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一面之詞(二)]
胡平作品选编
·胡平谈中共对台搞统战转移危机
·《江泽民传》乃一场拙劣的双簧表演原题:一场拙劣的双簧表演---简评《江泽民传》
·无法面对的历史(2005年3月26日于北卡《九评》研讨会)
·你知道1999年北京反美示威的真相吗?评《北京 谁知道真相?》
·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中国人真的政治冷感吗?
·推荐亚衣《流亡者访谈录》
·再评反日风潮
·《犬儒病--当代中国精神危机》序言
·《劳动教养和留场就业》评介
·对犬儒主义的一点说明
·胡平透彻分析两岸关系──在哈佛燕京“中国论坛”上的演讲
·书评《记忆的伦理学》简介
·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往事不堪回首
·纪念就是抗争-在纽约地区纪念“六四”十六周年集会上的讲话
·【专访】胡平谈新作《犬儒病》
·读《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有感
·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我们时代的见证文学——阅读廖亦武《证词》
·读《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感言
·学习《入狱须知》读欧阳懿的《狱后杂谈》
·马英九将胡锦涛一军
·朱成虎讲话意图何在?
·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从超女现象看中国人是否政治冷感
·胡平在联大会议场外的讲演
·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也谈所谓“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
·是自由主义,还是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太石村是当今中国的缩影
·余杰《为自由而战》序言
·巴金与说真话
·伟哉黄万里
·专访胡平:评布什亚洲行和布胡会谈
·必须制止中共政府黑社会化的危险趋势
·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偉大的容忍——論胡耀邦精神
2006年
·刘宾雁支持法轮功抗暴维权
·人格的力量
·再不大声疾呼就来不及了——推荐《和解的智慧》
·胡平新书《法轮功现象》自序
·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维权律师——我们时代的英雄
·评温铁军福建宁德讲话
·刘国凯《基层文革泥泞路》评介
·寻找隐藏的主语--从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谈起
·再谈中共的黑社会化
·台湾行及其他
·纪念四五运动三十周年
·推荐陈小雅《中国牛仔》
·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成王败寇与趋炎附势——从电视剧《施琅大将军》的争论谈起
·历史是宗教 写作是拯救——读鲁礼安《仰天长啸——一个单监十一年的红卫兵狱中籲天录》
·听马英九讲台独有感
·文革是三年还是十年?
·还会再来一次文革吗?
·毛泽东的幽灵与中共的命运
·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一个不可忽视的信号
·从领导阶级到弱势群体——推荐于建嵘新着《中国工人阶级状况》
·一面之词
·软力量与专制主义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
·80 年北京高校竞选活动简介
·通过抗争赢得言论自由——从《世纪中国网》被关闭谈起
·民主不能等待
·对刘宾雁作品、思想与角色的几点浅见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希望有更多的《玫瑰坝》
·不容回避的经济清算问题
·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下)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上)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自序
·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中国巴士底》序
·社会主义:从"从空想到科学",到"从科学到空想"——理查德.派普斯《共产主义实录》评介
·追思何家栋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着《雾锁中国》
·陈彦 《中国之觉醒》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序《卞仲耘之死》
·风云时代的风云人物
·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三十年后谈"四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面之詞(二)

