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黄翔文集]->[愤怒抗议逮捕自由诗人师涛]
黄翔文集
·黄翔自述:半个世纪的烛光
·黃翔已經出版著作目錄
·已经和即将出版的关于黃翔作品研究、翻译、回忆录目录
·海内外有关黄翔作品的出版物及研究资料
·黄翔英、汉对照双语诗集广告:
·黄翔日文版新书《黄翔的诗和诗想》内容介绍
·订 书 单
·一朵红玫瑰的力量——诗 化 演 说 辞—---
·The Power of a Red Rose— a poetic speech —
·世 纪 之 殇-----为纽约双座摩天大楼遭受恐怖分子撞毁悲歌
·DEATH OF A YOUNG CENTURY-----A Lament for the Destructive Attack on the World Trade Towers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一<午 夜 灯 光>读旅美女诗人施雨及其以诗充满的灵魂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二<京 都 雪 痴>天生白日梦人秦岚的淡墨肖象画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三<独自拥有的辽阔>巴黎“自由谈”沙龙女主持人安琪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四<城市在她的身后矮下去>荒野和大峡谷的女儿引小路
·黄翔英汉对照双语诗集精装大开本出版
·李润霞: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论黄翔在文革时期的地下诗歌创作
·钱理群:诞生于“停尸房”的中国世纪末的最强音——日译本《黄翔的诗与诗想》序
·张嘉谚:中国摩罗诗人——黄翔
·张嘉谚:焚烧的教堂——《自由之血》或“人”的自由解读
·一覽衆山小:精神生命的顛狂縱欲——黃翔的朗誦詩和詩朗誦
·張嘉諺:本色詩人——黃翔
·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
·震撼北京:1978─1979
·黃翔獲邀擔任匹茲堡駐市作家--強調詩歌就是在大地上自由書寫
·傅正明:黄翔评传《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绪论:诗界婆罗浮屠导游
·傅正明: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
·哑默著黄翔传记三部曲《见证》前言、后记、目录摘录:
·悼念美国友人安迪·爱默生(Andrew Emerson)先生
·愤怒抗议逮捕自由诗人师涛
黄翔日图片
·1,纽约的美国诗人Paul Catafago送来鲜花祝贺黄翔日
·3,美国著名小说家、北美避难城联盟主席Russell Banks先生发表演讲
·4,匹兹堡市席梦思艺术博物馆馆长Michael Olijnyk宣读市长命名黄翔日的公告
·6,左起:匹兹堡避难城主席Ralph Reese先生、Judy Manton女士、黄翔、蔡楚先生、黄翔夫人张玲、Russell Banks先生
·8,房子诗歌最后完成
·12,匹兹堡大学英文系教授、著名诗人Toi Derricotte女士朗读黄翔的英文发言
·13,诗人蔡楚先生和黄翔夫妇在他们的诗歌房子前合影
·14、15、16,招待会和晚宴
·14、15、16,招待会和晚宴
·房子诗歌
·「黄翔日」命名仪式和黄翔的房子诗歌剪彩活动盛况
·高举红玫瑰!以诗支持中国的退党大潮和天鹅绒革命
海外女性系列之八-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带图片)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一)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二)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三)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四)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五)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六)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七)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八)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九)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十)
·世界筆者之聲 紐約國際文學節-黃翔應邀朗誦受禁詩歌
·著名诗人黄翔声援百万民众退党
·流亡游戏—— 质疑所谓“反对派”并对“异议者”持异议
·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愤怒抗议逮捕自由诗人师涛


   黄 翔
   我是一只被追捕的野兽
   我是一只刚捕获的野兽
   我是被野兽践踏的野兽
   我是践踏野兽的野兽
   一个时代扑到我
   把脚踩在我的鼻梁架上
   撕着
   咬着
   啃着
   直啃到仅仅剩下我的骨头
   即使我只仅仅剩下一根骨头
   我也要哽住一个可憎时代的咽喉
   
    ―― 1968年《 野兽 》
   今天,人民已不再是专制恶猫爪下的一只小老鼠,而是野兽!
