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志伟文集]->[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胡志伟文集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序一
   文學期刊的出現,是中國人在廿世紀初期尋找到的一種文學傳播以及由此推動文學思潮發展的形式,它們形象地反映了上世紀初中國社會的真實情況。其中佼佼者有一九O二年創刊、梁啟超主編的《新小說》,一九O三年創刊、李伯元主編的《繡像小說》,一九O六年創刊、吳趼人主編的《月月小說》,一九O七年創刊、黃摩西与曾樸主編的《小說林》以及黃伯耀黃世仲兄弟主編的《中外小說林》旬刊。
   隨著改革開放的洪流奔騰直前,大陸出版界呈現一派欣欣向榮百花齊放的景象,大凡稍具文學價值的斷版書,諸如明清小說、民初武俠小說、鴛鴦蝴蝶作品、典故筆記等等都由各省市出版社陸續整理重印,上述前四種晚清小說雜誌也已由上海書店校訂重印,唯《中外小說林》遲遲未見出台,原因是至今尚未找到首尾完整的一套傳世版本,而存世殘本又分藏各地,互相交流傳閱極為困難。
   《中外小說林》的前身是《粵東小說林》,光緒卅二年(一九O六)八月廿九日創刊於廣州;翌年五月十一日遷移香港出版,易名為《中外小說林》;丁未年十二月十五日(一九O八年元月)由公理堂接辦,刊名前加《繪圖》二字,加繪圖畫於篇首,增插時諧漫畫及名人胜跡等;前後編務均由黃伯耀黃世仲兄弟主持。在同一時期,黃氏昆仲還擔任《少年報》、《社會公報》、《廣東白話報》以及《有所謂報》的編務,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倆自身的作品常常佔了《中外小說林》一半的篇幅,若非精力過人,才思敏捷且富於使命感者,是斷然辦不到的。
   從目前所見的廿多期殘本可知,每期篇首都有一篇小說理論專文,內容從鼓吹小說文風變革、以小說為教科書、以小說增長國人知識學問、以小說普及鄉村教育、以小說移風易俗、提倡禁煙禁嫖,到泛論義俠小說、艷情小說、曲本小說的功能,相當全面地指出了從舊文學到新文學過渡的理論基礎。當時梁啟超提倡“小說界革命”,強調小說的通俗性和開通民智的功能,但是黃世仲卻大膽提倡轉移社會,進而鼓吹革命。從《中外小說林》中連載的小說《宦海潮》、《黃粱夢》等可見,黃世仲的小說作品比諸李伯元、吳趼人、曾樸等譴責小說更勝一籌,他不僅暴露滿清政府的腐敗,而且向讀者指出了反滿革命的道路。從《中外小說林》內文章的体裁來看,小說、理論、歌謠(木魚、龍舟歌、粵謳、竹技詞)、劇本等,篇篇精采,伯耀在文言小說、俗文學方面特擅勝長,世仲在長篇小說和理論文章方面尤為出色,加上樹柵、拾言等人譯述的歐西艷情、偵探小說,可算是廿世紀初期華南地區最具規模的文學刊物。從現存的殘本可見,其封面的彩色印刷和照片的製版技術,已經相當先進,例如香港皇家花園、蘇州太湖山之暑山、圓明園內之涼亭,乃至袁世凱官服之坐照,至今看來還十分清晰。遺憾的是,時隔九十多年,殘本紙質早已發黃變脆,蟲蛀鼠嚙又導致多處穿窿,不少字跡尚待考證修補。

   一九九九年五月十六日,黃世仲紀念館在其故鄉廣州芳村區西塱鄉隆重開館,中央與各省市四百名貴賓濟濟一堂,對黃世仲的文學造詣與辛亥首義貢獻作了充份肯定;同年八月十八日在香港傳記文學學術研討會上,與會學者也确認了黃世仲是近百年來香港作家在中國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者。然而,比諸李伯元、吳趼人等晚清小說家藝術成就的研究,黃世仲研究落後了幾乎半個世紀。其原因是,黃世仲被陳炯明殺害後,故居復被強盜打劫,陷於家破人亡慘境,故其遺作存世甚為鮮少。再者,省港兩地歷經日寇侵華与文革十年兩次浩劫,古籍毀於兵燹者不計其數,香港公私圖書館所藏典籍被日寇劫運赴日者多數未予歸還,故資料的匱乏阻礙了黃世仲研究的順利開展。改革開放廿年來,大陸各省市重印《洪秀全演義》多達八個版本,重印《廿載繁華夢》也有四個版本,《宦海升沉錄》三個版本,但十六種長篇小說中仍有《陳開演義》《岑春■》《廣東世家傳》三種未見其書;《朝鮮血》《黨人碑》《黃粱夢》三種僅輯得部份內容,《鏡中影》剛坐英倫影印回國校對完畢,準備付梓時,不幸由於奸佞陷害,藝展局受到惡勢力壓迫而中輟資助,一部經甘肅省社科院文學所所長顏廷亮教授精心標點評注的珍罕作品胎死腹中,其出版人林振名先生一氣之下病重入院。作為黃世仲研究的策畫者,我本人遭受到長達十四個月的抄家、傳訊纏訟,直至綿延十日審訊(比四人幫、十惡 大審更曠日持久),所幸天網詼詼,疏而不漏,此案終於撥亂反正,得到公正的裁決,冥冥之中自有一股浩然正氣。一九九九年是我旅港廿年來最痛苦最沮喪的一年,我忍著悲憤,化痛苦為力量,以待“罪”之身完成了《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計劃的審計工作,并在十二月十四日藝展局文委會第四十九次會議上順利遊說全體委員,成功地通過了這一重點項目的資助撥款決議案。至此為止,在我兩年任期屆滿卸任之際,可以毫無愧色地向全港文學界選民宣告:第三屆文委會去年春季規劃的“十大建設”業已提前與超額完成,我在蒙難期間忍辱負重,堅守崗位,並未辜負選民的囑托。
   《中外小說林》殘本由中山大學中文系圖書室提供十六冊,由華南師大李育中教授提供五冊、中山大學圖書館提供一冊,其中重覆兩冊,經校勘修補後重印為廿冊,實為千禧年的一件文壇大事。這部二千頁的精裝書是黃伯耀黃世仲昆仲為後世留下的不朽的革命文學作品,期望在未來的歲月中,海內外的文學史家和近代史專家能發掘出更多軼失近百年的黃世仲著作,那麼,這位辛亥先烈若泉下有知,也會感到不勝欣慰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