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星斗文集
[主页]->[大家]->[胡星斗文集]->[关键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中关村问题研讨会的评述 ]
胡星斗文集
声明:此文集为网友帮助建立,和胡星斗教授本人无关
·胡星斗简介
***2002文章***
·中国——动乱的威胁
·从“政治腐败”案例看政治体制改革
·同农民一道呐喊
·科教兴国的文化传统障碍
·中国应走新社会主义道路--致中共“16大”的建议书
***2003年文章***
·林彪真相
·略论中国社会病──在南开大学的演讲
·新闻监督和司法独立的原则不容践踏
***2004年文章***
·胡星斗:“高贵中华、文明中国”的呼唤
·胡星斗在外交学院、中央财经大学的演讲:铸造“高贵中华、文明中国”
·中国知识分子说真话者少
·胡星斗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谈劳动教养制度
·胡星斗关于MDP答新华社记者问
·胡星斗谈提高警察待遇,建立声誉机制
·建议人大代表专职化
·关注农民的权利贫困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改革的设想
·建议进行“虚省实县”的区划改革
·胡星斗、邵道生:县委书记反腐受威胁说明中国已出现腐败利益集团
·中国应该转向一个人道的市场经济体制
·略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对二元户口体制及城乡二元制度进行违宪审查的建议书
·就县乡机构改革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建议书
·中国人的思维之弱
·发展人文经济,建设人文乡村——建设自由社会主义的新农村
·胡星斗教授上书全国人大 直言现行户籍制有悖宪法
***2005年文章***
·关于将世界第一教育家孔子的生日确定为新教师节的建议书
·讨伐中国教育制度
·应当实行知识产权人道主义——在《中关村论坛》上的发言
·建立现代儒家企业制度
·皮介行、胡星斗:两岸教师节统一运动倡议书
·胡星斗在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新机遇论坛上发言
·北京市纪委、北京电视台、《中国廉政报道》电视片、社会科学报等采访综述
·关键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中关村问题研讨会的评述
·关于“和平联合国”(民间联合国)的设想
·民有经济与企业家责任
·关键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中关村问题研讨会的评述
·社会主义在西方
·企业管理十字箴言—在中国企业家国际论坛等上的发言
·关于将孔子的生日确定为教育节的建议书
·建立中国的“弱势群体经济学”
·现代地产文明和现代地产制度
·维护出租车业者作为弱势群体的权益
·胡星斗答问:中国大陆的衙内现象
·胡星斗古典诗选
·建议制订《平等权利法》,缔造中国的平等权利新时代
·建立公民问责制度和公民环境文化
·制定《平等权利法》,建设“公平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新农村
·关注二元户籍制度背后的体制改革
·“无”的企业家哲学
·设立社会科学院士制度将加速中国的学术腐败
***2006年文章***
·实施教育优先战略,开创平等权利时代
·关于农村制度建设问题
·设立社会科学院士制度将加速中国学术腐败(修改稿)
·略论公平市场经济
·关于消除城乡差别待遇,统一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公民建议书
·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中国不能搞成“权力市场经济”
·胡星斗:企业家的修身哲学
·李方平胡星斗:关于改革死刑适用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关于迁都的建议书
·中国——动乱的威胁
·中国的“四农”问题与“大户籍制度”改革
·宪政社会主义与现代中华文明探讨 ——为首届全国社会主义论坛而作
·关于慎重处理打工子弟学校问题的公民建议书
·关于消除“乙肝歧视”的公民意见书
·胡星斗批评特权垄断
·公民网络自治与现代政府治理制度—博客网研讨会上的发言
·谋略民族与中华文明的改造—在三元学社、文明中国培训班上的发言综合
***2007年文章***
·宪政与可控民主才是好东西
·冷眼看外汇储备和外贸
·胡星斗四建议书
·缓解医疗困境、实行免费基本医疗制度的建议
·和谐龙文化研讨会上的发言
·中国男性主义宣言
·关于提高警察待遇、保障警察人身权利的建议
·结束信访,设立冤案申诉局
·加强新闻舆论监督,建立现代新闻制度
·石油特别收益金还利于民
·小产权房有条件合法化是明智之举
·表面风光、内心彷徨的中产阶级
·中国随想
·关于非北京户籍子弟上学权利的呼吁信
·致胡锦涛主席的建议信:中国的死路与出路
·中国转型之我见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者:中国目前的上访愈演愈烈,达到高峰,原因是什么?如何才能解决上访的问题?
   胡星斗:中国目前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社会矛盾剧增,上访事件增加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制度上来考察,它又凸显了中国制度的落后、制度成本的升高、政治体制改革的严重滞后。所谓制度的问题指没有建立起现代民意表达制度、现代新闻制度、现代司法制度、现代责任追究制度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改革也没有重大的突破,比如应当让人民代表反映民意、起到监督的作用。我问过一些台湾的人,他们那儿基本上不存在上访以及冤案长期解决不了的问题,为什么?因为有立法会的“议员”们会卖力解决,官员们会卖力解决,不卖力选民们会唾弃他们。可见,改革民意代表机构是个关键,各级人民代表要真正地可弹劾、监督官员,审查财政开支,监督司法行为。
   全国的信访机构应当统一,隶属于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独立地进行监督,信访局发挥独立的作用;在信访部门还不能被取消,不能按照法治的原则重新独立地审查一切信访案件的情况下,赋予信访局调查、监督的实权是必要的选择。
   中央不应该要求地方政府“接访”,否则必然造成大量的“截访”、“劫访”事件的发生——有冤案的人连材料都递不上去,在信访局门口,有许多地方政府派来的人非法绑架访民,把人抓回去后送去劳教或送到精神病院。前一些天,两个农民信访者到学校来找我,见面后“扑通”跪倒在地,朝水泥地上磕了两个响头。我心如刀绞,他们的要求只是希望我帮助他们递冤状,他们无法走近信访局。
   还有,高科技在其中也可以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比如审讯必须录象以防止刑讯逼供;信访资料上网,接受全国人民的监督以促进问题的解决等。
   记者:你如何评价中国的乡村民主选举,你认为村级民主会推广到乡镇一级吗?
