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评胡温对汉源事件的四点指示]
胡平作品选编
·人格的力量
·再不大声疾呼就来不及了——推荐《和解的智慧》
·胡平新书《法轮功现象》自序
·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维权律师——我们时代的英雄
·评温铁军福建宁德讲话
·刘国凯《基层文革泥泞路》评介
·寻找隐藏的主语--从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谈起
·再谈中共的黑社会化
·台湾行及其他
·纪念四五运动三十周年
·推荐陈小雅《中国牛仔》
·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成王败寇与趋炎附势——从电视剧《施琅大将军》的争论谈起
·历史是宗教 写作是拯救——读鲁礼安《仰天长啸——一个单监十一年的红卫兵狱中籲天录》
·听马英九讲台独有感
·文革是三年还是十年?
·还会再来一次文革吗?
·毛泽东的幽灵与中共的命运
·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一个不可忽视的信号
·从领导阶级到弱势群体——推荐于建嵘新着《中国工人阶级状况》
·一面之词
·软力量与专制主义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
·80 年北京高校竞选活动简介
·通过抗争赢得言论自由——从《世纪中国网》被关闭谈起
·民主不能等待
·对刘宾雁作品、思想与角色的几点浅见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希望有更多的《玫瑰坝》
·不容回避的经济清算问题
·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下)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上)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自序
·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中国巴士底》序
·社会主义:从"从空想到科学",到"从科学到空想"——理查德.派普斯《共产主义实录》评介
·追思何家栋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着《雾锁中国》
·陈彦 《中国之觉醒》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序《卞仲耘之死》
·风云时代的风云人物
·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三十年后谈"四五"
·读胡发云小说《如焉》
·历史的误会——读周伦佐《“文革”造反派真相》
·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他们知道他们干的是坏事
·赵紫阳的最后思考----推荐宗凤鸣先生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遍地枭雄》说明了什么?
·最珍贵的文字——推荐《中国狱中作家文选》
·原罪与清算——从郑现莉文章谈起
·《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中国人的心理恐惧--在纽约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上的演讲
·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
·《物权法》透视
·“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读陈破空《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
·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如何解读中国的民意
·反右运动与言论自由
·别样的别样人生-观看《自由城里的囚徒》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从谢韬文章谈起
·推荐《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写在反右运动50周年
·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在历史的漩涡中——读郭罗基新著《历史的漩涡——1957》
·贫血的经济学
·余杰《致帝国的悼词》序言
·“时间祇能使邪恶升值”——反驳邓林
·听赵紫阳谈改革——推荐宗凤鸣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人权与挨饿
·从“差额选举”谈起
·“中国奇迹”与社会不公
·说不尽的文化大革命
·从台湾“入联公投”和“返联公投”谈起
·梦断未名湖
·从杨建利归来谈争取归国权
·从周舵"我母亲的自杀"一文谈起
·毛派的尴尬及其前景
·赤裸裸的邪恶----读《万里大墻-中共劳改营的跨学科研究》-
·平庸恶的例证----读《红卫兵兴衰录》有感
·不要让我们的历史在我们手中消失——推荐《内蒙文革风雷——一位造反派领袖的口述史》
·软不下去,硬不起来——评中共对台新政策
·张林和他的作品《悲怆的灵魂》
·简评中共十七大
·要害是禁止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评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
·简答“为什么要民主”等十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胡温对汉源事件的四点指示

   

   胡平

     据凤凰卫视报道,“四川汉源县农民激烈反抗不公徵地事件,终於迎来重要转捩点。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下达四点重要指示:在移民提出的问题和要求没解决前,瀑布沟水电站不复工;维护安定团结、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要广泛听取人民群众的各种意见,维护移民权益;保证国家重点水电工程建设,支援西部大开发。”

