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為何造反派頭頭們都肯露臉也不改名?--─看電影《八九點鐘的太陽》有感(二)]
胡平作品选编
·互联网与言论自由
·在西方,只有媒体老板才享有新闻自由吗?
·单眼人,双眼人与异族通婚
·跪交请愿书也是非暴力抗争
·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杨建利事件与中国的法治
·共军还会向民衆开枪吗?
·为了自由与尊严
·私産入宪与归还産权
·胡平书评:戈尔巴乔夫回忆录问世
·胡平书评:读戈尔德哈根《希特勒的自觉帮凶》
·胡平书评:棗詹姆斯?曼《向後转》评介
·胡平书评:读白杰明《赤字》
·胡平书评:推荐《凌志车与橄榄树棗理解全球化》
·胡平书评:最是英雄 灯火阑珊处──读《情义无价》有感──
·胡平书评: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预言──读李(吉力)小说《中南海的最后斗争》──
·胡平书评:《我以我血荐轩辕》评介
·从台湾大选看台湾的困境
·贺《民主论坛》六周年.与《民主论坛》诸同人共勉
·“非法之法不是法”与“恶法亦法”
·“记忆”与“遗忘”的双重困境
·江胡起风波
·摘取死囚器官与中国文化──读《共产党的慈善事业》一书有感
·阅尽沧桑之后──一代知识份子的反思
·法轮功抗暴三周年
·“惜乎不中秦皇帝”─也谈林彪事件
·中国人应该多研究日本
·美国是第一第二故乡
·中国政府爲什麽不收富人的税?
·南非枪击案 江氏人马嫌疑最大
·关于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报告
·重温索尔仁尼琴对“缓和”的批判
·纽约警察如是说
·从“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这句话谈起
·江泽民想留任,困难更大了,机会更小了
·中共正在变成社会民主党吗?
·《北京之春》同仁致杨小凯夫人吴小娟慰问信
·绝对权力的赤裸告白评康晓光《未来3--5年中国大陆政治稳定性分析》
·哪些资本家真心支援共产党?
·反恐之战任重道远——纪念911一周年
·法轮功,One fits all
·两代“海归”,两样心情
·让我们不要再谈村民选举
·他们爲什麽向美国大使馆提抗议?
·简评《明报》秦胜短评
·莫把恶心当感动,莫把剥夺当奉献
·江泽民要向布希说什麽悄悄话?
·两种不确定性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江泽民如何与布什谈人权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稳定压倒一切”
·“与时俱进”,还是“与党中央俱进”?
·陈奎德十年前提出“中国向右翼专制转变的可能性”
·道德真空是怎样造成的?──再评“与时俱进”
·最后的警告──热烈推荐卞悟文章
·“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
·简答海壁
·光辉的人格榜样丰富的思想遗产--追思小凯
·信念的力量——我认识的萧雪慧与袁红冰
·什麽叫渐进改革?
·中共第四代能否纠正前任的错误
·黎安友文章之我见
·胡平书评:中共第四代与中国民主化--读《第四代》与《中国的新统治者》
·永不放弃
·不提“胡核心”意味著什麽?
·如何解读大陆官方出版物
·权贵私有化与矫正正义
·奇哉合肥学潮
·评《英雄》的反历史虚构
·从“让农民自己说话”谈起
·儒家人性论与民主宪政──与张灏教授商榷
·郭罗基新著《论“依法治国”》评介
·對真理標准討論的再討論
·一面之詞
·一面之詞(二)
·一面之詞(续)
·一面之詞(再续)
·魏京生与劉青、胡平對談錄
·在理解与误解之间——由顧城之死所想到的(第一部分)
·在理解与误解之间——由顧城之死所想到的(第二部分)
·從自由出發
·声援蒋彦永医生
·從阿馬蒂亞·森獲諾貝爾獎談起
·米奇尼克:人·角色·思想 (上)
·米奇尼克:人.角色.思想(下)
·戊戌百年:改革、革命与重建
·王軍濤、胡平對談錄
·對政治表達与政治活動的憲法限制
·對政治表達与政治活動的憲法限制(續)
·讓激情歸激情 讓理性歸理性
·在過去与未來之間
·胡平答马悲鸣、吴满可
·张宏喜讲话小议
·李敖讲话代表新党吗?
·老三届的悲剧
·兼听则明——读《阴谋与虔诚》
·透过历史的迷障 ——解读《陈伯达遗稿》
·读书: 在报复与宽恕之间
·书评:胡平推荐《王丹观点》
·书评:“现代历史上最荒谬的一场政治迫害”——《法轮功挑战中国》评介
·书评四则——自由、民主与共产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何造反派頭頭們都肯露臉也不改名?--─看電影《八九點鐘的太陽》有感(二)

   
   
   
   胡平
   

   
   象宋彬彬、駱小海這樣一些老紅衛兵的代表人物,或改名換姓(大名鼎鼎的譚力夫後來也改了名字),或隱姓埋名,不願意今人認出自己,不願意別人在見到自己時聯想到過去那段歷史。有趣的是,造反派的代表人物們都不這樣。象首都三司的蒯(大富)司令,象後來到海外的上海工總司的潘(國平)司令,個個都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從不在意別人提起過去那段歷史;也不在意別人認出自己,有的或許還生怕別人把自己混同於無名之輩,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的來歷呢。這中間的原因值得探究。
   