   胡星斗:中国的农村自治选举是一个伟大的创举,说明不存在中国人缺乏民主素质的问题。当然,乡村民主目前也是困难重重,有人说,民选村长1/3在上访,1/3在下岗,被乡镇非法剥夺了权利。而且民主选举只是选出了二把手,因为村书记的权力越来越大,乡镇也越来越重用自己任命的书记,冷落村主任。
   我认为,把村级民主推广到乡镇一级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乡镇是一级政府,民主选举带来的问题比较多,最可能的选择是从人民代表选举、党内民主方面突破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根本制度,按照宪法,人民代表大会是权力机关,现在通过改革,让它名副其实地成为权力机关,从法律理论、可操作性等层面都行得通。逐步实行党内民主也容易些,也只有实行了党内民主,才能解决村级民主的“两委”矛盾。
   记者:中国每年有上亿农民拥进城市,到大城市打工,为什么人们都要拥进大城市?如果放开户籍管理,会不会造成问题?
   胡星斗:其实,户籍不是问题的实质,户籍背后的城乡分割的二元的教育制度、财政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的统一才是问题的关键,解决农民的公民待遇和国民待遇才是问题的实质。
   现在大量的人都拥进大城市,也反映了投资体制、财政体制的不规范、不合理,改革不平衡的政府投入和不规范的财政体制是大家过去比较忽视的方面,现在应当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中国现在是财政扶优的体制,直辖市、省会城市建设得很漂亮,县乡、农村落后;投资投到哪儿往往是领导说了算,随意性很大,于是重点投资于官员所在的大城市、省会城市,大建豪华设施,建重点中学、星级学校等,地方领导则“跑部钱进”,到部里、省局找熟人,托老乡,靠人情关系,争得一些投资。而且,按照有关规定,县级市、镇级建制的小城镇国有银行给的贷款额度很小。这就造成城市与城市之间、城乡之间的巨大差距,所以,有大批的人想在大城市、省会城市定居。要取消二元户籍制度,首先得建立公平、规范的财政体制——投资须经各级人大批准,由人大财经委员会规范地投票来决定;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的成员由各省、直辖市平等组成;地方人大财经委员会则由下辖的市、区、县或乡、村平等组成,一人一票决定投资去向。只有改革了投资扶优的政策,建立了规范、民主的财政制度,各城市之间、城乡之间的差别不大、互有利弊时,人员才不会大量拥进大城市、省会城市。像发达国家的城市差距不大,德国规定:如果某州的人均收入低于其它州的95%,后来改为98%时,联邦政府就要对该州进行转移支付,以帮助达到其它州的98%的水平。如此,各地的生活水平差距不大了,放开户籍管理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记者:胡教授,您写了文章抨击官员腐败和教育腐败,您认为,教育腐败会怎样地影响中国呢?
   胡星斗:教育腐败是一个民族骨髓里的腐败,其危害将是巨大的。如同树干、树根的腐败,倒下去的将是整个民族的精神。虽然我们的经济看似在发展,但属于畸形的发展——政府的过度干预、体制的落后致使腐败从生、浪费巨大、机构恶性膨胀,国有银行的坏帐率是发达国家银行的10倍以上,利润率却只有人家的1/10到1/100。贫富差距、城乡差距、地区差距都达到了几近极限的程度。弄虚作假、坑蒙拐骗泛滥,生态资源遭到浩劫,弱势群体的利益被牺牲。这样的发展难以持续下去。我认为宁愿经济发展慢一点,也要保证社会公正多一点,生态环境少破坏一点,对低层人民的健康、生命、公民权利多尊重一点,对人民的精神领域多关心一点,让民族精神更健全一点。
   中国最大的腐败是人们没有了是非、真理的观念,奉行难得糊涂、莫问国事、混淆黑白、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人生态度。
   记者:胡教授,最近四川、河南等地接连发生群体性暴力事件,它们说明了什么?中国政府对这些事件的处理手段与以往相比有些什么变化?中国应当怎样建立和谐社会?
   胡星斗:四川、河南等地的事件说明中国社会缺少出气阀、出气口,没有畅通的民意表达渠道,于是一点小火星,也可能引发社会的大爆炸。胡锦涛、温家宝他们处理这些突发事件的做法是对的、成熟的,也就是尽量缓和矛盾,倾听人民的呼声,满足人民群众的合理要求,不要随便抓人、激化矛盾,同时严惩肇事官员。
   从根本上解决这类事件,还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也就是公开、透明、公平、合理、法治化、民主化、程序化的政府治理制度。
   胡锦涛提出了和谐社会的思想,其意义是巨大的,它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的转变,即从斗争哲学转向了和谐哲学,从敌我势不两立的简单思维转向了多元和谐、阶层和谐、制度和谐的共赢思维。以后,还应从构建和谐经济、和谐政治、和谐文化等多个角度,致力于和谐思想的制度化,并以中国传统的和谐思想、和合思想、和平思想、大同思想来丰富当代的和谐理论的内涵。
   2005-5-26
(关键在于建立现代政府治理制度——中关村问题研讨会的评述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