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志伟文集]->[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胡志伟文集
·莫道農家臘酒渾 豐年留客足雞豚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鼠年大事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品格
·第十一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史料價值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
·王蒙在一九八九
·李兆麟被殺案的疑點與真相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
·第十二集目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張發奎秘錄》的史料價值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王蒙與玉蒲團
·王蒙在一九八九
·張擴強傳略
·李兆麟死於情殺 楊綽庵終於平反
·痛悼國煊兄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第十三輯目錄
·大智大勇 巾幗英雄
·聯合國裡的華人
·痛悼國煊兄
·張發奎扶植胡志明攀登北越元首寶座
·民初最傑出的黑幕小說作家朱瘦菊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牛年大事——諸侯盟,誰執牛耳?
·一代詞宗陳蝶衣軼事
·孫寶剛先生行述
·陳孝威先生行述
·第十四輯目錄
·《流亡詩集》舊金山發佈會側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蓋棺論定唐德剛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第十五輯目錄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介紹陶涵力作《蔣委員長:為現代中國而奮鬥》
·撥開迷霧 揭穿謊言 拒絕遺忘 正視歷史——紀念張學良誕辰11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紀實——
·中華瑰寶的守護神 圖書文博界泰斗——蔣復璁先生逝世廿週年紀念座談會紀實
·眼看他起朱樓 眼看他樓塌了——傳奇人物沈野的白雲蒼狗
·神戶僑領梅州首府潘植我傳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兔年大事 投至狐蹤與兔穴,多少豪傑
·香港番禺同鄉總會慶祝民國一百週年特刊序
·第十六輯目錄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大家都來竭誠支持琉球復國運動
·介紹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族群融合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
·天字第一號大右派章乃器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南明王朝到國外借兵反攻復國的軼事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第十七輯目錄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中菲之爭:不戰而屈人之兵
·揭秘「對日戰略打擊方案」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必勝
·古代的諡號與現代的褒揚令
·民族自治应纠正为「民族融合」
·《張發奎口述自傳》得獎報導
·第十八輯目錄
