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信念的力量——我认识的萧雪慧与袁红冰 ]
胡平作品选编
·时间会站在谁一边?--也谈反分裂法
·刘宾雁八十华诞盛会有感.........
·形象的力量 ——推荐陈沅森长篇小说《佛怀煽仇录》
·往事不堪回首──《20世紀后半葉歷史解密》評介
·胡平谈中共对台搞统战转移危机
·《江泽民传》乃一场拙劣的双簧表演原题:一场拙劣的双簧表演---简评《江泽民传》
·无法面对的历史(2005年3月26日于北卡《九评》研讨会)
·你知道1999年北京反美示威的真相吗?评《北京 谁知道真相?》
·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中国人真的政治冷感吗?
·推荐亚衣《流亡者访谈录》
·再评反日风潮
·《犬儒病--当代中国精神危机》序言
·《劳动教养和留场就业》评介
·对犬儒主义的一点说明
·胡平透彻分析两岸关系──在哈佛燕京“中国论坛”上的演讲
·书评《记忆的伦理学》简介
·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往事不堪回首
·纪念就是抗争-在纽约地区纪念“六四”十六周年集会上的讲话
·【专访】胡平谈新作《犬儒病》
·读《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有感
·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我们时代的见证文学——阅读廖亦武《证词》
·读《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感言
·学习《入狱须知》读欧阳懿的《狱后杂谈》
·马英九将胡锦涛一军
·朱成虎讲话意图何在?
·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从超女现象看中国人是否政治冷感
·胡平在联大会议场外的讲演
·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也谈所谓“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
·是自由主义,还是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太石村是当今中国的缩影
·余杰《为自由而战》序言
·巴金与说真话
·伟哉黄万里
·专访胡平:评布什亚洲行和布胡会谈
·必须制止中共政府黑社会化的危险趋势
·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偉大的容忍——論胡耀邦精神
2006年
·刘宾雁支持法轮功抗暴维权
·人格的力量
·再不大声疾呼就来不及了——推荐《和解的智慧》
·胡平新书《法轮功现象》自序
·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维权律师——我们时代的英雄
·评温铁军福建宁德讲话
·刘国凯《基层文革泥泞路》评介
·寻找隐藏的主语--从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谈起
·再谈中共的黑社会化
·台湾行及其他
·纪念四五运动三十周年
·推荐陈小雅《中国牛仔》
·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成王败寇与趋炎附势——从电视剧《施琅大将军》的争论谈起
·历史是宗教 写作是拯救——读鲁礼安《仰天长啸——一个单监十一年的红卫兵狱中籲天录》
·听马英九讲台独有感
·文革是三年还是十年?
·还会再来一次文革吗?
·毛泽东的幽灵与中共的命运
·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一个不可忽视的信号
·从领导阶级到弱势群体——推荐于建嵘新着《中国工人阶级状况》
·一面之词
·软力量与专制主义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
·80 年北京高校竞选活动简介
·通过抗争赢得言论自由——从《世纪中国网》被关闭谈起
·民主不能等待
·对刘宾雁作品、思想与角色的几点浅见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希望有更多的《玫瑰坝》
·不容回避的经济清算问题
·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下)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上)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自序
·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中国巴士底》序
·社会主义:从"从空想到科学",到"从科学到空想"——理查德.派普斯《共产主义实录》评介
·追思何家栋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着《雾锁中国》
·陈彦 《中国之觉醒》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念的力量——我认识的萧雪慧与袁红冰

    胡平

   本期杂志有两组文章很值得推荐。一组是西南民族学院伦理学副教授萧雪慧女士的上诉书,一组是关于北京大学法律系教师袁红冰及《历史的潮流》一书的情况介绍。

     我和萧雪慧与袁红冰都认识。一个是成都同乡,一个是北大同学。印象中的萧雪慧是位端庄文静的女性,对自己的事业有执着的追求。早在四川大学哲学系读书期间(七八到八二年),萧雪慧就常常和另外一些同学热切地讨论各种政治问题和哲学问题。毕业后任教于西南民族学院,是个深受学生喜爱的好老师。她发起成立了四川青年伦理学会并被推举为负责人,发表过不少文章倡导自由民主、倡导进取性道德。本着"公民的责任感和学者的良心",萧雪慧积极投入了八九民运。六四后被捕,在法庭上慷慨陈词(《中国之春》第103期刊登了她这篇精彩的自辩词)。出狱后继续遭受迫害,不久前她投书上诉,控告成都公检法。这份起诉书胆识兼具,尤其是有关公民权利的论述,不仅富于机智,而且包含智能,比起上篇自辩词更上一层楼,从而为历史留下了又一篇珍贵文献。四川历来有奇女子,象古代的卓文君、薛涛。现在人们称萧雪慧为巴蜀女侠,喻之为当代秋瑾。

     袁红冰也参加过八零年北大的自由竞选。那时我们有过一些交谈。这是一个敏感深思型的人物,壮怀激烈却又相当腼腆,他那份竞选宣言很有散文诗的风格。初次向公众陈述己见,由于思绪太多,反而难于被他人理解,所以没能引起更广泛的注意。看来在当时,袁红冰还没有找到最合适的表达方式,不过他那个诗人哲学家的气质,使人难以忘怀。经历几年的不懈努力,如今的袁红冰,勇气十足,理念坚定,文采盎然。他那本《荒原风》和他参与写作编辑的《历史的潮流》,在沉闷的大陆知识界造成一股不小的震动。

     "六四"过去三年了。海外人士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现在国内的民众究竟在想些什幺?其实,这也是国内民众自己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因为在一个缺乏自由舆论的地方,那里的人民自己也常常不清楚别人在想些什幺。我当然承认,认真地了解国内民意民情是十分重要的。不过我也要指出以下几点。

     首先,我感到不少知识分子仍然只习惯于扮演"为民请命"的角色。他们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把大多数老百姓心中的愿望表达出来。因此,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是不是站在了大多数民众的一边。他们总是问自己:"自由民主固然好,但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是不是也追求它呢?如果大多数民众还没有这个追求,我们倡导自由民主是不是脱离群众?是不是还正确呢?"这些朋友未能理解的是,我们的真正使命,并非在于如何确保自己总是站在多数一边,而是在于如何以正确的理念去赢得多数。既然我们相信自由民主的宝贵价值,假如说在中国还有许多民众对之缺乏理解和缺乏追求,我们不是要为此而放弃自己的目标。恰恰相反,我们更需要大力地向人们阐发和推荐自由民主理想,使之深入人心。这正好是我们推动自由民主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其次,谈到民意。民意并不是一个现成的摆在那里的东西,只等我们去作统计而已。真正的民意产生于各种观念的交锋和竞争。人人都希望营养美味的食物,但除非厨师们各显神通,作出各种食物供人们品尝,否则人们无从判断何种食物为最好。有个笑话,一位农民说:"我日后当了皇帝,一定顿顿吃饺子。"你若因此而推断说农民只爱吃饺子而不稀罕山珍海味,那就大错特错了。

     再说舆论。舆论是指一个社会中积极活跃的那种意见。这种意见在人数上不一定非是多数不可。事实上,古今中外一切重大社会变革,都是在有限的一部分人的发起下和参与下完成的。只有那种积极活跃的意见或思想,才是在社会变革中真正起作用的东西。

     以上几点分析,无非是说明我们应当充分重视理念和信念的力量,这一点萧雪慧、袁红冰等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范例。中共当局每逢六四忌日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则从反面验证了民主力量的巨大潜能。有鉴于此,我们理当对自己的事业怀抱更大的信心。

   原载1992年7月号《中国之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