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文明与野蛮之战]
胡平作品选编
·通过抗争赢得言论自由——从《世纪中国网》被关闭谈起
·民主不能等待
·对刘宾雁作品、思想与角色的几点浅见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希望有更多的《玫瑰坝》
·不容回避的经济清算问题
·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下)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上)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自序
·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中国巴士底》序
·社会主义:从"从空想到科学",到"从科学到空想"——理查德.派普斯《共产主义实录》评介
·追思何家栋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着《雾锁中国》
·陈彦 《中国之觉醒》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序《卞仲耘之死》
·风云时代的风云人物
·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三十年后谈"四五"
·读胡发云小说《如焉》
·历史的误会——读周伦佐《“文革”造反派真相》
·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他们知道他们干的是坏事
·赵紫阳的最后思考----推荐宗凤鸣先生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遍地枭雄》说明了什么?
·最珍贵的文字——推荐《中国狱中作家文选》
·原罪与清算——从郑现莉文章谈起
·《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中国人的心理恐惧--在纽约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上的演讲
·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
·《物权法》透视
·“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读陈破空《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
·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如何解读中国的民意
·反右运动与言论自由
·别样的别样人生-观看《自由城里的囚徒》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从谢韬文章谈起
·推荐《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写在反右运动50周年
·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在历史的漩涡中——读郭罗基新著《历史的漩涡——1957》
·贫血的经济学
·余杰《致帝国的悼词》序言
·“时间祇能使邪恶升值”——反驳邓林
·听赵紫阳谈改革——推荐宗凤鸣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人权与挨饿
·从“差额选举”谈起
·“中国奇迹”与社会不公
·说不尽的文化大革命
·从台湾“入联公投”和“返联公投”谈起
·梦断未名湖
·从杨建利归来谈争取归国权
·从周舵"我母亲的自杀"一文谈起
·毛派的尴尬及其前景
·赤裸裸的邪恶----读《万里大墻-中共劳改营的跨学科研究》-
·平庸恶的例证----读《红卫兵兴衰录》有感
·不要让我们的历史在我们手中消失——推荐《内蒙文革风雷——一位造反派领袖的口述史》
·软不下去,硬不起来——评中共对台新政策
·张林和他的作品《悲怆的灵魂》
·简评中共十七大
·要害是禁止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评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
·简答“为什么要民主”等十个问题
·也谈“替富人说话”
·聚焦北京奥运、聚焦中国人权
·劳尔说:他“不想为把坦克开上街头负责”
·一位公民记者之死
·民主与革命
·胡 平:犬儒中国——读胡发云小说《如焉@sars.come》
·美国为什么还没出过女总统?-
·这样的党凭什么不反——读胡风女儿晓风写的《我的父亲胡风》
·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推荐盛雪诗集《觅雪魂》
·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评介贾斯柏.贝克《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
·奇怪的示威抗议
·西藏问题之我见
·《我与中共和柬共》读后感
·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简评台湾总统大选
·从“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谈起
·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中藏会谈说明了什么?
·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
·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写在汶川5.12大地震后
·在纽约纪念六四会上的发言
·推荐《中国大饥荒档案》网站
·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怀念陆铿
·也谈范美忠事件
·面对六四——从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谈起
·从两本反右运动研究文集想起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明与野蛮之战

(1)不只是恐怖主义,是超级恐怖主义,是极端恐怖主义
   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在美国最重要的两个城市----纽约与华盛顿,在这两个城市最重要的建筑----世界贸易中心大厦与五角大楼,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事件。
   有人讥笑美国是纸老虎,它甚至不能保护自己人民的生命安全;有人赞赏袭击者的超人智慧,只用区区十几个人就沈重地打击了世界头号强国。这两种观点都是完全错误的。这次恐怖袭击之所以得手,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恐怖分子的凶残超出了世人的想象,因而超出了世人的戒备。它直接攻击了现代人的生存底线。
   这实在是噩梦成真:几乎所有的关于未来人类世界的科幻恐怖电影,都是有一小批冷血而精明的狂徒试图用恐怖手段征服全人类。911恐怖袭击事件证明,这样的情景不一定需要更高的科技力量,只要恐怖分子更加的丧心病狂。

   有人抱怨说,是好莱坞拍摄的大量表现恐怖主义罪行的影片,啓发了、教会了恐怖分子。其实,这次恐怖袭击行爲的残暴性质甚至已经超出好莱坞的影片。它甚至超出了富于想象的好莱坞的想象。倒不一定是先前没人能想得到,问题是想到了,写出来,演出来,没人会信,影评家和观衆都会说你不真实,不合情理,不合逻辑:“恐怖分子也不会这麽干呀!”
