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致江泽民先生公开信]
胡平作品选编
·路是人走出来的——论争取自由的方式及其相互关系
·自由之後
·“六四”七年谈
·比赛革命的革命——对文化革命的政治心理学分析
·用良心裁判权力,还是用权力裁判良心?
·中国经济改革中的社会公正问题
·论统独问题
·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
·评克林顿中国行
(三)附录
·王丹、胡平对话录
·刘刚—胡平对话录
·致江泽民先生公开信
胡平作品(一)
·柏林墙的随想
·先知死于胜利之后
·中国的经济改革向何处去
·评"新保守主义"
·我国经济改革的哲学探讨
·对代表与选民关系的几点建议
·竞选宣言
·论成功
·社会主义大悲剧
·我的一些政见
·中国民运反思
·八六年学潮说明了什么
·对一九八六年学潮的一点反思
胡平作品(二)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
·论体育精神
·试论霍布斯的政治学说
·苏格拉底之死散论
·黑格尔现实与理性同一论批判
·最好的可能与最可能的好
·民主墙:十年后的反思
·对三十年代[民治与独裁]论战的再讨论
·大陆的改革前景和思想出路
·私有制与民主
·胡平与朱高正对谈民主运动
·妙哉李鹏之言
·我们相信民主吗
·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民联]
胡平作品(三)
·我为什么写《论言论自由》
·中国统一之我见
·自由,对中国前途的展望
·犀利文章 非凡胆识---读王若望文章有感
·也谈[再造中华民魂]
·也谈[猫论]
·以对话代替对抗
·有[一党民主]吗
·中共必须作出民主的承诺
·中国留学生公开信事件释疑
·推进中国民主化的关键一步棋
胡平作品(四)
·乒乓球、篮球和美国总统大选
·法网恢恢
·现代公家私牢
·一场拙劣的骗局
·关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几个问题(系列文章之一)
·洛阳火灾与责任问题
·胡平:观小布什就任总统有感──兼论所谓“裙带风”
·胡平:评天安门自焚事件(系列文章之二)
·中国宜采用内阁制--论未来民主中国的制度选择
·法轮功与人民圣殿教
·评天安门自焚事件(之三)
·一言传世的思想家
·北京弄巧成拙的回应
·评“反邪教”签名运动
·谅“无言以对”无言以对
·震惊之外的震惊
·精神控制必定是一套物质性操作
·从法轮功现象谈起
·法轮功具有防止人自杀的作用---江泽民弄巧成拙
·从沈国放讲话和解放军报文章看撞机事件真相
·赵紫阳对戈巴契夫还讲过些什麽?──评点《中国“六四”真相》(1)
·关于5.16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的记叙有重大遗漏--评点《中国“六四”真相》
·李鹏笨不笨?--评点《中国“六四”真相》(3)
·《中国“六四”真相》问世
·江泽民是温和派吗?
·强化权利意识,坚定民主理念
·《“六四”真相》对谁有利?
·凭历史的良心写有良心的历史
·论自由民主与共产专制的基本分歧--答华生先生《策略失误还是本体错误》
·新国大案杀人灭口说明了什麽?
·屠婴、打胎与避孕
·对法轮功定性的不断升级说明了什麽?
·中共申奥——羊毛出在狗身上
·种族歧视与人权观念
·怵目惊心的统计数字
·私营企业主入党变不了中共独裁本性
·邓拓之死──文革期间自杀现象研究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谁想杀赖昌星灭口?
·程式、规则比内容更重要
·谈谈赖昌星引渡的免死保证问题
·谈原教旨派的生存空间
·共同重建集体记忆
·无罪推定、宁纵勿枉及其他
·共产党一党专政不是共产党一党专政
·中国稳定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江泽民先生公开信

   江泽民先生:
   
    这次你来美国访问,我们事前给你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借此机会和你对话,但未见任何回复。这并不出人意外,但还是让我们为你遗憾,何以不自信到如此地步?不过也没关系,我们会把我们的意见公开写出来;至於这封信你是否能看见,我们就没有把握了。专制者既要蒙蔽臣僚,蒙蔽百姓,到头来也难免不让别人蒙蔽了自己。昔日袁世凯准备称帝,想从报纸上了解舆情,只见一片拥戴劝进之声,殊不知那些报纸其实是他儿子伪造出来专门骗他的。今天自然是用不着多此一举了,共产党一向实行“舆论一律”,早就压下了不同的意见,在偌大的中国,连一份独立的报刊都没有。你们只听见自己的声音,你们也知道你们听见的只是自己的声音,但是你们却欺骗自己,似乎听见的是人民的声音,而且要求人民拥护这种自我欺骗。如今,人民早已不再拥护这种自我欺骗,只有你们似乎还乐此不疲。
   
