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志伟文集]->[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胡志伟文集
·胡志偉簡歷
· 文集目錄
·《春秋》雜誌的史料價值
·好男兒名揚異域 飛將軍血灑長空——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以國家興亡為己任 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大陸一流學者對 蔣公偉大人格的肯定——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我們民族的真正脊樑——紀念國學大師錢賓四先生逝世十二週年——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文多無据偏多寫 語不惊人死不休——誣蔑孫中山先生“五大罪狀”是指桑罵槐——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胡 志 偉 文 集 (第二輯)目 錄
·胡志偉著作(部份)目錄
·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新聞運作與愛慾情色交織的圖景——介紹張文中新作《傳媒風雲》——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鑿空二字,始見於《史記‧大宛傳》:「張騫鑿空」。《史記集解》中蘇林曰:「鑿空,開通也,騫始開通西域道」。《史記索隱》謂:「西域險阨,本無道路,今鑿空而通之也」。《漢書張騫傳》顏師古注曰:「空,孔也,猶言始鑿見孔穴,故此下言當空道,而西域傳謂孔道也」。
   漢武帝劉徹統治中國五十四年,憑藉雄厚的國力,對外討伐匈奴,開疆拓土;對內尊重儒術,推廣教育,奠定了漢代帝國長期繁榮和平的基礎。這就是張騫通西域的時代背景。
   鑿空三萬里 悅服卅六國
   武帝經營的西域,就是現在的新疆和新疆以西的廣袤土地。最初的西域有卅六國,後來又分裂成五十五國。漢武通西域前,匈奴在西域設有僮僕都尉職司行政管理。武帝通西域是派張騫兩次前往西域去聯絡西域各國作為以後夾擊匈奴的準備,所以通西域早於北伐匈奴的時間。
   張騫奉命去西域的第一次,是在武帝建元二年至元朔三年。他從甘肅出發,中途被匈奴發現捕獲。在匈奴被軟禁幾年後,他趁機逃到伊犁河南的烏孫國,經過現在俄國的中亞費爾干費的大宛國和康居國,南下抵達現今阿富汗北方的大月氏國。這時大月氏國已向張騫表示不願再回到他們被匈奴佔領的河西走廊故鄉去,張騫只好離大月氏回國,聯絡西域各國夾擊匈奴的計劃沒有達成。然而張騫這十三年的艱苦奔波并沒有白費,他使朝廷知道了西域各國的地理形勢和國情,尤其被捕滯留匈奴的那幾年,對匈奴的虛實強弱有了深刻的瞭解。

   張騫第二次通西域是在武帝元狩元年到元鼎二年,目的在聯絡烏孫,斷絕匈奴右邊的支援力量。張騫到了烏孫,烏孫國王害怕匈奴報復,猶豫不決,不敢應允。張騫為了達成任務,獨自留在烏孫進行遊說工作,派遣隨員分赴大宛、康居、大月氏、安息、身毒和鄰近各國,邀約一同和漢朝結成友邦。結果烏孫等國欣然同意,七年後他返回長安,天子下詔拜大行令,位列上卿。
   安息國是現在的伊朗,身毒就是印度,可見當時張騫一行所到的西域,北起中亞,南達印度,西及兩河流域,面積甚為廣大,不比中國本土小到哪裡。
