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黄翔文集]->[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八)]
黄翔文集
·黄翔自述:半个世纪的烛光
·黃翔已經出版著作目錄
·已经和即将出版的关于黃翔作品研究、翻译、回忆录目录
·海内外有关黄翔作品的出版物及研究资料
·黄翔英、汉对照双语诗集广告:
·黄翔日文版新书《黄翔的诗和诗想》内容介绍
·订 书 单
·一朵红玫瑰的力量——诗 化 演 说 辞—---
·The Power of a Red Rose— a poetic speech —
·世 纪 之 殇-----为纽约双座摩天大楼遭受恐怖分子撞毁悲歌
·DEATH OF A YOUNG CENTURY-----A Lament for the Destructive Attack on the World Trade Towers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一<午 夜 灯 光>读旅美女诗人施雨及其以诗充满的灵魂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二<京 都 雪 痴>天生白日梦人秦岚的淡墨肖象画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三<独自拥有的辽阔>巴黎“自由谈”沙龙女主持人安琪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四<城市在她的身后矮下去>荒野和大峡谷的女儿引小路
·黄翔英汉对照双语诗集精装大开本出版
·李润霞: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论黄翔在文革时期的地下诗歌创作
·钱理群:诞生于“停尸房”的中国世纪末的最强音——日译本《黄翔的诗与诗想》序
·张嘉谚:中国摩罗诗人——黄翔
·张嘉谚:焚烧的教堂——《自由之血》或“人”的自由解读
·一覽衆山小:精神生命的顛狂縱欲——黃翔的朗誦詩和詩朗誦
·張嘉諺:本色詩人——黃翔
·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
·震撼北京:1978─1979
·黃翔獲邀擔任匹茲堡駐市作家--強調詩歌就是在大地上自由書寫
·傅正明:黄翔评传《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绪论:诗界婆罗浮屠导游
·傅正明: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
·哑默著黄翔传记三部曲《见证》前言、后记、目录摘录:
·悼念美国友人安迪·爱默生(Andrew Emerson)先生
·愤怒抗议逮捕自由诗人师涛
黄翔日图片
·1,纽约的美国诗人Paul Catafago送来鲜花祝贺黄翔日
·3,美国著名小说家、北美避难城联盟主席Russell Banks先生发表演讲
·4,匹兹堡市席梦思艺术博物馆馆长Michael Olijnyk宣读市长命名黄翔日的公告
·6,左起:匹兹堡避难城主席Ralph Reese先生、Judy Manton女士、黄翔、蔡楚先生、黄翔夫人张玲、Russell Banks先生
·8,房子诗歌最后完成
·12,匹兹堡大学英文系教授、著名诗人Toi Derricotte女士朗读黄翔的英文发言
·13,诗人蔡楚先生和黄翔夫妇在他们的诗歌房子前合影
·14、15、16,招待会和晚宴
·14、15、16,招待会和晚宴
·房子诗歌
·「黄翔日」命名仪式和黄翔的房子诗歌剪彩活动盛况
·高举红玫瑰!以诗支持中国的退党大潮和天鹅绒革命
海外女性系列之八-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带图片)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一)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二)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三)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四)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五)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六)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七)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八)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九)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十)
·世界筆者之聲 紐約國際文學節-黃翔應邀朗誦受禁詩歌
·著名诗人黄翔声援百万民众退党
·流亡游戏—— 质疑所谓“反对派”并对“异议者”持异议
·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八)