胡平

   01有的人受不了牙痛去拔牙,有的人害怕拔牙而忍受牙痛。大致上講,世間之人就是這么兩种。

   02享受文明不一定使我們成為文明。正象吃蟹肉不一定就變成螃蟹一樣。

   03逃兵的邏輯是:戰場太危險,打死我也不去。

   04不正經的人可惡,太正經的人可怕。

   05造物主為了保護其它生物不遭侵犯,所以他把其它有生物的星球都安置在人類達不到的地方。

   06任何人都會發布預言。那些在預言不兌現時能夠做出頭頭是道的解釋的人,我們稱之為預言家。

   07謠言的主要目的不在於讓人相信而在於讓人疑惑。

   08与其說謠言止於智者,不如說謠言止於賢者。因為傳謠不傳謠,与其說取決於判斷力的高下,不如說取決於責任心的強弱。

   09懲罰,可以止惡行,不足以止惡念 獎勵,可以增善舉,未必能增善心。

   10如果有來世,就該有前世; 既然無前世,所以無來世。

   11算命:一种有趣的智力游戲。

   12演員:通過成為別人,從而成為自己。

   13唯思考方可万全,是行動便有取舍。

   14各种文學獎藝術獎,從來都無助於造就好作品,它只是有助於造就好銷路而已。

   15由於漢字的繁難和刻竹簡的勞累,所以先秦諸子的文章都相當精練。隨著書寫的簡化和印刷術的發達,精練的文体越來越少見。

   16沒有理解,焉有諒解? 沒有直道,何來恕道?

   17這不是沒有英雄的時代。這只是不把英雄當做英雄的時代。因此,這正是英雄尤其是英雄的時代。

   18醫生的重要性在於使自己的存在變得不重要。警察也是如此。政治家尤其應該如此。

   19如果你既不滿於真實又不屑於虛构,你就會成一位优秀的歷史學家。

   20大事不糊涂常常是以小事糊涂為代价的。 反之亦然。

   21偏頗煽情的文字有如辛辣的食物,它在刺激起胃口的同時也敗坏了胃口。

   22照老師做的去做,你將來會成個老師。 照老師說的去做,你將來會成個圣人。

   23從假牙假肢,到人工腎人工心,借助於現代醫學之力,人可以把自己身上的一切部件——只除開大腦——都更新替換而仍不失為自己。科學終於證明,所謂自我,無非是我的大腦而已。 我就是我的大腦。

   24古人說,知恥近乎勇。有些現代人把它倒了過來。如今,人們常常把不知羞恥稱為勇敢。

   25誰說暴君不喜歡听真話呢?他只是不喜歡講真話的人。

   26一輩子征戰沙場的人,講起戰爭的故事來常常很平淡,象是聊家常——這不奇怪,因為他正是把征戰當做平常。

   從沒上過戰場的人,講起戰爭的故事來常常很精彩,很能激起听眾身臨其境的想象——這也不奇怪,因為他自己本來就是憑想象。

   27每個人都長了好几副面孔。它們都是真的。

   28現代人的旅游,不是為了發現他不知道的景物,而是為了證實他早已知道的景物。因此,現代人旅游的愿望大而樂趣小。

   29誰能說清楚,究竟是歷史還是歷史書對後人產生了更大的影響?

   30人生最大的悲劇是,許多禁果總要在偷吃了以後才知道不該去吃。

   31在暴力頻仍的地方,与其說是那里的人們太熱烈,不如說是那里的人們太冷漠。

    當改革者決心訴諸暴力時,与其說是對敵人不抱幻想,不如說是對民眾不抱幻想。

   32在每一個激烈的革命家的內心深處,都隱藏著對芸芸眾生的巨大失望。

   33那些聲言對万事不認真的人,在金錢上照例是很認真的。

   34不要說時間會減輕痛苦,死亡還會結束痛苦呢,你可愿意?

   35過去,共產党要我們把毛澤東奉為神,因此對他的指示必須絕對服從。 如今,共產党又要我們把毛澤東當作人,因此對他的過錯必須多加原諒。 這真是太愜意了:毛享有神的權力,但只負人的責任。 天下的便宜事都讓他占完了。

   36冷漠不是罪惡,但它是一切罪惡存在的條件。

   37忍受壓迫不算恥辱,接受壓迫才算恥辱。

   38暴政蹂躪反抗者的軀体和順從者的良心。

   39自以為永恒的愛情未必都是永恒。 毫無永恒感的愛情想必不是愛情。

   40“姑娘就是姑且住在娘家, 老婆就是老住在婆家。”