   是的,911恐怖袭击事件绝不只是恐怖主义,它是超级恐怖主义,极端恐怖主义,绝对恐怖主义。
   社会学家早就指出,在现代生活中,许多人都会花费大量时间与那些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人打交道。尤其是在许多城市情境中,我们不断地与之不同程度互动的,是那些我们或者知之甚少或者从未见过的人,而这种互动所采取的是转瞬即逝的交往方式。现代生活之所以可能,关键一点是,在互爲陌生的人们之间存在著一种最起码的相互信任,最低度的相互信任。正是这种最低度的相互信任,给予现代人以“本体性安全”。
   我们从市场买回食物,相信其中没人故意放进毒药;我们去医院看病,相信医生不会成心把我们害死。我们知道世上有坏人和人爲的危险,但是我们知道如何躲避如何防范,因爲一般来说,我们相信坏人做坏事也有它的逻辑。我们和坏人之间甚至也有一种信任的默契。
   就拿劫持飞机一事来说吧。劫机之所以可能,是因爲在劫者和被劫者之间存在一种相互信任(!),一种如履薄冰的信任,细若游丝的信任,但毕竟不失爲一种信任:
   被劫者多少总还相信,劫者只是把他们当作人质,而不是打定主意要他们当炸弹;
   劫者则相信被劫者有这份相信,所以才会接受他们的摆布,而不是不顾一切地和他们拼命;
   各国政府也仅仅是相信被劫者的生命有可能保全,所以才要求机组人员不必与劫机者作殊死斗争。
   然而,911事件摧毁了这种相互信任:
   一旦被劫者强烈地担心,他们不是会当作人质而是会当作炸弹,他们还会听任摆布坐以待毙吗?
   一旦各国政府强烈地担心,不仅机上几十人上百人的生命难以保全,而且还可能对地面上几千人上万人的生命造成重大伤害,他们不得不要求机组人员携带必要的装备,不顾危险地去搏斗,无论如何决不能让劫机者得逞;迫不得已时,政府甚至不排除下令用炮弹把被劫的飞机击落。
   新的劫机行爲摧毁了旧式劫机行爲赖以存在的各方互动心理,由此産生出新的心理预期与反应方式。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本来只打算进行旧式劫机行爲的恐怖分子们怎麽办呢?他们发现他们已经不可能使别人把他们和新的恐怖分子区分开来了。如果他们只抱有旧式劫机的动机和目的,他们唯有放弃。
   那麽,这种新式劫机行爲又有多高的可重复性呢?几乎爲零。有了这次刻骨铭心的经验,任何劫机行爲都会导致不惜同归于尽的反抗,除非劫机者本来就是想造成一次空难,否则,他们的目的决不可能实现。
   这样说来,恐怕以后不会再有劫机事件了,除非空难。
   911恐怖袭击树立了一个恐怖的榜样。以后发生这一类恐怖袭击事件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地有效地制服这种超级恐怖主义,它就会象癌细胞一样扩散。它破坏了当今地球村的人类生存的基本安全感。
   (2)不只是怯懦卑鄙,而且还用心险恶
   911恐怖袭击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它的彻底隐匿性。
   以往的恐怖行动,就算是匿名干的,事后也常常有人出来认账。恐怖分子当然不会让别人知道他在什麽地方,因爲他不愿意挨打;但他并不是不让别人知道他是什麽人,这至少还表示他不愿意你错打了别人,表示他愿意承担后果,承担责任,起码还有点敢做敢当的气概。911事件的主事者却始终隐姓埋名,这难道不是怯懦,不是卑鄙吗?
   岂止怯懦卑鄙,而且用心险恶。这次袭击的主事者就是要让被袭一方费尽猜疑,巴不得你选错了回击物件,唯恐天下不乱,用心极其阴毒险恶。
   我们知道,猜疑本来就是件伤感情的事。猜疑总是发生在缺少互信的双方,猜疑又加深了这种互不信任;即便后来弄清楚真凶,先前的猜疑引发的仇恨情绪并不会随之消失,它还会残留在双方心里。就算美国找对了911事件元凶,但由于被指控者不改口,否认到底,这就难免使一些人疑惑,尤其是相关的国家及其人民,他们会对正义的还击産生反感以至敌对情绪。幸亏现在各大国之间的关系还大体正常,不至于因爲突发的恐怖袭击事件而怀疑是对方所爲,彼此兵戎相见,否则,由一次恐怖袭击事件而引爆核战争世界大战也不是不可能。
   不要以爲恐怖分子是在爲本族本国人民而奋斗。试想,当恐怖分子袭击别国人民时,它把本国本族的人民置于何地?恐怖袭击势必招致对方的回击,因此,恐怖分子事实上是把本国本族人民送到对方的炮火之下。如果恐怖分子隐藏得如此之好,以致于对方难以找出其所在的位置,那不过是把那些有保护他们嫌疑的国家和人民置于对方的炮火之下,也就是说,他们是成心把那些最同情他们的国家和人民置于对方的炮火之下。换句话,恐怖活动的头目们是把一些人当作自己攻击的活靶,而把另一些人当作对方回击的肉盾。恐怖主义巧妙藏身,暗中窃笑,巴不得对方找错回击目标,再激起被击一方的反击,混战一场,天下大乱,所以他们是在把一切人推向灾难的深渊,可见恐怖分子没有爱只有恨,所以他们是人类公敌。
   (3)不是反美国,是反文明反人类
   凭著道德直觉,我们就可以作出判断:911袭击是不可饶恕的恐怖主义暴行。然而一旦诉诸辩论,我们却发现,那种相反的判断居然也能讲出一套道理,而要彻底驳倒这套谬论好象还并非轻而易举。
   导致思想混乱的原因,首先在于概念的混乱。因爲人们对何谓恐怖主义就持有不同的理解,对不同的问题又没有作出明确的区分。一个最常见的现象是,张三眼中的恐怖分子很可能是李四心目中的英雄烈士。这并非没有道理,假如我们把暗杀一概视爲恐怖主义,那麽,你是否认爲暗杀希特勒也是恐怖主义呢?