北明日记中的独白与随想


伊拉克之战

   美军攻入巴格达之前,伊拉克人沉默;白宫誓言推翻萨达姆政权,伊拉克人沉默;五角大楼宣布萨达姆政权崩溃,伊拉克本土、美国和世界各处的伊拉克人,仿佛一下子全都从地下冒出来,欢呼!雀跃!把2003年4月9日,看成整个伊拉克的生日。这些在“战与和”中任凭世界天翻地覆的伊拉克人,这些长久失声、沉默不语的伊拉克人,仿佛凝聚成一个人,给萨达姆头上套上绞索,同时抡起一柄大锤,拉倒并砸毁了那座萨达姆的塑象。他们的存在和突然出现及其肢体语言提醒全世界,在伊拉克,在那个蔑视国际协议而一意孤行的地域,在暴君脚下,始终匍匐着一片血肉的沉默。
   这片阔大、哑默的、血肉的生灵,在漫长的三十五年间,没有发出过自己的声音。他们面对的只有屠杀,几乎每一个家庭都不能幸免;暴虐堵住了他们的嘴,瓦解了他们的声音乃至思维。面对这样的生存空间,纵使全球每一个角落都在谈论伊拉克,而伊拉克人却完全失声。他们的口腔仿佛被无形的弹簧绷住,鼓眼张口却出不了声!这种情况类似上个世纪犹太人的命运,当偌大世界遍布纳粹魔影时,却没有人洞悉犹太人的苦难;这甚至对于当时参战的美国人,也是一个意外的发现。美国士兵在横扫欧洲战场时,一群人无意中走进一个关着的铁门,结果出乎意料之外,这儿竟是一座集中营。里面的人形如骷髅、幻似幽灵,从人间地狱中缓缓地朝这些士兵围聚拢来。后来的事实表明,这样的集中营散布在欧洲各地,关押的人数竟高达七十一万四千人!千百万犹太人正如今天的伊拉克人一样,被禁锢在严密封锁的环境,外界根本无从知道他们的存在,也听不到他们的任何信息。
   人们极易遗忘历史;也极易忽略历史的重复。
   人类的苦难,唯有人群中的先知率先惊觉。早在纳粹发动侵略战争六年之前,爱因斯坦就改变了绝对和平主义的立场,呼吁全世界联合起来,共同以军事力量粉碎希特勒的野心。令人失望的是,各国反应消极,不予回应,无动于衷。就正如美国总统罗斯福果断作出决策,领导美国走上欧洲战场,而受到众多的非议和指摘;爱因斯坦的主张引来的也是庸众的攻击!
   伊拉克独裁者掌握着一切,包括全体国民的生命。他们为所欲为、无人吭声,不仅让伊拉克境内的人害怕,即使生活在国外的人也惧怕。他们在国外稍有不逊,国内的亲属就跟着倒霉。萨达姆政权利用金钱和高压手段,诱惑和收买人民的良心,鼓历孩子举报父母、青年学生做党的驯服工具。政府工作人员不时在公众视野中失踪,遭到逮捕、在狱中备受虐待,然后突然又在岗位上重新出现。这种情况类似中国文革时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和东德警察档案解密后所显示的情况。美国攻入巴格达之前,本国境内的伊拉克移民无人敢冒风险,公然上街表达支持推倒萨达姆,因为萨达姆的警察间谍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他们这样做,要付出整个家族身家性命的高昂代价!萨达姆一旦垮台伊拉克民众普遍表达支持,这些萨达姆的大屠杀的幸存者,在枪炮声中的底格里斯河畔,向联军抛掷欢呼和鲜花。伊拉克境外移民美国的伊拉克人,大胆地走上街头,第一次公开表达对战争的支持,并敢于在新闻报道中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他们真实的心声,迟至萨达姆垮台后才表达出来,这种情况使人想起中国历次运动中的受害者,他们至今仍然不能公开发出自己的抗议之声,向社会讨回公道!从土地改革运动、镇压反革命运动,到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为共产极权国家之最,最保守的估计是两千万,最高估计是八千万。据专家统计,不算监狱、劳改劳教场所及各种非正式关押的幸存者,仅死去、永远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数就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这是另一个更为巨大的处于寂静的时间深处的人群的汪洋!其中除了我们自己,还有几乎整体被湮灭的我们的父辈、祖父辈!这片汪洋至今仍然处于海啸骤起之前的隐形骚动中。偶尔有一两个不甘沉默者出现,一举引人注目,就被划入另类;而在西方人们无论持什么观点、发表什么言论、包括对政府的尖锐批评乃至公开反对,绝不会引起人们的惊异和敌意。不同意见的自由表达是一个正常社会全体成员共同享有的公民权利。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若说其社会成员中谁持有“异议”,却决不是仅仅特指某一持有独立见解的个人,而几乎可以泛指各自社会见解相异的公众全体。
   西方人很难意识和发现专制国家中人们整体性的沉默,他们对此缺少敏锐的知觉,难以触摸到恐惧和愤怒中的一声不响的深层。在言论受禁的专制国度,被迫沉默的人们视听被堵塞,在沉默中甚至遗忘了自己正是构成具有巨大威慑力的汪洋沉默中的一分子、一滴水!沉默的水面上,偶尔这里那里也许有些冒出来的水泡,看似互不波及、各自孤立,几近一潭死水;其实,也许正是这种异乎寻常的平静中,藏匿着一触即发的风暴!
   伊拉克战争战前和战后,人们也许会对这场战争各持不同的立场和态度,不是反对就是支持。甚至美国民主党在战后也抨击伊战师出无名;而布希和柯瑞的竞选中,对伊战的否定也成了柯瑞向对方出击的重拳。这里不专门就战争论述战争。是的,伊拉克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对伊拉克人来说,暴君萨达姆及其政权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武检报结果证明伊拉克无WMD,它的鲜为人知、白骨累累的“万人坑”,却是这场战争中的一大意外发现。