   41古人的愚昧在於所見所聞太少,今人的愚昧在於所見所聞太多。

   42前人回首往事,常以不曾逾越規矩為榮。 今人回首往事,常以不曾逾越規矩而憾。

   44穩定或秩序,從來不是人類追求的唯一目標,它也不應是最高目標。否則,我們人類就該在蜜蜂或螞蟻面前自愧弗如了。

   45現今中共一批老人,天天在那里高喊“穩定”、“穩定”,然而正是這批人自己,年青時都是反秩序的專家。如果他們當年是對的,那么他們現在就是錯的;如果他們現在是對的,那么他們當年就錯了。很可能是他們當年也錯(太激進),現在也錯(太保守),但絕不可能是他們當年也對,現在也對。

   46虛妄的理想會扭曲追求者真實的生命。投入愈深,扭曲愈甚。

   47除了純動物性的感官快樂外,凡略帶精神性的、人性的感受,包括審美,都离不開他人的分享或參与。連孤芳自賞的心理也需要他人的介入。什么是孤芳自賞?孤芳自賞就是你堅持一种与眾不同的追求,別人不理解、不以為然;別人向你投來惊訝、好奇、不滿乃至憎惡的眼光。恰恰是這些未必令人愉快的种种眼光,才使你有了孤芳自賞的自怜又自傲的感受。

   48人類有很多虛妄的理想。有些因為從來沒有實現過,所以至今魅力不減;有些正因為得到實現,其被忽略、被掩蓋的种种弊病一下子暴露無遺,反倒一蹶不振、徹底破產了。這大約是人類思想史、社會史和政治史上最引人深思的一個現象。

   49單調無聊是一种最難描述的痛苦經驗。因為它缺少內容。它的痛苦不在於那個境況,而在於那個境況的千万次重复。 沒有歷史的歷史才是最可怕的歷史。

   50權力是有權者的語言, 語言是無權者的權力。

   51水不能被火燒干,火不能被水澆熄,這是人生很難獲得但又必須獲得的一种平衡。

   52任性只是虛假的強悍,因為它總是指向缺少強大反制力量的對象,或者是那些雖然強大但不會進行反制的對象;否則它從一開始就會陷入自我否定,從而也就不可能發展成一种習性。

   53許多人都說,滿腹經綸不求人知才是最值得稱贊的;但問題是,這种人又怎么能讓我們知道呢?

   54有句話叫“無欲則剛”。這話完全講反了。無欲則無所謂剛不剛。如果柳下惠是天閹或是同性戀,“坐怀不亂”還有什么可稱道的呢?有欲望才談得上有誘惑,有誘惑才談得上剛不剛。

   55每一种謊言都透露了一种真實 每一种遮蔽都意味著一种顯示。

   56倘若這個世界沒有了敵人,只怕我們便會憎恨原來的友人;正如同我們的四周沒有了友人,我們便會覺得那舊日的敵人也有几分可愛。

   57容忍容忍,不容忍不容忍。

   58极端的愛國主義必然導致國際戰爭。 真正的愛國主義必須包括尊重別人的愛國主義。

   59在极權統治下爭取自由,好象挖鑿隧道。在黑暗中,你常常弄不清楚已經推進了多遠,還有多遠才能鑿通。於是,你可能焦慮,可能失望,甚至可能無意之間放下了手中的鐵鎬。這就需要培養起一种耐性,一种和消极忍受壓制的那种耐性完全相反的耐性。在培養這种耐性的過程中,我們也就塑造了自由的民族精神。

   60流亡是一种特殊的生存方式。它能給人們一种特殊的觀察角度去認識祖國,認識世界,認識自我。古今中外,有多少偉大的事業是在放逐之中完成的!然而,流亡者又是那么地容易墮落,變成化石,變成戲子,變成夢幻家或變成恨世者。和一切非常狀態一樣,流亡生活會造就強者而打垮弱者。

