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少江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胡少江文集]->[两块试金石 ]
胡少江文集
·二零零一年中国经济述评
·欧元与中国经济
·银行坏债——摧毁中国经济的一颗不定时炸弹
·中国的失业统计与国际失业统计有何不同?
·中国,离市场经济有多远?
·没有真正的财产所有者的认真监督出坏债是必然的——由中国银行在美国被罚所想到的
·中国再次降息,不会出现显著正面效果
·增长速度固然重要,增长的质量更重要
·政府干预是无效益增长的根本原因
·世界钢铁贸易战综述
·中国收入不平等扩大的趋势难以逆转
·中国股市中的寻租和官员的腐败
·券佣金制度改革的步子应该迈得再大一点
·朱镕基也没有说实话
·既然搞市场经济,中国政府应该抛弃增长指标
·纵容腐败并不能降低制度转变的成本
·荒唐的中国海关——计划经济残余的缩影
·中国政府的财政状况遭到质疑
·中国经济再次陷入通货紧缩
·中国政府部门采购中的“黑箱操作”问题
·国有股减持流产的启示
·中国经济学家不应该忽视经济学的正义性
·追求经济平等的政策解决不了中国的社会矛盾
·中国持续的经济发展需要公平的社会环境
·政府控制——中国网络经济发展的头号障碍
·中国政府该对富人不纳税负责
·中国政府该对富人不纳税负责(下)
·林毅夫与杨小凯关于中国发展道路的争论
·国内霸道、国际孬种的中国国家重点企业
·中国物价指数持续下降原因何在?
·仰融事件说明了什么?
·评中国民航业重组
·中国的资本外逃的原因
·银行坏帐可能拖垮整个中国
·外汇储备过多是一种经济病态
·毫无道理的中国电信涨价
·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是新领导人面临的严重挑战
·关于“中国制造”
·中国经济增长的困惑
2003年文章
·中国经济增长的福利转化度低下极其后果
·引进合格境外投资者难解中国股市燃眉之急
·姑息纵恿萨达姆政权为全球经济复苏投上阴影
·别让劣币驱逐良币定律左右当今国际事务
·中国证监会人事变动的背后
·国资委的设立和国企改革
·银监会与银行坏帐问题
·文明世界的一个软肋
·君子和流氓的游戏
·由一个不对称博弈模型看世界秩序的改变
·三位一体的撒谎者
·对公众信息传递的控制是一种严重犯罪
·两块试金石
·从“非典”灾难中吸取教训
·“非典”事件对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影响
·中国应该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银监会不是万能的
·高强们集体下课是中国社会进步的前提
·富豪们的悲剧?中国的悲剧?
·庄家们急切跳水为那般?
·中国股市的特性──让狼看管羊群
·中国社保基金入市的风险
·中国的高教“大跃进”为社会制造定时炸弹
·人民币汇率引起国际关注理所当然
·人民币该不该升值?
·持续的巨额贸易顺差不利于中国发展
·中国股市低迷和经济高速增长长期共存说明了什幺?
·中国刮起“东北风”
·东北振兴的目标定位不明智
·振兴东北,中央政府力不从心
·没有赢家的坎昆世贸会谈
·坎昆、世贸和中国
·增长与失业并存的中国经济
·中国的私有经济面临制度创新的挑战
·又一个“形象工程”
·争论中国经济是否过热论意义不大
·孙大午没有罪!
·今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靠的是什么?
·转变发展观——做比说难
·解决社会分配不公——中国新领导人面临两难
·温家宝访美和美中贸易逆差问题
·从中国最近的能源告急说起
·中国三农问题的症结在于农民没有权利
2004年文章
·缺乏人才是中国的痛中之痛
·中国需要有远见的教育投入政策
·中国缺乏自由精神,所以缺乏世界第一流人才
·简单上市无法化解国有银行危机
·中国应该从英国凯利事件调查中学点什幺?
·“保护私产”入宪,一个成本巨大的社会进步
·保护私产,仅仅入宪是不够的
·从农业贷款的流失谈起
·不平衡的劳资关系及其根源
·为什么低效经济增长模式在中国如此顽固?
·为什么发展中国家的知识分子往往更反对全球化?
·“三没有”的行政结构害死人
·怎么看中国今年出现的国际贸易逆差
·经济过热和政府的作用
·中国的金融风险仍然在积聚
·中国养老基金收不抵支
·三高一低 中国养老金制度面临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块试金石

   
   
