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星斗文集
[主页]->[大家]->[胡星斗文集]->[新闻监督和司法独立的原则不容践踏]
胡星斗文集
声明:此文集为网友帮助建立,和胡星斗教授本人无关
·胡星斗简介
***2002文章***
·中国——动乱的威胁
·从“政治腐败”案例看政治体制改革
·同农民一道呐喊
·科教兴国的文化传统障碍
·中国应走新社会主义道路--致中共“16大”的建议书
***2003年文章***
·林彪真相
·略论中国社会病──在南开大学的演讲
·新闻监督和司法独立的原则不容践踏
***2004年文章***
·胡星斗:“高贵中华、文明中国”的呼唤
·胡星斗在外交学院、中央财经大学的演讲:铸造“高贵中华、文明中国”
·中国知识分子说真话者少
·胡星斗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谈劳动教养制度
·胡星斗关于MDP答新华社记者问
·胡星斗谈提高警察待遇,建立声誉机制
·建议人大代表专职化
·关注农民的权利贫困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改革的设想
·建议进行“虚省实县”的区划改革
·胡星斗、邵道生:县委书记反腐受威胁说明中国已出现腐败利益集团
·中国应该转向一个人道的市场经济体制
·略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对二元户口体制及城乡二元制度进行违宪审查的建议书
·就县乡机构改革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建议书
·中国人的思维之弱
·发展人文经济,建设人文乡村——建设自由社会主义的新农村
·胡星斗教授上书全国人大 直言现行户籍制有悖宪法
***2005年文章***
·关于将世界第一教育家孔子的生日确定为新教师节的建议书
·讨伐中国教育制度
·应当实行知识产权人道主义——在《中关村论坛》上的发言
·建立现代儒家企业制度
·皮介行、胡星斗:两岸教师节统一运动倡议书
·胡星斗在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新机遇论坛上发言
·北京市纪委、北京电视台、《中国廉政报道》电视片、社会科学报等采访综述
·关键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中关村问题研讨会的评述
·关于“和平联合国”(民间联合国)的设想
·民有经济与企业家责任
·关键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中关村问题研讨会的评述
·社会主义在西方
·企业管理十字箴言—在中国企业家国际论坛等上的发言
·关于将孔子的生日确定为教育节的建议书
·建立中国的“弱势群体经济学”
·现代地产文明和现代地产制度
·维护出租车业者作为弱势群体的权益
·胡星斗答问:中国大陆的衙内现象
·胡星斗古典诗选
·建议制订《平等权利法》,缔造中国的平等权利新时代
·建立公民问责制度和公民环境文化
·制定《平等权利法》,建设“公平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新农村
·关注二元户籍制度背后的体制改革
·“无”的企业家哲学
·设立社会科学院士制度将加速中国的学术腐败
***2006年文章***
·实施教育优先战略,开创平等权利时代
·关于农村制度建设问题
·设立社会科学院士制度将加速中国学术腐败(修改稿)
·略论公平市场经济
·关于消除城乡差别待遇,统一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公民建议书
·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中国不能搞成“权力市场经济”
·胡星斗:企业家的修身哲学
·李方平胡星斗:关于改革死刑适用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关于迁都的建议书
·中国——动乱的威胁
·中国的“四农”问题与“大户籍制度”改革
·宪政社会主义与现代中华文明探讨 ——为首届全国社会主义论坛而作
·关于慎重处理打工子弟学校问题的公民建议书
·关于消除“乙肝歧视”的公民意见书
·胡星斗批评特权垄断
·公民网络自治与现代政府治理制度—博客网研讨会上的发言
·谋略民族与中华文明的改造—在三元学社、文明中国培训班上的发言综合
***2007年文章***
·宪政与可控民主才是好东西
·冷眼看外汇储备和外贸
·胡星斗四建议书
·缓解医疗困境、实行免费基本医疗制度的建议
·和谐龙文化研讨会上的发言
·中国男性主义宣言
·关于提高警察待遇、保障警察人身权利的建议
·结束信访,设立冤案申诉局
·加强新闻舆论监督,建立现代新闻制度
·石油特别收益金还利于民
·小产权房有条件合法化是明智之举
·表面风光、内心彷徨的中产阶级
·中国随想
·关于非北京户籍子弟上学权利的呼吁信
·致胡锦涛主席的建议信:中国的死路与出路
·中国转型之我见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监督和司法独立的原则不容践踏


   南方都市报案件(见附件一)发生后,我的内心被黑暗笼罩着。我的问题是:一次明显合理、合法的分奖金行为(见附件二)竟然被广州地方部门以“欲加之罪”,对有关人员或判处重刑,或加以逮捕(见附件三)。这个事件的性质是极其严重的,其实质是一些地方部门对《南方都市报》长期以来坚持良知正义、捍卫“三个代表”的进步行为开始了全面的反攻倒算。难怪有学者称:这个案件的审理是地方给中央政府的一记耳光(见附件四)。中国的新闻改革事业遭遇了近二十年来“最黑暗的时刻”(《亚洲周刊》)。因此我认为,中央和人大应当及时出面喝令制止地方诸侯敌视新闻监督、干预司法独立、践踏人权的恶劣行径,还司法以独立、公正,对借司法之名、行打击报复之实的官员追究法律责任。
   《南方都市报》以敢讲真话、关注底层人民、传播先进文化理念、忠于新闻职业道德而著称,她率先报道了孙志刚案、SARS疫情、孙大午案等诸多社会热点问题,有力地促进了中国民主法治进程和社会进步。但同时她也被一些地方腐败官员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整之而后快(见附件五)。如果让这些官员的企图得逞,其危害将是巨大的:

   一、新闻监督将成为一句空话。具有良知、正义感,自觉履行监督职责的新闻媒体将无安全感可言。地方政府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以反腐败为名,罗织罪状,把法律作为打击“不听话”媒体的工具。可见,南方都市报事件决不是孤立的个案悲剧,而是整个中国媒体的悲剧,是中国新闻舆论监督的悲剧。
   二、宪法的权威必将大打折扣。新修改的宪法中加入了保护人权和私产的条款,这是中国的一大进步。但是,现在一些地方部门屡屡挑战宪法权威,宪法不仅难以落实,而且威信将荡然无存。如果南方都市报的喻华峰、程益中等人贪污“公款”罪名成立,那么,普天之下哪里还会有什么私产,普天之下又有谁能逃过贪污的指控?