·《吾國與吾民》序言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中日大戰一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且看國民黨如何處置趙仲容烈士遺屬?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人從虎豹叢中健
·2012年兩岸南海能源論壇紀要
·第十九輯目錄
·有錢一條龍 無錢一條蟲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世事到頭螳捕蟬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黃 世 仲 傳
·沉痛悼念張校長世傑先生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第二十集目錄
·敢於向鄧小平嗆聲的一哥會計師容永道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真實與虛構—名人傳記與口述歷史研究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香港教育制度的痼疾
·薛耕莘坐冤獄二十五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香港是個創作自由、出版自由的樂園。大凡外國有什麼新鮮的玩意兒,諸如印象派、意識流、後現代等等,太平山下馬上就會出現倣效者或發揚光大者。然而,香港開埠一百五十七年間,文學、美術、音樂、舞蹈、電影諸領域皆有驚天動地的成就,唯獨沒人有勇氣編寫一本文學年鑑。編寫年鑑猶如編修斷代史,要從浩瀚的資料中擷取精華,故工作量極大,若無官方的財政支援,委實難以下手,此其一;由於歷史上的原因,香港文壇派系林立、山頭眾多,夜總會的女侍搖身一變就是作家領袖,黃色小說炮製者被譽為「大師」,桂冠詩人滿天飛,編年鑑不免要月旦人物、介入紛爭,也就不免「順得哥情失嫂意」,甚至豬八戒照鏡子——裏外不是人,所以人人視之為畏途,此其二;香港雖被人詬病為文化沙漠,但每年出產的文學作品何止億萬字?一本年鑑能容滄海之幾瓢?篇幅龐大會無人問津,篇幅窄小會遭致作家們群起而攻,此其三。
   藝術發展局成立後擬訂了一份卷帙浩繁的《五年策略計劃書》,將出版香港文學年鑑列為文學界別的重點項目。但基於前述三點原因,文委會成立四年一直無人申請編寫香港文學年鑑。直到一九九八年,文委會首度由民選委員出任主席後,大力推行「十大建設」,選賢與能,事情才出現了轉機。蔡敦祺、區惠本這兩位明報退休編輯組織了香港文學年鑑學會,勇敢地承擔了上述艱巨任務。
   蔡敦祺,福建石獅市人,曾任《香港電視》週刊、博益、皇冠、明窗等出版社編輯,所編圖書涵蓋文學、歷史、哲學、佛學、易經、氣功等領域,在行內有「全能編輯」之譽。著有長篇武俠傳奇《包青天傳奇》書系八本、長篇歷史小說《林則徐演義》等,現任香港文學年鑑學會會長。他選擇以一九九七年為香港文學年鑑編纂的起點,是因為這一年香港結束了舊時代,邁進了新的歷史時期。百多年來香港文學史料散失太多,甚至回歸前不到十年間文學界發生的重大事件在人們印象中也已十分模糊;如果再不抓緊時間把文學界的史實盡可能客觀持平詳盡地記錄下來,若干年後這些史實就可能在人們的記憶中消失或變形,不再是真實的歷史。
   有鑒於此,藝展局文委會迅速發放近卅萬的研究、編印經費,使香港有史以來第一本文學年鑑得以順利面世。為了使讀者對香港文學界狀況有比較透徹的了解,本書的第一部份詳細闡述了香港現有的文學團體概況。蔡先生花費四個工作日,在警察總部牌照科直接翻查了數百萬字的檔案資料,得悉截至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卅一日,在香港警察總部牌照課正式登記為社團的文藝組織有:曲藝社一四三個,劇社一二一個,美術社六十八個,舞藝社一七五個,音樂團體一五七個,合唱團四十一個,粵劇社九十一個,文學社團廿一個。本書所載的僅是五十年代以來創立的綜合性(即不分形式、流派)文學團體十二個,每個團體都鋪陳其歷史沿革、組織架構、人事、章程、出版物、重大活動、對外交流以及見諸報刊的報導等等。此外,還介紹了一百多年來有影響力的文社、詩社如島上社、香港文藝學會、香港中華藝術協進會、文協香港分會、香港文藝研究會、中國文化協進會以及港大文社、詩風社、焚風詩社等,附錄了香港第一個新文學社團島上社的主要成員侶倫、張吻冰、張稚廬、平可與香港文藝協會主要成員劉火子、杜格臁⒗钣械穆臍v和著作簡目。讀者最感興趣的大概是香港作家協會九年前大分裂大改組的內幕報導,那方面的原始資料倘不予以保存,將來很可能出現六十年代評價三十年代「國訪文學」時的重大偏差與扭曲。
