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无法面对的历史(2005年3月26日于北卡《九评》研讨会)]
胡平作品选编
·对政治表达与政治活动的宪法限制
·评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读李志绥医生回忆录
·确立基本价值选择——在耶鲁大学的讲演
·回首天安门——对当前争论的几点评论
·时局与策略散论
·回应封从德
·再论重建非暴力抗争的信心——答郑义、曹长青
·路是人走出来的——论争取自由的方式及其相互关系
·自由之後
·“六四”七年谈
·比赛革命的革命——对文化革命的政治心理学分析
·用良心裁判权力,还是用权力裁判良心?
·中国经济改革中的社会公正问题
·论统独问题
·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
·评克林顿中国行
(三)附录
·王丹、胡平对话录
·刘刚—胡平对话录
·致江泽民先生公开信
胡平作品(一)
·柏林墙的随想
·先知死于胜利之后
·中国的经济改革向何处去
·评"新保守主义"
·我国经济改革的哲学探讨
·对代表与选民关系的几点建议
·竞选宣言
·论成功
·社会主义大悲剧
·我的一些政见
·中国民运反思
·八六年学潮说明了什么
·对一九八六年学潮的一点反思
胡平作品(二)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
·论体育精神
·试论霍布斯的政治学说
·苏格拉底之死散论
·黑格尔现实与理性同一论批判
·最好的可能与最可能的好
·民主墙:十年后的反思
·对三十年代[民治与独裁]论战的再讨论
·大陆的改革前景和思想出路
·私有制与民主
·胡平与朱高正对谈民主运动
·妙哉李鹏之言
·我们相信民主吗
·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民联]
胡平作品(三)
·我为什么写《论言论自由》
·中国统一之我见
·自由,对中国前途的展望
·犀利文章 非凡胆识---读王若望文章有感
·也谈[再造中华民魂]
·也谈[猫论]
·以对话代替对抗
·有[一党民主]吗
·中共必须作出民主的承诺
·中国留学生公开信事件释疑
·推进中国民主化的关键一步棋
胡平作品(四)
·乒乓球、篮球和美国总统大选
·法网恢恢
·现代公家私牢
·一场拙劣的骗局
·关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几个问题(系列文章之一)
·洛阳火灾与责任问题
·胡平:观小布什就任总统有感──兼论所谓“裙带风”
·胡平:评天安门自焚事件(系列文章之二)
·中国宜采用内阁制--论未来民主中国的制度选择
·法轮功与人民圣殿教
·评天安门自焚事件(之三)
·一言传世的思想家
·北京弄巧成拙的回应
·评“反邪教”签名运动
·谅“无言以对”无言以对
·震惊之外的震惊
·精神控制必定是一套物质性操作
·从法轮功现象谈起
·法轮功具有防止人自杀的作用---江泽民弄巧成拙
·从沈国放讲话和解放军报文章看撞机事件真相
·赵紫阳对戈巴契夫还讲过些什麽?──评点《中国“六四”真相》(1)
·关于5.16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的记叙有重大遗漏--评点《中国“六四”真相》
·李鹏笨不笨?--评点《中国“六四”真相》(3)
·《中国“六四”真相》问世
·江泽民是温和派吗?
·强化权利意识,坚定民主理念
·《“六四”真相》对谁有利?
·凭历史的良心写有良心的历史
·论自由民主与共产专制的基本分歧--答华生先生《策略失误还是本体错误》
·新国大案杀人灭口说明了什麽?
·屠婴、打胎与避孕
·对法轮功定性的不断升级说明了什麽?
·中共申奥——羊毛出在狗身上
·种族歧视与人权观念
·怵目惊心的统计数字
·私营企业主入党变不了中共独裁本性
·邓拓之死──文革期间自杀现象研究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法面对的历史(2005年3月26日于北卡《九评》研讨会)

   作者:胡平

   【大纪元4月3日讯】今天我讲的题目是:“无法面对的历史”。大家知道,一部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谎言的历史。我们看看49年以后出版的各种版本的中共党史,它都告诉你:“中国共产党是1921年7月1日成立的,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的缔造者。“但实际上就这两句话全都是谎言。我们知道早在中共一大召开之前,中国就已经出现好几拨自称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在1920年6月26号到7月12号,在莫斯科举行的共产国际第三次会议上,前后有五拨人自称是中国共产党,而且得到俄国人的承认和欢迎,出席了共产国际的第三次代表大会。而这五拨人,这五拨中国共产党,和后来我们所知道的这个中国共产党其实毫无关系。大家知道,中共一大实际上是1921年7月23号在上海召开的,当时与会的代表有13个人,共产国际派了专人来指导。在共产国际解散之前,中共都是属于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它并没有一个独立的身份。一直到共产国际解散之前,中共所进行的所有重大人事调整,人事安排和决议都是要得到共产国际的认可,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才行的。在以前,中共从来都不庆祝自己的生日,它也弄不清它是哪天生的。一直到1941年,毛泽东才说,哎,要庆祝中国共产党二十周年纪念日,所以他决定从7月1号开始,这么一来呢,7月1日就成了中共的生日。而且像我们刚才已经看到的,中共一大实际上是7月23号召开的,只不过当时参加会议的十几个人都忘了,谁也记不起来到底是哪天开的了,大概开的时候他们也没觉得事情有多么重要。那么说到毛泽东,他在第一次代表大会时,是作为湖南的代表出席的,在会上没发一句言,根本不受重视。这个会开着开着,大概是有人告密,法租界的警探来了,查了一遍。当时毛泽东躲在厕所里头,后来出来了一看,哎,觉得情况不对头,就说:“怎么,人都走了?”这一句话就是毛泽东在一大上说的唯一的一句话。毛泽东实际上是在中共三大以后才进入中央委员会的,当然,当时他也还不是负主要责任。也就是在一大二大之前,他是连中央委员会都没有进入的。