   如果六十年代中国大陆的“野兽”只是孤零零的一个自由诗人黄翔,那么今天的中国大陆的“野兽”已经漫山遍野!如果专制者继续封杀自由的声音,胆敢逮捕人民和一个自由诗人,那么人民首先要起来逮捕并宣判的就是专制者!!!
   一朵红玫瑰的力量
    ——诗 化 演 说 辞—
   
   黄 翔
   2003年11月22日下午3时50分,对格鲁吉亚而言,这是一个神圣的时刻,一个开端的时刻。从这个时刻开始,格鲁吉亚就开始风云突变。继贝尔格莱德之后,继印度尼西亚、秘鲁、阿根廷等国家的和平起义之后,格鲁吉亚完成了一场避免流血冲突的革命!我惊异!我兴奋!我从中看见了21世纪人类民主意识的普遍觉醒,看见了又一次民主改革的伟大成功的先例!从这个小小的遥远的国度所发生的这一巨大历史事件中,我更满怀敬畏之情发现了一种令我长久膜拜的个人生命潜能的自我开发和个体生命意识的腾扬,一种人类生存价值的全新确立和质的突变,一种蕴含在一朵红玫瑰之中的宇宙生命“爆炸”的饱和的巨大的能量……
   这天,在格鲁吉亚,在第比利斯市的自由广场,
   冬日的阳光下,突然一下子聚集了许多人、许多人,
   人头象水面上铺开的浮萍,连成一片,波动不息。
   蓦地在浮萍的绿色背景中,出现一个红色的亮点,
   那是一朵玫瑰,红玫瑰,孤独的红玫瑰!
   它注定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出现,在一只手中出现,
   它注定在同一个瞬间被一个人高高举过头顶。
   那个手持红玫瑰的人就这样高举着红玫瑰,
   率先朝市议会大厅冲去,朝新一届议会成立大会上
   正在演讲的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冲去。
   他以红玫瑰的名义向总统宣布:
   请辞职!请下台!请靠边!人民不需要你!
   一片欢腾的声浪爆发,人群从他身边荡开,
   喧嚣的声浪把他举了起来,把红玫瑰举了起来!
   只一刹那,黑压压的人群就淹没了整个大厅,
   淹没了总统,也淹没了高举红玫瑰的人!
   于是一把大铁锤登上主席台并訇然落下,
   主席台上的表决器被砸得粉碎,一个国家
   连同它的政权也随即被无形砸得粉碎!
   于是议会在尖叫声中坍塌,议员席上的文件漫天飞舞,
   谢瓦尔德纳泽在保镖护卫下悄悄溜出后门!
   于是,人民就重新拥有了自决拥戴的权利和
   自决反对的权利,
   废除自己心中想废除的!选举自己真正想选举的!
   于是总统就被迫签署了辞呈!滚下了台!格鲁吉亚就
   变了天,人民就完成了一场不流血的革命!红玫瑰革命!
   一朵红玫瑰就是一个刘荻!就是一个杜导斌!
   一个黄琦!安均!杨子立!陶海东!李大伟!赵常青!
   一个欧阳懿!颜均!罗永忠!郑恩宠!何德普!
   一个任不寐!余杰!廖亦武!余世存!王怡!樊百华!
   东海一枭!杨春光!刘晓波!茉莉花……*
   一朵红玫瑰就是千百朵红玫瑰!就是千百万尖锐
   沉默的中国人!!
   一朵红玫瑰就是一枚炸弹!一个爆破筒!一枝
   冲锋枪!一张选票!一只笔!一把启蒙和自我觉醒的
   火炬!一艘遨游宇宙太空的飞船!一种上天入地的不
   可征服却征服一切的人类群体聚集的力量!
   一朵红玫瑰就足以抵挡西伯利亚的寒流!
   一朵红玫瑰就足以宣布格鲁吉亚的春天!
