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黄翔文集]->[傅正明:黄翔评传《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绪论:诗界婆罗浮屠导游]
黄翔文集
·黄翔自述:半个世纪的烛光
·黃翔已經出版著作目錄
·已经和即将出版的关于黃翔作品研究、翻译、回忆录目录
·海内外有关黄翔作品的出版物及研究资料
·黄翔英、汉对照双语诗集广告:
·黄翔日文版新书《黄翔的诗和诗想》内容介绍
·订 书 单
·一朵红玫瑰的力量——诗 化 演 说 辞—---
·The Power of a Red Rose— a poetic speech —
·世 纪 之 殇-----为纽约双座摩天大楼遭受恐怖分子撞毁悲歌
·DEATH OF A YOUNG CENTURY-----A Lament for the Destructive Attack on the World Trade Towers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一<午 夜 灯 光>读旅美女诗人施雨及其以诗充满的灵魂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二<京 都 雪 痴>天生白日梦人秦岚的淡墨肖象画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三<独自拥有的辽阔>巴黎“自由谈”沙龙女主持人安琪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四<城市在她的身后矮下去>荒野和大峡谷的女儿引小路
·黄翔英汉对照双语诗集精装大开本出版
·李润霞: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论黄翔在文革时期的地下诗歌创作
·钱理群:诞生于“停尸房”的中国世纪末的最强音——日译本《黄翔的诗与诗想》序
·张嘉谚:中国摩罗诗人——黄翔
·张嘉谚:焚烧的教堂——《自由之血》或“人”的自由解读
·一覽衆山小:精神生命的顛狂縱欲——黃翔的朗誦詩和詩朗誦
·張嘉諺:本色詩人——黃翔
·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
·震撼北京:1978─1979
·黃翔獲邀擔任匹茲堡駐市作家--強調詩歌就是在大地上自由書寫
·傅正明:黄翔评传《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绪论:诗界婆罗浮屠导游
·傅正明: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
·哑默著黄翔传记三部曲《见证》前言、后记、目录摘录:
·悼念美国友人安迪·爱默生(Andrew Emerson)先生
·愤怒抗议逮捕自由诗人师涛
黄翔日图片
·1,纽约的美国诗人Paul Catafago送来鲜花祝贺黄翔日
·3,美国著名小说家、北美避难城联盟主席Russell Banks先生发表演讲
·4,匹兹堡市席梦思艺术博物馆馆长Michael Olijnyk宣读市长命名黄翔日的公告
·6,左起:匹兹堡避难城主席Ralph Reese先生、Judy Manton女士、黄翔、蔡楚先生、黄翔夫人张玲、Russell Banks先生
·8,房子诗歌最后完成
·12,匹兹堡大学英文系教授、著名诗人Toi Derricotte女士朗读黄翔的英文发言
·13,诗人蔡楚先生和黄翔夫妇在他们的诗歌房子前合影
·14、15、16,招待会和晚宴
·14、15、16,招待会和晚宴
·房子诗歌
·「黄翔日」命名仪式和黄翔的房子诗歌剪彩活动盛况
·高举红玫瑰!以诗支持中国的退党大潮和天鹅绒革命
