特種部隊跳傘、空投南越情報人員到北越,空運南越山地部隊以及空投補給物資給各個戰略村。此舉奠定了華航的經濟基礎,但付出了不少空軍勇士的寶貴生命——犧牲了四十多名機員和近十架飛機(後來出任南越空軍總司令、副總統的阮高祺,當年曾在衣復恩將軍麾下從事南星計劃)。一九五八年,應印尼回教革命軍之請,代購兩架運輸機,協助反蘇加諾的革命集團向蘇拉威西島萬鴉老地區空運汽油、炸彈、軍服等。八年後,蘇哈托推翻蘇加諾政權,那批革命份子都身居要職,那兩架飛機也被贈予華航,這就是華航第一架C54機的由來,它為華航賺了不少錢。
   衣復恩在戰場上是一員勇將,在商場上也不失為一名長袖善舞的企業家。他自空軍退役後,接下三弟復慶遺下的亞洲化學公司爛攤子,經二十多年拼博,使職工從十七人擴充至逾千人,營業額從一九七一年的數千萬元遞增至一九九七年的四十八億元,還增設了亞泰金屬工業公司、國貿公司,更西進大陸,在佛山、郃陽、上海、惠州投資數千萬美元生產塑膠、電路版,養活了幾千名大陸失業工人。
   更難能可貴的是,衣將軍以自己省吃儉用的積蓄回饋社會,設立立青文教基金會,為兩岸青年學生提供獎助學金、資助優良書刊的出版、購買優良書籍分贈國內外圖書館與學校、贊助學術文教機構團體舉辦國際學術研討會議、推動兩岸文教交流等,廿年來總計支出一億多元,超過了不少公帑基金會的業績。他還聯絡美國空軍舊友組織中美教育基金會資助兩岸貧寒學生赴美修讀各級學位,而且將這些慈善工作傳給子女主持,以期貢獻不輟。
   衣復恩回憶錄也透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名人軼事,諸如:
   一、作為座機機長,他多次冒險飛蔣公上火線,親睹蔣公「確具軍人本色,不怕冒險犯難,在瀋陽情勢最緊急的時刻,堅持上瀋陽看看……飛機降落在國軍炮兵陣地前面,炮彈直接從我們頭頂呼嘯而去。」撤離重慶時,直至共軍前鋒逼近白市驛機場還不下令升空,最後顧總長讓機長催促,蔣公才同意起飛。據他觀察,大陸百姓對蔣公的愛戴與擁護是出自真心的,從重慶還都南京,再視察上海、北平「一路飛來,幾乎每一個機場迎接的人潮千千萬萬,萬頭躦動,民氣旺盛,整個場面狂熱沸騰……他在人群裏握手揮手,顧盼自雄,宛如天神一般。千萬子民用熱情和真愛來頂禮膜拜。」相比之下,半世紀來沒有一個中共領袖膽敢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毛澤東出巡時往往隨身攜帶十五個替身,實有雲壤之差。
   二、相反的例子是瀋陽陷落前,衣復恩派烏鉞撤運高官時,東北剿總司令長官衛立煌率先跳上飛機,載五十人的飛機,一下子跳上了六、七十人。
   三、勝利後,衣復恩在飛機上問孔二小姐「上海小報說你在黑市賺了很多錢」,她笑答:「我們家中本來就有錢,武漢撤退前,我們把法幣全換成美金,所以我們的財產毫未貶值。」這在任何國家,都是犯了「盜竾医洕閳蟆沟闹刈铮墒强琢顐ゾ共灰詾閻u。衣復恩還提及,他千辛萬苦從美國接回第一架C-47運輸機時,發覺機上載著許多紙箱包裝的貨物,貨主都是孔二小姐。權貴誤國,可見於此。
   四、戴笠墜機前兩個月曾在北平飛天津途中對衣復恩說,他已倦勤,事緣軍統局大肆搜捕為虎作倀的漢奸,但其中不少人卻利用各種關係管道開脫罪名,有些政府要員竟不辨是非橫加干涉,阻礙了調查工作與審訊的公正。戴笠還特別舉出孫科為其女友藍妮關說為例,此事使戴尤為忿忿不平。
   五、北平圍城時,衣復恩駕機送蔣緯國到北平,給傅作義送去蔣公手諭,要傅堅守。後來不少人責怪傅作義棄城失職。但衣復恩認為傅作義畢竟還打了幾場勝仗,比起優勢裝備的嫡系部隊每戰必敗的表現強多了。當時傅作義沒有轉進張垣、綏遠固守,是由於美援軍械都運往北平儲存,西行鐵路已被共軍切斷,軍需物資無法往西北轉運,使他喪氣。衣復恩說,他送徐永昌去包頭時,聽傅作義的親信馬副官說,傅作義讓共軍開進北平後十分懊惱,不斷地自己掌嘴、摑臉。由此可見,做貳臣、降將,內心必然痛苦,洪承疇、錢謙益晚年的詩作都流露了這一類懺悔之情。
   六、衣復恩是張學良家的常客。北投新居落成時,蔣經國親口對衣說:「此時此地不宜太過張揚,他這麼做(按:指喬遷晚宴)恐會影響他自身的安全,因為很多西安蒙難者的家屬遺族都在台灣,可能會採取報復行動」而且張學良專揀蔣孝先在西安被殺的忌辰訂為喬遷之日,所以蔣夫人特別指定經國先生負責張的安全。事隔幾十年,還有人把「保護」說成「關押」,那也太蒙昧良心了。
   七、周至柔是衣復恩的頂頭上司,遷台後,連這位毛澤東欽定的第卅三號「戰犯」都私下常對衣復恩發牢騷:「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身為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的周至柔都如此氣餒,也難怪衣復恩要嘀咕:「以常理而論,如同樣的一班人真有能力光復大陸,則何致喪失大陸?」
   衣復恩回憶錄披露,已故的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他的乾女兒,衣復恩到大陸會見吳學謙、李灝、廖暉,以致投資大陸設廠,都是廖瑤珠從中牽線,廖瑤珠以「人大代」身份入台,也是靠衣復恩打通境管部門關節。《上海生與死》一書的作者鄭念是衣復恩長兄復德前妻姚念華的姐姐。另一位旅英女作家張戎,則是由衣復恩提供大量歷史資料後才創作出銷售七百萬冊的英文小說》《鴻》。
   坊間的回憶錄與口述歷史作品,多數是隱惡揚善,甚至把一切功勞歸於自己,把一切過失推諉旁人。然而衣復恩將軍的 《我的回憶》一書卻從頭至尾堅持誠實二字:不包裝、不虛假、不自我標榜、也不隱惡揚善。這本卅萬言的鉅著將一個真實的衣復恩及其走過的歲月,完整地呈現在萬千讀者前面,為這類傳記作品樹立了一個高尚的典範。此書雖不公開出售,卻一定是傳世之作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