     乍一看去,胡温的决定差强人意,但仔细读下去,却不能不让人疑窦丛生。

   新政不新

     报道说,中央派出的工作组在汉源举行会议。“会议决定,将农民抗议示威定性为‘10.27不明真相的移民大规模聚集事件’,并明确表示,不追究参与抗议示威的一般群众,但要求事件中的打、砸、抢、烧分子自首,争取宽大处理,而那些顽固不化、继续打砸抢的人将受严惩。”

     政府出面给一次民众集会“定性”,这本身就很荒谬:集会自由本是基本人权,即便在集会活动中有违法现象发生,那也该检察院出面起诉,怎么轮得上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省委书记和省长出来做政治“定性”?平时大讲“依法治国”,一遇到事情就扔到九霄云外,连表面文章都不做一下。

     不少人解释说,这次中央给汉源事件的定性是中性的。不对,所谓“不明真相的移民大规模聚集事件”,所谓“不追究参与抗议示威的一般民众”,这不就是文革时的流行说法“受蒙蔽无罪”吗?那分明意味着此一事件本身是错误的,是有罪的,只不过念尔等无知,不追究而已。什么“不明真相”?这又不是文革,汉源民众又不是为抽象飘渺的革命路线而战,他们是在捍卫自己的切身利益,唯有穿鞋子的人自己最知道鞋子哪里夹脚,还有谁能比汉源民众自己最明白真相?硬给你扣上“不明真相”的帽子,意思是“不知者不为罪”,言下之意就是说你们做错了,你们的抗议活动是错误的,有罪的。因此,这样一种定性并不是中性的,而是否定性的。

     接下来的一段报道就把这层意思说得很清楚了。报道说,“会议要求‘对事件持暧昧态度’的干部尽快提高认识,要求曾参与事件的干部深刻反省,对那些执迷不悟、固执己见的官员,要坚决严肃处理。”如果胡温不是把汉源事件视为“犯上作乱”,凭什么要“参与事件的干部深刻反省”呢?凭什么要对“固执己见的官员”“坚决严肃处理”呢?其实,当局本来就明说所谓“不追究”,只是对参与事件的“一般民众”,这就是说,不属於“一般民众”者不在不追究之列。这和中共过去一贯的“揪一小撮坏人”,杀一儆百的做法实在没有多少差别。

     如果我们联系到下面一段报道,问题就更严重了。报道说:“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高度评价在事件中付出重大伤亡的武警官兵,称讚他们为维护社会稳定作出巨大贡献,并肯定当地政府敢於承担责任,採取果断措施,为解决事件创造有利条件,表示将提拔事件中表现积极的党员干部。”

     这就怪了:事情分明是让当地政府给搞坏的,正是当地政府不顾民众愿望,做出了严重损害民众利益的错误决定,官逼民反,激起民众起来抗争,当地政府非但拒绝作出合理让步,而且还出动军警镇压,导致流血事件,胡温四点指示既然是对当地政府错误的纠正,照理说,当地政府是该受处罚,起码是该挨批评的,怎么倒反过来受称讚被提拔呢?同样是地方官员,那些为民请命,站在抗议民众一边的被要求“深刻反省”,那些蔑视民意,调集军警镇压民众的却受表彰嘉奖:该赏的受罚,该罚的受赏。这难道不是很奇怪的吗?

     在这次汉源事件中,地方政府调动军警镇压,民众方面多有伤亡(有说打死17人)。然而在上述报道中,四川省委书记“高度评价在事件中付出重大伤亡的武警官兵”,却对事件中想必付出更重大伤亡的民众不置一辞。这和“六四”事件后,邓小平对执行镇压命令而遭受袭击的军警送上共和国卫士或烈士的桂冠,同时却对被打死打伤的民众不抚恤不慰问的做法有什么两样?