   三、司法独立几成泡影。广州的一些地方官员早在孙志刚案、Sars真相被揭露之初,就放出风来:要整肃南方都市报!于是,他们掘地三尺、花了大半年时间,试图从广告经营中查出问题,但一无所获,最终只能就奖金分配这一本属市场化行为、而且是集体决策的正当行为下手,动用司法工具,以反腐败之名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实,打击新闻监督的健康力量。
   四、地方势力将会严重地削弱政府的合法性。中央要信息公开,地方却要隐瞒;中央要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地方却百般不情愿;中央要保护人权,地方却要打击异己;中央要保护私有财产,地方却要把私产说成“不合法”财产,以便动用专政的工具。可见,因为利益和权力的驱使,一些地方政府往往“天然地”与中央“分立”,对此,中央如果不加以制止,政府的合法性会逐渐被一群地方恶官、坏官、贪官所吞噬。
   五、中国的国际形象必将受到损害。本来中国的新闻自由度和新闻公正性每年都被相关的世界组织所攻击、诋毁,此次南方都市报案件如果得不到纠正,又将为国际上指责中国压制媒体、侵犯人权制造新的口实。
   六、中国的社会危机将加深,“政治文明”难以建立。由于媒体监督作用的逐步丧失,腐败将会愈演愈烈,社会动乱的危机就潜伏其中;由于地方官员罗织罪名、为所欲为、不讲道德、不择手段之种种行径的示范作用,中国社会的道德危机将进一步深化。事实上,没有民主法治,社会也就没有道德可言;制定再多的“公民道德准则”、“精神文明守则”,也必然流于形式,无助于现实的改善。如果这样的状况得不到遏制,那么,中国的政治文明也将成为空谈;而没有民主法治、监督制衡等政治文明的确立,不可遏制的腐败、两极分化、官民对立就足以葬送中国的现代化。
   如果中国的社会危机不能够化解,那么政府就如同坐在了火山口上。假使大厦像苏联那样坍塌、中国陷入内乱,人民是不会饶过那些践踏现代文明准则、践踏国法、一点点地摧毁政府合法性的官员的。人民是要算总帐的,谁丑恶,谁腐败,都将接受历史的审判。
   在此,我以公民的身份,呼吁国家领导人及时处理好可能损害政府合法性的每一个事件,制止广州地方部门迫害南方都市报负责人的违法行径。这不只是为了南方都市报,而是为了中国的新闻监督、司法独立,为了维护政府的合法性,为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命运。
   孟子曰:“桀纣失天下者,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
   2004-4-13
   附件一:南方都市报事件网站: www.nandushijian.org。
   附件二:(一)江西信息日报:回顾“南都案”庭审全过程。
   3月初,舆论关注已久的《南方都市报》经济案在广州市东山区法院开庭审理。3月19日,“南都案”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南方都市报原副主编兼总经理喻华峰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0000元;犯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财产50000元;其犯罪所得赃款100000元予以追缴,返还南方都市报。被告人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原社委、调研员李民英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财产100000元;其违法所得的9700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一审判决后,喻、李二人的辩护人均表示不服,将提起上诉。
   “公款”“奖金”之争
   今年3月4日上午,广州市东山区法院对“南都案”进行庭审。作为公诉人的广州市东山区检察院指控,2000年3月至2001年1月,时任《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副主编、广告部主任的国家工作人员喻华峰,利用职务便利,指使南都计财室邓海燕、王培兴,冒用该报广告部业务员张曙光等五人的名义,计提款项共计1563511.32元。其中的58万元,于2001年6月被喻“伙同南都其他8名编委会成员私分”,构成贪污。
   公诉方认为,这156万余元在财务账上为个人奖金计提,却并非供领款人所用。并且,参与以个人名义领取这笔款项的五名业务员中,有四人在证词中指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所领款项的实际用途。因此,这笔钱,包括被南都编委会“私分”的58万元,仍然属于国有事业单位的“公款”。