   第二部份《文壇風波》是全書最有趣味性、可讀性的篇章。例如《淡合詞干卿底事》轉載了胡少璋、羅孚、張浚生在文匯報、港人日報、星島日報、信報、九十年代等報刊論戰的長短文章十三篇,包括了羅孚譏刺張浚生「狗尾續貂」「學問似乎有了,詩才卻難讚一詞」,張浚生反唇相譏「連自己的靈魂都可以出賣,——有人現在已沒有什麼可出賣,就以寫罵我的文章來換錢」,戴天揶揄張浚生「虛火上升,不忘鬥爭批判,以唱衰他人,保住自己的體面,并與中央政策保持一致」等等,一覽無餘。蔡敦祺并不滿足於讓讀者看得過癮,還寫了十三頁評論,不偏不倚指出這場轟動香港文壇的筆戰,原來不是討論詩詞平仄,而是借「淡合詞」評議共產黨的統戰政策,兼且測一測香港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在九七回歸後將會如何,看一看中共的底線在哪兒。

   《狂城亂馬風波》是由市政局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冠軍《狂城亂馬》引起的。作者心猿以香港都市空間為背景,展現了吳宇森的英雄片、彭定康、大佛開光、中英鬥法、葉玉卿、最高領導人的私生子等鏡頭,把六十年代的懷舊潮同九十年代的政治敏感共冶於一爐,堪稱香港九十年代的風俗圖與諷刺畫,既是文化批評又是末世寓言。只因為小說中出現「花花公子拍裸照的女郎跑去立法局說她才代表文藝界」「女作家三十年華四十書蜜桃露甜甜蜜蜜讀書送書籤招待記者大會」「前衛劇團的主席陛下那張鬍子臉」幾句涉嫌影射本港若干文化名人的話,便引起各路人馬在明報和信報副刊大動干戈。扮演護美英雄角色者慷慨激昂地指責小說作者「用筆名寫本小說罵個痛快……天下還有這等可任意謾罵他人而又不須負責的妙事嗎?」「口誅筆伐的文字暴力以及一種頭腦簡單而且道德和公允盡喪的以暴易暴」,一場混戰演變成追查作者心猿是何方神聖,有幾位文壇名人直指心猿是文學獎的評判梁秉鈞本人,路見不平者則表示:「在匿名的情況下,評審已令大家出現互相攻訐的言論,這不正是反映出在香港文化圈有用筆名的必要嗎?」面對有人指摘「用假名對別人惡意攻訐……涉嫌造馬搞自我頒獎」,《狂城亂馬》的責任編輯黃淑嫻和梁秉鈞雙雙站出來闢謠,并抨擊前述猜測「代表最惡毒的一種誣捏」。蔡敦祺的綜合評論頗有「太史公曰」的味道,他說:「細審這場風波始末,人們發現《狂城亂馬》尖刻諷嘲的某些人士沒有一個跳將出來抗議,反而是一些《狂城亂馬》的讀者和半讀者(并未讀畢此書)卻使用比《狂城亂馬》更尖刻凌厲的詞語為被諷嘲者大作不平鳴」「在這場風波裏,我們看到的是理性的評議多呢?抑或以暴易暴、私人恩怨、意氣之爭多呢?我們的作者、讀者、編者、論者當如何努力提高與平衡我們的文學修養與道德修養呢?」藝展局文委會深慶得人——挖掘出蔡敦祺這位客觀持平、秉筆直書的「史官」。
   《護邊行動》是九七年香港文化界又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兩派人馬為身份證的份字有沒有人字旁爭得一佛出事二佛磐■,最後竟要鬧到立法會去請求「聖裁」。事緣香港有幾個自以為是、賣弄古文字常識的人掀起復古思潮,考證出「份」字古代作「分」字,要迫使全港報刊改用分字。官方的律政署居然有人響應,振振有辭說真理在他那一邊。作家劉晟、陸離拍案而起,徵集了一百六十名文壇耆宿、資深編輯、大學教授、文學團體負責人、雜誌總編輯、導演編劇以及電視節目主持人的簽名,上書臨立會主席范徐麗泰,要求主持公道。在立法會內,現任與前任主席范太和黃宏發都站在「護邊」一面。