海外女性系列之八-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带图片)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一)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二)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三)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四)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五)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六)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七)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八)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九)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十)
·世界筆者之聲 紐約國際文學節-黃翔應邀朗誦受禁詩歌
·著名诗人黄翔声援百万民众退党
·流亡游戏—— 质疑所谓“反对派”并对“异议者”持异议
·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傅正明:黄翔评传《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绪论:诗界婆罗浮屠导游

(瑞典)傅正明著
   黄翔评传《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于2003年在美国出版。
   此文为此书绪论,转自2004年总第13期日中双语文学杂志《蓝》。

   绪论:诗界婆罗浮屠导游
   中国著名诗人黄翔在他的 《殷红荆棘的沉寂-- 殉诗者说 》中说:
    在这个人、神、鬼、兽纷纷扬扬的尘世上,我常有一种湮没感,预感到我将湮灭于可怕的时间的湮灭之中。
    这时候,我总是在冥冥中想起远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的婆罗浮屠佛像 --这一长久被灌丛、泥土和沙砾湮灭的宗教雕塑。我心中充满了一种宇宙宗教。我感觉我自己就是婆罗浮屠。总有一日会出现一道光。这是宇宙之光。它拨开世间废弃、遗忘和冷漠的浮尘,重现未经污染的纯蓝的天幕、孤日、大地和人群。
    是的,我心中弥漫着浩瀚的宇宙宗教--这就是血墨淋漓地从头顶贯注到脚心的阳光般敞亮生命和诗歌的爱的辉煌。
    这篇短文写于1994年的贵州高原上花溪河畔一个诗和爱的 "梦巢 "。梦巢主人黄翔原本生于湖南,他父亲原为国民党高级将领,使得黄翔在红色中国带着天生 "原罪 "和诗人之 "罪"备受摧残。1998年,百多万字、集三十多年自由写作之大成的诗文集《 黄翔--狂饮不醉的兽形 》,终于在美国天下华人出版社出版,《殷红荆棘的沉寂》一文被列为该书序言。黄翔的湮没感终于在某种程度上减弱了。但是,黄翔的重要著作要在文网恢恢的大陆出版,像婆罗浮屠一样成为中国人的审美景观,仍然是一件难事。
    在本书这篇绪论中,我想继续生发黄翔自己的比喻,以诗界婆罗浮屠来比况黄翔的生活和创作的全部丰富性和审美特征。尽管黄翔并非佛教徒,也不打坐参禅,但他有学佛的倾向和悟性。对于东方诗人来说,诗心与禅心向来就是相通的。如严羽 《 沧浪诗话 》所言,"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两种妙悟对一切精神追求者均有启发意义。将展示佛家妙悟之路的婆罗浮屠与黄翔的诗界婆罗浮屠进行比较,可以发现两者之间的某些类似和不同之处。
   从建造、湮没到发现和修复
    千多年前,婆罗浮屠动用了几十万名能工巧匠和普通民工,费时五十至七十年,由一百万块火山岩一块块巨石垒积而成。黄翔的诗歌是他独自一人积四十多年风雨岁月创作而成的。他的全部作品,现存三百万字,字里行间渗透着作者的血泪,也燃烧着作者像火山爆发般的强烈激情。他用自己的每一个字每一页纸,用一本一本的书,成功地建造了一座诗界婆罗浮屠。
