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志伟文集]->[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胡志伟文集
·魯迅你錯了——殺劉和珍的是馮玉祥
·天上浮雲如白衣 斯須改變如蒼狗
·莫道農家臘酒渾 豐年留客足雞豚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鼠年大事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品格
·第十一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史料價值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
·王蒙在一九八九
·李兆麟被殺案的疑點與真相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
·第十二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秘錄》的史料價值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王蒙在一九八九
·張擴強傳略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第十三輯目錄
·大智大勇 巾幗英雄
·聯合國裡的華人
·痛悼國煊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民初最傑出的黑幕小說作家朱瘦菊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諸侯盟,誰執牛耳?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孫寶剛先生行述
·陳孝威先生行述
·第十四輯目錄
·《流亡詩集》舊金山發佈會側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蓋棺論定唐德剛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第十五輯目錄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介紹陶涵力作《蔣委員長:為現代中國而奮鬥》
·撥開迷霧 揭穿謊言 拒絕遺忘 正視歷史——紀念張學良誕辰11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紀實——
·中華瑰寶的守護神 圖書文博界泰斗——蔣復璁先生逝世廿週年紀念座談會紀實
·眼看他起朱樓 眼看他樓塌了——傳奇人物沈野的白雲蒼狗
·神戶僑領梅州首府潘植我傳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兔年大事 投至狐蹤與兔穴,多少豪傑
·香港番禺同鄉總會慶祝民國一百週年特刊序
·第十六輯目錄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大家都來竭誠支持琉球復國運動
·介紹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族群融合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
·天字第一號大右派章乃器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南明王朝到國外借兵反攻復國的軼事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第十七輯目錄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中菲之爭:不戰而屈人之兵
·揭秘「對日戰略打擊方案」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必勝
·古代的諡號與現代的褒揚令
·民族自治应纠正为「民族融合」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第十八輯目錄