   
   粗粗分析起來,我們可以找到三條原因。
   
   第一,雖然在官方宣傳中,造反派的名聲很壞,但在一般平民中,造反派的名聲還是要比老紅衛兵好得多。我們知道,造反派領袖們基本上是靠批判所謂“資產階級反動路線”起家,而這場批判多少帶有反迫害的性質,在當時曾經獲得很多民眾的由衷支持。儘管造反派領袖們也幹過不少錯事,有的還犯有嚴重罪行,也傷害過許多一般平民;但大體來說,造反派領袖們主要是得罪了當權派,而老紅衛兵得罪的卻盡是普通民眾。
   
   第二,同樣是為了奪權,造反派靠的是人多勢眾,造反派要廣招兵馬,走“群眾路線”,韓信點兵,多多益善;老紅衛兵卻是靠“自來紅”,講究的是出身純正,純而又純,圈子越劃越小,走的是自我孤立路線。
   
   老鬼在自傳體小說《血與鐵》裏寫到這樣一個插曲:一個姓周的同學,平時老穿著軍裝,理直氣壯地參加紅衛兵的會議,當場就有人起來質問他什麼出身,他說是革命軍人,別人繼續盤問你父親是什麼部隊的?“六十九軍的。”“什麼時候入伍的?”“四八年,有起義證明。”“兵臨城下,你爹敢不起義嗎?國民黨狗崽子,滾一邊去!”接著男男女女齊聲大吼:“滾蛋!滾蛋!滾蛋!”他被當場轟出會場,狼狽不堪。
   
   可以想見,老紅衛兵一旦失勢,馬上就陷入四面楚歌,成了孤家寡人。不錯,老紅衛兵們很抱團,但是他們只和自己小圈子裏的人抱團,和一般民眾則很疏遠。事實上,他們自己越抱團,就越是和平民疏遠。造反派領袖們則不然,造反派領袖擁有大量的追隨者,造反派領袖算得上群眾領袖,一度擁有廣泛的群眾基礎。雖然後來形勢變了,人心也變了,但當年那份“戰鬥友誼”卻多少保留了下來。
   
   換言之,造反派領袖們要比老紅衛兵的頭頭們更有人緣。
   
   第三,造反派領袖們大都被當局“秋後算帳”。從清理階級隊伍運動到清查五一六運動,造反派頭面人物很少有人倖免,輕的辦學習班寫檢討,重的挨批鬥坐班房,一判就是幾年十幾年,武鬥幹將被判刑的也不少,甚至有槍斃的。很多造反派頭頭們在毛和“四人幫”主政時就挨整,毛死後“四人幫”垮臺後繼續挨整。鄧小平主政後,中央還專門出文件,把造反派風雲人物定義為“三種人”,永不重用。這就是說,造反派頭頭們都受過懲罰。如果說他們之中的許多人確實犯有罪過,那麼,他們已經為自己的錯栈蜃镄懈冻隽顺林氐摹⒂械氖沁^分沉重的代價。這就使得他們能夠比較坦然地面對公眾。即便有些人講話寫文章為自己翻案,也引起爭議,但通常不會激起公憤─畢竟他們已經受過懲罰,何況其中還有的真有冤屈。
   
   老紅衛兵的情況恰恰相反。老紅衛兵當年犯下的罪行令人髮指,但由於當局的庇護,他們始終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不錯,1967年1月,一批聯動分子由於大反中央文革(是因為反中央文革,不是因為紅八月的暴行)而被抓進公安局,但是只關了三個月。4月22日晚上,周恩來、康生、陳伯達、江青、楊成武、王力、關鋒、戚本禹、謝富治、足有二十多人,親自將被關押的聯動分子接出監獄。江青開口就說:“委屈你們啦。”周恩來則說:“我們不能不教而誅,你們還是我們的孩子嘛。”這和他們對待平民子弟造反派的態度實有天壤之別。
   
   後來,老三屆集體下放,上山下鄉,但唯有一些老紅衛兵開後門入伍當兵;再後來,又有許多下去了的幹部子女憑關係率先調離農村。從1972年起開始招收工農兵大學生,幹部子女自然近水樓臺。在所謂工農兵大學生中,幹部子女佔了極不相稱的高比例。在文革後清理“三種人”的問題上,中共高級領導人─包括以為人正派著稱的陳雲,包括最開明的胡耀邦─都強調當年的老紅衛兵頭面人物們不屬於“三種人”,該提拔進第三梯隊的就要提拔,“還是自家的孩子靠得住”嘛。
   
   過去有句十分流行的比喻,叫“我把黨來比母親”。如今人們總算明白了,那純粹是自作多情,黨把自己的孩子和別人的孩子分得一清二楚,豈容你魚目混珠?
   
   這就是為什麼民眾對老紅衛兵至今仍不能諒解的原因。文革後,有些老紅衛兵也登臺亮相,控訴“四人幫”的迫害,但是對自己當年的暴行卻閉口不提,頂多輕描淡寫兩句。許多人發出質問:你們為何不懺悔?你們已經躲過了懲罰,難道連歉也不道一聲嗎?
   
   宋彬彬、駱小海可能是感到了這種無形的壓力,所以不願意讓別人認出自己。他們在接受採訪時都說自己當年沒有打過人,而且還一直反對打人。一般人恐怕不容易一下子就接受這種辯白。問題是,由於當局的袒護,紅衛兵的暴行從未得到哪怕是象徵性的清算,行兇作惡者始終沒有被摘揀出來,別人無從區分,這就讓那些沒有行兇作惡的老紅衛兵們也沾上了說不清楚的嫌疑。這該怪誰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