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柏林墙的随想]
胡平作品选编
·往事不堪回首
·纪念就是抗争-在纽约地区纪念“六四”十六周年集会上的讲话
·【专访】胡平谈新作《犬儒病》
·读《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有感
·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我们时代的见证文学——阅读廖亦武《证词》
·读《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感言
·学习《入狱须知》读欧阳懿的《狱后杂谈》
·马英九将胡锦涛一军
·朱成虎讲话意图何在?
·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从超女现象看中国人是否政治冷感
·胡平在联大会议场外的讲演
·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也谈所谓“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
·是自由主义,还是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太石村是当今中国的缩影
·余杰《为自由而战》序言
·巴金与说真话
·伟哉黄万里
·专访胡平:评布什亚洲行和布胡会谈
·必须制止中共政府黑社会化的危险趋势
·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偉大的容忍——論胡耀邦精神
2006年
·刘宾雁支持法轮功抗暴维权
·人格的力量
·再不大声疾呼就来不及了——推荐《和解的智慧》
·胡平新书《法轮功现象》自序
·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维权律师——我们时代的英雄
·评温铁军福建宁德讲话
·刘国凯《基层文革泥泞路》评介
·寻找隐藏的主语--从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谈起
·再谈中共的黑社会化
·台湾行及其他
·纪念四五运动三十周年
·推荐陈小雅《中国牛仔》
·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成王败寇与趋炎附势——从电视剧《施琅大将军》的争论谈起
·历史是宗教 写作是拯救——读鲁礼安《仰天长啸——一个单监十一年的红卫兵狱中籲天录》
·听马英九讲台独有感
·文革是三年还是十年?
·还会再来一次文革吗?
·毛泽东的幽灵与中共的命运
·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一个不可忽视的信号
·从领导阶级到弱势群体——推荐于建嵘新着《中国工人阶级状况》
·一面之词
·软力量与专制主义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
·80 年北京高校竞选活动简介
·通过抗争赢得言论自由——从《世纪中国网》被关闭谈起
·民主不能等待
·对刘宾雁作品、思想与角色的几点浅见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希望有更多的《玫瑰坝》
·不容回避的经济清算问题
·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下)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上)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自序
·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中国巴士底》序
·社会主义:从"从空想到科学",到"从科学到空想"——理查德.派普斯《共产主义实录》评介
·追思何家栋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着《雾锁中国》
·陈彦 《中国之觉醒》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序《卞仲耘之死》
·风云时代的风云人物
·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三十年后谈"四五"
·读胡发云小说《如焉》
·历史的误会——读周伦佐《“文革”造反派真相》
·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他们知道他们干的是坏事
·赵紫阳的最后思考----推荐宗凤鸣先生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遍地枭雄》说明了什么?
·最珍贵的文字——推荐《中国狱中作家文选》
·原罪与清算——从郑现莉文章谈起
·《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中国人的心理恐惧--在纽约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上的演讲
·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
·《物权法》透视
·“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读陈破空《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柏林墙的随想

柏林墙倒掉了。
   作为铁幕的具体象征,柏林墙把柏林一分为二,把德国一分为二,把欧洲一分为二,把世界一分为二。柏林墙的倒塌,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至少,是这种结束的开端。
   围墙的作用,是防止外人任意进来,而非限制内人自由出去:除非是监狱的围墙。柏林墙正是为了防止东德人自己自由走出东德,因而那正好证明东德是一座大牢狱。所有的社会主

   义国家的国门边界,都具有相同的特性,因而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牢狱。
   上述推理是如此的简明,奇怪的是,为甚么我们直到今天才弄明白?二十八年前柏林墙的修建,本身就供认了社会主义在道义上的完全破灭,为甚么在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仍迷
   信于社会主义的无比优越?