    有人将婆罗浮屠的建造归结为与日益强大的印度教抗衡的产物。它包含多种文化因素,主要是印度文明与爪哇文明的杂揉。其断断续续复杂的建筑史,使得我们今天仍然难以破解其丰富的象征意味。十五世纪伊斯兰教传入印尼后,佛教衰微,婆罗浮屠长期湮没无闻。与此类似的是,黄翔的作品,是二十世纪下半世纪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与共产极权主义抗衡的产物,是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精华相结合的范例。二十世纪上半世纪的红色革命,导致中华文明的精华从此衰微。二十世纪下半世纪,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红潮泛滥,使得真正的文学创作惨遭禁毁,只能在地下潜流。这种文学或直率或隐讳的表现形式仍然耐人寻绎。
    早在1978年,黄翔就在北京创建了中国民主墙时期第一个民间文学社团"启蒙社"及其社刊《启蒙 》。他张贴的两条巨幅标语:"毛泽东必须三七开 ","文化大革命必须重新评价 ",在暴君阴影浓厚的的神州大地,无异于石破天惊!除发表诗作以外,黄翔还发表了《 致卡特总统》、《 论历史人物对历史的作用和反作用 》等政论。1979年,在较为宽松的环境中,官方的《 诗刊 》、《人民文学》、《 人民日报 》拟刊发黄翔的作品,惊动当局秘密下文" 不准发表黄翔作品,扩大他的影响",强令取消了出版计划。同一时期,中共中央曾同意"启蒙社"在北京中外记者招待会上亮相,因黄翔坚持言论自由的立场写了 《 我站在中国的大门口说话 》一文,结果激怒官方,取缔 "启蒙社", 查禁《启蒙》。接着,黄翔先后参与创办了 《 崛起的一代》、《 中国诗歌天体星团 》、《 大骚动 》等民间刊物,在严酷的封杀中,在黑暗的囚室里,在"劳教 "和“劳改”的荒芜中笔耕不已,抨击专制,呼吁人权。1981年,贵州《花溪 》月刊发表了诗人的 《 我的奏鸣曲 》,结果该刊遭到整肃,连这些爱情诗也被贵州省委宣传部门斥为"反动"。1983年,诗人曾在他蜗居的小室门上大书"停尸房 "三字,表明他的危难处境如濒临死亡的生死两界之间。他的诗歌创作出来,基本上处在长期被 "活埋 "状态。诗人曾清醒地意识到他的作品可能遭到的像他本人一样的悲剧命运:
    在一个惯于备受 '诗 '赞扬自己的世界里, 我的诗以牺牲一个世界的赞扬独立自存。
   
    十九世纪初,当人们在丛林中发现了这座沉睡了四五百年的宏伟佛塔,他们异常激动。奄奄一息的婆罗浮屠,终于重见天日。
   
    世界上许多伟大诗人都曾长期没有得到社会承认。黄翔的创作走过更为艰难的路程。诗人北岛1978年创办的早期民刊《 今天 》晚于《启蒙》,但是,处在中国文化中心的北京诗群,很快就得以公开出版作品。他们中的一些人逐渐磨钝了批判的棱角。来自偏远贵州的黄翔,直到八十年代才被中文文坛逐步 "发现 "或 "重新发现 "。
    1979年,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制作了 "中国抗暴地下文学"专辑,刊出并评介了黄翔的著名组诗《火神交响诗》。黄翔最初以大字报形式张贴以油印形式发表的诗作,首次在海外付诸铅印。接着,台湾学者高准编著的现代诗史 《中国大陆新诗评析 》(1916- 1979 )对黄翔的《火炬之歌 》和 《民主墙颂 》分别作了评介。之后,中国朦胧派诗人开始融入西方的生活,而早于朦胧派的黄翔却很迟、很晚方才 "出土"。
    1992年以来,黄翔先后入选英美世界名人录。1993年,黄翔首次访问美国,同年获国际人权观察言论自由作家奖。1997年,美国出版者协会主席威尔.施考比(Will Schwalbe)以个人名义邀请黄翔夫妇再度赴美。由罗伯逊 ( Shari Robertson ) 和卡梅里尼 ( Michael Camerini)执导、发行的电影文献纪录片《真实的恐怖》搬上银幕,以黄翔为主要人物,在全球范围内放映并由电视播出,使世人发现了一位中国诗人身上的累累伤痕。