   61不少人以為毛澤東的過錯在於他過度的“理想主義”,在於他“忽略了人性中的幽暗面”,那剛好把事情弄反了。毛澤東改造人性的龐大計划,恰恰是借助於极端的“胡蘿卜加大棒”手段。阻止毛澤東改造人性計划獲得成功的基本因素不是人的自私、腐敗,而是人的正義感、尊嚴感和自由意志。不是因為人太卑下,配不上他那套宏偉的理想;而是因為人太崇高,所以終究不能受制於他那套桎梏。共產制度的失敗,從表面上看,似乎證明了人不可能變得那么高尚;但從深處看,其實它更是證明了人不可能變得那么下賤。如果我們只見其一不見其二,那么我們不論是對人性還是對共產制度都還停留在一個很膚淺的認識層次上。

   62天將降自由民主於一個民族,必先使它學會堅韌,學會頑強,學會不屈不撓的奮斗,學會默默無聞地做踏踏實實的工作。一個總是在狂熱与消沉的兩极間搖擺的民族是注定得不到自由民主的;即使它偶爾地、僥幸地得到了自由民主,它也會很快地、必然地失去它。我們必須投入長期的、韌性的斗爭。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走出黑暗的低谷;同時,也唯有如此,我們也才能提升我們自身。

   63敵人可能是最好的朋友,因為他們最熱衷於尋找我們的缺失,這就促使我們隨時保持清醒。 同樣的,有些朋友可能是最坏的敵人,因為他們太寵你愛你因而太姑息你,到頭來反而害了你毀了你。

   64沒有人愿意割斷過去,因為那等於是另一种形式的死亡——一般的死亡是割斷未來。

   65就人們反對极權統治的認識過程而言,一般來說,反貪官易,反皇帝難;反皇帝易,反制度難;反現實制度易,掙脫整個理想体系難。最後,也是最難的,莫過於克服多重謊言的彌天巨网,重建歷史真實。

   66想當年,我們都信仰過毛澤東,但是我們的信仰往往不是批判性思考的產物,而是因為我們不曾怀疑。不曾怀疑的原因則是我們下意識地懂得怀疑會招致可怕的後果。也就是說。我們由於不敢怀疑而不去怀疑,由於不去怀疑而沒有怀疑,到頭來連我們自己都以為我們真是百分之百的信仰了。

   67人真是語詞的動物。天下許多坏事,只要頂上一個好名稱便可暢行無阻。

   68文學無非兩种:一种是現實生活的反映,一种是現實生活的“反”映。

   69人民反抗專制,不輸就是贏; 專制鎮壓人民,不贏就是輸。

   70亞當和夏娃不听上帝的話偷吃禁果,從此由天堂落入人間。 人之成為人,是從不听話開始的。

   71當坏人要比當好人容易多了。當好人必須永遠不做坏事,當坏人不妨有時也做做好事。 當有些人對我們說某一個坏人其實不見得是坏人,因為他也做過几件好事時;我要反問一句的是:難道你見過永遠做坏事的坏人嗎? 同理,誠實者意味著從不撒謊,撒謊者卻不意味著從不誠實。

   72民運組織鬧內斗,不少人批評說象中共。這可是對中共的最大誣蔑。中共是天底下最不鬧內斗的政治組織。它總是驕傲地向外人顯示其內部團結得象一個人一樣——這倒不假,既然在那里永遠是一個人說了算。偶爾,它也會承認內部有斗爭,不過那必定是在斗爭胜利結束之後,因此外人決看不見其內斗的場面和過程;而且,毫無例外地,失敗的一方總是被扣上'資產階級”的罪名,所以內斗不是內斗而都成了外斗,所以中共從來不鬧內斗。 如果有一天,中共也象今日民運組織一樣公開鬧內斗,任何一方都無法將對方打成“階級敵人”,實行專政或半專政,因此爭吵不休,乃至於分裂改組;你難道不認為那是划時代的大進步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