   三
   十年前,中国曾经发生过一场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当时,我们一批搞哲学的朋友们即对这场讨论的肤浅和混乱甚为不满,也试图把它引向一个稍高一些的水平上来,不过这种努力并没有获得明显的效果,中国的知识界在十年来取得了不少成就,但实际上这些成就经得起严密的推敲和时间的考验的并不多。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命题为例,这个命题的最大谬误便在于它不懂得:价值真理和事实真理的区别。价值真理恰恰是超越事实的。如果我们坚持以实践的成败来判定某一价值判断的是非,势必推出[成王败寇]的结论。除非我们遵从黑格尔和马克思.把人类历史视为一必然合理的过程,否则该命题的谬误应是不言而喻。
   撇开上述一点不谈,此间我还要指出下面两点:
   一、实践的结果是可以被歪曲、被掩饰、被埋没的,因此,倘没有充分的信息自由,人们将无从判断实践的结果究竟为何。
   二、更重要的是,事实本身并不会说话,它需要人们对之解释,而解释又离不开一定的概念系统。所以,如果没有各种概念系统的自由争论,人们便很难对实践的结果赋予恰当的意
   义说明。
   回到柏林墙的问题上来。我们老早就知道了柏林墙的存在,但我们迟迟未能从这一明明白白的事实中引申出它应有的结论,因为我们长期受着这样的一套概念系统的支配,按照这套系统,我们把自由枧为奴役,而把奴役视为自由。后来,我们把柏林墙认作是专制的象征,那并不是我们发现了甚么新的事实,而只是我们对一件早已知晓的事实给出于与前不同的另一种解释。在这裹,世界本身并没有变化,变化的是我们的头脑,是我们在自觉不自觉之中改换了概念系统。
   四
   那么,究竟是怎样一种迷惑心智的概念系统,能够使得当中的我们,面对着禁止自由的柏林墙,还真诚地唱起社会主义无比优越的颂歌?今天,在我们这些为自由民主而战的人士的
   头脑中,是否就真正地理解了自由民主的真谛?这个问题很大,很复杂,决非这一纸短文能够阐发清楚的,不过我可以尝试着绘出一些最基本的思路。
   五
   赫鲁晓夫在他的回忆录裹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为甚么要自相矛盾呢?我们为甚么要为人民创造了美好的生活,然后又用七道大锁把边境封锁起来呢?』他说:『我觉得在苏维埃掌权五十年后,天堂的大门还要锁起来是不可想象的。』
   赫鲁晓夫不愧是共产党领导人中最有见识的一位。注意,我在『最有见识』四字前面还加上了『共产党领导人』这一限制语。因为不论是赫鲁晓夫,乃至戈尔巴乔夫,他们的所言所行,如果放诸在民主国家领导人的身上,都是稀松平常、不足为奇的.似乎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评价共产党领导人,人们就会自动地把标准下移好几个档次。这就是为甚么当年邓小平不过是允许农民包产到户----那其实比古代帝王们对农民的政策还差老大一截----就被捧成风云人物而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我常常感慨说:要当领袖,最好莫过于当共产党国家的领袖,无论你干下多少蠢事坏事,人们都会因为你是共产党领袖而看作是理所当然从而不予深究,一旦你干上一两件稍微象样子的事情时,左中右各派都会对你夸奖不已。
   赫鲁晓夫发现了矛盾:共产党人自称为人民建成天堂,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又用七道大锁把人民锁在裹面。这表明了共产党对人民的深刻的不信任。
   大致上说,共产党对人民的不信任是出于以下两种原因:
   第一,共产党认为人民是幼稚的,分不清好歹的。只有通过共产党的长期的教育灌输,人民才可能逐步变得成熟。开明如赫鲁晓夫者,也只是说苏维埃掌权『五十年后』天堂的大门
   还要锁起来是不可想象的。言外之意是在此之前的封锁仍是正确的和必要的。
   第二。不少共产党人暗中相信,人性是下贱的,它天然地易被罪恶所吸引而排拒美德。因此,为了保证人民的善良纯朴,需要使他们远离罪恶的诱惑。
   基于上述两种考虑,只相信自己、不相信人民的共产党们封锁了世界、修筑了柏林墙:由于接受了这两条理由,无限信任党而不敢信任自己的我们也才能够面对上锁的大门而由衷地
   感谢党对我们的爱护并对身处天堂而喜不自禁。
   六
   『上锁的天堂』,还表明了共产党对自由概念的特殊理解。赫鲁晓夫引用过一位苏联老百姓的批评:『你们是在用棍子把我们赶进天堂。』棍子意味着强制,它又如何能同共产党人一向标榜的『自由』相调和呢?不少『前共产党人』总是说,他们当初加入共产党也是为了争取自由。我们相信这种表白的真实性。但是问题在于:既然共产党从来就是搞强制的,这些
   善良的人又是如何从强制中发现自由的呢?