    我们要发表的第一条意见,就是人民应有发表自己意见的神圣权利。你们攻击我们“反政府”,此话也对也不对。我们愿意拥护一个可以反对的政府,我们坚决反对那种只准拥护的政府。只要你们继续坚称自己不容反对,我们就必须反对,坚决反对。我们的这种立场,逻辑地代表了所有中国公民的立场;因为公民之为公民,就在於他享有反对政府的言论自由。只有那些自己认为自己不配当公民的人才不提出这一条要求。

   
    讲到在中国实现自由,保障人权,你说“不能一口吃个大胖子”,那似乎是说不是你们主观上不愿意,而是客观上一时还不可能。这话至少不适用於言论自由,因为言论自由属於消极自由或曰否定性自由。如何实现言论自由?那就是终止因言治罪。别人发表了什么不同政见,不去抓,不去镇压,这就够了。我们要求言论自由,不是要求你们去做什么,而是要求你们不去做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全系於一念之差。
   
    你在最近的讲话中,要求西方“承认世界的多样性”,吁请美国人容忍中国的政治制度。可是,“世界的多样性”难道不包括了中国自身的多样性?我们主张,每一个国家都应该容忍不同制度的其它国家,但前提是每一个政府都应该容忍不同政见的人民。你举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例,说明民主和人权都是相对的概念。然而我们知道,相对论的基本假定是光速不变原理,是光速的绝对性;在光速不变这一绝对性的命题之上才导出时间空间的相对性。同样的,政治概念的相对性,政治文化的相对性,其基础是人性的普遍性。古人说“性相近,习相远”,就是讲的这个道理。中国人也是人。中国人也能够独立思考,也愿意自由地发表政见。中国人也不愿意因为发表了不同於统治者的政见就被监禁被屠杀,中国人也愿意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自己的政府。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再有经济改革的问题。中国的经济改革确有成就,但引发的问题也很多很严重。仅仅是国营企业的失业职工,眼下就已经数以千万,许多人的生活陷於困顿。我们一直主张改革旧的经济体制。我们清楚地知道,虽然改革的目的是增进全社会的利益,但是在改革过程中,难免有部份人的利益会受到暂时的损失。这不是改革的错,这是旧体制的错。改革的社会代价不是来自改革,而是来自旧体制长期积累的欠债。这笔欠债是非偿付不可的,问题是谁来付债?旧体制分明是共产党一手搞起来的,因此,改革旧体制所需的代价首先就天经地义地应该由共产党来付。共产党从不引咎辞职以谢天下,却要千千万万的工人民众下岗失业破产,世间哪有这个道理?岂只是不引咎辞职,共产党还要继续“四个坚持”,不容反对,不容批评,还要用机枪坦克屠杀和平抗议的民众,还要借改革之机巧取豪夺,侵吞全民财产。共产党领导下的经济改革,一方面是政府把自己几十年错误决策的恶果转嫁到民众身上
   ,另一方面则是大批官员把人民几十年创造的财富大规模地转移到自己名下。过去中国实行低工资制,这等于是工人预付了高额的保险金。现在,下岗工人和退休工人经济窘迫,缺少基本保障,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於那些官商官倒们吞掉了这笔保险金。先是用血腥的暴力消灭别人的私产实行共产,後来又是在暴力的保护下把公产化为自己的私产——两种相反的坏事居然让同一个党全做了。
   
    共产党给人民带来的灾难之深、痛苦之深、屈辱之深,就连当年的万里也忍不住要说:“如果这些情况让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知道了,不推翻共产党才怪呢!”八九民运中,以赵紫阳为首的一大批共产党人之所以同情民运,无非是基於良心而已。身为现任总书记,你难道不感到共产党有负於人民吗?就算你认定中国的基础太差、问题太多,自由民主不可能一蹴而就,你也不会不知道人民的要求在原则上是正当的,正义的;那么,最起码的,你就该在承认人民的要求的合理性的基础上,耐心地向民众作解释,争取民众的谅解,明确地、毫不含糊地作出放弃一党专政、推行宪政民主的庄严承诺,并且坚定地迈开关键性的第一步——从终止政治迫害开
   始。
   
    你说你有时睡不着觉。想来也会如此,处在你的位置上,不为大善,便为大恶;君子禽兽,只争一线。敢不慎乎?
   
    此致
   
   《北京之春》杂志社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
   民主中国阵线
   中国自由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中国自由民主党
   中国论坛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四日(胡平执笔)
   
    ——《北京之春》1997年1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