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少江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胡少江文集]->[两块试金石 ]
胡少江文集
·中国出口贸易的两大弊端
·市场经济地位和市场经济
·从蒋彦永被拘禁看中国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地位
·中国需要新一轮土改
·中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在增长
·宏观调控中的政治
·中国养老金隐性债务问题不容忽视
·中国精英设计养老金制度时的一个重要误区
·中国现存的养老金制度“杀贫济富”
·通过提前退休来解决失业压力无异于饮鸩止渴
·政府评名牌实属狗拿耗子
·郎咸平为中国人敲响警钟
·西班牙火烧中国鞋事件的背后
·旧话重谈中国股市——成也政策,败也政策
·中国短期外债超过警戒线
·中国沿海地区农工荒的背后
·中国加息——千呼万唤始出来
·为什么说中国此次加息的幅度太低?
·人民币升值有利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
·人民币坚持不升值的成本越来越高
·王小石事件说明了什么
·中国航油失手新加坡 实属必然
·中国国有企业公司治理结构问题的特殊性
·农业增产解决不了中国农村的根本问题
2005年文章
·中国媒体的救灾报道与众不同
·尤科斯的命运和中国私有企业的未来
·赵紫阳已经超出了共产党改革派的局限
·伊拉克大选与中国
·伊拉克大选——自由和正义的胜利
·尤科斯的命运和中国私有企业的未来(下)
·中、美两国官方矿难记录的对比
·频繁的矿难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密切相关
·中国向世界出口什么?
·中国经济何时能够赶上美国?
·中国能否继续发挥充沛廉价的劳动力优势?
·中国的高投资能否持续? ——中国何时能够赶上美国(之三)
·技术创新的瓶颈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障碍—中国何时能够赶上美国(之四)
·中国政府容忍街头抗日示威的背后
·投资膨胀是中国过渡经济的一个绝症
·大选、民主与经济
·中国的汇率改革越拖越被动
·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角色定位遭受质疑
·中美、中欧纺织品争端
·六四镇压是中国不平衡发展的源头
·八国财长会议的世界经济议题
·跨国公司靠损害中国人民的言论自由获得利润
·岂有此理的禁止瓜车进城的政策
·中国收购优尼科
·恐怖主义者阻挡世界文明进程的愚蠢妄想一定不能得逞
·八国峰会,仅是援助解决不了非洲贫穷问题
·人民币升值——犹抱琵琶半遮面
·国内经济和民众福利是人民币币值人为低估的受害者
·中国医疗卫生制度的危机
·昆仑饭店出卖了什么?
·谁该对珠江三角洲的油荒负责?
·中美纺织品贸易摩擦的启示
·增长型失业困扰中国
·御用经济学家刘国光发出的政治信号
·血汗工厂遍地是,拖欠工薪何时了?
·中国官员岂止染指煤矿?
·大型国有企业盈利的背后
·中国的现行体制无法实现共同富裕
·中国对外经济的不平衡源于国内经济关系的不平衡
·信用缺失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毒瘤
·中国必须跳出重商主义的陷阱
·胡耀邦和中国经济改革
·冰城变毒城,只是一夜间
·世贸组织香港会谈难以成功
·中国发展——几代人的代价
·免除农业税——一个迟到且力度不足的举措
2006年文章
·中国经济普查随想
·中国的医疗制度改革为什么会失败?
·中国“未富先老”
·要让创造增长的人享受增长成果
·农民工——中国特色的歧视
·城市里的两极分化更具有爆炸性
·二零五零,难以实现的美妙预言
·两个完全不同的“改革”
·社会权力阶层主导的改革
·为什么中国的公益事业改革会失败?
·职务消费货币化的实质是腐败合法化
·什么是中国官方经济学家的理性思考?
·胡锦涛访美前夕的中美经贸关系
·谁能不战而胜?
·此次调升人民币利率的国内国际影响
·胡锦涛的美、亚、非五国行
·邹涛和他的“不买房行动”
·中国在“房老虎”的背上骑虎难下
·中国混乱的地区发展政策
·“六四”与经济增长
·解决中国城市交通的困境刻不容缓
·全世界都在等待八位中国科学家解释要求撤回有关禽流感研究文章的真相
·解读中国《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在非洲的努力如同竹篮打水
·中国和印度,谁能笑到最后?
·中国环境的三大杀手
·中国过热的经济难降温
·征收二手房转让所得税以后
·现代文明面对生死挑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块试金石

   
   