·《吾國與吾民》序言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中日大戰一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且看國民黨如何處置趙仲容烈士遺屬?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人從虎豹叢中健
·2012年兩岸南海能源論壇紀要
·第十九輯目錄
·有錢一條龍 無錢一條蟲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世事到頭螳捕蟬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黃 世 仲 傳
·沉痛悼念張校長世傑先生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第二十集目錄
·敢於向鄧小平嗆聲的一哥會計師容永道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真實與虛構—名人傳記與口述歷史研究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新加坡雖名列亞洲四小龍之一,其金融經貿正突飛猛進,但由於法律苛嚴、人權受限,外國傳媒都不大願意涉足這個二百一十四平方英里的島國,許多跨國新聞機構衹是以駐香港特派員遙領獅城業務,總的說來,新加坡缺乏震驚全球的大新聞,新加坡人的傲氣與孤寒,使香港人不屑一顧,人們腦海中的印象也不外乎總統酗酒辭職、持不同政見者被遞解出境等等;年前有家週刊報導新加坡有個女大學生設壇同一千多名壯男性交,開創了這一項目的堅尼斯世界記錄,也衹是博人一笑而已。不久前,《李光耀回憶錄》以中、英文版本同時推出,因為李氏在星洲主政卅一年半,其回憶錄搜羅了新加坡國家檔案館、英倫殖民部和共和聯邦關係部的秘藏文件,所以可讀性甚高,也有助於人們瞭解帷幕後的新加坡近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國父,退了休還榮任資政,他寫回憶錄能夠調動外交部官員、總理公署登記官、國家檔案館館長、新加坡國家圖書館和國立大學圖書館以及海峽時報資料室的職員,參與審稿改稿的有海峽時報、聯合早報的總編輯、內閣部長、巡迴大使等等,執編文編美編資編多達數十人,故此書的價值單單在資料研究角度就是相當可觀的了。
   李光耀是在新加坡落籍的第四代華人。他的曾祖父李沐文是客家人,上一世紀六十年代從汕頭出海下南洋謀生;祖父李雲龍誕生於新加坡,做過爪哇糖王黃仲涵的星洲代理;父親生在荷屬東印度三寶壟,做過蜆殼石油公司油庫監督。他的曾祖母、祖母、母親都是閩粵客家人氏,故其血統是純正的華人血脈。因家境富裕,他入了新加坡最好的英校—萊佛士學院,在劍橋高級文憑試中排名全校第一,廿六歲在劍橋大學法學院的畢業試中考到一等特優獎。他是英國殖民主義者培育的精英,從小講英文,不諳母語,直至一九五五年參加立法議員選舉才拜師修讀中文。他取了個英文名哈里,卻反對幼弟也取教名,連兒孫輩都不取洋名。他本人受了十幾年英文教育,卻刻意送三名子女接受華文教育,從三歲半就入華文幼稚園。為了爭取華人選票,他不惜與魔鬼結盟——接納馬來亞共產黨員林清祥和方水雙加入留英精英組織的人民行動黨。他在黨綱中明文規定「要以非暴力的方法摧毀殖民制度,同威脅到一個獨立、民主和非共的馬來亞生存的共產黨人或任何其他勢力搏鬥」,但當共產黨人被當局逮捕入獄時,他又以律師身份去探監,替他們上訴。
   李光耀的童年,經歷過日佔時期的苦難日子,他在一九四二年二月日寇殺害十萬華人的「檢證行動」中死裏逃生,親眼目睹了十一萬日軍生俘十三萬英軍的新馬攻防戰,這一戰役粉碎了白種人天生優越的神話。新加坡淪陷時,英國人的大洋房和貨倉遭到洗劫象徵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十九歲的李光耀不禁產生了向英國殖民者霸權挑戰的念頭。自從一八一九年萊佛士在新加坡登陸,使之成為東印度公司的貿易站以來,白人的支配地位從未有人質疑過。他七歲入學時便意識到英國人是大老闆,八千個白種人養尊處優,住洋房,坐汽車,擁有車夫與許多僕人,吃的是肉類、奶製品,每三年便享受六個月的長假回英國休養。