   上周末,中国政府终于向世人公布了北京等地的非典型肺炎的实际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在公布真实疫情的同时,还撤换了多方掩盖疫情真相的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这不禁使人想起了八十年代中期发生的渤海二号恶性沉船事件,时任石油部长和相关国务院负责人在事件发生后隐瞒真相,最终遭到处分。这一次是时隔多年以来,中国政府再次就政府官员向公众隐瞒恶性事故和事件的真相处分相关责任者。
   
   值得一提的是,八十年代处分国务委员康某和石油部长宋某等人,并不真正表明当时的执政者决心从此向人民群众公布重大事件的真相,而是文化革命后复出的那些党内老人借此消除在毛泽东极左时期一直走红、在邓小平复出后仍然势力强大的保守派的一个步骤而已。二十年后的今天,胡锦涛、温家宝等人是不是与八十年代的老人们有所不同,真正想在实现现代政治文明的正确道路上向前迈进一步呢? 大家都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指望中国在现有体制下立即全面的遵循"公开性"的文明政治原则,恐怕是过于天真了。但是如果现在的政府真的想在取信于民方面多多少少作出些许努力,他们至少应该做两件具体的事情。

   
   第一,毫不手软地撤换所有在"非典"疫情上隐瞒事件真相的责任者。在中国官场,扣压人命关天的公众信息,隐瞒"非典"真相的,绝不是只有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以北京为例,市长孟学农不向市委书记刘琪汇报、自作主张向公众隐瞒"非典"疫情的可能性极小。这是因为在中国的省、市、自治区,重大事情都是由党委的书记碰头会或者党委常委会决定。书记是真正的当家人,市长只是二把手。这一点,任何稍有共产党官场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孟学农果真胆大包天、未经向刘琪汇报而擅自决定隐瞒疫情真相,那幺对他的免职处分就不免过于轻描淡写了。但是,如果不是孟学农,而是刘琪最后决定或者同意隐瞒疫情,那幺应该被撤换的就是刘琪。
   
   此外,只要对官方公布的信息稍加分析便不难看出,像张文康那样掩盖疫情真相的官员在其它部门和省、市、自治区比比皆是。例如,据人民网驻一个直辖市的记者四月二十一日报道,该市有两名患者二十日死于"非典"。无论是根据从发病到死亡至少有数天甚至数月的病情恶化过程的常识来看,还是根据死亡人数低于百分之五的发病人数的一般规律来看,该市的"非典"病例应该不止二人,也决不始于病人死亡的当天。但是,直到死亡发生的四月二十日,该市还坚持没有疫情的报告。显然,该市也在撒谎。
   
   总之,在此事上撒谎的人,祸国殃民。应该有一个撤一个,有一千撤一千。决不能象征性地撤掉张文康和孟学农二人完事。如果仅仅处分他们,借以杀鸡吓猴,不公道,也不厚道。此次风头一过,那些撒谎者依然故我,祸国殃民;而且,由于胡、温等人此次追究部分人的责任,使无数撒谎成性的官员感受到了威胁。这些势力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一定会纠集起来,在党内招致反弹。如此这般,当局者当然无法取信于民。
   
   第二,中央政府应该褒奖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揭露谎言的蒋彦永大夫。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天职。在医疗第一线抢救病人是救死扶伤,公布疫情真相、保护普通民众不受感染更是救死扶伤。
   
   数月来,中国至少有数千名医务工作者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与"非典"搏斗,他们的精神可敬可佩;但是,地方和中央官员对公众撒谎,贻误预防和治疗迅速蔓延的"非典"的时机,这是对医务人员的忘我努力的无耻亵渎。
   
   令人深思的是,面对各级官员们这种与救死扶伤的宗旨背道而驰的做法,数月来,数千名知情的医务工作者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向公众揭露真相。对这个体制了解的人当然理解这些医务人员的苦衷,因而也不会去苛求医务人员。但是正因为我们理解他们的苦衷,所以我们更应该对蒋彦永大夫的道德勇气感到敬佩。他是真正将自身安危置之度外、全身心救死扶伤的医疗界的楷模和拯救千千万万普通民众于死亡威胁之中的的民族英雄。
   
   公开褒奖蒋彦永,就是提倡一种诚实的社会风气,一种鼓励公民敢于站出来批评失职和腐败官员的社会正气。这样的社会氛围是杜绝层出不穷的"非典"这样的恶性事故的必要条件。
   
   撤换所有在"非典"问题上隐瞒事件真相的责任者和公开褒奖仗义执言的蒋彦永大夫这两件具体事,做起来并不难。但是,想不想做和能不能做,却是检验北京的当政者想不想和能不能与祸国殃民的谎言文化决裂的一个试金石。
   
   (RFA) (4/25/2003 14: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