     许多人感慨说,胡温的四点指示很不错,只可惜发佈得太迟了。汉源民众苦苦抗争了半个月,还遭到军警镇压,死伤多人;如果中央早一点发指示,事态何至於恶化到如此地步?但问题是,胡温为什么不早几天发佈指示呢?半年多来,汉源民众不断地向中央反映情况,假如说在当初,中央的办公人员掂不出轻重,未及时向胡温彙报,故而胡温不知情,或有可能;然而等到10月26、7日,汉源十万民众集体抗议,此举焉能不惊动胡温?更何况到后来地方当局调动大量军警,不可能不经过中央的批准。我们知道,在胡温四点指示之前,当局对汉源事件曾经有过一个定性,说汉源事件是“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政治事件,超过六四和文革,和境外反华势力勾结,是有组织的。”这个定性不是出自当地政府,也不是出自四川省委,而是出自中央,出自国务院办公厅副秘书长汪洋。汪洋此说,即便不是传达的胡温的意见,至少也是获得胡温的授权。如此说来,对於前阶段汉源事态的恶化,胡温本人就是负有间接乃至直接责任的。

     基於上述分析,我们不难看出,胡温在处理汉源事件时,首先考虑的是维护政权(用他们的话叫“稳定压倒一切”)。起初,他们对汉源问题并未格外重视。这也难怪,由征地拆迁引出的冲突多如牛毛,无非是官商勾结,图谋暴利,只给拆迁户很低的赔偿费和搬迁费,再加上大小官员层层克扣,逼得拆迁户们起来抗争。中央对此类冲突见惯不经,故不以为意。一般人总以为,处在胡温的位置,他们理当希望下面的官员个个公正清廉。但问题是胡温深知,如今的共产党政权是靠腐败而团结而巩固的,官员利用权力发不义之财是正常现象,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太露骨,只要不致引起太强太深的民怨,只要惹出麻烦还能镇得住场子,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到汉源十万民众走上街头,当局才意识到事态严重,於是赶忙下令“平息动乱,维护稳定”。按理说,“平息动乱”有两种办法,一是对话谈判,接受群众的合理要求;一是武力镇压。对中共而言,前一种办法是万万不行的,因为那无异於承认了民众集体抗争行为的合法性,接下来各地民众有样学样,那还得了。所以,当局自然选择了武力镇压,於是汉源县成了小天安门。但是一味镇压也不是办法,毕竟,汉源事件又不同于八九民运,汉源民众的具体诉求并不是自由民主,而是捍卫自己的切身利益,况且民众也实在是被剥夺得太惨,先前地方政府开给拆迁民众的条件也太低太不像话,因此中央是可以出面做做好人,多少让让步的。只不过正像一部小说里某位官员所说:“做政府的法人代表,特别要注意别在群众闹事时让步,要让也得等将来,这样就不会养成他们遇事就闹的习惯。”所以,在血腥镇压之后,胡温又作出安抚动作。这一剿一抚,前剿后抚,不是没有变化,但不一定是自相矛盾的。

   出路何在

     中国的老百姓也称得上饱经风霜了,他们对自己的处境一清二楚。就算事后政府兑现提高补偿的承诺,他们也不会对政府感恩戴德。时至今日,除了那些参与分赃的所谓精英,谁个还会说共产党的好话?

     有人攻击示威抗议的民众是“暴民”、“刁民”。请说这种话的人站出来,请你们当一回民众的代言人如何?如果你们有一套不同的办法能有效地维护民众的利益,民众何乐而不为呢?如果你们并不肯、实际上也没有别的办法更成功地为民请命,那不过证明你们对所谓“暴民”“刁民”的指控其实是为专制者充当帮闲帮凶而已。

     必须看到,中共专制政权的贪婪残暴程度,它和人民的对立程度,以及人民对它的反感程度(想想万州事件),在古今中外都是少见的;仅仅是靠着高度现代化镇压机器的帮助,这样的政权才得以苟延残喘至今。倘若是在大刀长矛的冷兵器时代,倘若是在来福枪加农炮的热兵器的初级阶段,这样的政权早就支不住了。它能够永世长存吗?当然不能。但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使它结束得早一些。否则我们民族要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