   兩千年前張騫前往西域,比起五百年前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和七百年前意大利人馬可勃羅到中國,更艱苦,更危險,更勇敢。張騫這一項偉大的功績,史家稱為「鑿空」運動,對溝通中國與歐洲的交通有很大的貢獻。此後由河西走廊經中亞到歐洲的這條路,也叫做絲路。張騫回國後的第二百一十二年東漢和帝永元九年(公元九十五年),中國人甘茂從這條路西行到達地中海東岸,中國的蠶絲也間接由這條路運輸入羅馬。羅馬人稱中國為賽里斯(Seres),意即產絲地。至於經由絲路輸入中國的,還有驢、葡萄、苜蓿、胡麻、胡瓜、胡豆、胡桃、石榴、胡蒜、萊菔、菠菜和胡琴等樂器。胡麻就是芝麻,胡瓜是黃瓜,胡豆是蠶豆,胡桃是核桃。
   開拓絲綢之路 傳播中華文化
   自張騫通西域後,漢代國力時強時弱,所以絲路有時通有時不通。到東漢明帝時,竇固大破匈奴,派班超出使西域。班超用三十六名隨員,先後降服西域大國鄯善、于闐、龜茲等國,再度使大漢天威震撼西域,各小國紛紛歸附了漢朝。
   張騫通西域,繞道阿富汗北部的大夏國回國後,向武帝建議由四川探求到身毒再通往大夏的道路;結果這條路沒有踏勘出來,卻走遍了中國西南部,以後設了牂柯、越帯⑸蚶纭⒁娲ā⒂啦任蹇ぃ妒请吥稀①F州和四川、西康、湖南的一部份歸入了中國版圖,荒蕪的中國西南就此逐漸開發,中華文化便傳播到了這裡。
   《鑿空行》便是以中國國力極盛時代的文化背景布局,給予那些在古籍中埋藏了兩千多年的人物以活生生的性格和生命。作者齊桓先生從浩瀚的史料中搜求張騫此人的線索,主要參考《史記》中的〈大宛列傳〉和《前漢書》中的〈張騫傳〉。二者篇幅都是兩千八百字上下,只是班固把大宛列傳中關於張騫的記載移作《後漢書‧張騫傳》的主體,把西域各國的記載移到前漢書西域傳去了。參考資料尚有《史記》的〈匈奴列傳〉、〈貸殖列傳〉、〈大宛列傳〉、〈西南夷列傳〉、〈衛將軍驃騎列傳〉、〈淮南衡山列傳〉、〈汲鄭列傳〉、〈李將軍列傳〉以及《漢書》的〈西域傳〉、〈張騫傳〉、〈匈奴傳〉、〈孝武功臣表〉、〈蘇建傳〉、〈孝武帝本紀〉等等。為了生動地表達兩千年前皇帝、大臣、軍卒、胡虜、商賈、草民各色人等的真實感情,作者在對話上面隨意引用史書上的原文,也隨意運用近代化的白話;更難能可貴的是,作者把枯燥的史書、詰屈聱牙的胡人姓名以及怪僻的番邦官職融合在詩一樣的華麗辭章中,構織成十二萬言神形兼備、情景交融、抑揚頓挫、餘味無窮的歷史小說,使讀者手不釋卷、一口氣讀完。
   赤心報國忠貞不渝的典範
   作者在序言中敘述自己的創作意圖是「反極權,反暴力……追尋正面意義的文化、人性價值」,在執筆時作者「翻騰的內心如同回到一個金黃色的壯麗的往昔裡去,那裡面的是非、曲直、善惡、智慧和愚昧混合成為一個偉大的力量,在生命的衝動中向前邁進著」,為的是「把這壯麗的黃金時代的生命的衝動,放到眼前有點黯淡,卻絕不是沒有希望的前路上去!」
   本書的主角是志在四方、為報國不惜羈身絕域的中郎張騫,他文韜武略,智勇雙全。在昆邪王夜宴上,年輕的王孫、骨都侯蓄意挑釁比武,張騫兩個回合就把王孫摔倒在火堆旁;在軍臣單于設酒博馬時,張騫又巧妙地運用《戰國策》中以上駟對中駟的典故,以智取勝;當單于向張騫挑戰角力時,張反敗為勝將單于栽倒在地;匈奴於單太子率三百騎向漢借兵復國途中,匈奴千餘騎追到,在寡不敵眾時,張騫一箭射中敵酋的座騎,其左右也紛紛中箭下馬,千騎的陣勢便告潰散。
   刀光劍影之下不忘漢官威儀
   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耗時十三年,其中九年羈留匈奴穹廬,一路上有人病死、戰死、變節、逃亡,日益減員,到攜同匈奴太子返回長安時,只剩下他和嚮導頭目甘父兩人。他和蘇武一樣,始終赤心報國、忠貞不渝。他受傷被擄覲見匈奴右賢王時,掙扎著穿上官服,冠帶衣履,持著漢節,維護漢官威儀。右賢王訊問他西行使命,他直言奉大漢皇帝命通使月氏,作為使節,只知各為其主;到匈奴王庭見單于時,他挺胸而立,一手按著佩劍,一手持著節杖,堅稱自己是漢使不是囚虜;到赤谷城見烏孫昆莫時,他堅持不下拜,昆莫無奈只好省去拜見儀式,按劍脅迫他下拜的都尉不得不退回原位。他不亢不卑,代表大漢天子賜贈黃金幣帛絲綢珠寶,在一片讚嘆聲中,厲聲逼迫昆莫拜謝,繼而迫使王庭中的相國、將都尉、左右大將等文武百官全部俯伏在大漢使團之前,他則代漢武帝受謝。