    十九世纪初叶重新发现婆罗浮屠以来,人们对它开始了大规模的修复工程,可是无法恢复到原有的建筑高度,塔顶的式样因雷击损坏而无法恢复原貌。由于黄翔身处红色恐怖岁月,诗人夜半惊魂,乃是常见之事。黄翔辛酸地告诉我们,1984年,他的精神史诗《世界 你的裸体和你的隐体》(以下简称《 裸隐体 》)和爱情组诗《血啸》初稿,曾被公安无端抄毁。《 裸隐体 》于1985 年重写。《血啸》幸于梦中回忆写成残篇。因此,多少年来,他不得不把某些诗歌作品到处藏匿,有的藏在蜡烛里,藏在竹筒里, 藏在胶靴里、米缸里、乃至风吹雨打的茅屋顶上。重新取出来时,诗页经过虫蛀鼠咬,风霜雨雪剥蚀,已经字迹模糊,连他自己也要对之进行 "考古",才能补写遗漏。
    黄翔的诗歌终被发现,主要由于诗人执著的精神追求及其作品本身的历史价值和美学价值,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得力于一个美女对 "野兽 "的发现和倾慕:已经成为黄翔的妻子的张玲 ( 秋潇雨兰 ) 不仅为保存黄翔的作品付出了全部的爱心和努力,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黄翔的文学奇迹的创造。
    1995年,中国大陆作家出版社同黄翔正式签约,拟出版黄翔作品系列。第一本诗文集 《 黄翔:狂饮不醉的兽形 》 刚刚出书就被官方下令禁止发行,其他作品也随之禁毁。黄翔以纸面上的法律为武器,维护出版自由的权利,对撕毁合同的违法行为进行起诉,可是,这一合法的起诉招致的结果,是黄翔伉俪半夜被秘密抓走,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收容审查站倍受折磨。
   
    黄翔作品的面世,多亏海内外坚持自由写作的诗坛、学界和汉学家对中国文学的关注。天意不负苦心人,黄翔终于被世界发现了!
    近年来,由于一些有胆识的中国大陆的批评家、学者和编者冲破了官方意识形态的封锁,在中国当代诗文集和诗歌论著中,已经可以零星地读到黄翔的诗歌。1993年出版的 《 当代诗歌潮流回顾--朦胧诗卷 》 (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首次选入黄翔的诗歌并置于卷首显著位置,由此人们终于知晓了一个被长期人为封杀、备受打压的特立独行者。接着,《 百年中国文学经典 》 ( 北京大学出版社 )、《 二十世纪中国百年文学经典文库 》 ( 海天出版社 )、《 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 》 ( 复旦大学出版社 )、《 二十世纪当代文学 100篇 》 ( 学林出版社 )、《 自由诗篇 》 ( 工人出版社 )均选录了黄翔的作品。
   
    近几年来,得以在海外出版的黄翔著作,除了上述大书之外,还有《 黄翔禁毁诗选 》,散文集 《 梦巢随笔 》、半自传体长篇小说 《自由之血 》 ,传记《 喧啸与寂寞--黄翔自传 》,"受禁诗歌系列":《 活着的墓碑――魇 》、《 裸隐体和大动脉 》、《 没有围墙的居室 》、《 非纪念碑:“弱”的肖像》(台湾出版时书名为《一个弱者的自画像 》)、《 我在黑暗中摇滚喧哗 》、《独自孤寂中悄声细语》,"太阳屋手记 "三书: 《 总是寂寞 》、《 沉思的雷暴》 和 《 锋芒毕露的伤口 》。秋潇雨兰的传记 《 荆棘桂冠 》,以她特殊的视角和近距离接触的切身感受,记述了黄翔的一段主要创作岁月,和盘托出他们之间动人的精神之恋。随着这些书籍的出版,黄翔作品的大规模的修复工作基本上得以完成,他在中国当代文学中的重要地位得以确立。
    寓居日本的燕子女士是国外第一个关注黄翔的命运和创作的中国学者。是她第一个把黄翔的诗文译成日文介绍给日本文坛,从而引发了海内外对黄翔文学现象及其命运的普遍关注。法国社会科学院高等研究院出版的《中文民刊汇编 》(汉、英、法文版 )第一卷收录翻译了黄翔的早期诗文。荷兰汉学家柯雷发现黄翔后,激动地表示:"无论如何,郭路生(食指)和黄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学史中绝对不能缺席......从某种角度看,黄翔是朦胧诗的先行者"。瑞典著名汉学家马悦然先生给黄翔的信中说:"我对你和另外一些正视和表现严肃苦难的诗人和作家的坚韧和勇气充满敬佩和敬意。这是我最大的愿望:政治迫害成为过去的记忆那一天终将到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