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巴金与说真话]
胡平作品选编
·洛阳火灾与责任问题
·胡平:观小布什就任总统有感──兼论所谓“裙带风”
·胡平:评天安门自焚事件(系列文章之二)
·中国宜采用内阁制--论未来民主中国的制度选择
·法轮功与人民圣殿教
·评天安门自焚事件(之三)
·一言传世的思想家
·北京弄巧成拙的回应
·评“反邪教”签名运动
·谅“无言以对”无言以对
·震惊之外的震惊
·精神控制必定是一套物质性操作
·从法轮功现象谈起
·法轮功具有防止人自杀的作用---江泽民弄巧成拙
·从沈国放讲话和解放军报文章看撞机事件真相
·赵紫阳对戈巴契夫还讲过些什麽?──评点《中国“六四”真相》(1)
·关于5.16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的记叙有重大遗漏--评点《中国“六四”真相》
·李鹏笨不笨?--评点《中国“六四”真相》(3)
·《中国“六四”真相》问世
·江泽民是温和派吗?
·强化权利意识,坚定民主理念
·《“六四”真相》对谁有利?
·凭历史的良心写有良心的历史
·论自由民主与共产专制的基本分歧--答华生先生《策略失误还是本体错误》
·新国大案杀人灭口说明了什麽?
·屠婴、打胎与避孕
·对法轮功定性的不断升级说明了什麽?
·中共申奥——羊毛出在狗身上
·种族歧视与人权观念
·怵目惊心的统计数字
·私营企业主入党变不了中共独裁本性
·邓拓之死──文革期间自杀现象研究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谁想杀赖昌星灭口?
·程式、规则比内容更重要
·谈谈赖昌星引渡的免死保证问题
·谈原教旨派的生存空间
·共同重建集体记忆
·无罪推定、宁纵勿枉及其他
·共产党一党专政不是共产党一党专政
·中国稳定吗?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公开的和平的悼念权利(一)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二)──澄清人权概念上的种种混乱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三)──反人权论剖析
·对《六四真相》的重要补充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四)──爲什麽说言论自由是第一人权?
·别把他们的观点当真,但是......
·文明与野蛮之战
·灾难中的纽约人
·关于法轮功
·911恐怖袭击与民航安全
·也谈恐怖主义的根源
·评“反邪教”签名运动
·爲坚持自由而战
·切勿鼓励恐怖活动
·江泽民指鹿爲马
·赫鲁雪夫谈中共
·皮诺切特爲何崇拜毛泽东
·自由是生存与发展的保障──评《中国二等公民:当代农民考察报告》
·《反美主义》评介
·911恐怖袭击与美国的中东政策
·美国外交政策的国家利益原则
·【书评】听“假洋鬼子”谈民族主义──读林培瑞《半洋随笔》
·文革研究的新成就——读徐友渔《形形色色的造反——红卫兵精神素质的形成及演变》
·推荐《“六四”真相名家谈》
·铁面宰相的无奈──读《朱容基在1999》(舒崇)
·我看徐匡迪"辞职"
·中共会调整对台政策吗?
·读茉莉《人权之旅》
·永恒的纪念——读杨小凯《牛鬼蛇神录》
·是文明的冲突吗?--再谈911
·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加速度原理
·王若望在晚年达到生命的高峰(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也谈乡愁
·读李文和感言有感
·读李文和感言有感(之二)
·李文和案与美国社会制度
·读韦君宜《思痛录》
·给某些反法轮功人士上一课
·黄谷阳爲何杀人自杀?
·江泽民,退?不退?半退?
·爲长春播放法轮功电视片申辩
·中国的脊梁──推荐《脊梁──中国三代自由知识份子评传》
·可以推论的人──写在《许良英文集》出版之际
·从“希望工程”弊案谈起
·别以爲老实人好欺负
·又见“追查谣言”
·争取民主首先要争取言论自由
·中共政权爲何长寿?
·胡锦涛爲何拒收信件?怕里面有法院的传票!
·“佶京俅贯江山里,超霸二公可少乎?”
·互联网与言论自由
·在西方,只有媒体老板才享有新闻自由吗?
·单眼人,双眼人与异族通婚
·跪交请愿书也是非暴力抗争
·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杨建利事件与中国的法治
·共军还会向民衆开枪吗?
·为了自由与尊严
·私産入宪与归还産权
·胡平书评:戈尔巴乔夫回忆录问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金与说真话

   我在《哲思手札》里写过一段话:“在生活中当一个人人称道的好人并不难,只消做到以下两点──善良而不勇敢。”
   巴金去世了,各方人士纷纷发表讲话或文章,都对这位老人表示哀悼和赞扬。这看上去很奇怪:如今的中国是高度分裂的,对同样的事情,当局与民间的看法往往不一样,有时甚至截然相反;那么何以在对巴金的评价上又如此一致呢?其实,我们和共产党对巴金的看法并不一致。我们肯定巴金,是肯定他的善良;共产党肯定巴金,是肯定他的不勇敢。
   