   張騫羈留匈奴的第五年,漢朝遣雁門馬邑的豪家聶壹詐降,相約匈奴進兵馬邑裡應外合。單于軍至離馬邑城百餘里的 燧,探知漢兵卅萬埋伏在馬邑四旁的山谷裡,乃急撤兵。此時匈奴諸王長萬騎都很憤懣,單于逼張騫投降,以上谷王爵位相誘,欲利用張作為擄掠漢境的前驅。張騫鎮靜地說:「張騫事漢背漢,是不是也可以事匈奴背匈奴呢?」繼而規勸單于:「善泳者溺,玩火者焚。戰多了難免有失,致亡其身」,唯有遣使通好漢廷,建千秋萬世文教禮義之業,才是上上之策。在大宛王的宮殿,宛王詫異地問張騫:「為什麼你不降給匈奴呢?作一個匈奴的王不比作漢的一個使臣強得多麼?」張苦笑道:「我是漢人,我情願作漢人」。宛王說:「我是波斯人,但我情願作大宛的王而不願作安息王的總督!」張明白,宛王只知作王是件有威權有宮室子民的大事,他哪裡會知道中國禮義之邦、自治冠帶之族、繼絕存亡之德呢?宛王只會在庶民與王之間作選擇,卻不懂在教化與草莽之間作選擇,而中國的教化是全民的教化,大宛安息的教化只是個人的教化,故率直對宛王道:「士各有志。宛王所言,是成就自己之權榮;漢使之志,則是藉中國三千載教化之德,庇護天下」,終於使宛王欽佩不已。
   光明磊落 襟懷坦白
   張騫對漢庭忠心耿耿,作風光明磊落、襟懷坦白。西去月氏途中,遇到匈奴右賢王幾十騎巡邏隊。張麾下百餘眾,多為徙役的犯人、紈 子弟、遊俠兵痞,衛卒頭目王顯和使丞李甲主張殺嚮導滅口,騫堅不允許,認此為妄殺無辜。李甲王顯率五十名衛卒夜襲匈奴邏卒,燒了將都射須卜孤的穹廬。張騫自知使命是通西域而非以百餘烏合之眾同匈奴硬拼,故當即下令衛卒不可妄動,另率五六十名武備甚差的驛卒去救須卜孤,此時須卜孤只剩廿騎且右臂中了李甲的一箭翻身跌在馬下。在千鈞一髮之際,張騫射倒王顯救出須卜孤,自己反被李甲射傷。他臨危不亂,化解了一場危機。譯員甘父本是習漢事的林胡,他不理解張騫為何要為了一件渺茫的事長途跋涉置個人生死於度外,那不是教化這些鬼話所能解嘲的。張騫向他耐心解釋:「漢使如果沒有西行,漢怎麼知道月氏還要不要報胡呢?漢使通了月氏,使命就完成了。連兵合擊之事要兩國之主共定的。漢使如果一去不返,中國就會知道西行通使、連兵月氏之事不可行。漢使的任命是怎麼也不會落空的。至於教化,如果不是教化,九載虜廷的囚禁怎會堅持下來呢?」他在艱難困苦中始終不忘自己是泱泱大國的使節。單于欲立他為上谷王,他對甘父道:「我倘若詐降,如何能使漢信我?我倘不從,如何方能使匈奴不加害我?我倘降而背信,何以報單于?我豈不能以言語侮謾匈奴麼?使匈奴逐吾輩還漢土,甚或盡殺我屬,而月氏終不能通,於事又有何補?」他對完成使命是有一套長遠謀劃的:「如果匈奴從此尚樂關市,牧逐水草,寧息兵戈,淳化萬民,教民詩禮,誨民仁義,軍臣單于終會讓我們通使的。因為那時匈奴給足用饒,無所懼於漢或西域國也。如果匈奴寇邊地犯漢關的話,今上恐怕不會再忍讓和親了。打起來,單于要率諸王長南下,那時就是我們逃走之機。甘父,萬事從遠處看,成敗安危都在自己的方寸間啊!」
   化干戈為玉帛的高尚理想
   一個匈奴骨都侯受了箭傷,張騫替他包紮傷口,他臨死前對以戰攻為事的生涯覺得痛苦萬分,但求速死解脫。張騫感悟到匈奴朝野多數人是厭戰的,所以訂定了對蠻夷的策略:不可失約,不可示弱;一定要臨之以大國之威,屈之以力,而賂之以幣。他深知漢人治宮室、種五穀、習禮儀、昌教化、善賈市,不喜居瓜州塞外苦寒之地。漢可以滅單于,但不能盡戮匈奴之國,所以漢與匈奴和平共處乃唯一選擇。
   在滯留匈奴九年間,他深知文明之邦與草莽之鄉有天壤之差。唯有使匈奴安居下來,建宮室、治冠帶、習禮儀、務農事,使匈奴在那幾個比較肥美的河谷安居樂業,才能不貽患漢邊。單于設宴展示軍力時,他耐心向這位匈奴王解釋,漢帝的「定有天下以為一家」是指歸中國禮樂仁義之邦--以政化淳,掃除煩苛、與民休息、移風易俗,以至海內殷富,興於禮義,而中國人所以持者,禮儀仁義之德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