   如果强权者敢于轻蔑人民而只能习惯人民仰视自己,
   那么人民就将以群体的形象直立在他面前并朝他俯视!
   如果强权者面对人民敢于射出哪怕一粒子弹,
   那么人民就将以公众的威严宣布对一个罪犯的公开审判!
   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
   这世界不是由谁说了算,而是由每个人说了算!
   这世界不是由谁朝人类群体颐指气使、指手划脚,
   而是由每一个个体组成的人群回敬他以千百万个“不”!
   每个人都拥有入选和落选的均等的机率和权利,
   每个人都受制上台或下台的同样的条件和规则。
   人民拥有让你任职的权利,也同样拥有请你辞职的权利!
   人民拥有让你执政的权利,也同样拥有请你靠边的权利!
   这世界由每个人说了算!由每个人联合起来说了算!
   决不由人群中的痞子、匪霸、无赖、流氓和精神赤贫的
   人渣、恶棍和暴徒以“革命”的名义说了算!或者由
   这些赤裸裸地露出胸毛的“人民公仆”朝千百万人
   吐沫横飞地说了算!
   人民需要民主而拒绝主民!需要生命自我崇拜!不需要
   自身以外的偶象崇拜、暴力崇拜和尸体崇拜!
   以红玫瑰的名义宣布:
   把死尸的垃圾从广场上清出去!从人造神殿里丢出去!
   天安门广场是中国的自由广场,不是任何人的巨大的
   停尸房!不是对人类肉体和精神实施双重暴虐的罪恶的
   中心和自由生命的屠宰场!
   把圣象从心灵和砖石的城楼上取下来!每个人就是自己
   的神!
   如果谁把自己视为人群中的神,那么人民就有一千个圣
   洁的理由拉开裤子朝他头上撒尿!
   把纪念章、红宝书和山呼万岁的耻辱从记忆中清出去!
   人们不选择继续生活在历史的重复和恶性循环中,不选择
   走不出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的阴影,而选择自由和阳光!
   把红玫瑰举起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
   下岗的人!被强迫拆迁的人!家庭教会中聚会的人!患有
   爱滋病而卧床不起的人!被强制堕胎的人!自己的血肉
   婴孩成了别人的滋补和碗中美食的人!从暴发的洪水和
   持续崩塌的矿井中侥幸逃生的人!在网络上秘密失踪的人!
   行使自己自由结社和组党权利的人!在报刊杂志中失去
   自由表达权利的人!坚持办民办刊物受到骚扰、追究的人!
   莫名其妙被人跟踪、盯梢不舍的人!被上了黑名单终生受到
   不流血的处决的人!一次又一次因特立独行在狱内受到
   监禁和在狱外变相服刑的人……
   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
   一个人就是一朵红玫瑰!就是绽开在蓝色天空下的自由的
   花瓣!独立的花瓣!民主的花瓣!
   把红玫瑰从天安门广场举起来!从天安门城楼上举起来!
   从辽阔的中国大地上举起来!
   把千年淤积的血海变成花海,变成汹涌和咆哮的阳光的
   汪洋!
   一朵红玫瑰就是一种力量!千万朵红玫瑰就是千万人活在
   当下的千万种自由选择!
   中国人!把你生命的红玫瑰举起来!你只要有举起来的勇气,
   强权就会虚弱,暴虐就会萎缩,黑暗就会苍白并怆惶后退!
   你只要有举起来的信心,这世界就不是由独裁者的刺刀和谎言
   进行裁决!
   没有什么凌驾于亿万人生命之上的代表和核心!
   如果你承认它是大号鸡巴和特殊鸡巴,你就脱了裤子任其
   强暴!翘起屁眼任其鸡奸!
   没有什么君临天下的孤家寡头的话语权力中心!
   如果你甘愿被人堵住嘴巴,那么你就在别人的吐沫中自溺!
   世界为什么独裁?因为你同意它独裁并且是它的胁从!
   世界为什么专制?因为你承认它专制并且是它的同谋!
   该咋呼时你叽喳!该叫喊时你咕哝!该出手时你缩头!