   不料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日,臨立會立案討論「份」「分」爭拗時,律政司出動了數十名官員分頭遊說眾位議員,苦苦哀求他們為政府護航,因為數以千萬計的入境處申請表格與立法會選舉文件已經印好,分字改份礙難照辦。頓時,中文水平甚差的議員幾乎個個成了古文字專家,贊成「份」字的議員只佔投票者的三份之一,終於落敗。在整齣鬧劇中,居然沒有人指出:地方政府是不具語言立法職能的,語言文字的訂定屬於中央政府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立法會就這樣自我膨賬了一次。令人吃驚的是,平素堅持反對使用簡體字的人,竟大力提倡沿用台灣與日本的簡體字「分」,而一些理工系科的學者居然混充文字專家大發其謬論。蔡敦祺并非「成王敗寇」論者,他在綜合評論中坦率表示:「語言發展自有其不以少數人主觀意志為轉移的規律,像魯迅那麼了不起的文學家也復不了古,終究還得從俗。漢字如果不發展,不從俗,只怕我們今日還得使用甲骨文、金文、陶文了!」
   第三部份《創作、活動與獎項》提出了「文學作家」的定義問題,鑒於香港政府至今未在檢覈作家身份上有所作為,本書只能採取有聞必錄的原則,將搜集到的作家作品資料載錄書中,原則上以一九九七年有單行本問世或有作品獲獎者為準,例如榮獲一九九七年藝展局文學獎的王良和、西西、戴天、金庸、黃碧雲、董橋、董啟章,天地圖書公司長篇小說獎得主王璞,迎接香港回歸祖國詩詞大賽得獎人夏智定,BBC電台《告別米字旗》徵文冠軍徐妙玲,高品味小說集《復仇記》作者金東方以及《香港九七日記》作者劉濟昆等等,在一定程度上補充了市政局出版的《香港文學作家傳略》的缺漏。
   關於文學活動,本書選載了市政局第一屆文學節的活動項目、文學節研討會的論題撮要,香港國際詩歌節活動表,迎接香港回歸祖國詩詞大賽和詩詞創作迎回歸大賽的組委、評委名單與得獎作品,也專節介紹了市政局駐會作家吳萱人主編《香港七十年代青年刊物回顧專集》的成果,連市政局主辦的《文學月會》活動也涓滴不漏。徵文比賽還列舉了第七屆全港詩詞創作比賽、第四屆中文文學雙年獎、青年文學創作營、第廿五屆青年文學獎、全港兒童寫故事大賽、藝展局第一屆文學獎、天地長篇小說獎以及藝展局文委會資助的文學活動詳情。
   第四部份《文學園地》,搜羅了《武俠世界》週刊的全年作品目錄、《香港文學》月刊的十九種專題與作者名單,素葉文學第六十三期目錄、《滄浪》六——八期目錄、《香港筆薈》第十一期目錄、《讀書人》與《開卷有益》概況、三份詩刊的概況以及《香港文學報》、《香港作家報》的文稿統計與作者名錄。在綜合性日報方面,選擇了明報、信報、東方日報、星島日報、新報、新晚報、文匯報的副刊欄名與作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香港報紙文學副刊中最出色的大公報《大公園》和文學版被遺漏了。
   《文學出版概況》囊括了一九九七年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三聯書店、環球出版社、新雅書店、山邊社、天地圖書公司、博益出版社、明報出版社、香江出版社、次文化堂、獲益、皇冠、青文出版的文學類圖書目錄以及藝展局文委會資助出版的一百零八種書籍和四本雜誌。
   在第五部份《評論、研究、反思與前瞻》,蔡敦祺指出,香港報刊的書評版主要靠出版社、發行商的廣告費支持,故難免出現「賣花讚花香」的情況,「黨同伐異」與「門戶之爭」則阻礙了文學評論的發展與提高,反而香港以外人士對香港文學的評論與研究頗為用心。所以本書作者重點介紹中山大學教授王劍叢評黃維樑著作以及福建省社會科學院劉登翰教授主編的《香港文學史》。特別值得文學系學生、博碩士生欣慰的是,本書詳列了九七年《香港文學》、《香港作家報》、《文學報》、《開卷有益》、《香港筆薈》等文學刊物的文學評論與研究篇目。在《反思與前瞻》部份,全文轉載了著名傳記文學作家和文學評論家胡志偉在九七年九月卅日國際戰略與政策研究所舉辦的《香港回歸中國前後面臨的挑戰》專題研討會上發表的優異獎論文《重新認識自己的身份與價值觀念——文化教育事業如何適應回歸》,指出「這是一篇既有深刻反省又具深遠前瞻意義的論文,對文化藝術界和教育界人士有所警示與啟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