   喻华峰在庭审时称,这156万元属南都经营部门员工的奖金,是自己根据编委会决定,“说服”下属拿出来供全体员工分配,根本目的在于平衡采编人员、行政人员和经营人员的收入差距。至于“借用”业务员个人名义计提,这样的方式的确存在一定问题,但这也是因为南都经营部门没有自己的账号,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
   喻的辩护人称,作为《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子报,南都每年与报业集团签订《年度二级核算方案》。按照该方案,南都在完成一定的经营任务后,可从集团财务部计提集体奖金。此外,按照南都制定的《南方都市报广告部承包合同》和《广告业务管理大纲》,其广告经营人员在完成一定经营任务后,可从集团财务部计提个人奖金。在这样的制度安排下,2000年度南都员工集体分配的奖金共计6052455.12元。辩方律师据此证明,这605万余元均为南都员工在2000年分配的集体奖金,这笔奖金已从集团财务部提出,就不能算是公款。因此,喻作为南都编委会成员参与分配的58万元奖金,也不是公款。
   在上述156万余元的分配程序上,控方认为,南都编委会“在喻的提议下”,在未向全体员工公开的情况下私分了其中的58万元,以上事实符合构成贪污罪的要件。但辩方注意到,控方提供的南都6名编委的证词中,提及这笔钱的分配是在南都编委会上由时任主编的程益中提出并集体讨论通过的。辩方据此反证:既然是集体讨论通过,则这笔钱的性质是合法的奖金收入,符合报社的分配程序,而不是贪污。辩方还指出,企业毕竟不同于政府,在一个现代企业里,奖金领取通常都不是以公开的方式,南都编委会分配58万元奖金没有通告所有南都员工,并不能否认奖金的合法性。
   为什么行贿?
   公诉人对喻华峰的另一项指控是涉嫌行贿。公诉人指控,2000年初至2003年4月间,为感谢《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社委、调研员李民英在分管南都及兼任南都主编期间,对其分管南都广告业务的支持,喻华峰以年终奖的名义,分别于2000年初、2001年初、2002年初和2003年4月,在李民英办公室向李送上1万元、20万元、60万元和16万元的现金。根据控方提供的证据,喻华峰送给李民英的四笔钱,前三笔是先以喻个人奖金的名义划拨到喻的账户上,后由喻交给李;第四笔则以南都人力资源部总监李洋的奖金名义划拨到李洋账户,由李洋交给喻,再由喻交给李。控方认为,这97万元的钱财往来存在于喻、李私人之间,当属行贿受贿行为,而并非南都向李民英发放奖金的行为。
   辩方则称,这97万元是喻华峰代表南都给李民英的奖金。为了表达对李的感谢,南都编委会多次讨论给李发奖金。但是,按照传统的管理规定,李作为集团管理成员是不能从南都拿奖金的。但南都编委会认为,南都近年来迅速发展,管理层都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惟独李因为上述管理规定而被排除在外,这是不公平的。为实现按劳分配的原则,南都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采取了避开集团管理规定的做法———由喻华峰以个人的名义把奖金领出来交给李民英。这种做法是代表南都的,对于南都管理层而言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辩方承认,上述做法是不合适的,“但通过个人名义给一个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发奖金本身,就体现了中国媒体在特殊管理体制下的一种尴尬和无奈。”辩方称,《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是半机关化的国有事业单位,而南都则明显是一个走现代化经营之路的企业。正是这种特殊的管理体制,造就了李民英贡献与收入不对等的现实,造就了喻华峰和李民英的悲剧。
   (二)许志永:荒唐的判决、荒唐的答问——评广州法院就喻华峰案答记者问。
   从1999年开始,南方都市报业绩迅速上升,经营人员收入上升很快,为了平衡经营人员和采编人员、行政人员收入的差距,南方都市报编委会决定把一部分经营人员的奖金拿出来供整个报社进行二次分配。这其中用于二次分配的155万元奖金分别属于广告部和广告部三个副总经理。由于当时广告部没有独立账号,所以提款不得不以个人的名义,这样的做法大家都是很清楚的,没有任何欺骗和隐瞒。“答记者问”中所谓张某某、江某某、袁某某就是当时的三个副总经理,按照合同他们除了自己的提成以外,还应得广告部副总经理广告超额完成任务奖82万多元,他们自己同意把存折交给南方都市报,同意把自己的一部分奖金拿出来供整个报社二次分配。作为经营人员在收入已经很高的情况下自愿让出一部分奖金,这当然属于南方都市报内部的事情,这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怎么这些公开的事实经过广州市东山区法院的描述就成了一个很大的见不得人的阴谋了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