   原来,共产党对自由另有一套独特的解释,而许多追求自由的人正是接受了这套解释才误入歧途的。马克思断言: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此观点至少可上溯至黑格尔)。依据这种定
   义,唯有那些对客观必然性有深刻把握的人才是真正自由的,而那些不明了此种必然性的人,不论他们拥有多少自己选择、自己决定的权利,其实还是不自由的。当着那些深通历史必然性的先进分子们强迫驱赶那些不了解这种必然性的芸芸众生们走上历史必然性之路时,他们的确是在强迫,但他们是为了人民的自由而强迫人民。或者说,他们是在强迫人们获得自由。这样一来,强迫和自由这两个本来水火不兼容的概念就统一到一起来了。借助于这种新的自由概念。共产党对人民实行了最全面、最严厉的强制,而这一切,据说都是为了人民自己的、真正的、最大的自由。
   七
   在所有共产国家中都出现严重的反知识分子现象。这也是为甚么在这些国家中,当最狂热的时期过去后,其中的知识分子们会具有最强烈的关于知识分子的自我意识的一个原因。知
   识分子自我意识的普遍觉醒无疑是这种社会制度走向崩溃的一个先兆.不过,过份地强化这种知识分子自我意识也不是没有隐忧的。它不仅暗含着对非知识分子的人们的轻视,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对于知识分子本身容易产生的危险倾向缺乏自知之明。不要忘记,一切共产主义革命、共产主义运动都是由知识分子领导起来的。恰恰是知识分子而不是别人,把共产制度这个怪物带给了这个世界。
   当我谈到知识分子容易产生的危险倾向时,我决不是像列宁或毛泽东那样,是在指责知识分子在革命运动中常常表现出软弱、动摇和怀疑。在某种程度上正好相反,我认为许多知识
   分子在革命运动中表现得有些软弱、动摇和怀疑恐怕倒是好事,因为那可能表明了这些人对残酷事物的厌恶和对独断信仰的反省。我所反感于某些知识分子的恰恰是他们的铁石心肠,
   是那种基于对自己观念的坚信不疑和亟欲强迫人类接受他自以为是的观念并为此不惜流血和暴力的铁石心肠。诚如保罗.约翰逊所言:一切暴政中最恶劣的暴政,乃是冷酷无情的观念的暴政。这正是导致共产制度巨大悲剧的一个关键之所在。古拉格群岛上无名的荒冢、柏林墙下被枪击和电击的死尸,大跃进中饿死的幽灵,都是这种观念暴政的罪恶见证。
   八
   如果我们把知识分子定义为和观念打交道的人,那么,知识分子最须警惕的事情就是:他不要关心观念胜过关心人,他不要只爱抽象的民族、国家、人类而不去爱具体的现实的个人,他不要为了实现他心目中的理想而藐视每一个人的自由:他不要相信自己的观念到这种地步,以至于他认为为了使他的观念实现,他有权剥夺别人的自由甚至别人的生命。
   六四屠杀提示人们,用『改革派』和『保守派』这种分类来认识中国政治,其实是不得要领的。用『温和派』和『强硬派』的分类也许能更深刻地说明问题。不是各人信奉的不同观念,而是各人为实现自己的观念所采用的不同态度和手段,才是真正有实质意义的区别.『改革』之后,绝大部分共产党人或多或少地都修正了他们原先信奉的观念,这就造成了蓬蓬勃勃的改革潮流。但是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在修正,甚至是大幅度修正了自己观念的同时,却并没有改变他们那种独断的、绝对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实行『观念的暴政』的习惯。换句话,很多改革派依然是专制主义者.去年国内展开一阵关于新权威主义的争论,据说,包括赵紫阳和一批年轻的经济改革家对新权威主义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六四事件中断了这些人实施新权威主义的万丈雄心。历史,在犯下了一个错误的同时避免了另一个错误。老权威主义者帮助新权威主义者站到了自由的一边。这当然是一件有趣的事。
   有人说,共产党自己毁了自己,因为它把那么多优秀的人才逐出自己的圈子之外。这话当然有它的部分道理。但是问题在于:如果共产党不是把普天下的优秀人才都推出去而都是拉进来,那是否就是一件值得赞许的好事呢?如果它决意那样做,我们是不是就应该都帮助它,并踊跃地投入其中呢?我担心即使在我们民运人士内部,恐怕也会有相当多的人对此答之以『是』的。因为他们过去正是这样做的,而许多人对此则是『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的.也许,正是这个问题上,最深刻地测试出我们是否理解自由民主主义政治哲学的真谛。西方自由主义大师密尔尖锐地指出:『如果一国中所有的英才竟能都被吸引入政府中去,那么一个趋向于做到这种结果的建议才真足以引起不安。』因为正是这种观念才造就了十足的专制。一旦举国的英才悉数成了执政者,那么谁个还有资格和能力对之批评和制约呢?
   九
   关于权力的分立与制衡的观点,现在已经比较深入人心了。有一种生动的说法,『宁要两个魔鬼,也不要一个天使』。按照这种说法,只有两个对立的政治力量达到某种均衡状态,也就是谁也吃不掉谁的状态,民主政治就形成了。
   任何简单化的说法。固然因其简单而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但也因其简单而可能招致误解。『一个天使是专制,两个魔鬼是民主』这种说法也不例外。所谓唯有赖历史提供各派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