   你只是一只断脚雀,一只晕头鸡,永远成不了啼号的枭!
   你贫血!你缺钙!你阳萎!你朦而胧之、混而沌之的一个犬儒!
   你父辈留给你一付含辱死去的枯散的骨架,
   你当下承传的一具忍气吞声的奴性的活尸!
   怪哉怪哉!偌大中国大地上,竟没有一朵红玫瑰,生命的
   红玫瑰!敢于高举起来的红玫瑰!敢于粉身碎骨零落成泥
   辗作尘的红玫瑰!敢于张牙舞爪、咄咄逼人的红玫瑰!敢于
   芬芳四射地独自焚烧自由魂的红玫瑰!
   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
   活着就活出一朵红玫瑰的样子来!!!
   请向红玫瑰俯倒!请向红玫瑰顶礼!
   谁靠近红玫瑰,谁就最靠近上帝!
   谁信仰红玫瑰,就是信仰爱与仁慈!
   谁高举红玫瑰谁就是高举公义之剑!谁就是手持人类良知
   的权杖!谁自身就宛如一根支撑人类世代向往的天国幸福
   的圆柱!
   红玫瑰在我们心中开放,
   就是上帝在我们的内里微笑,就是福音书在我们的身上打开!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朵红玫瑰!血肉绽放的红玫瑰!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活着的华盛顿、林肯、杰弗逊!
   也是活着的荷马、但丁和歌德!活着的基督!活着的释迦牟尼!
   活着的穆罕默德!
   敬仰他人也理应同等受人敬仰!
   没有谁至高无上!老子天下第一!尊荣第一!威权第一!
   生前被人顶礼膜拜,
   死后等着烧香点烛!
   把该请下神坛的全请下神坛,摘了他们的冠冕!掐灭他们
   的光环,剥下他们臭皮囊上包裹的黄袍,还他一个同你我
   一模一样的平常的肉身!
   没有谁比谁特殊,
   活着深居王宫,死后长卧皇陵,或独霸空寂的庙宇,或陈尸
   万人瞻仰的纪念堂!
   中国人真他妈的孬种,竟没有人在太阳地里当众喝破:
   谁该居高临下?!谁该匍匐在地?!
   人生本是一座大乐园,不是谁的个人游乐场,要玩大家玩,
   戏耍人间,岂容谁是唯一的玩家!
   人生也是一座大赌场,敢出敢入,敢输敢赢,只有疯狂的冒险!
   只有玩命的赌注!没有永久的赢家!
   人生更是一座大监狱,人人都跳不出生死的大限,跳不出
   存在的囚禁!没有谁是命定的监狱长、狱警和牢头狱霸!!
   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把红玫瑰举起来!
   一朵红玫瑰就是一种力的温柔与平和!
   就是一种芬芳的拒绝、消解和摧毁!
   就是一种美丽的存在对黑暗的超越和蔑视!就是弥漫
   天海和大地之上的人类永恒梦幻之蓝……
   * 以上所有提到的人是中国活跃的政治异议人士或著名的独立作家,有些人因为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曾被投入监狱,有些人至今仍受到监禁。
   2003年12月1日夜即兴
   2003年12月3日夜改定
   The Power of a Red Rose
   — a poetic speech —
   Huang Xiang
   3:50pm, November 22, 2003. For the Republic of Georgia, this is a sacred moment, a moment of beginning. For starting from this moment, history alters its course in Georgia. Following the footsteps of Belgrade, Indonesia, Beirut, Argentina--following the peaceful uprisings of these states, Georgia too has just completed a bloodless revolution! I am amazed! I am enthralled! For I witness the universal awakening of democratic consciousnes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I witness another amazing success story of democratic reform! Within this significant historical event that has taken place in this tiny remote state, I, with awe and wonder, discover the latent power, and its irrepressible eruption, of individual lives, which I have long worshipped; a radical re-ordering as well as qualitative transformation of existential values; a cosmic explosion of life and inexhaustible energy, contained in a red rose…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