郑义式的超级写作

   郑义写完《中国之毁灭》宣布“情人”死了,他指的情人是象农民眷恋土地一样为他挚爱的中国。他为她生,为她死,为她日思夜想,甚至为她“写”。文字中翻江倒海、日升月落。整个住宅中天旋地转,客厅、厨房、床头、院落无处不见风沙弥漫、水土流失、空气污染、资源耗尽的一个日趋濒临危机极限的中国。关于中国的生态环境面对毁灭的闲谈话语,无时不挂在嘴边、不响于耳畔,让人感觉万里之遥以外的中国辽阔江山的浓郁气息扑面而来!
   郑义的写作有郑义式的四大特有方式:坐、站、跪、架、吊。首先是坐着写,写得臂部肌肉萎缩,每周必得找人按摩;继而站着写,海明威式,只差金鸡独立般的单腿站立,站得脖子、大腿肌肉生疼,不贴双层膏药不足以支撑;然后超海明威式的天下第一人的“跪”着写,跪得膝盖疲软、双脚抽筋,裤子磨破两条;然后又支起高度不等的放胳膊的三个架子,来回换姿势“架”着写,绒衣又磨破了两件,却未能缓解颈椎、肩背的疼痛。直到最后想到是否弄个吊床,将躯体背部朝上、四肢朝下半空中吊起来“吊”着写,看能否放松各部位肌肉?此举尚属设想,还未来得及身体力行。也许对“郑爷”来说,是早晚的事。命运专门与郑义作对,让他在格斗式的写作中以“写”的方式与他的精神情人苦恋,非写不足以表达一份玩命似的真情?!也不足以日夜鏖战似的在世间赖以活下去?!以期竖立一块精神生命的丰碑,完成此生一次文学的辉煌!这就是一代作家郑义!
   郑义笔下的中国正逐渐苍老衰败。森林无多、土地沙化,水土流失到再无可流失、已达饱和状态;空气和环境大面积污染而人们却仍然麻木不仁,这两者都同样足以让人触目惊心!还有地下水下降,还有自然资源的迅速消耗,貌似春风杨柳的情人却已老态龙钟、变衰变丑。别人不爱他偏爱、爱入骨髓,爱出一身病!眼见中国正日趋一日滑向生态崩溃、社会解体的深渊,情况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郑义为此发出悲叹,旧时“国破山河在”,现时却是“国在山河破”,正整体面临灭顶之灾!他就这样焦灼、心急如焚,把这一切全化为文字,由此写出一部五十万字的超级长篇情书《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以此献给他日思夜梦的“中国情人”。他遥隔太平洋紧急高呼“报告”,而那边听不到,他的“情人”似乎充耳不闻,以无情、绝情对有情、痴情。他得到的“回报”是冷酷的沉默,和自身的一份老农面对荒芜土地似的酸楚和凄凉。此情此景,几乎唯有他身边的一个“红粉知己”北明心领神会、体贴入微;而整个世界却无动于衷,反讥郑义自作多情。郑义为中国而爱!而恨!而忧!而病!而痛!他为之呕心沥血的中国却讳疾忌医,将郑义一片真情和深情拒之万里之外!
   今天的郑义是这样,以前的郑义也是这样,他曾写《老井》,也被他的情人折腾得不行,只差一命呜呼!后来的郑义还是这样,他的情人变成了另一部五十万字的《红色纪念碑》;再后来他的情人竟是一棵中国式的《神树》。写《神树》,北明见他无日无夜地在香烟烟雾缭绕中沉思,精心调遣面前万千文字的千军万马。除了吃、喝、拉、撒、睡,全然一部血肉写作机器。为超越生命的写作,而被写作将生命异化、扭曲,终至弄得心慌气短、饕餮进食、沉沉酣睡,最后竟食不充饥、睡不解乏,时时感到饥肠辘辘、困乏无比。一检查,甲状腺亢奋,上医院将甲状腺除去大半,本已肢体不全,还得终日服药和终生服药!写到这个份上,郑义被他的“情人”害苦了!
   面对那个丑恶的“情人”,始终求其知我、觉我、解我、爱我的痴情汉郑义,害的是单相思。仿佛他对“情人”只需要一厢情愿地痴情怜爱,而从未想到对这个丑货一旦举起鞭子、一顿积千年情仇恨爱于一瞬的精神鞭笞?!

星条旗下

   走出长长的电梯,出了华盛顿街心地铁站,升到地面上的北明,头顶一片纯蓝,那是美国的天空。北明忽然看见两个美国小姑娘在朝着走出地铁站的人群拉小提琴,她们一个十一岁,一个十四岁。她们的父亲和母亲的丈夫在五角大楼工作,他的办公室是在“911”中被撞坏的办公室之一,这件事感情上对母亲和孩子带来极大的冲击。孩子们来到这里拉琴募捐,却不是为了她们自己,而是为了阿富汗的孩子们。北明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和母亲的丈夫是否在恐怖袭击中受伤?她们作为家人在获悉父亲和丈夫在那儿工作的五角大楼受撞后最初的反应是什么?不知道她们作为受害者的家属能否以足够的理性将阿富汗普通平民和恐怖分子区别开来,而且有足够的慈悲并为此抽出上学和工作的时间走上街头,为敌对势力的国家平民募捐?带着一系列问号,北明在路边对母亲作了一分钟的采访。母亲回答她,她们是基督徒,奉基督之名做基督要她们为别的孩子做的事情。恐怖分子的问题不是阿富汗贫穷的孩子和阿富汗的问题。我们想帮助那里的孩子,所以让两个女儿来这里为他们做点事。问答之间不断有路人把钱放进两个小姑娘的琴盒。北明匆忙中没有多问,过后却很感觉后悔;待她借了相机回去想拍下这感人和令人深思的镜头时,母亲和孩子已经悄然离去。旁人告诉北明,她们母女三人在清晨七点就已经出现在这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