總督、警察總監、高級警官、醫管局局長、高級內外科醫生都由白人充任,亞洲人衹能在白人醫生手下工作,即使資格比白人醫生老,也無濟於事;護士長也非由白人擔任不可,雖然他們衹會講英語,同馬來本地病人談話時還要用譯員。在李光耀就讀的萊佛士學院,所有教學人員都是白人,考得倫敦大學理科文憑的的兩位本地優秀畢業生,衹能擔任示範員,薪水比白人低得多。後來成為新加坡副總理的吳慶瑞,考獲經濟學一等文憑,也衹任導師,而非講師。在倫敦和劍橋求學的年月,少年時萌生的反英情緒逐漸成熟。他發覺英國殖民主義者對推動新馬殖民地的進步毫無興趣,他們孜孜以求的是殖民地給他們帶來的高職厚酬;在國家層次上,英國人所關心的主要是如何輸出馬來亞的樹膠與錫來賺取美元外匯,以支持百病叢生的英鎊。
   留英期間,李光耀積極參加留學生社團活動,在馬來亞大廈發表過一些反英反殖的演說,因而受到英治下新加坡警察總部政治部的注意,被列入監視名單,此後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他的信函都受到特檢。好多年後,他在政治部檔案裏發現一些舊報告,指他常去倫敦中國協會同親共份子打交道,還有人指他的未婚妻柯玉芝是比他更激進的左派份子。一九五O年六月廿八日在總督府的一次會議上,政治部主任莫里斯建議在李光耀夫婦從英倫返回新加坡時立刻予以拘捕,但警察總監福爾傑在倫敦考察過李光耀,確認他并不同情共產黨,故持異議。總督、駐新英軍司令和輔政司支持福爾傑的看法,擔心逮捕這對出身名門的留學生夫婦會引起公眾反感,這才改用軟的一手。事實上,李光耀夫婦返回家門九個月後,英國駐東南亞最高專員麥唐納便邀李光耀夫婦到官邸作客。
   從回憶錄看,李光耀從一名見習律師,不到九年就攀到新加坡總理高位,且連任七屆,是由於他本人超凡的見識與過人的勤奮。在倫敦,在星洲,他接觸過馬克思主義思潮以及紅色中國的宣傳家,但他始終堅信:「新加坡的共產黨人不可能在新加坡和馬來亞成功,因為他們的共產黨主義不是土生土長的,外部輸入的毛澤東主義絕不可能在東南亞成功!」然而,李光耀巧妙地利用了英國殖民者與馬來亞蘇丹的恐共心理,在四鄰皆敵國的險惡環境下,從英國手中爭得了新加坡的自治與獨立。正如他自述:「我所採取的憲制對抗方法是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行事,跟共產黨採取的方法大不相同,結果大有成效。但是,如果沒有共產黨人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以外行動并採用暴力手段,我的方法就不會那麼有效了。同理,如果馬來亞半島不曾發生恐怖主義事件,使英國人可能蒙受向共產黨人投降的恥辱,東姑拉赫曼也就絕不可能單靠在鄉間向人數越來越多的馬來人演說而爭取到馬來亞的獨立。共產黨所採用的方法是無法被接受的,這麼一來,民族主義者訴諸逐漸侵蝕殖民地政府功能的憲制手段,就變成有效,而且為殖民主義者接受。戰前的印度,由於沒有共產黨的威脅,消極的憲制抵抗手段,要經過好幾十年才能收效。」

   誠然,李光耀崛起於新加坡政壇,也不是全靠打共產黨牌。他在歷次大選中的辛勤耕耘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一九五五年,為了使剛成立的人民行動黨贏得議會三個席位,他深入碼頭日薪工人居住的木屋區,那兒沒有排水系統,臭氣薰天,他忍著作嘔的惡臭,逐戶拜訪幾百戶貧民;一九五九年自治邦議會第一次大選時,在卅三天內,他出席了六個群眾大會和近百個街頭集會,有時要忍受支持者一晚上在脖子上套十二個一公斤重的花環的地心吸力,終於在五十一席中贏得了四十三席。一九六二年為了動員選民支持新加坡加入馬來西亞聯邦,他走訪了五十一個選區,有時一天訪問三個選區直至深夜,到印度神廟拜神,到華人廟宇進香,到馬來社區戴錦緞飾帽。在每個停留站發表十至十五分鐘演說,用兩三種語言得花上近一小時,有時一天演說十次,喊得大汗淋漓,需要隨身帶著三、四件背心與襯衫,不時悄悄溜進廁所更衣;每天握手千百次之多,以至右手被握得青腫疼痛。