   上周末,中国政府终于向世人公布了北京等地的非典型肺炎的实际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在公布真实疫情的同时,还撤换了多方掩盖疫情真相的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这不禁使人想起了八十年代中期发生的渤海二号恶性沉船事件,时任石油部长和相关国务院负责人在事件发生后隐瞒真相,最终遭到处分。这一次是时隔多年以来,中国政府再次就政府官员向公众隐瞒恶性事故和事件的真相处分相关责任者。
   
   值得一提的是,八十年代处分国务委员康某和石油部长宋某等人,并不真正表明当时的执政者决心从此向人民群众公布重大事件的真相,而是文化革命后复出的那些党内老人借此消除在毛泽东极左时期一直走红、在邓小平复出后仍然势力强大的保守派的一个步骤而已。二十年后的今天,胡锦涛、温家宝等人是不是与八十年代的老人们有所不同,真正想在实现现代政治文明的正确道路上向前迈进一步呢? 大家都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指望中国在现有体制下立即全面的遵循"公开性"的文明政治原则,恐怕是过于天真了。但是如果现在的政府真的想在取信于民方面多多少少作出些许努力,他们至少应该做两件具体的事情。

   
   第一,毫不手软地撤换所有在"非典"疫情上隐瞒事件真相的责任者。在中国官场,扣压人命关天的公众信息,隐瞒"非典"真相的,绝不是只有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以北京为例,市长孟学农不向市委书记刘琪汇报、自作主张向公众隐瞒"非典"疫情的可能性极小。这是因为在中国的省、市、自治区,重大事情都是由党委的书记碰头会或者党委常委会决定。书记是真正的当家人,市长只是二把手。这一点,任何稍有共产党官场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孟学农果真胆大包天、未经向刘琪汇报而擅自决定隐瞒疫情真相,那幺对他的免职处分就不免过于轻描淡写了。但是,如果不是孟学农,而是刘琪最后决定或者同意隐瞒疫情,那幺应该被撤换的就是刘琪。
   
   此外,只要对官方公布的信息稍加分析便不难看出,像张文康那样掩盖疫情真相的官员在其它部门和省、市、自治区比比皆是。例如,据人民网驻一个直辖市的记者四月二十一日报道,该市有两名患者二十日死于"非典"。无论是根据从发病到死亡至少有数天甚至数月的病情恶化过程的常识来看,还是根据死亡人数低于百分之五的发病人数的一般规律来看,该市的"非典"病例应该不止二人,也决不始于病人死亡的当天。但是,直到死亡发生的四月二十日,该市还坚持没有疫情的报告。显然,该市也在撒谎。
   
   总之,在此事上撒谎的人,祸国殃民。应该有一个撤一个,有一千撤一千。决不能象征性地撤掉张文康和孟学农二人完事。如果仅仅处分他们,借以杀鸡吓猴,不公道,也不厚道。此次风头一过,那些撒谎者依然故我,祸国殃民;而且,由于胡、温等人此次追究部分人的责任,使无数撒谎成性的官员感受到了威胁。这些势力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一定会纠集起来,在党内招致反弹。如此这般,当局者当然无法取信于民。
   
   第二,中央政府应该褒奖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揭露谎言的蒋彦永大夫。作为大夫,救死扶伤是天职。在医疗第一线抢救病人是救死扶伤,公布疫情真相、保护普通民众不受感染更是救死扶伤。
   
   数月来,中国至少有数千名医务工作者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与"非典"搏斗,他们的精神可敬可佩;但是,地方和中央官员对公众撒谎,贻误预防和治疗迅速蔓延的"非典"的时机,这是对医务人员的忘我努力的无耻亵渎。
   
   令人深思的是,面对各级官员们这种与救死扶伤的宗旨背道而驰的做法,数月来,数千名知情的医务工作者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向公众揭露真相。对这个体制了解的人当然理解这些医务人员的苦衷,因而也不会去苛求医务人员。但是正因为我们理解他们的苦衷,所以我们更应该对蒋彦永大夫的道德勇气感到敬佩。他是真正将自身安危置之度外、全身心救死扶伤的医疗界的楷模和拯救千千万万普通民众于死亡威胁之中的的民族英雄。
   
   公开褒奖蒋彦永,就是提倡一种诚实的社会风气,一种鼓励公民敢于站出来批评失职和腐败官员的社会正气。这样的社会氛围是杜绝层出不穷的"非典"这样的恶性事故的必要条件。
   
   撤换所有在"非典"问题上隐瞒事件真相的责任者和公开褒奖仗义执言的蒋彦永大夫这两件具体事,做起来并不难。但是,想不想做和能不能做,却是检验北京的当政者想不想和能不能与祸国殃民的谎言文化决裂的一个试金石。
   
   (RFA) (4/25/2003 14: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