   不久前我写过1篇文章祝贺刘宾雁80华诞,其中有一段提到巴金。我提到去年11月巴金过100岁生日,中共以罕见的高规格为老人祝寿,还特地授予巴金“人民作家”的荣誉称号。我写道:“由一个屠杀人民的政府授予巴金‘人民作家’的荣誉称号,这决不是什么荣耀。这是荒谬,是讽刺。尤其是对巴金。尽人皆知,巴金的文学生命硬是生生地毁在共产党手上,就连李长春在提到巴金文学创作的成就时,也只是提到《家》、《春》、《秋》和《雾》、《雨》、《电》这几部‘解放前’的作品。晚年的巴金力倡‘讲真话’,可是在‘6.4’之后这许多年,他究竟讲了几句真话呢?以他的年龄和地位,就是讲了真话当局又能把他怎么样呢?记得在83年的作家代表大会上,巴金和刘宾雁以高票当选为作协的主席和副主席,一时传为文坛佳话。20多年过去了,一个成了被专制者利用当作点缀‘盛世’的花瓶,一个成了独立知识分子的象征。我无意苛责巴金这位老人。我只是说,在一个至今依然盛行文字狱的国度,作为一个以笔为生、以讲真话自命的作家,被专制当局宠幸不是证明你的幸运,而是证明你的不幸。”
   

   四川作家冉云飞对巴金去世发表评论说:“49年后的中国,在我看来,名声不只是误会的总和,还是一种被政权利用的总和。”“80年代以降,巴老倡导讲真话、建文革博物馆,主张忏悔。说实在的,当时我真是很佩服他老人家。但到后来,逐渐被政权拿来作装饰品,到昏庸不知的2003年,还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不能建白一二,直到被利用至死。他不能说话这几年,也许这不是他内心的想法,但他能说话那几年,成了装点品,只能说他是默许的。巴老在年以前都可算时代的良心,这以后恐怕应该不算。”
   
   上海学者朱学勤在几年前的一次采访中,谈到巴金时说:“他迎合很多他这个年纪可以避免说的话,但是他还是参与合作。我觉得他晚年是应该后悔的,他在病榻上说了多少不该说的话呀!说到他,你想他的《随想录》,他号召人们讲真话……”“是,他忏悔了,我觉得他的忏悔还比较感动人,但,他说,他最后的10年,他是以3个字活过来的──说真话。这10年该说的真话太多了,您老人家说几句吧!不要说100句,你说一句行不行?说一句没人拿你怎么样。一个人不能以号召别人说真话为满足,而是应该身体力行,你自己说几句真话来留给后人。我对他这个说真话,我内心特别不满意就在这个地方,该说的真话何其多啊?!号召年轻人说,你自己躺在病榻上:‘你们说啊,说啊。’为什么你自己不说呢?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他虽然是最早翻译赫尔岑的人,但是他离赫尔岑的境界何止十万八千里。”记者问:“像你刚才通过这本书拷问巴老,这样对一个老人公平吗?”朱学勤回答说:“好!这里面有一个标准,当巴老不号召人们说真话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要求他这样,当一个人以说真话为这10年生活的轴心,反覆地说、不断地说的时候,不要说我,就是街头一个修自行车的老头都有权利对这位要求说真话的老人说1句:‘你就说1、2句真话吧!’他自己把要求提出来了,人们要求他兑现这个要求。”
   
   朱学勤的批评逻辑严谨,无可反驳。也许你会说:就算老人自己没有做到说真话,他提出说真话本身总还是对的吧。当然,当然。只是,那你又何必把说真话这句话和巴金联系在一起呢?难道这以前你就没听说有人提倡说真话吗?幼儿园的阿姨不是个个都教孩子们说真话吗(美国出过一本讲为人处世之道的畅销书,书名就叫《我所知道的都是从幼儿园学来的》)?你干吗只说巴金教导我们要说真话,不说幼儿园阿姨教导我们要说真话?这不是势利眼吗?当我们把某一句话和某一个人联系在一起,那无非是出于以下两个原因:要嘛,是这个人最先提出这句话,或者是对这句话做过最精辟的阐述发挥;要嘛,这个人是这句话的最好的实践者,身体力行,以身作则。就“说真话”这句话而论,显然,巴金两条都不占。
   
   不错,对巴金这样的老人我们不应该苛求;但前提是,你们也不应该过誉。不要再赞美巴金如何、如何提倡说真话了。我们可以、也应该赞美巴金早年的文学成就,赞美他的善良,赞美《随想录》里的忏悔,但不要去赞美巴金的说真话。也许现在你还没感觉,以为这是夸他。只怕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后人那里,人家觉得你哪壶不开提哪壶,还以为你是在讽刺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