   研究集权主义的著名理论家汉娜.阿伦特就指出过,集权主义的组织,好像一个洋葱头,它是一层一层的,最核心的里头呢,是它那个所谓的核心,是最高领导;然后外面的一两层呢,那就是它的主要的负责干部,或是党的积极分子;再到外边就是党的一般党员;再到外边呢,就是普通的老百姓;这就是集权主义它的结构。在这个结构里面,只有核心的人,他们才掌握所有的情况。因此,越是核心里头的人,其实他们越是什么都不信的人。倒是外头的人稀里糊涂的把里头的人说的话信以为真。这个道理也很简单了,当我们谈到共产党用谎言来进行统治的时候,那不可能每个人都在受骗,至少撒谎的人他自己没有受骗,他知道他在骗别人。所以清醒的就是里头那些人,这个核心圈里的人,他们是很清醒的,他们知道他们说的都是假话。越到外头的人呢,反而不清楚,它就是这样造成的。

   那么我们就要研究研究,处在中心层,核心层的这些人,他们怎么就能心安理得的,理直气壮的撒谎呢?外头的人不懂,他把谎言信以为真,那里头的人他们也不是一开始就都那么坏,那他们怎么能撒谎,还撒得心安理得,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天理良心的呢?这就和共产党本身,和它所需要的一些神话有很大关系。我们举个例子来说,大家知道,1927年,共产党称之为大革命的那一年,当时中共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准备在上海发动武装暴动,但这场武装暴动遭到国民党的镇压,失败了。失败以后,共产国际的代表鲍罗亭就找到当时担任中共总书记的瞿秋白,就是讨论这个问题,说大革命失败了,责任得有个交代,得有人负起这个责任。怎么失败的呢?虽然这个暴动是按照共产国际的指示发动的,但是你不能说共产国际错了呀,你怎么能说共产国际错了呢?如果共产国际都错了,那全世界的无产阶级他们跟着谁走呢?那中国的共产党员他们以后还听不听共产国际的领导了呢?所以不能说共产国际错了,只能说中国共产党你们错了。但是也不能说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局错了,如果你们政治局都错了,那你们的党员都不听你们的话了怎么办呢?所以他们最后决定,那说谁错了呢?说陈独秀错了,就是他错了,别人都是对的。他们发动共产党中的其它人,一齐起来揭发陈独秀的错误,批判陈独秀怎么样不执行共产国际的正确指示,所以把这次革命给搞错了,搞失败了,这个谎就是这么编出来的。那么你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制造这个谎言,这里有一个明显的目的,就是要维持党的领导的正确,要维护当时所有全世界的共产党都得听从共产国际的,听从苏联共产党的指挥。那么在当时来说,苏联共产党的领导的正确性是不容怀疑的。但是,这个党的领导实际上就是在不断的犯错误的,所以它就需要撒谎,所以就需要掩饰共产党的领导的错误,就要编出很多的谎言。而一个谎言既然编出来了,那么别的谎也要把这个谎撒的圆,在其它地方也要作相应的修整。另外,一个谎既然撒出来了,今后还有别的问题,所以撒了第一个谎,就得接着撒第二个谎,就得撒第三个谎,以后呢,谎言就会越来越大,就形成了一个系统。

   这在当时也许认为共产党撒谎无非为了夺取政权,但是,并没有因为共产党夺取政权成功之后这个谎言系统就解散了,相反,在夺取政权之后,由于共产党掌握了一切资源,这就使它用更大的力量去撒谎,撒更大的谎。

   谈到撒谎这个问题,我们就谈到这是共产党政权的一个基本特性。它和别的政权不一样,别的很多政权,或别的政党或别的很多个人也常常会撒谎,不过别的人撒谎都是比较偶然的一种行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哪出了事了,觉得出问题了,赶快撒个谎,把它遮掩遮掩。但对共产党而言,撒谎对他来说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行为,是个很系统的一个行为。因为对共产党来说,编制一套谎言是维护它政权合法性的一个最基本的根据。