   限于篇幅,我不打算在这里对恐怖主义进行学院式的条分缕析。其实也用不著,因爲我们这里并不是要对古今中外各种恐怖袭击事件都分门别类地作出评价,我们这里只谈911。
   911恐怖袭击事件不是针对政府要员或军警,更不是针对专制者独裁者,也不是针对任何直接责任人,而是针对无辜平民(包括被用作炸弹的被劫客机的机组人员和乘客);在这里,被袭平民还不是受牵连被波及,他们根本就是被有意选中的袭击目标。仅此一点,主事者便罪在不赦。
   有人说,911恐怖袭击的本意是针对美国政府,因爲美国政府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美国人民应该爲他们选出这样的政府负责,所以要针对美国平民。但问题是,就连这种无耻的狡辩也完全站不住脚。不要说飞机乘客中有非美国公民,尤其是世贸大厦,是当今世界最具国际性的非政府非军事建筑。其中,不论是上班族还是旅游客,非美国公民都占绝大部分,还包括一些非西方人。如果要在当今世界上找出一座最能体现民间性国际化的建筑物(联合国大楼属国际官方机构),还有比世贸大厦更典型的吗?如果连对准这样一座建筑物发动恐怖袭击都不叫反人类,还有什麽算得上反人类?
   传统的恐怖活动一般都要传达某种资讯,明文宣示其目的。911事件的第三大特点是,它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这毫不奇怪,因爲主事者深知,他找不出任何能够自圆其说的拿得上台面的目的。我们很难找出比911事件更典型的反文明反人类暴行。
   (4)犯罪就是犯罪,藉口不是理由
   有人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因此,发生了911事件,小布希总统也难辞其咎。
   不对。且不说小布希上台才几个月,而策动911袭击这样一种计划周密、准备充分的恐怖行动需要多长的时间(《波士顿环球报》文章说这次行动是在五年前就策划准备的)。更重要的是,即使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中东政策或外交政策招致了某些阿拉伯国家的强烈反感,但是,这决不意味著象911行动一类恐怖袭击就有了理由;就算你全盘否定美国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从事过任何建设性的努力,但最起码的,美国在那里既无军事占领,又无殖民统治,更无种族灭绝,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
   还有人讲到911一类恐怖主义的産生土壤。好象邪恶不是由于邪恶,邪恶都仅仅是某种社会环境的産物。言下之意是,只要社会改善到某一程度,邪恶就将自行彻底消亡。这种乌托邦主张又忘记了人的“原罪”即本性中的阴暗面。我并非不知道一种恶劣的生存条件会滋生犯罪,但是我们这里讲的是911,象911这样超出常人想象的邪恶只可能出自超常的邪恶自身。
   我看过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编的电视片,一个女人,经常装成护士进入産房,趁别人不注意时就下手把刚出生的婴儿弄死,屡屡得手。照说她的作案技巧也未见复杂高明,问题是一般人绝对想象不到世上竟有如此邪恶之人,问题是这个女人的犯罪行爲没有具体的犯罪动机(初生婴儿是绝对无辜的,而他们的父母是谁你都不知道,爲什麽要弄死他们呢),所以一般人对她不防备不怀疑。据说这个女人当年怀孕,婴儿刚出生就死在医院里了,从此对医院恨之入骨,见到别人生下活鲜鲜的婴儿就妒火中烧,必欲弄死而后快。以这个女人平日的僞装和作案时的镇静,她当然不是疯子。试问,对于这种犯罪,其滋生的社会土壤在哪里?对于这种犯罪,我们除了惩罚与防范之外还能做什麽呢?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正常的仇恨都有其特定的具体物件。但世上还有一种无明的仇恨,它对著一个庞大的群体,如所谓阶级仇恨,种族仇恨,对异性的仇恨对外国人的仇恨,对知识份子的仇恨对商人的仇恨,对不同政见不同信仰的仇恨,甚至对人类的仇恨。心怀这类仇恨的人把他们的仇恨无差别地射向任何一个属于该群体的具体个人,而且往往是越素不相识,越无冤无仇,在恨者心目中越只是一个符号,一个抽象,一个化身,恨起来越无牵无挂越容易。这类无明仇恨的産生当然不是没有缘由的,但缘由不是理由。譬如毛泽东对知识份子的仇恨很可能与他早年受过某些教授学者的冷遇有关,但这决不等于说他对知识份子的仇恨就是必然的,应该的,有道理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