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志伟文集]->[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胡志伟文集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序一
   文學期刊的出現,是中國人在廿世紀初期尋找到的一種文學傳播以及由此推動文學思潮發展的形式,它們形象地反映了上世紀初中國社會的真實情況。其中佼佼者有一九O二年創刊、梁啟超主編的《新小說》,一九O三年創刊、李伯元主編的《繡像小說》,一九O六年創刊、吳趼人主編的《月月小說》,一九O七年創刊、黃摩西与曾樸主編的《小說林》以及黃伯耀黃世仲兄弟主編的《中外小說林》旬刊。
   隨著改革開放的洪流奔騰直前,大陸出版界呈現一派欣欣向榮百花齊放的景象,大凡稍具文學價值的斷版書,諸如明清小說、民初武俠小說、鴛鴦蝴蝶作品、典故筆記等等都由各省市出版社陸續整理重印,上述前四種晚清小說雜誌也已由上海書店校訂重印,唯《中外小說林》遲遲未見出台,原因是至今尚未找到首尾完整的一套傳世版本,而存世殘本又分藏各地,互相交流傳閱極為困難。
   《中外小說林》的前身是《粵東小說林》,光緒卅二年(一九O六)八月廿九日創刊於廣州;翌年五月十一日遷移香港出版,易名為《中外小說林》;丁未年十二月十五日(一九O八年元月)由公理堂接辦,刊名前加《繪圖》二字,加繪圖畫於篇首,增插時諧漫畫及名人胜跡等;前後編務均由黃伯耀黃世仲兄弟主持。在同一時期,黃氏昆仲還擔任《少年報》、《社會公報》、《廣東白話報》以及《有所謂報》的編務,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倆自身的作品常常佔了《中外小說林》一半的篇幅,若非精力過人,才思敏捷且富於使命感者,是斷然辦不到的。
   從目前所見的廿多期殘本可知,每期篇首都有一篇小說理論專文,內容從鼓吹小說文風變革、以小說為教科書、以小說增長國人知識學問、以小說普及鄉村教育、以小說移風易俗、提倡禁煙禁嫖,到泛論義俠小說、艷情小說、曲本小說的功能,相當全面地指出了從舊文學到新文學過渡的理論基礎。當時梁啟超提倡“小說界革命”,強調小說的通俗性和開通民智的功能,但是黃世仲卻大膽提倡轉移社會,進而鼓吹革命。從《中外小說林》中連載的小說《宦海潮》、《黃粱夢》等可見,黃世仲的小說作品比諸李伯元、吳趼人、曾樸等譴責小說更勝一籌,他不僅暴露滿清政府的腐敗,而且向讀者指出了反滿革命的道路。從《中外小說林》內文章的体裁來看,小說、理論、歌謠(木魚、龍舟歌、粵謳、竹技詞)、劇本等,篇篇精采,伯耀在文言小說、俗文學方面特擅勝長,世仲在長篇小說和理論文章方面尤為出色,加上樹柵、拾言等人譯述的歐西艷情、偵探小說,可算是廿世紀初期華南地區最具規模的文學刊物。從現存的殘本可見,其封面的彩色印刷和照片的製版技術,已經相當先進,例如香港皇家花園、蘇州太湖山之暑山、圓明園內之涼亭,乃至袁世凱官服之坐照,至今看來還十分清晰。遺憾的是,時隔九十多年,殘本紙質早已發黃變脆,蟲蛀鼠嚙又導致多處穿窿,不少字跡尚待考證修補。

   一九九九年五月十六日,黃世仲紀念館在其故鄉廣州芳村區西塱鄉隆重開館,中央與各省市四百名貴賓濟濟一堂,對黃世仲的文學造詣與辛亥首義貢獻作了充份肯定;同年八月十八日在香港傳記文學學術研討會上,與會學者也确認了黃世仲是近百年來香港作家在中國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者。然而,比諸李伯元、吳趼人等晚清小說家藝術成就的研究,黃世仲研究落後了幾乎半個世紀。其原因是,黃世仲被陳炯明殺害後,故居復被強盜打劫,陷於家破人亡慘境,故其遺作存世甚為鮮少。再者,省港兩地歷經日寇侵華与文革十年兩次浩劫,古籍毀於兵燹者不計其數,香港公私圖書館所藏典籍被日寇劫運赴日者多數未予歸還,故資料的匱乏阻礙了黃世仲研究的順利開展。改革開放廿年來,大陸各省市重印《洪秀全演義》多達八個版本,重印《廿載繁華夢》也有四個版本,《宦海升沉錄》三個版本,但十六種長篇小說中仍有《陳開演義》《岑春■》《廣東世家傳》三種未見其書;《朝鮮血》《黨人碑》《黃粱夢》三種僅輯得部份內容,《鏡中影》剛坐英倫影印回國校對完畢,準備付梓時,不幸由於奸佞陷害,藝展局受到惡勢力壓迫而中輟資助,一部經甘肅省社科院文學所所長顏廷亮教授精心標點評注的珍罕作品胎死腹中,其出版人林振名先生一氣之下病重入院。作為黃世仲研究的策畫者,我本人遭受到長達十四個月的抄家、傳訊纏訟,直至綿延十日審訊(比四人幫、十惡 大審更曠日持久),所幸天網詼詼,疏而不漏,此案終於撥亂反正,得到公正的裁決,冥冥之中自有一股浩然正氣。一九九九年是我旅港廿年來最痛苦最沮喪的一年,我忍著悲憤,化痛苦為力量,以待“罪”之身完成了《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計劃的審計工作,并在十二月十四日藝展局文委會第四十九次會議上順利遊說全體委員,成功地通過了這一重點項目的資助撥款決議案。至此為止,在我兩年任期屆滿卸任之際,可以毫無愧色地向全港文學界選民宣告:第三屆文委會去年春季規劃的“十大建設”業已提前與超額完成,我在蒙難期間忍辱負重,堅守崗位,並未辜負選民的囑托。
   《中外小說林》殘本由中山大學中文系圖書室提供十六冊,由華南師大李育中教授提供五冊、中山大學圖書館提供一冊,其中重覆兩冊,經校勘修補後重印為廿冊,實為千禧年的一件文壇大事。這部二千頁的精裝書是黃伯耀黃世仲昆仲為後世留下的不朽的革命文學作品,期望在未來的歲月中,海內外的文學史家和近代史專家能發掘出更多軼失近百年的黃世仲著作,那麼,這位辛亥先烈若泉下有知,也會感到不勝欣慰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