   丘吉爾的女婿、英國聯邦關係部大臣桑迪斯曾對英國駐新加坡副專員穆爾說,他從來沒遇見過像李光耀那樣渴望把政權移交給另一個政治核心的當權領袖。究竟為什麼李光耀不想當雞口而想當牛後呢?他在回憶錄中一再強調:新加坡是個小島,退潮時面積也衹有二百十四平方英里(約為香港的百分之五十三),它是英帝國在東南亞的心臟,一旦新馬分家,它就成了沒有軀體的心臟。二百萬新加坡人口當中,百分之七十五是華人,在居住一億多馬來印尼穆斯林的三萬個島嶼的敵對環境中,這個孤零零的小島甚難生存。新馬之間衹隔著柔佛海峽,由新柔長堤連接起來,連飲用水也來自柔佛州。一九四二年新加坡所以被迫向日本投降,就是因為日本佔領了柔佛的蓄水池。馬來亞是新加坡的腹地,它生產的樹膠與錫,使新加坡以轉口貿易為主的經濟能夠運轉。沒有這個腹地,新加坡甚難生存。如果原本單一的全馬經濟發展計劃分裂成為兩個,馬來亞勢必與新加坡在資金、原料與市場上互相競爭,然後可能兩敗俱傷。如果新馬對峙,馬來亞政府無須對閉長堤,衹須下一道簡短的關稅令,規定樹膠出口要另外繳稅,就會使新加坡這個世界上最繁忙的樹膠市場變為熱帶貧民窟。
   隨著全球非殖民化浪潮的掀起,英國遲早要撤離亞洲的殖民地。然而英國在新加坡的防務開支佔新加坡國內生產總值的兩成,英國的存在為一成多新加坡勞動力創造了就業機會,這包括英國軍部的三萬名本地僱員、一萬名家庭僱工,還有應英軍需要而產生的裁縫師、零售店主、酒吧餐廳員工等等。戰後馬來亞共產黨在新馬奉行的暴力革命路線,使經過戰爭歲月的新加坡人憂心忡忡,外來投資者也顧慮重重。在這樣的困境下,既要趕走殖民主義者、爭取自主自治,又要防範國際共產黨的無孔不入滲透,唯一上計便是新馬合併,用馬來亞蘇丹的力量平定共產黨騷亂,用英聯邦武力防禦來自印尼的顛覆與滲透。
   不過,馬來亞土人有他們自己的小算盤。在六十年代初期,馬來西亞聯邦的人口結構是:馬來人百分之三十九,華人百分之四十二,印巴人百分之十,北婆羅洲與歐亞裔人共百分之九。馬來人實際上是少數民族,他們生怕被充滿活力、刻苦耐勞的外來民族——華族和印族壓倒,所以馬來人的團結排外意識十分強烈。在萊佛士學院,一位馬來同學對李光耀坦率表示:「對我們馬來人來說,你們華人精力太充沛,也太聰明了。華人太多了,我們受不了這樣的壓力。」意謂爭飯碗、爭生意,在學校爭名次,馬來人怕高級職位給外來移民搶走,便團結一致排外。反而華人不覺得受威脅,因此一團散沙。馬來西亞國父東姑•拉赫曼是丹打蘇丹的兒子,他就代表了這股懼怕華人的勢力。他和助手拉扎克對新加坡加入聯邦開出很苛刻的條款,要負責新加坡的國防、外交與內部安全,還要新加坡將歲入的六成上繳聯邦政府,且衹給新加坡人國民身份,不給公民權,即新加坡公民不許隨意移居馬來亞腹地,不許在馬來亞參政、擁有地產等。很明顯,馬來人害怕新加坡華人自由入境後,華人會把馬來人掩沒。
   在英國殖民者方面,對組建馬來西亞是很感興趣的,把本區域的殖民地(包括沙巴、沙撈越、檳城等)聯接在一起,然後才讓它們獨立,是符合大英帝國的長遠戰略目標的。他們擔心新加坡自治邦的人民行動黨政府會被馬共篡奪領導權,造成東南亞舊屬地的骨牌效應,而李光耀堅持新馬合併則使馬共永遠無法奪得政權。考慮到馬來人在防範印尼入侵方面有求於英國、澳大立亞、紐西蘭,所以英國政府在撮合新馬合併一事上施加了不少壓力。不過,馬來霸權導致了新馬蜜月衹持續了不到三年,根本分歧乃是吉隆坡政府堅守「馬來人的馬來西亞」而非「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亦即馬來人在營商、就學、求職等方面要享有特權,不讓外來民族均佔利益。在這樣的前提下,新加坡興建新興工業區,投資者的申請書必須呈交吉隆坡批准,兩年蜜月期間六十九份申請僅兩份獲得批准(聯邦政府不想給予免稅優惠);而且,聯邦政府要接收新加坡的全部紡織品出口配額,儘管馬來亞連紡織廠與成衣廠都沒有。這麼一來,新加坡三家紡織廠被迫辭退了兩千名工人。一九六四年,新加坡接連發生兩次種族暴亂,聯邦政府放縱馬來族歹徒和黑社會份子毆打華人、砸燒華商店鋪,華人反擊時就會受到軍警鎮壓。在此嚴重局面下,一九六五年八月九日,李光耀揮淚宣告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獨立。這對東姑•拉赫曼來說正中下懷——新加坡脫離後,馬來西亞的人口結構發生了質的變化,馬來人成了多數,華人變為少數。東姑•拉赫曼以為新加坡單獨生存不了,孤立無援數年之後,新加坡將陷入嚴重困境,會爬著返回聯邦——根據吉隆坡的條件。但是,新加坡日益繁榮昌盛,倒是馬來西亞在四年後的一九六九年五月爆發了吉隆坡暴亂,數以百計的華人傷亡,暴徒燒毀了華人的住宅與汽車;馬華公會主席陳修信一再吹噓馬來人并不排華,一再向新加坡施加經濟壓力,到新加坡退出後,鳥盡弓藏,陳不得不辭職下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