   我们看过童话“灰姑娘”,你说灰姑娘怎么就能成为王妃呢?凭什么呢?就凭只有灰姑娘一个人能穿进那只水晶鞋,别人都穿不进,谁穿得进谁就是。对共产党也面临这个问题呀,怎么你共产党就该成为中国人民的领导呢?而且是当然的领导,不用选的领导,永远的领导,万世的领导,凭什么呢?用共产党自己的话说:“只有共产党才掌握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共产党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客观的体现。”也就是说,人类历史这个现实,就是共产党的脚才能伸进去这个水晶鞋,别人都不行。但实际上,共产党的所做所为呢,不仅和我们大多数民众的利益相反,就是和它这套理论也经常是矛盾的。就是,它这个脚经常穿不进那个鞋。那怎么办呢?它就只好用中国话讲就是“削足适履”,只好去改变现实,去歪曲现实,让它看起来和那只鞋是配套的。出于这个目的,它必须得撒谎。这是它维护政权合法性的最基本的一个需要。

   乔治.奥威尔是很有名的一个作家,写过一部政治幻想小说叫《1984年》,很多人可能都看过。这本书里就讲过这么一句话,说:如果别人都相信党说的话,如果所有的记录都这么说,那么这个谎言就载入历史,成为真理。党的一句口号就是:“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这句口号告诉我们,控制过去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以今天的这种政治需要,改写昨天的历史。控制过去的目的是什么呢?那不是为了过去,过去已经过去了,意义不大了,控制过去的目的是为了控制现在,也是为了控制将来。

   从文化革命你就看得很清楚,文化革命那一代青少年,就是所谓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这一代,从小受的就是共产党那一套谎言的教育。而共产党编造了一套革命理论的谎言,编造了一套革命历史的,革命传统的谎言,把这套谎言全都灌输给在新社会成长起来的这些年轻人,通过控制历史,使这些人接受这些错误的观念。从文化革命一开始,毛泽东一声令下,这些青少年走上政治舞台,他们所做的一切呢,并不是它真正实现自我,实际上他们就象是机器人,正在实现这套给他们编进去的程序。所以就可以看出来,共产党就是靠控制过去,编造过去,把过去那套谎言灌输给年轻人,然后让年轻人他们自己去表演,结果表演出来的,正好就是它们所需要的。而年轻人是代表未来的,它就控制了将来。所以洗脑的目的从这里就看的很清楚。

   一直到今天,共产党依然垄断着权力,它们依然在不断的篡改历史,并且试图通过这种对过去的控制,来控制未来。但是话又说回来,共产党虽然它离不开撒谎,但是它也会遇到很多问题。就象俗话说的,撒谎的人得有个好记性,你得记住你原来撒的什么谎,前后才能不矛盾。你要是想不起来了,前后矛盾就成问题。可问题是共产党它自己就反复多变,由于权力斗争,由于政治斗争的需要,它的系统总是在变,这样一来,它今天说的谎和它昨天说的谎就会发生矛盾。这时候,它就不但要撒谎,而且还要不断对昨天撒的谎重新加以修正。

   在《1984年》这本书里就写到,主人公温斯顿在什么部门工作呢?在“真理部”工作。“真理部”是干什么的呢?印报纸。不光印当天的报纸,还老印昨天,前天的报纸,印历史上的报纸。为什么呢?因为今天的事情跟昨天,前天报纸说的不太一样,那人家一查过去的报纸,哎,不对头呀,所以把过去的报纸也得重印一遍,让以后的人如果查起来,一看,哎,历史就这么说的,本来就这么讲的,所以过去的报纸还得不断的重印,不断的改写。

   这本书里这么写的,别人不知道就觉得有点夸张,但是我们中国经过了文化革命后,你就觉得一点也不夸张。中国共产党自己就经常在改写自己的历史,改了不知多少遍。光是一个开国大典的画像,大家都知道就改画了好几次。一开头画的还有什么高岗啊,站在上头呢,这成反党集团了,不能把他们摆到上头去呀,还有刘少奇呢,彭德怀呢,出一件事就得去几个人。后来翻案了,又成好人了,又得赶快把他贴上去。但是它不会说的,它贴上去的就是那么一张画,你以为那还是刚“解放” 的时候画的呢。原来大家知道是毛泽东和朱德井岗山会师,文化大革命成了和林彪会师,因为朱德成了军阀,被打倒了。林彪一打倒了,这个画又倒过来了,这种情况它自己搞很多次。不过这种情况和做法呢,有时效果还会很显著,因为人们确实记性有限,我们每个人都记不清早的事了,我们都要查查资料,查查你过去的日记呀,查查你过去的记录。如果你过去的记录也被人家改掉了,那你自己都糊涂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是这有一条,就是你不能让变化来得太频繁。如果你来的太快,你昨天刚出的事,大家都还记得呢,你就变,这就不对头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